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21年9月22日 星期三

《銀河畫報》於1967年舉辦的「第一屆銀河十大國、粵語明星選舉」:當紅影星凌波、李菁、樂蒂、胡燕妮、陳寶珠、蕭芳芳均榜上有名。其中,最年長的是54歲的「戲迷情人」、最年幼的則是17歲的「青春玉女」!

競選「十大」,一直是娛樂圈頗熱門的活動之一,觀眾不一定會參與票選,但十有八九對結果感興趣。1967年,由《銀河畫報》舉辦的「國、粵語十大明星」票選,便是箇中明證。獲獎明星年齡橫跨十幾到五十幾歲,從最長的54歲「戲迷情人」任劍輝,到芳齡17的「青春玉女」薛家燕,都獲得影迷的追捧喜愛。至於囊括首位的國、粵語明星,則分別是「梁兄哥」凌波與「影迷公主」陳寶珠。
1967年度「第一屆銀河十大國、粵語明星選舉」,票選始於1966年10月發行的第103期,期間6度公布「得票統計」。活動總歷時9個月,至1967年6月15日截止,同年8月發行的第113期揭曉結果。參與「明星選舉」的讀者,需剪下《銀河畫報》雜誌內所附的表格填寫,每個表格只能「填上一位影星的名字」,但「每人填寄多少張則不受限制」。言下之意是,買幾本雜誌就能投幾張票。以今日的角度來看,正是一種善用影迷對明星支持的「飯圈經濟」。儘管每月公布的「暫居」名次皆小有變動,但基本保持穩定─國語片前三甲不脫「梁兄哥」凌波、「古典美人」樂蒂、「娃娃影后」李菁,足見神級名作〈梁山伯與祝英台〉(1963),以及後續黃梅調電影的風靡威力。粵語片則為蕭芳芳、陳寶珠兩位頂流青春女星,激烈競爭的人氣比拚。
(繼續閱讀...)

2021年9月19日 星期日

高寶樹的故事─千面女星+最佳綠葉+全才導演,從配角演員一路披荊斬棘坐上導演椅的演技派女星

以反派配角馳名影壇的女星高寶樹(1932~2000),年紀輕輕就已經常扮演奶媽、姑媽、嬪妃一類,帶有刻薄傲慢、刁鑽市儈氣質的長輩角色。雖未曾擔綱主演,「渾身是戲」的身影卻是隨片可見。處在以男性編導為大宗的影劇圈,自述對電影工作「越演越愛」的高寶樹,從不掩藏自幕前走向幕後的壯志。自編劇、副導一路披荊斬棘坐上導演椅,她所具備的不只是不屈不撓的奮鬥與豪氣,更在勇於突破「玻璃天花板」的過人毅力。
(繼續閱讀...)

2021年9月16日 星期四

石英的故事─由「奇蹟之星」搖身一變「皇帝小生─趙雷」賢內助的輕熟女典型

1950年代中的「邵氏」,仍稱不上兵多將廣,為增加拍片產質,持續挖掘新星。先拜主事者之一邵邨人的火眼金睛之賜,簽下氣質清新可人的尤敏;又透過舉辦演員徵選活動,覓得身材修長、線條勻稱的石英(1930~2000)。相較蘊含清新羞澀感的「玉女」尤敏,父親為華北軍事聞人石友三的石英,則擁有端莊的典雅容貌與溫潤的閨秀氣質,成熟世故的輕熟女形象,更適合糾葛複雜的文藝片。儘管戲齡尚淺,石英已是受公司力捧的演技派,官宣雜誌《南國電影》讚賞她戲路寬廣,能演氣質典雅的蓬門淑女、歷經風霜的幽怨婦人、飽受欺壓的善良女性……
備受矚目的石英,更一度被視為首席女星李麗華的勁敵。不過,就在「邵氏」陸續為她開拍新戲、委以重任時,石英卻與當家小生─趙雷(1928~1996)傳出誹聞。隨著兩人戀愛關係化暗為明,星運頗佳的石英毅然嫁作人婦,未幾淡出銀幕,全心相夫教子。其實,無論是觀眾或「邵氏」,對石英、趙雷的相愛乃至結婚都不感意外。早在石英以新人之姿,接受演藝訓練時,趙雷就是其中一位「訓育教授」,經常切磋演技。結業時,兩人合演話劇「秋海棠」,效果不錯,石英的銀幕首作〈花落又逢君〉(1954),又是與趙雷分任男女主角。兩人年齡戲路相近,加上外型登對,銀幕情侶形象深植人心。原本青年男女交往不算什麼,無奈趙雷已是有婦之夫,郎才女貌頓成不倫戀……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9月13日 星期一

「四屆影后」林黛:16歲至29歲、從影生涯影像集錦

「四屆影后」林黛「16歲至29歲」影像集錦,看這位外型演技兼備的女星,如何從初出茅廬的耀眼新星,蛻變為空前絕後頂流的影后!
從影首作〈翠翠〉(1953)即告大紅,林黛(1934~1964)是眾人眼中的幸運兒,如此恭維是對也是錯,因為她的付出著實不足為外人道……。為了演好漁家女,這位都市長大的摩登小姐,頻頻到漁村練習撐篙搖船;為了瞭解角色,她反覆閱讀劇本,細心準備戲份。林黛很清楚自己的優勢,透過〈翠翠〉盡情展現無人能及的青春氣息,果真一飛沖天,就此展開空前絕後的傳奇旅程。
林黛的「魅力」在於無法忽視的存在感,無論喜歡哪類明星的影迷,都不能否認她的頂級地位。或許就是這份高處不勝寒,林黛漸漸將自己逼至只能「勇往直前」的困境,加上結婚生子的美滿形象,她儼然是全香港甚至華人圈最幸福的女人。被迫在不可能完美的人生演出一場完美戲,辛苦可想而知。林黛的自殺是一連串複雜因果的結局,可能是夫妻吵架後一時衝動的撒嬌,可能是工作壓力太大的發洩,可能是身心太過疲憊的警訊……總之,她以為會返家的丈夫,未如劇本設計般準時出現,不滿30歲的林黛,匆匆結束一生。
(繼續閱讀...)

2021年9月11日 星期六

李菁的故事─「娃娃影后」跌宕起伏的似水年華:不滿17歲即獲得「亞洲影后」的1960、1970年代國語片頂流女星

 未滿17歲即獲得「亞洲影后」,李菁(1948~2018)甫入影壇就得到葛蘭、樂蒂等巨星終身失之交臂的榮耀,成為「邵氏」力捧的「娃娃影后」。從投入影壇開始,李菁可謂機運與實力兼具,儘管與〈七仙女〉(1964)擦身而過,卻得到更適合自己的〈魚美人〉(1965)。相較星運不佳的李婷,她就多了那份「三分天注定」,一路活躍至1970年代。李菁崛起於黃梅調炙熱時期,初期定位為古裝型演員,經過〈野姑娘〉(1965)和〈菁菁〉(1965)村姑角色的測試,她才有機會嘗試時裝片〈珊珊〉(1967)。然而,這部B級片出乎意料的叫好叫座,李菁遂成為少女學生角色的不二人選。除文藝電影,她在武俠動作、歌舞裡也有搶眼表現。
由於入行極早,李菁才30出頭已飽嚐世事,雖然一直保持「大牌」地位,日常生活卻是低調簡單。記者好奇箇中巧妙,她只是笑瞇瞇回答:「電影圈的確多事而複雜,我十四歲進來,從來沒有斷過學習做人。」
「假設我欠租,都是私人問題,不關你的事,我已經退出娛樂圈,你們就當沒見到我。」銷聲匿跡十餘年,本該儲蓄豐厚的李菁被週刊爆出爛賭欠租的負面新聞。見到記者跟拍,仍保有明星韻味的她難掩情緒起伏,言談間盡是「江湖險惡」的感慨:「現在做娛樂圈好慘……有人說我去澳門賭錢輸光身家,根本沒有那件事,你現在又這樣說我,大家都做這行,見人落難,應該互相幫忙才是對的。記得沒見過我,不好讓人知道我住哪!」李菁在臥虎藏龍的香港影壇持續穩居一姐,箇中辛酸苦楚,一如對手何莉莉的懇切評論:「她已做到超越本身條件太多的努力。」不只母親亦步亦趨陪伴,自己也是咬牙拼搏,承受精神肉體的龐大壓力,一切得來不易。水銀燈下的日子,李菁跨越重重障礙考驗,拍出無數經典作品,成為眾人稱羨的富婆……豈料再現身,竟背負著「租霸」指控。無論曲折如何,曾經風光非常的她,已寫實印證「守成不易」的箴言。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9月8日 星期三

天才童星─馮寶寶,金童、神童、天才兒童的童星時代;兩年主演破百部電影、與「四屆影后」林黛結誼親、大陣仗加盟東方好萊塢「邵氏」

年僅6、7歲,馮寶寶(1953或1954~)已是香港粵語影壇的票房保證。短短兩年多,就拍攝近百部作品,日薪從20港幣,升到每部戲8,000港幣起跳。數個攝影棚同時開拍由她主演的電影,多條院線同時放映以她為號召的新片,國語影壇的「頂流」女星林黛認她作誼女,坐擁香港好萊塢的「邵氏」老闆邵逸夫視她為頭牌。
對當時的觀眾而言,馮寶寶就是典型「別人家的女兒」,天真無邪、聰慧可愛、懂事聽話之餘,又保有純粹的活潑與童稚。即使片約繁忙,她仍乖巧而成熟地完成拍片工作。由於這樣的馮寶寶太過「理想」,連父親馮峰都暱稱她為「小妖怪」。的確,能負擔全家生計的6、7歲兒童,真不是一般的孩子……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9月5日 星期日

于倩的故事─由演技派「甜姐兒」轉型為蜘蛛精型「豔星」的邵氏女星

1967年10月底,于倩隨「邵氏」代表團來台,領取第五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此時的她,已分別在〈大俠復仇記〉、〈青春鼓王〉與唐僧取經為主題的〈盤絲洞〉,飾演風情萬種的姨太太、歷經滄桑的舞女及法力高強的蜘蛛精。賣弄性感的豔星戲路與〈藍與黑〉中,清新善良的閨秀少女大相逕庭。相較「南國實驗劇團」的同期與後輩李婷、方盈、李菁、秦萍、張燕、邢慧、鄭佩佩等,于倩是少數不走清純玉女路線的異類。她對於自己走上這條「性感不歸路」,並無太多感傷或遺憾。只希望觀眾不要誤會,現實生活中的她,並不是「那樣的人」。
「我最常演的角色,是姨太太」1980年,38歲的于倩來台拍片兼登台演唱,爽朗健談的她,回顧投入影壇20年的歲月,坦然道破自己專演「風騷戲」真諦。可貴的是,儘管于倩經常在片中使出挑逗眼神,露出誘人身段,但這並不妨礙她對角色的詮釋。亦正亦邪的演技與揮灑自如的大膽作風,不僅助于倩贏得金馬獎與亞太影展的最佳女配角,更成為觀眾心中最搶眼的美豔女星。
(繼續閱讀...)

2021年9月2日 星期四

阮玲玉的故事─默片時代的代表影星,一代藝人的如戲人生

默片時代,阮玲玉(1910~1935)是與影后胡蝶同享盛名的女演員。阮玲玉擅長刻畫悲劇角色,無論是〈神女〉裡忠於母親天職的妓女,還是〈新女性〉裡悲憤而逝的女作家,她都能透過鏡頭傳達內心轉折,在銀幕上成功塑造各階層婦女形象。阮玲玉憂鬱深刻的演技,深獲當時藝界文人及青年學生的喜愛,即便她從未獲得任何獎項,卻是公認中國早期電影最出色的女演員。

不同於演藝事業節節高昇,阮玲玉的愛情路始終荊棘密佈,自幼與母親相依為命的她不諱言:「我太弱,我這個人經不起別人對我好。要是有人對我好,我也真會像瘋了似地愛他!」偏偏兩次所託非人,先遇上不思振作的敗家少爺張達民,供吃供穿還遭冷言冷語;後被花花公子型的茶商經理唐季珊熱情追求,真正交往才發現他向來喜新厭舊,變心和翻書一樣快,「舊愛」倒成了挨打挨罵的受氣包。更有甚者,愛惜名譽的阮玲玉暫時隱瞞與張達民離婚的事實,每月供給他一百元「分手費」,卻反被對方誣告她改嫁、與現任男友聯手竊佔財物,惹得自己官司纏身。
「男人們大多是缺少良心的。當他把錢花完了之後,再也沒法子想了,又到我的身上來想法子了……」自殺前,阮玲玉為出庭應訊情緒大壞,復以輿論一面倒的指責批判,煩亂至極的她難得對記者一吐怨氣,將與前夫的孽緣和盤托出。原本看看就好的八卦內幕,卻因阮玲玉的棄世變成最真實的血淚控訴,對一生只對兩個男人付出感情的她而言,箇中辛酸悔恨悲憤又豈是三言兩語足以涵蓋。「唉,先生!人家一定要罵我不好的,你以為究竟是誰的不是呢?」說到這,阮玲玉的眼淚已奪眶而出,演過各類悲劇角色,或許有比這哭得更慘,但絕沒有比這傷得更重的。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8月31日 星期二

金漢的故事─英俊小生+凌波愛侶

擁有正派氣質的「標準英俊小生」─金漢(1938~)英挺帥氣,具備一線男星所需的內外條件,他也在「邵氏」的培植下,逐步邁向頭牌小生坦途。星運起飛之際,金漢卻與憑,〈梁山伯與祝英台〉(1963)席捲華語影壇的凌波(1939~)傳出戀情。未幾,更爆出兩人即將成婚的喜訊。在商言商的「邵氏」高層,擔心影響凌波票房,只得傾全力阻擋。金漢為了迎娶凌波,和「東家」頓時成了「冤家」!雖然最終如願抱得「梁兄」歸,卻無可避免地在電影事業「付出代價」。一如金漢在受訪時,綜藝式誇大的玩笑話:「我的演藝生命,斷送在凌波手上!」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8月29日 星期日

尤敏的故事─兩屆亞洲影后+首屆金馬影后,泛亞洲玉女典型

面貌清秀、端莊嫻靜、清純可人……說起「玉女」,每個人腦海都會浮現類似的印象。只是,串串成語背後,卻是難以達到的高標準,試想在現實生活中有如此讓人著迷的「完美」女孩?「夢工廠」看準此點,致力發掘與塑造「玉女明星」,外型和內涵兼具的尤敏(1936~1996)成為首選。她接連受「邵氏」、「電懋」兩大電影公司的力捧,成為風靡港台、東南亞甚至日本的影星。
尤敏的星運可謂十分順遂,在國語影壇先後被「邵氏」、「電懋」兩大公司視為首席,進軍日本亦獲極具規模的「東寶」高規格禮遇,非常欣賞她的製片部主任滕本真澄就曾稱讚:「尤敏小姐一定會成為日本影迷最喜歡的紅星,她那文雅高貴的風姿和優美的線條,應是日本人理想的女性造像。」為符合〈香港之夜〉的情節與上映地點安排,尤敏親自為電影被上國語、日語、英語三種版本。在日上映時,尤敏被日本新聞界封為「香港の珍珠」,成為早年少數打入日本市場的華人演員。電影裡,尤敏多次與寶田明搭檔,成功塑造最登對的跨國銀幕情侶,私底下,他對這位香港女星非常欣賞,稱她是得到最多日本影迷擁護的外國明星。
從影13年,尤敏除穩坐「玉女偶像」之首,演技也獲得亞洲影展及金馬獎肯定。儘管婚後息影,鮮少在公開場合露面,但她清秀佳人的氣質還是為許多影迷難忘,無論公私領域都十分圓滿。「尤敏是個幸福的人。」曾與她合作「電懋」版〈梁山伯與祝英台〉(1964)的李麗華,在尤敏過世時接受訪問嘆道,女星能擁有美滿的家庭,在電影圈中真是可遇不可求。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