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為藝術犧牲─1932年的女明星槍擊事件

為藝術犧牲─1932年的女明星槍擊事件

1993,28歲的影星李國豪(1965~1993)在拍攝電影〈The Crow〉期間遭槍擊身亡,身為李小龍長子的他演藝逐步攀高,驟逝消息震驚影壇。離奇的是,李國豪的死至今仍是一個謎團重重的意外:扣下扳機的是與他對戲的演員、扣下扳機的原因是劇本的安排,凶器則是一把不知何時被換成真子彈的道具槍?!然而,類似陰錯陽差的「意外」並非首見,早在黑白默片時代,擔綱〈孤軍〉(1933)女主角的楊柳青也碰上同樣「假槍戰真子彈」的烏龍憾事,被調派支援的真軍人以真槍真彈掃射,最終傷重不治。

1930年代初,鑒於日本對華侵略日趨猛烈,激起中國人民同仇敵愾的危機意識,不少電影公司著手籌拍相關題材電影,其中「大中影劇」便著手籌備「宣揚忠孝義勇」題材的軍事愛國片〈孤軍〉。影片由陳天執導,楊柳青、閔德彰(另有資料寫作張德閔)、陳娟娟主演,故事以楊柳青飾演的女司令馮微微為主軸,將她塑造成驍勇善戰、奮勇殺敵的「現代花木蘭」。
為營造氣勢滂沱的戰爭場面,導演選中蘇州郊區杳無人煙的荒野作為兩軍交鋒的外景地,不只將大隊人馬拉拔至此,更情商駐地的國軍第八十七獨立團支援演出。國軍考量〈孤軍〉立意良善、宗旨端正,對振奮軍民士氣頗有助益,很快同意提供相關指導與人力配合,從挖壕溝、布地雷到戰略部署,給予大量的建議與協助。

「衝啊!」〈孤軍〉重頭戲開拍,只見氣勢騰騰的女司令一夫當關殺入敵陣,客串敵軍的真軍人則在另一側嚴陣以待。按照劇情,楊柳青應在敵軍開槍後「立即倒下」,未料她並未如預期地「那麼快倒」,擔任敵軍的士兵見事先準備的「棉花彈頭」用完,導演又不喊停,情急之下竟將「實彈」上膛擊發(另一說是士兵在開拍前忘記將子彈從步槍中退出),成了出乎意料的「假戲真做」!腿部中彈的楊柳青瞬間從馬上跌落,起先工作人員還讚嘆她的演技逼真到位,如同真正受傷一般……直到久久不見女主角起身,才驚覺事態不對,此時楊柳青已倒臥血泊,劇組緊急將她送醫急救,無奈還是回天乏術。
根據影史研究者杜雲之在著作《中國電影七十年》(台北:中華民國電影圖書館出版部,民75,頁94)的敘述:慘案發生後,軍方本欲將釀禍的士兵交付軍法嚴辦,唯得知楊柳青的遺言是寬恕肇禍者、不要追究,便在尊重死者的前提下將該員免罪釋放。

面對保守的社會風氣,楊柳青不顧家庭反對隻身從故鄉杭州奔赴花都上海,就為一圓電影夢。渺無音訊多時,再聽到就是她為戲受傷的消息,曾埋怨女兒不顧禮教、拋頭露面的父親開頭仍想著「給她個教訓」、不願到醫院探望,意氣用事的態度,造成無親屬代為簽下截肢手術同意書的困境。拖了幾個小時,楊柳青的病況急轉直下,終因敗血症香消玉殞。
逝者已矣,受害家屬與電影公司的賠償談判卻又掀起波瀾─前者稱楊柳青芳齡17,尚未脫離雙親監護,是遭誘拐才投身影圈,如今喪命自得唯公司是問;後者則認定她已經成年(21歲),拍片實屬個人意志的選擇,並非誰能強迫。造成雙方對年齡爭論的原因,可能在於當時19歲的楊柳青虛歲21,擔任執業律師的楊父在提高談判立基點的考量下,刻意將19視作虛歲,實際年齡就變成未成年的17歲;而電影公司為免去拐騙的責任,又將21的虛歲視作實歲。事後,楊父提出36,000元(推算依據為月薪400元、10年約48,000元)的賠償金額,「大中影劇」坦言數字太高,經過多次協調,最後以「現金3,000元」、「提撥〈孤軍〉盈餘所得」與「楊父介紹職員一名」了結。

作為中國影壇為藝術「犧牲」的先驅,楊柳青的死正是小疏失釀大禍的例證,不僅開槍士兵行為離譜,劇組也未盡督導與提醒責任,以致眾人眼睜睜地看著女主角「白白送死」。楊柳青過世同日,好友謝青萍自上海寄來的問候信剛好送達,內容敘述從報紙上得知〈孤軍〉劇組有人遭遇不幸(他猜測是同片另一位女演員),叮囑她注意身體、小心安全……無奈,她已再也看不到朋友這番善意的提醒。

同步刊登:【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為藝術犧牲─1932年的女明星槍擊事件

參考文章:
1.在下黃惲,「影片《孤軍》」,在下黃惲的博客。
2. huangyun,「楊柳青青青已殘(一)」,2010.02.10。
3. huangyun,「楊柳青青青已殘(二)」,2010.02.11。
4. huangyun,「楊柳青青青已殘(三)」,2010.02.12。

配圖說明:由於遍尋不著楊柳青的影片、劇照或照片,只得以30年代最受歡迎女星胡蝶在片廠拍攝的雜誌封面替代。若讀者有相關楊柳青的影像資料,也歡迎提供分享,謝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