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2月12日 星期一

倫敦自助行 異鄉人‧思鄉癌


倫敦自助行 異鄉人‧思鄉癌

如果用膚色或國籍歸類,在倫敦的街頭,很難連續看到五個相同的行人。因此,無論任何場合,耳邊總會出現熟悉或陌生的語言,從法文、荷語、印度語到韓語、日文、廣東話、普通話,一再挑戰我們聽覺的辨識度。漫步在這個具有歷史的國際都市裡,新舊移民、來自世界的留學生、旅行者……都成為豐富她多樣性的部分。所以,別看到金髮碧眼的老外就滿懷希望地向他們問路,因為其中半數以上都可能和我們相同,是拿著地圖、茫然無措的自助旅行者呢!

不寂寞?很難
漫步在「老外」充斥的倫敦,配合落紅片片的秋季,寂寞成為傳染速度極快的情緒,即使成群結隊如粟家,也很能體會孤單在此討生活或唸書的辛苦。一天上午,搭公車前往杜莎夫人蠟像館途中,我們就碰到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從她手機上的對話,讓我深刻感受異鄉人想家的無奈。


也是種「兩手策略」!
共產黨最擅長的莫過於一緊一弛的兩手策略,沒想到來自大陸的這位朋友也善於此道,將它活用在「拗」雙親來英國的願望上。
電話接通後,她先是用乞求的口氣問:「媽,您什麼時候來?我晚上打工存了錢,我請您來!」東求西說了好一會兒,電話那頭「放不下家」的態度仍是沒有改變,原本好口氣的她,已無法按耐情緒:「照顧爺爺奶奶!他們只有您呀?難道要等他們走了才能來?」實際上,這位小姐用字更直接,因為是情緒性發言,難免有些欠考慮!小姐的熊熊怒火,連讓坐在隔壁的粟媽都感到殺氣騰騰。
接下來的幾分鐘,這位年約二十出頭的女學生反覆採取撒嬌與發怒的策略,無奈肩負家累的母親始終不願鬆口,無計可施的她只能撂下狠話:「我明年就要讀『專業』了!到時候您來我也沒空管你們!」然後氣得把電話掛斷。

粟家最熱心的媽媽,在下車前和她攀談幾句,才知道原來這位小姐是來自廣西的留學生,到倫敦已經一年多,明年就要結束語言學校的課程進入大學就讀。「他們就是不來!」她既生氣又難過地抱怨,粟媽只能下車前的利用短暫時間好言相勸,但是怎麼安慰也沒辦法拿出哆啦A夢的「任意門」法寶,立刻把她送回父母的身邊。



中國留學生和我們在同一站下車,說聲再見後便消失在街角,粟媽同情地說:「再說下去我就要和她抱頭痛哭啦!」的確,一個人在舉目無親的英國,想回家、擔心旅費太貴;想請父母來,卻又不得其法。天天過著吃冷麵包、練習英文以及打工的生活,除了讓自己忙碌外,「家」是想也想不得的禁區。

原刊登處:Ettoday東森新聞報…旅遊
原刊登時間:2005年12月3日
原刊登網址:倫敦自助行 滿街都是「異鄉人」

圖片說明:
1.在倫敦打拼的華人們,只能到China Town尋找溫暖(2005.10.4)
2.熙來攘往的熱鬧市集,難以察覺異鄉人的孤單(2005.10.4)
3.秋天的倫敦,孤獨氣氛自然蔓延~(2005.10.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