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12月1日 星期六

我的2007金馬影展—三片一體「李翰祥」


我的2007金馬影展—三片一體「李翰祥」

得知本年金馬影展設計「向大師致敬」的回顧展,趕緊上網查詢詳細資訊,偏好的李翰祥導演幸運在列,怎麼也得找時間看幾場。考慮荷包、場地與播出時間,放棄已看的〈冬暖〉(1969)、〈幾度夕陽紅〉(1966)及〈喜怒哀樂〉(1970),忍痛選出〈揚子江風雲〉(1969)、〈雪裡紅〉(1956)、〈緹縈〉(1971),獨漏影評大似讚賞、刻畫扭曲人性的〈破曉時分〉(1968)。說實話,每每看這類含冤莫白的「冤枉戲」,心裡總覺得不舒坦,儘管知道是演的,還是從頭難過到尾。為了自己的健康著想,只得暫且略過此片。
由於場次有限,又在信義威秀上映,本想會有不少同好現身。未料,前兩都是冷冷清清,扣掉大啖爆米花的粟媽和我,十隻手指頭數得完。僅有〈緹縈〉勉強撐住場面,但人也不過十三、四。我寧願相信是平日上午的放映時間不佳,否則曾呼風喚雨的票房寵兒李大王,現在倒很時不我與。

此次欣賞的三部影分屬不同類型,其中〈揚子江風雲〉為抗戰諜報片;〈雪裡紅〉是民初大雜院內的愛恨糾葛;〈緹縈〉則為古裝歷史題材。除李導首次編導的作品〈雪裡紅〉,另兩部都符合大製作的「大王」作風,一個戰爭、一個犯蹕,雖比不上〈西施〉(1965)豪爽灑錢,倒也緊追在後。
然而,就粟家母女的感想,小成本的〈雪〉片卻是最為出色,不只劇情安排引人入勝,呈現李導善於說故事的優點,當時芳華正茂的李麗華更為電影大大加分。她將外顯潑辣仇恨、內心脆弱不平的女主角詮釋得十分到骨,別說第二女主角葛蘭,連和她配戲的羅維、王元龍都不是對手。整部戲僅有公認的「壞蛋」洪波能稍與李麗華抗衡,從籌畫棒打鴛鴦,到李麗華不顧洪波阻撓、轉念放走兩人,以眉眼互動取代台詞,單看此段便精彩異常。
相較於後期大量運用鏡頭製造畫面效果,〈雪裡紅〉的運鏡純樸簡單,雖然不花俏,卻也讓觀眾專注於劇情發展。此外,畫布景出身的李導演,對佈滿雜耍藝人的街景相當講究,即便是一閃而過也不馬虎。
片中稍嫌突兀的是,李麗華得知誤飲毒酒後,一股腦地在雪地裡奔跑,試圖追上已和葛蘭雙宿雙飛的羅維,最後孤單地倒臥雪中。由於她之前已祝福兩人白頭偕老,決心成全對方,因此中毒後的追逐便覺得想不通,「難道是為了呼應『雪裡紅』?」導演╱編劇們似乎對「頭尾呼應法」有所偏愛,臨去秋波前來段名符其實的「雪裡紅」,似是不可不為的畫龍點睛?!


同是李麗華擔綱的〈揚子江風雲〉,也稱得上精彩。片中楊群是忍辱負重的假漢奸「長江二號」,李麗華同為隱藏真實身份的國軍旅長,兩人都是高深莫測。李麗華在片中總是口出「粗言」,將「我是你親娘祖奶奶」與三字經掛在嘴邊,「小時候看就記得她罵得很凶,爽快又豪邁呀!」粟媽難忘大明星的快意,特別是猛甩飾演日本軍官的歐威耳光一段,更讓激起愛國心的我,直覺非常過癮。只是,連續欣賞兩部李麗華的作品,〈雪〉裡美艷到刺眼的三十出頭,〈揚〉已是年過「不惑」的熟女,儘管演技功力依舊,仍不免有「歲月不饒人」的感嘆。


老實說,〈緹縈〉的場面、演員、鏡頭甚至考據等都相當精良,唯一是劇情令我感到可惜。首先,不可否認王引飾演的淳于意是個醫術很好的醫生,但他對病人和徒弟的態度卻不耐煩,這或許是為表現他的「正直」,卻也顯出剛愎自用。其次,淳于意面臨方士陷害時,不下一次說:「都是因為沒有兒子」、「女兒只會哭」等等,似是因沒有「子」而無法救「父」。本以為緹縈(甄珍)救父成功,會讓他的父親改變想法,未料整個救援行動還是掌握在他的男徒弟、特別是被指不成材的朱文(謝賢)身上,緹縈只是跟著指示走,而得到特赦的老父也始終未對女兒的勇敢(至少能在皇帝面前訴說冤屈)給予肯定。再者,電影花費不少時間講述淳于意及其徒弟看診、緹縈與朱文的感情等等……重頭戲犯蹕救父也不過20分鐘,即皇帝聽了緹縈訴冤,立刻同意「無罪開釋淳于意」,緹縈瞬間昏倒,再醒來就被圍繞四周的朋友稱讚:「緹縈妳已名留千古!」未免虎頭蛇尾。此外,淳于意被抓住後,他的五個女兒先是難過的不能自己,但不久後,緹縈與朱文打情罵俏,姐姐們更邊偷聽邊說:「我喜歡有這樣的妹夫。」好似把父親的「大禍臨頭」忘得一乾二淨。最有趣的是,本應很苦的押解行程,淳于意先因禮遇坐進馬車,後又得以喝熱酒吃烤肉,根本沒什麼苦,間接削弱他「被陷害」的悲情……
寫了不少關於〈緹縈〉的漏失,主要源自娘親與我的討論。咱倆都覺得片中的緹縈和淳于意都不夠苦,以致於無法顯示出淳于意被冤的悲憤,及緹縈救父的無畏。當然也不一定要如楊乃武、小白菜與蘇三般酷刑逼供,但含冤莫白畢竟是全面中心,單憑皇帝一句話便迎刃而解,對一直期待沈冤得雪的觀眾而言,不免覺得「力道不夠」、少一把勁。


話說回來,此次「向大師致敬」系列,除楊德昌的〈一一〉(2000)大爆滿,其餘則人數有限。對我而言,僅有小貓兩三隻的〈雪裡紅〉是非常珍貴的影片,這麼少人能來欣賞,確實很可惜。不過,挑片本是見仁見智,像我「故意」錯過〈破曉時分〉未嘗不是「可惜中的可惜」呀!?

圖片來源:台北金馬影展官方網站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1 則留言:

  1. 好羡慕你啊,有金马影展可看,而且看到李翰祥导演绝版电影,李翰祥导演非常有演技,经常教演员如何骚手弄姿,真是比女人还女人,他是真的热爱艺术,北平的那些桥段也是他儿时的记

    对于国联时期的李翰祥我也有深深的情结。
    李翰祥与李行也是很好的朋友

    《喜怒哀樂〉这部是三位导演一起导演,超经典的影片,未曾见过出片

    〈缇萦〉这部影片一直想看,不知何时出碟,甄珍在里面演的很好吧,得奖的耶

    洪波这位国联影星很有特色,可惜命运坎坷。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