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5月5日 星期三

新林黛的宿命


新林黛的宿命
粟子

林黛,空前絕後的四屆亞洲影后,香港片酬最高的頂尖女星,萬千影迷追逐的超級偶像;回到私生活,她與真心相愛、年貌相當的龍公子締結良緣,未幾誕下活潑可愛的兒子。更令人羨慕的是,林黛的事業並未因婚姻下滑,而是繼續火紅滾燙。事事順心、樣樣如意,一生追求不過如此……熟料她竟自斷生路,在二十九歲那年,開煤氣仰藥棄世。
噩耗來得突然,和她有交情的工作伙伴無不震驚錯愕。在〈寶蓮燈〉(1965)反串林黛夫婿的鄭佩佩,即使時隔多年仍難掩心中納悶:「這麼成功的人,為什麼想不開?」林黛的誼女馮寶寶,也為契母的死百思不解,直到二十多年後,才悟出屬於自己的答案:「原來『偶像』是很脆弱的動物,不斷需要極大的愛去支持生命,問題在於各人對『愛』的認識……」林黛的父親程思遠,則在親撰的紀念文章「愛女林黛的一生」中分析女兒不為人知的辛苦:「她這些年來汲汲營營於財富的追求,汲汲營營於榮譽的保持,內心緊張得透不過氣來,大大地影響了她的家庭生活,這是說,她的脾氣大了,不易侍候。」他曾試著勸「盛極而衰」、「退一步想」的道理,無奈心高氣盛的林黛皆是默不作聲。
親戚友人、報章媒體大多認為林黛的自殺有幾分「弄假成真」的遺憾。會有這樣的推論,不僅因為先前有過幾次「前科」,也在她的遺書內容:「萬一你(指丈夫龍繩勛)真的想救我的話,請千萬不要送我到公家醫院去,因為那樣全香港的報紙都會當笑話一樣的登了!」林黛屢屢以「死」作為解決情緒困擾的出口,最終導致早逝的結局,難過的不只愛護她的所有人,或許也包括林黛自己。


正當大眾都沈浸「失去林黛」的痛苦,所屬的「邵氏」卻陷入「後繼無人」的煩惱。當時林黛尚有〈寶蓮燈〉、〈藍與黑〉(1966,上下集)未完成,高層幾經考慮,不願以NG片段、大特寫彌補,而是想尋找「新林黛」入替,進一步延續林黛的戲路與票房。尋尋覓覓,一位和林黛在小學時有過同窗之誼的女士雀屏中選,她原名涂鰈,後取藝名杜蝶,最為人熟知的稱號是「新林黛」。
杜蝶年輕時曾與葛蘭、鍾情等一同考入導演卜萬蒼主持的「泰山」,卻礙於家庭阻攔被迫放棄,十年後,她在丈夫的支持下終於一償宿願,躍上大銀幕。杜蝶和林黛年齡身材相當,眉宇有幾分神似,為了「再像一點」,「邵氏」特地安排她到日本做些修整,搭配化妝術和宣傳媒體《南國電影》推波助瀾,杜蝶儼然是林黛再生,一則名為「新林黛杜蝶」的報導文末更指:「杜蝶本身具備了林黛的外型美和內在美,加上邵氏公司的權力栽培,預料不久的將來,這位『新林黛』杜蝶將會像林黛生前那樣光芒萬丈,照耀整個亞洲影壇!」司馬昭之心不言可喻。
與「邵氏」簽下一紙三年合約,杜蝶忙碌於林黛遺作和新開拍電影〈怒海情仇〉(1965,康威、李麗華合演)、〈風流丈夫〉(1965,陳厚、李香君合演),躍升影城內最忙碌的新星。然而,時至1967年,曾經被寄予厚望的「新林黛」卻銷聲匿跡,不久更傳出年底合約期滿、雙方不再續約。杜蝶將退出影壇的消息,一開始遭「邵氏」否認,稱已派給她喜劇片〈色不迷人人自迷〉(1968,拍成時無杜蝶,由陳厚、沈依、金霏主演),但五個月後,杜蝶一如謠傳息影,回歸賢妻良母的家庭生活。


對杜蝶的三年「替身路」,記者直言她不適合演藝圈:「幹電影這行的人,基本的條件是能跳能唱、活潑靈巧,以及有藝術才華,杜蝶就是缺乏這些。……除了拍林黛替身的三部影片之外(指〈血痕鏡〉(1967)亦有杜蝶身影),邵氏公司沒有派她擔任一部影片的第一女主角。」文中也提到,杜蝶的個性內向,即使加盟「邵氏」、每天和影圈人士碰頭,依舊未改變她低調沈默的性情。許多女明星即使整日活躍片廠、製造新聞,都不一定得到公司垂青,遑論不擅交際應酬、票房亦不出色的杜蝶。
坦白說,杜蝶「曇花一現」的星途,是她扛下「新林黛」大旗後的必然宿命。林黛生時崇高非常,死後推至「一代藝人」的偉大地位,齊平已是難上加難,超越更是想都別想,做這樣一位超級巨星的替代品,著實吃力不討好。聰明如杜蝶,接下重擔時可能也猜到結局,但還是無法抵抗七彩水銀燈的誘惑,寧願「飲鴆止渴」,也要了卻塵封多年的電影夢。

參考資料:
1.本報訊,「邵氏否認 杜蝶息影」,《聯合報》第六版,1967年7月12日。
2.本報香港航訊,「與邵氏合約已滿期 杜蝶退出影壇」,《聯合報》第五版,1967年12月9日。
3.吳昊主編,《邵氏光影系列:百美千嬌》,香港:三聯書局,2004,頁61~66。

相關文章:
1.杜蝶,終究不是「真」林黛!
2.【廣播】巨星回顧…四屆影后林黛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新林黛的宿命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