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10月6日 星期六

婚姻的真命天女…〈快樂天使〉



婚姻的真命天女…〈快樂天使〉

作為華語影壇首席玉女,尤敏多主演帶身世飄零、悲傷悽苦的文藝作品。從「邵氏」時期的〈零雁〉(1956)到中期的〈無語問蒼天〉(1961),不是孤女就是啞女,歷盡滄桑卻未保能苦盡甘來,只能認命犧牲甚至自我了結。相形之下,尤敏主演的喜劇顯得格外突出,儘管她不是負責搞笑的那一位,但總算不必以淚洗面,而是歡喜挽著男主角「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分別以文藝片〈玉女私情〉(1959)與喜劇片〈家有喜事〉(1959)連續獲得兩屆亞洲影后榮銜後,尤敏隨即投入〈快樂天使〉(1960)拍攝。相較於前者,她在〈快〉片的角色單純許多,沒有複雜的內心戲,不用陷入親情或愛情的困擾,就是人見人愛、得天獨厚的第一女主角。


電懋模型
「電懋」在宋淇主持創作╱製作時期(1955~1964)偏重喜劇、歌唱╱歌舞片和軟性文藝片發展。他強調走中乘路線,通俗而不粗俗,文藝片不追求嚴謹高深但也要求高雅格調,喜劇片則是輕鬆而不流於胡鬧。這些原則充分體現於「電懋」出品的電影,尤其在都市喜劇片種上獨樹一格,形成融合幻想與現實的現代童話。〈快樂天使〉即是延續上述風格,所產出的「電懋」式喜劇。
比較可惜的是,尤敏在片中動不動就說「要問我媽媽」,個性不明顯,令觀眾不明白為何富家子父親一眼就看中她當兒媳;喬宏則是維持一貫的憨直演技,認識假的就敷衍真的,看到真的又忘了假的,好似長相老實的花花公子;飾演正牌未婚妻的四0年代上海小姐謝家驊,則被塑造成「覬覦富家子財產」的掏錢客,分手前卻又流下傷心╱傷財的眼淚?
編劇著重劇情設計、前後呼應之餘,卻忽略人物個性的塑造,導致每個角色都很單一,不是善良純潔如尤敏一家,就是勢利愛財如謝家驊母女。所幸,〈快樂天使〉還是穩紮穩打地演到最後,儘管結局不用看也猜得到,但總算沒變成荒謬劇或甚至悲劇。


李英搶眼
尤敏是很幸運的演員,每次演出都搭配很有戲胞的硬底子演員,譬如:〈玉女私情〉的王引與王萊、〈家有喜事〉的羅維,有了好陪襯,尤敏才得以拿下影后寶座。在〈快樂天使〉裡,支柱落在飾演喬宏父親的李英身上。不同於在中〈萬古流芳〉(1965)裡京劇味十足的屠岸賈,李英將帶喜感的父親演得具人情味,特別是李英「拒喝藥水」、「偷抽雪茄」、「裝病留人」等橋段,為劇情增添輕鬆風趣。
相形之下,尤敏在片中並未有展現演技的機會,她與喬宏「假戲真作」的內心情感也顯得不夠深入,致片尾的「終成眷屬」有些牽強;喬宏的戲同樣平版,真假未婚妻見面時,既無引人發笑的慌張,也沒有被拆穿的狼狽尷尬,令人期待的高潮變得溫吞。所幸,李英以可愛老人之姿緊急穩住「喜劇」招牌,小動作令人會心一笑。


〈快樂天使〉一語雙關,一是女主角擔任「快樂天使」廣告畫的模特兒;二是她為原本父子失和的家庭,帶來快樂的天使。「天使」想當然爾由兩屆影后尤敏擔任,贏在起跑點的她,不需用盡心機,只要維持本性,就能獲得長輩的疼愛與男主角的愛慕。有趣的是,苦情劇裡打不開的「階級死結」,到了〈快樂天使〉倒迎刃而解,有錢父親擁有品格重於一切的「高尚」觀念,甚至用盡心機想留住純樸且純潔的雜貨店女兒。
為了增添男主角移情別戀的正當性,出錢出力的未婚妻,成為貨真價實的醉翁之意不在酒。電影中段以後,母女倆念茲在茲富商「遺產」,人性貪婪反射出尤敏母女的義務幫助。不過,身為觀眾的我卻對這位失了金錢與愛情(?)的第二女角報以同情,畢竟人家是「真命天女」,自己只能含淚苦吞「投資失利」。

參考資料:
1.本報訊,「觀影隨筆 快樂天使」,《聯合報》第三版,1961年2月20日。
2.黃愛玲編,《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81。


快樂天使(Happily Ever After)
導演:易文
編劇:汪榴照
演員:尤敏、喬宏、謝家驊、王萊、李英、劉恩甲、蔣光超
出品: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
音樂:服部良一
插曲:一首,安心睡覺
片長:116分鐘
首映時間:1960年6月16日(香港)
劇情簡介:
畫家金文歐(喬宏)受毛衣公司魏經理(馮毅)委託,繪製一幅表現「純潔柔和溫暖美麗」的「快樂天使」廣告畫。文歐反覆琢磨不得要領,魏經理提醒不是技巧問題,而是未找到合適的模特兒。其實,文歐家境富裕,卻因故與父親金淳南(李英)鬧翻,離家年餘,直到獲得未婚妻李美莉(謝家驊)資助,才和油滑世故的張克明(蔣光超)合開廣告畫社。


文歐的「快樂天使」是以美莉為主角,唯魏經理嫌此人雖美但俗,不適合廣告訴求。臨行前,魏經理看中替母向文歐催收貨款的「梅記士多」雜貨店女兒梅婉萍(尤敏),要求他務必請婉萍擔任廣告畫女主角,便願意和畫社簽約。
美莉是位交際高手,長袖善舞累積不少錢財,母親(高翔)嫌女兒投資畫社虧本,直說文歐沒有出息。美莉則表示自己在投資,一旦當上金家少奶奶,光繼承的財產就難以計數。與此同時,文歐赴雜貨店說服婉萍擔任模特兒,她與母親(馬笑儂)商量許久才答應關店後再至畫社幫忙。


文歐、助手阿康(沈重)與婉萍通宵工作,三人體力不支睡著。隔日清晨,文歐突然接到姑母雲姑姑(王萊)來電,告知父親淳南病重消息,叮囑他務必攜未婚妻回家見最後一面。文歐心慌意亂,趕緊與美莉聯繫,未料她通宵未歸,李母不敢說出真相,搪塞幾句便掛電話。文歐見時間緊迫,只好請託婉萍冒充未婚妻,婉萍無奈答應頂替一小時。


躺臥病榻的金父見到趕來的兩人,急急催促成婚,更邀婉萍母親來府商討。他見婉萍純樸嫻靜,十分滿意,婉萍不忍破壞老人家美夢,只得支吾其詞。金父哮喘病神奇好轉,負責看診的何醫師(謝之)提醒文歐切莫說出「假未婚妻」的實情,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雲姑姑自梅母口中得知真相,為保兄長性命,只得請託婉萍母女幫忙掩飾。此時,美莉與母親趕到,文歐擔心事情爆發,好言向兩人解釋,說自己即將繼承大筆財產,若美莉堅持與金父見面,極可能兩敗俱傷。美莉無可奈何,答應暫時返家等候文歐消息。


雲姑姑告知梅氏母女其兄淳南與兒子鬧翻的經過,不僅因為文歐不肯學商、協助經營公司,更在於聽聞他與「不三不四」的女人交往。今日淳南見到文歐的「假未婚妻」婉萍,與想像完全不同,無怪病情大好,連醫生也稱是一種神奇的精神治療。婉萍不忍傷害老先生,答應做好事做到底,暫留金家三天。


婉萍細心照料金父,晚間更唱歌曲助其入眠,文歐聽到歌聲心神嚮往,約婉萍夜遊花園。文歐見父親透過窗戶偷看兩人,藉口要像「真的一對月下情侶」,摟著婉萍散步。隔日,婉萍與金父玩射飛鏢,其間護士(劉茜蒙)逼迫吃藥,婉萍無計可施,只得答應金父幫他偷倒葡萄酒的要求。未料,酒杯又被護士偷灌入藥水,金父苦笑喝下。


與婉萍相處數日,金父病情康復大半。只是,三天期限已過,美莉致電文歐,聽他態度推託,一氣之下便拉著母親和克明直闖金家。文歐急中生智,向父親謊稱美莉是克明的妻子,同時,婉萍堅持要與來接的母親離開。一陣混亂之際,天降驟雨,管家老周(劉恩甲)稱路斷危險,眾人只得在金家暫住一宿。


夜晚,文歐住在婉萍房間旁的倉庫,破舊又有老鼠,他便謊稱房內有鬼,嚇得婉萍只好答應讓他進屋打地鋪。美莉要克明偷與文歐換房間,沒想到克明竟想非禮婉萍,在外偷聽的老周以為竊賊入侵,大聲呼叫,嚇得文歐、克明趕緊換回。婉萍得到金父同意得以返家,文歐卻為繪製「快樂天使」廣告畫再度造訪梅家,婉萍不願與文歐再有牽扯,拒絕他的請求。


金父為慶祝恢復健康,邀請族長太叔公(朱少泉)、親族、樂團及律師到府舉行宴會。婉萍原不欲出席,卻在路上遇到專程來迎接的金父,面對真摯邀請,婉萍只得接受。席間,淳南向眾人宣布兒子文歐與婉萍將於一個月內結婚,婉萍還來不及說明,「正牌未婚妻」美莉已帶著母親和克明出現。


克明向眾人說明美莉的身份,文歐承認張冠李戴。金父怒不可遏,他表示文歐有婚姻自主權,但自己也有財產決定權,決定將半生賺來的積蓄交與婉萍掌管。婉萍不願接受,並向金父解釋自己真的只是「暫代一小時」的假未婚妻。沒想到,金父卻說自己早就知道她是假冒,未見婉萍就發病,也是他故意假裝的戲碼,實際是想留下這位人品高潔的理想兒媳。李母見遺產無望,氣得要女兒美莉與文歐絕交,婉萍也趁著混亂離開金家。


美莉與母親要將出資開設的畫室收回,同時也解除與文歐的婚約。畫室被搬一空,文歐頹喪之際,婉萍卻出現眼前,她帶文歐到自家雜貨店,完成與毛衣公司簽約的廣告畫「快樂天使」。
文歐為婉萍繪製多幅油畫,感情也大有進展,金父、梅母及雲姑姑等人也樂見兩人開花結果。未幾,「梅記士多」門口貼上「家有喜事、暫停營業」的佈告,一張「快樂天使」成就婉萍與文歐的姻緣。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5 則留言:

  1. 粟子
    終於等到妳介紹尤敏了!!我最喜歡她了!!
    她每次的演出,其實就像妳說的,個性不是很明顯....但我很喜歡她的相貌和婉約的氣質,每每看到她的黑白照片,都覺得好經典....以前的明星都好有自己的味道,每個人都有特色,不像時下偶像明星,每個人的包裝都差不多,如:"月光幫"那些人,彷彿把同一頂髮型戴在不同人的頭上,大家都差不多....實在很膩,不知妳是否有同感? Elsa

    回覆刪除
  2. Elsa:
    原來妳喜歡尤敏呀!她的確是五、六0年代首屈一指的氣質女星,10月11號的節目就是介紹尤敏,現在先刊出一篇〈快樂天使〉的文章。
    「月光幫」現在正是熱門,怎麼穿怎麼唱都是福至心靈,但不知道能維持多久就是了!呵呵,不瞞妳說,我之前覺得楊宗偉唱得很不錯,可惜現在合約問題越弄越擰,其他成員又出許多合集,消耗得太厲害了。

    回覆刪除
  3. Elsa:
    抱歉,我記錯了!尤敏將於10月18日播出,今日播出的是第十屆金馬獎回顧。不好意思得請妳再等一個星期呀!

    回覆刪除
  4. 粟子
    沒關係,昨天,我有聽到"真假千金"和"秋決",也不錯啊....對了,我記得翁倩玉演的張美紅在火車上唱的是'溫情滿人間", 在舞台上比賽時唱的是"鏡中的妳"....See you Elsa

    回覆刪除
  5. Elsa:
    「真假千金」是部輕鬆小品,我感覺是為能唱的翁倩玉量身打造。得獎或許都得這樣,按照明星的特質為她拍一部「非妳不可」的電影。
    我查詢這部電影的插曲時,有的地方是寫「靜中的你」,有的則寫是「鏡中的你」,我查詢翁倩玉出版的唱片也是如此。翁倩玉的歌聲很清新,還有日本口音的咬字,辨識度非常高。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