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6月4日 星期三

【廣播】影壇雄獅與銀色傳教士…喬宏


影壇雄獅與銀色傳教士…喬宏
粟子

「男人要量八圍尺碼才夠,先從上面量起。我的頸圍是十七吋半,肩寬二十二吋,胸圍四十九吋,上臂十八吋……」…〈喬宏的八圍多少?〉,《國際電影》,1962年12月。

五、六0年代,擅長都市輕喜劇的「電懋公司」,男演員扮演著襯托女性的角色。他們或著文質彬彬、氣質憂鬱,或著開朗傻勁、能舞幽默,但都不脫長相斯文、身材中等甚至偏瘦的小生形象,舉凡:張揚、陳厚、雷震……都是很典型的例證。一片「排骨」中,身高五尺十一寸(180公分)、體重二百磅(91公斤)的喬宏(1927~1999)顯得特立獨行,不僅被譽為「影壇雄獅」,電影裡更「無可避免」地展現近乎健美先生的金剛型身材。
比一般男性魁伍許多的喬宏,使原本嬌小的女星更迷你,面對懸殊比例,劇本自然得量身打造。這導致一個有趣的結果,即無論角色定位為何,他都得是熱衷運動健身、擅拳腳且略帶魯莽氣質的猛男。銀幕外,不少影人、記者與觀眾暱稱他為「大水牛」,除壯碩體型,多少也與他時常扮演溫吞蠻橫、粗里粗氣的角色有關。至於演技,則是直到參與風格粗獷的俠義片〈虎山行〉(1969),飾演一位為抵抗金兵入侵中原,毅然為國除害的出家人,才獲得寬廣發揮。
儘管身處五光十色的影圈,喬宏卻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潛心信仰之餘,也致力推動「藝人之家」成立,向生活緊張忙碌的同行傳福音。九0年代,淡出影壇的他與妻子致力佈道,將多數時間奉獻教會,成為教友口中的「銀色傳教士」,直到離世前仍在拍攝福音電影〈天使之城〉(1999)。從帥氣的雄獅到慈祥的喬叔,電影明星到傳道人,騎馬、潛水到考取飛行駕照,喬宏總是堅持朝自己的目標前行,雖然有時顯得不夠市儈,卻是難得的夢想實踐者。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5月29日播出〈電影筆記:明星回顧「喬宏」及他主演的電影「六月新娘」〉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5/29
節目摘要:喬宏、電影〈六月新娘〉
播放歌曲:由葛蘭演唱的〈六月新娘〉插曲「六月新娘」、「海上良宵」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喬宏
原籍山西臨汾,生於上海,有一兄二姊。父親喬義生(1883~1956)為國民黨員老,早年留英學醫,曾任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抗戰初期,舉家自上海遷往廈門,之後又轉入重慶,勝利後返回上海,陸續在重慶廣益中學及上海美童公學就讀,最後在美國學校完成中學教育。
四0年代末,在台擔任電台播音員與美軍翻譯,並客串演出〈阿里山風雲〉(1949)。1955年,輾轉至日本任推銷員,結識在當地經營餐飲業的著名女星白光,受到她的提拔,與另一名新人丁好同往港發展。隔年,正式投身影壇,首作為白光名下「國光公司」出品,由她自任女主角的電影〈鮮牡丹〉(1956),喬宏在片中英挺的軍人形象,瞬間知名度大開。其後,又為該公司拍攝一部〈接財神〉(1959)。
1957年,加盟「電懋」為基本演員,受到重用,因身型壯碩而有「雄獅」、「鐵公子」之稱,地位僅次於陳厚、張揚,先後與葛蘭、林翠、葉楓、林黛、尤敏等配戲,作品包括:〈青春兒女〉(1959)、〈空中小姐〉(1959)、〈長腿姐姐〉(1960)、〈玉樓三鳳〉(1960)、〈鐵臂金剛〉(1960)、〈六月新娘〉(1960)、〈快樂天使〉(1960)、〈遊戲人間〉(1961)、〈好事成雙〉(1962)、〈教我如何不想她〉(1963)〈深宮怨〉(1964)、〈啼笑姻緣〉(1964)、〈亂世兒女〉(1966)等約三十部。其中,〈鐵臂金剛〉是特地以喬宏形象度身撰寫,為「電懋」極少數以男性為中心的電影。拍攝國語片之餘,由於他通曉英、日、韓語,因此受邀參與西片〈港澳渡輪〉(1959)。
1966年,因業務緊縮離開「國泰」,本欲赴加拿大另謀發展,臨行前接拍粵語片,意外發展事業第二春,成為各公司競相邀請的對象。1968年,重返「國泰」,主演武俠片〈決鬥惡虎嶺〉(1968)、〈雁翎刀〉(1968)及〈虎山行〉等。
1970年,成為自由演員,轉走性格小生、喜劇演員路線,演出唐書璇導演的〈董夫人〉(1970),其他電影如:〈龍爭虎鬥〉(1973)、〈迎春閣風波〉(1973)、〈寒夜青燈〉(1974)、〈天才與白痴〉(1975)、〈一枝光棍走天涯〉(1976)、〈神偷妙探手多多〉(1979等。七0年代末,投入小銀幕,參與電視劇「第三類房客」(1978)、「老虎甩鬚」(1981)等。九0年代,逐漸淡出銀幕,偶爾才返港參演電影,代表作為與蕭芳芳主演的〈女人四十〉(1995),並以此獲得第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與第一屆金紫荊獎最佳男主角,此時期的作品尚有:〈籠民〉(1992)、〈花旗少林〉(1994)、西片〈魔域奇兵〉(1994)、〈偷偷愛你〉(1995)、〈97家有喜事〉(1997)等。
喬宏本身是第五代基督教徒,信仰虔誠,1985年創辦基督教團體「藝人之家」,提供藝人朋友心理支持。1994年,與妻子小金子移居美國西雅圖,致力於傳道。期間,曾於1984、94、95三度心臟病發,惟喬宏平日積極鍛鍊,靜心修養健身,以致術後恢復良好。1999年,於西雅圖宣教期間第四度心臟病發去世,享年72歲,遺作為〈天使之城〉。喬宏一生參與電影超過六十部,六0年代為其黃金時期,為武俠動作類電影崛起前,華語影圈少見的威猛型男星。


見金眼開
喬宏外型英俊粗獷,又從事電影工作,難免給外界花花公子的錯覺。事實上,婚前的喬宏確實緋聞不少,從捕風捉影的葛蘭、方華,到真假難辨的張仲文,可謂繪聲繪影、沸沸揚揚。直到和一見鍾情的小金子步入禮堂,才以行動破解懷疑眼光,讓不被看好的婚姻,攜手共渡四十年。
本名劉彥平的小金子,五0年代中,在香港「麗的呼聲」電台擔任播音員時,與來此接通告播話劇的喬宏共識。才見面兩次,喬宏就對朋友說:「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太太。」但在此之前,兼差為電影配音的小金子已見過這位新人,只是當時對他的印象不好。直到某次,她聽電台同事稱讚喬宏,在夜總會聚會時見豔舞表演,竟將椅子轉過來、背著舞台坐,對他才逐漸改觀。
據喬嬸回憶,自己是「突然」接受告白:「喬宏竟來約我出去,開門見山就說喜歡我,他是個下決心,便沒有人可以阻攔他的人,他根本沒給我機會拒絕他。」小金子雖然屢屢婉謝邀約,但還是慢慢被他的表現吸引,逐漸有進一步交往。有趣的是,認識喬宏前,信仰天主教的小金子一心作修女,更是同事口中的聖母瑪麗亞,反觀喬宏則是一名基督徒,兩人約會除了談情說愛,很多時候都在討論許多宗教的問題。一天,兩人不知為何爭執,小金子脫口而出:「我已願意用你的方式敬拜神,你還要我怎樣?」此話一出,即蘊含答應結婚的意思,喬宏擔心夜長夢多,凌晨十二點便急急找睡眼惺忪的牧師證婚。1958年8月31日兩人正式註冊結婚,育有兩子一女,儘管孩子分居港、加、美三地,見面機會有限,但感情很好,也都是虔誠的基督徒。


粵語新生
自1957年加入「電懋」,喬宏一直穩站男主角地位,特別在陳厚轉投「邵氏」後,他成為僅次張揚,與雷震相提並論的台柱明星。然而,隨著大老闆陸運濤過世,改組後的「國泰」實行緊縮政策,喬宏頗感時不我與,興起移居美加,另尋發展的念頭。
1966年間,正辦理移民手續、閒賦在家的喬宏,卻接到拍攝粵語片的機會。他本不願接受,但經友人勸解:「由國語轉拍粵語片的人很多,女明星李湄、范麗、男明星田青比比皆是,你拍粵語片有何不可?」加上對旅費盤纏不無小補,便接受聘請演出。沒想到,改拍粵語片的他像是「中了馬票」,片約一部接一部,特別在〈金鈕釦〉(1966)、〈白天鵝〉(1967)一類007式的諜報片大受歡迎,兩年間躍升粵語圈紅星。
為什麼喬宏乃至當時的國語影星,對接演粵語片存有疑慮?據影星與熟悉當時影壇的人士分析,主要因素有二:首先,國語片的製作成本普遍高於粵語片,無論取材、劇本、布景與拍攝手法都比較細膩,花費的時間長,呈現效果較佳;其次,國語片酬高,以喬宏為例,他六0年代中與「國泰」的合約為「每部片港幣八千元」,而在粵語片圈,他只能拿到一部四千元。
不過,國語片雖然片酬高,拍攝時間大多需要三到四個月,且開拍數量有限,因此喬宏一年頂多接三部片,收入兩萬港幣出頭。反觀粵語片,不只需求量大,通常兩個星期即可殺青,還可以找空檔軋戲,一年拍十幾二十部不成問題。以喬宏為例,片酬甚至可累積至五萬多港幣,是原本在「國泰」時的雙倍!說到這兒,令我想起一幅國語影星蔣光超向粵劇大佬官梁醒波豎起大拇指「稱羨」的漫畫,內容是說,國語圈最吃得開的蔣光超,一年也不過五、六部戲,雖然單部片酬略高於梁醒波,但後者當時一年可接二、三十部電影,收入是他的數倍。無怪梁醒波能開轎車、買洋房、生活富裕,讓勉強渡日的蔣光超羨慕道:「誰說國語片高、粵語片低,我就願意拍粵語片!不只我願意,還希望像我一樣的國語片演員,都有這樣賺錢的好機會。」


虎山傻勁
在粵語圈受歡迎,從事進出口生意又賺錢,喬宏事業順遂之際,卻為好友王星磊的〈虎山行〉,願意推掉三部片約,放下香港的一切,就為來台吃苦?!接受訪問的喬宏笑說:「讓我再為藝術傻一次吧!」
自進入電影界,喬宏不僅對此存有一份理想,也嘗試將自己的思想意念透過攝影機呈現,結果卻是失敗。為此,他偷偷埋怨:「為什麼藝術不能與票房平衡?」更對電影藝術產生反感:「我已經變得跟一般的做戲演員一樣,只是個接通告、等導演的『開麥拉』、『OK』,就回家的演員了!」就在他苦無代表作時,〈虎山行〉是一個機會,為了實踐理念,促使喬宏作出照不合乎「經濟效益」的決定。所幸,電影很對戲路,成為他的生涯代表作。
〈虎山行〉攝置時間超過一年,光拍攝就用了八個月,是極少見的記錄。喬宏雖得到國語電影男演員有史以來最高片酬七萬元,卻也付出「累過頭」的代價。儘管他笑稱自己「好久沒有嚐到這份滋味」,很有「吃苦當吃補」的快意,但面對身心疲累與金錢損失,他清醒強調僅此一次,以後呢?再不傻了!


挑戰飛行
「我冒險,是因為我要認識自己。」電影工作之餘,喬宏不諱言愛好「所有夠刺激的戶外活動」,賽馬、航海、潛水……他都感興趣。然而,當他嘗試遨翔天際的滋味後,便深深為飛行著迷,他不僅認為此可訓練膽識,更表示:「飛機一離地,令人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慰感覺。飛到高空時,覺得自己好渺小,尤其是像我這樣的基督徒,更感到似乎接近了神。」為一圓夢想,喬宏於1970年加入香港「飛行俱樂部」,不僅得身體健康、全無毛病,還需經過一系列的駕駛課程、通過七關考試,兩年後才拿到飛機駕駛執照。未幾,又考獲夜航及駕降落傘飛機執照,完成自幼年起的飛行夢想。
只是,冒險的另一面就是「風險」。1978年,喬宏與友人駕駛小型飛機練習時,突然因引擎故障失事,兩人幸運地保住性命。喬宏回憶喬嬸趕往醫院,見他第一面時的反應:「她看到我的眉毛、鬍子均燒去一半,頭髮卷曲,燒傷的眼皮、鼻子和肌肉又塗上不同顏色的藥膏,活像小丑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我也笑了起來。」除飛行意外,喬宏還經歷過翻船、心臟病發等「死裡逃生」的挑戰,但他總能坦然面對。
所有的瀟灑值到1981年得知妻子罹癌的消息時,才徹底瓦解。喬嬸回憶喬宏曾為此泣不成聲:「喬叔是一個絕頂堅強的人,從不曾見他灰心過、憂愁過。這是第一次。」至第三次心臟病發期間,喬宏再次面臨生死關頭,當時他更暗暗起誓:「我由衷地感覺自己好對不起太太,若我能不死,我要對妳好。」事後,小金子深刻感受丈夫的轉變,渡過互諒互助的晚年時光。


〈女人四十〉吃肥皂的失智老人、〈空中小姐〉剛愎自用的機師、〈好是成雙〉猛練身體的小職員、〈六月新娘〉捧錢追女的水手……喬宏的銀幕形象,「大隻佬」之餘,還帶點溫吞魯頓的粗線條個性。「所以才叫他『大水牛』呀!」粟媽一語道破壯碩男星的無奈,雖然擁有傲人體魄,卻也受「肌大無腦」刻板印象困擾。好似只能傻呼呼、莽莽撞撞渡日,精明靈巧、淵博書生這類角色,永遠與他絕緣。
細細閱讀喬宏一生,嚮往影圈的人,可以得到啟示;信仰宗教的人,可以獲得感動;相信愛情的人,可以看見印證。當然,他並非無可挑剔,或許也有固執、爭意氣、愛冒險、大男人主義……一類許多人都會有的情緒,但都不影響其對基督教的堅貞信仰、對妻子的深刻愛情。現實生活中,喬宏一向有所為有所不為,一如過世後,教友製作的懷念影片,喬宏確是位擁有「俠骨宏情」的真我明星。

參考資料:
1.陳佩,「喬宏別戀‧張仲文緋色夢醒」,《聯合報》第六版,1957年10月13日。
2.本報香港航訊,「喬宏拍粵語片」,《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12月15日。
3.本報香港航訊,「影星喬宏 大量拍片」,《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4月14日。
4.本報訊,「喬宏拍片 要牛勁 發傻願」,《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7月10日。
5.喬宏,「各說各話 遨翔之樂」,《聯合報》第十二版,1975年4月3日。
6.本報四日台北—香港電話,「駕駛小型飛機失事 喬宏受傷幸無大礙」,《聯合報》第三版,1978年9月5日。
7.黃寤蘭,「喬宏嘗試各種挑戰‧只為認識自己」,《聯合報》第七版,1978年10月20日。
8.張謙,「喬宏 走完人生路」,《聯合報》第十版,1999年4月17日。
9.祈玲,「賽馬、飛行傘、開飛機樣樣行」,《聯合報》第二十六版,1999年4月18日。
10.王礽福編,《俠谷宏情》,香港,宣道出版社,1999。
11.黃愛玲編,《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25、116、349。
12.維基百科,「喬宏」詞條。
13.真理報獨家西雅圖直擊報導,「喬宏逝世特輯」,真理報
14.喬劉彦平,「失去喬宏的日子」,基督教小小羊園地
15.關德賢,「豈會再孤單…專訪喬嬸」,愛城佳音社


六月新娘(June Bride)
導演:唐煌
編劇:張愛玲
演員:葛蘭、張揚、喬宏、蘇鳳、丁好、劉恩甲、田青、吳家驤
出品: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
作曲:姚敏
作詞:易文
演唱:葛蘭
插曲:六月新娘、海上良宵、迷離世界
片長:102分鐘
首映時間:1960年1月28日(香港)
劇情介紹:
汪丹林(葛蘭)隨父親汪卓然(劉恩甲)自日本返港,預備和青梅竹馬董季方(張揚)結婚。汪父為人虛華、好吹牛,欲利用對方資金投機牟利,丹林深不以為然,父女常為此發生爭執。
輪船上,菲律賓華僑林亞芒(田青)對丹林頗有好感,時常藉故攀談,唯丹林一心懸念季方,為了讓亞芒死心,她開門見山說:「我到香港的第二天便要結婚!」汪父在船艙一邊賭博、一邊猛力販售自營「衛華公司」的股票,稱女兒將嫁給「南洋橡膠大王」董先生的公子,憑三吋不爛之舌,將搖搖欲墜的公司說成欣欣向榮,眾人十分動心,只有丹林知道箇中陷阱,露出無奈表情。
擔任樂隊領班的亞芒得知丹林喜愛音樂,找機會到她面前彈吉他唱歌,希望博取歡心。兩人歌舞唱和,氣氛正好之際,汪父再度出現,勸亞芒購買公司股票。丹林莫可奈何離開,亞芒則趁隙溜走。亞芒屢屢向丹林索取在港地址,她卻三緘其口,令亞芒十分無奈。

季方日日流連舞廳,尤其和交際花白錦(丁好)交情深厚。結婚在即,將結束單身生活的季方向白錦告別,並勸她找個老實人共渡下半生,別在做這一行。季方表示會替她留意好對象,但白錦卻直言「闊少爺不可能娶舞女為妻」,露出豁達又無奈的表情。此時,酒醉的海員麥勤(喬宏)胡亂鬧場,反覆說要找情人「阿妹」,保鏢只得將他扔出舞廳。
麥勤拉住欲離去的季方不放,不僅錯把他當成「阿妹」,還頻頻拿出跑船賺來的鉅額美金、港幣招搖。季方擔心對方遭歹徒覬覦,會有生命危險,只得將胡言亂語的麥勤帶回自宅。

季方被麥勤騷擾一夜,隔日竟誤了接丹林父女的時間。匆匆趕到輪船上,已不見兩人蹤跡,亞芒好心攀談,得知此人就是丹林的未婚夫,藉口索取聯繫地址,並答應為季方隔日的結婚派對擔任伴奏。另一方面,丹林與父親入住酒店,汪父以為攀到有錢女婿作風更顯氣派。丹林希望父親暫別提起投資公司的事,否則好似拿女兒換錢。汪父不以為然,直說投資歸投資、結婚歸結婚,況且兩人感情深厚,如今只不過是辦個手續罷了!


季方沒接到丹林,返家卻見昨日酒醉的麥勤尚未離開,他很感謝季方幫忙,但對昨日的事毫無記憶。季方好奇詢問「阿妹」是誰?為何讓他如此傷心。原來這位「梁阿妹」是麥勤的舊情人,相約等他跑船歸來就結婚。沒想到,麥勤辛苦工作十四年返港,女友卻琵琶別抱,他大受刺激,才導致昨夜的失態。
麥勤認定拔刀相助的季方是「好人」,於是將積蓄寄存給他,以免不小心遺失。季方見他個性老實,且開出的女友條件僅是「五十歲以下就好」,興起將白錦介紹給麥勤的念頭。他立刻聯絡尚在床榻休憩的白錦,並向麥勤表示自己有事外出、該女馬上就來。
就在麥勤入內整理儀容時,丹林造訪董宅,與季方欣喜相擁。丹林希望未婚夫切莫為了自己投資父親,並稱給他錢就是害了他。季方面有難色,表示此人是「岳父」,總不能置之不理,丹林聞言氣訴:「那麼你投資就是為了我啦?就是花錢在買我這個人啦?」氣氛頓時僵硬。
丹林質問季方,為何近期信越來越少,對她態度也不似戀愛時熱絡,更問起一位名為「白錦」的小姐,嚇得季方臉一陣青、一陣白,趕緊開脫與白錦是「逢場作戲」,才勉強過關。此時,電鈴作響,季方以為白錦前來,一個箭步衝至門口,正巧跪倒在汪父面前,樂得他笑說:「現在不興這一套!」汪父一心想賣公司股票,見女兒有意阻礙,只好拉著季方他處密談。未料,電話鈴響,丹林接起只聽到:「我是白小姐,我馬上到!」令心有疙瘩的丹林氣憤不已。

季方欲為汪家父女接風,還沒出發,又遇到循線找來的亞芒。丹林一方面不滿季方與白錦的關係;另一方面也想逼退亞芒,藉口身體不適,請未婚夫與父親外出用餐,自己則留下打發愛慕者。丹林向亞芒表示,期待穩定可靠的愛情,而非他口中火辣辣的感覺。亞芒很不服氣,認為那根本是金錢堆砌的「買賣式」愛情,且不知季方「忠實」與否,此話正巧打中丹林痛處,流露不安神情,惱羞成怒將亞芒趕走。
正在丹林頭暈眼花之際,打扮妥當的麥勤現身。他誤將丹林視為季方介紹的女友白錦,不僅一連灌她好幾杯酒,更想一親芳澤。丹林恍惚間被麥勤抱住,險些意亂情迷,直到聽見敲門聲才將他推開。麥勤聽到僕人老周(吳家驤)喊:「白小姐來訪!」才知道自己弄錯人,尷尬的他只好離去。
丹林不勝酒力,躺在沙發上發白日夢。幻境裡,追求她的三個男人陸續出現,她愛著青梅竹馬的季方,卻懷疑他另有二心;討厭不中不西的阿飛亞芒;認為身材壯碩的麥勤粗里粗氣、動手動腳不講理。此時,季方與汪父返家,將半昏迷的丹林送回酒店。丹林離開後,季方自老周處得知白錦撲空,趕緊撥電話致歉。白錦氣恨對方失約,認為季方介紹的想必不是好人,重重掛上電話,季方百口莫辯。

丹林與好友兼伴娘何以芬(蘇鳳)試婚紗,正高興時,又聽到父親吹噓:「我女婿是橡膠大王少爺,全都記在他帳上。」丹林耳畔響起亞芒「買賣式婚姻」的諷刺,一時激動將頭紗扯下跑離。
同一時間,對丹林一見鍾情的麥勤來找季方,聲稱自己已找到對象,可惜只能放在心裡,一輩子不結婚。季方不明就裡,鼓勵麥勤必須積極追求,殊不知他愛上得自己的未婚妻。麥勤聽到汪父來訪,趕緊躲進房內,沒想到,對方卻帶來女兒要與季方「暫時解除婚約」的消息。兩人不明白為何丹林一夕間態度大轉變,左思右想,認為是亞芒趁機給丹林灌酒下藥,才導致她的反常。巧的是,一臉輕鬆的亞芒來訪,汪父氣憤毆打,引起一場混戰。在一旁偷聽的麥勤,直覺以為丹林是因為愛上自己才放棄婚姻,趕緊衝出認罪:「別打了,都是我的錯!」

得知汪小姐「不結婚了」,亞芒樂道:「她終於聽我的勸了!」麥勤不以為然稱:「她跟我才是一見傾心!」三個男人弄不清丹林究竟愛誰,在汪父的建議下,決定丟骰子決定先後順序,依次到她下榻的「百樂酒店」問明白。
麥勤幸運擔任第一棒,他施巧計讓服務生幫忙開門,雖連碰丹林數個軟釘子,仍不退卻。麥勤對丹林表示,三人會依序來此為她解除婚約的原因,若不嫌麻煩則別理他,若想外出散心,他很願意陪同並傾聽箇中原因。

丹林向麥勤陳述自己與季方的關係,不只是青梅竹馬,訂婚也有兩年,感情一直不錯。只是,丹林此番回港,感覺季方似有了別的女朋友,她認為這對中國女孩子而言,是非常嚴重的事。麥勤再三向丹林示愛,無奈流水無情,她直笑麥勤「外國電影看太多」,表示上午的邂逅只是誤會一場。麥勤明白丹林想法,短暫戀愛僅成泡影。
丹林心亂如麻,索性與麥勤同遊香港。晚間,丹林赴好友以芬家訴苦,麥勤則一個人到舞廳找白錦小姐,由於出手闊綽,眾人都對他十分客氣。麥勤遲遲未歸,留在董宅的三人以為丹林移情別戀,汪父更說兩人不定會私奔,惹得季方心煩意亂。汪父得知麥勤有一大筆錢寄放季方戶頭,興起讓他投資公司的想法,對女兒安危、婚事早就拋到腦後。


以芬直言丹林貿然解除婚約的舉動「太過份」,令對方「下不了台」,丹林卻認為身為一個女人,總應該保持「女人的尊嚴」,說完兩人便關燈睡覺。深夜,季方奔走尋找未婚妻未果,隔日婚禮箭在弦上,他決定另想辦法解決……
季方匆匆趕至白錦住處,開頭就向她求婚,並說婚禮就在今日下午舉行。白錦大惑不解,季方只得老實坦承:「丹林突然不結婚了,我們董家坍不起這個台,所以我來找妳,請妳跟我結婚!」白錦坦然道:「你們不過是鬧彆扭,等彆扭鬧過去了,你會後悔的,那我怎麼辦呢?」季方再三保證,婚禮由親友見證,說什麼也不會反悔,白錦聞言灑脫答應:「找有錢人一嫁,也都算歸宿,愛情根本就是奢侈品,有沒有、無所謂!」

婚禮現場,工作人員將新娘名字由「汪丹林」改成「白錦」,女客們猜測,這位新娘必定是位電影明星,不只有本名、還有藝名。此時,汪父來訪,他本想讓婚禮改期,卻見「準女婿」另娶她人。汪父為了不讓公司垮台,轉而向白錦獻殷勤,請這位他口中的「上流名媛」,擔任公司的董事長。白錦識破汪父意圖,不著痕跡諷刺:「你很佩服我?佩服我作董太太吧!」
婚禮即將開始,麥勤匆匆趕到,他拉著季方咬耳朵:「你不要糊塗,丹林可是真心愛你!」經一番解釋,季方才知丹林是為昨日邀約白錦之事怒氣難消,只是他馬上要與白錦結婚,事情難以挽救。然而,隔著門版聽見兩人對話的白錦,立即決定不與季方結婚,並請麥勤趕緊帶她去找丹林。他們先追到以芬家,知道兩人到山頂散心,轉而向該處衝去。
麥勤拉著穿著新娘服的白錦,引起人群騷動,費一番辛苦才找到丹林。白錦好言解釋:「季方平日一人在香港,平常喜歡跳跳舞,跟我很談得來,可是我知道他心裡一直愛的是你。汪小姐,請妳不要再讓我為難,我放棄了他,已經是很大的犧牲。」這番誠懇告白,令丹林回心轉意。


來到婚禮現場,麥勤、白錦瞞著季方將丹林送去更衣,白錦更佯裝答應擔任汪父公司的董事長。就在汪父志得意滿之際,白錦卻牽著穿新娘裝的丹林現身,並稱自己是來喝喜酒的客人,汪父為此氣憤不堪。丹林受不了父親個性,氣罵:「如果再將我當搖錢樹,寧願一輩子當老姑娘!」汪父見女兒火氣不小,只得答應乖乖作老丈人,不再迫人投資。
結婚典禮開始,季方一心以為要和白錦結婚,此時身後走出的卻是丹林,僕人老周見新娘再度換人,快手將結婚證書換成新娘為「汪丹林」版本。季方回頭見丹林現身,露出欣喜表情,兩人在太平紳士王伯高的見證下,於1960年6月15日順利結婚夫妻。步出「半島酒店」婚禮現場,這對新婚夫妻展開蜜月旅行,丹林終成為最幸福的六月新娘。

4 則留言:

  1. 粟子
    我消失了很久,因為很忙所以導致沒有啥米時間上來晃晃,上次跟你提到的愛國大戲院的賣家,他沒有詳細的地址,不過我有他的電話,你可以打電話問他看看是否有實體店面可挑選古物喔!!!電話我會寄到你的信箱,在這留下不大方便喔!!!
    想不到這位就是喬宏,跟年輕的樣子還真的是有點差距,我覺得他年輕真的滿帥的,六月新娘這部片子買的到嗎??另外是否有機會介紹傅聲呢???

    回覆刪除
  2. Jelly:
    謝謝您還記得這件事,這類專賣古物或懷舊文物的店似不多見,所以得知消息就想過去看看,可謂開眼界嘛!
    我首次見到「青春版」喬宏也覺得驚訝,不只外型頗佳,身材更是壯得不得了。〈六月新娘〉前幾年已重新發行DVD和VCD,我是在香港購得。您提到傅聲,我武打片看得少,但手邊有些資料,不久的將來或可介紹。

    回覆刪除
  3. 粟子
    賣家的電話我寄給妳囉!!妳在留意看看喔!!另外傅聲我只知道他是武打明星甄妮的老公,就這樣簡單的明瞭而已,會想到傅聲是因為明天我將去趟甄妮的西土瓦,當初台客練習曲介紹的時候就很有興趣了,所幸再節目中有看到甄妮跟傅聲的合照,所以會對傅聲有點好奇,希望往後能儘早看到你談傅聲喔!!!

    回覆刪除
  4. Jelly:
    已收到您寄來的電話,非常感謝。我剛才已致電給林先生,可惜網路上張貼的店面已經收掉,現在商品都放置在倉庫。林先生很客氣,表示所有商品都已陸續刊登在網路上,言下之意就不須千里迢迢到倉庫挖寶了~
    您要去甄妮的西土瓦?非常羨慕,我也看過那集台客練習曲,感覺她過得很愜意爽快。您去過之後,可否與我分享見聞呢?粟媽和我都非常期待......另,請問西土瓦的確切位置在哪兒?若有機會我也想前往一遊,非常謝謝!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