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12月4日 星期二

【廣播】異性相吸的跨省之戀…李行作品〈兩相好〉


異性相吸的跨省之戀…李行作品〈兩相好〉

隨著三、四0年代的政治紛亂,許多原居中國的世代,紛紛南遷至英屬香港或由國民政府統治的台灣。到了新天地,他們失去原本的省籍,轉而被統稱為「北方佬」或「外省人」。儘管同是黃皮膚的中國人╱華人,這群後到者仍顯得格格不入,舉凡語言、觀念、習慣……難免與當地人發生衝突。然而,一觸即發的對抗,到了擅長都市喜劇的「電懋」編導手裡,倒成為貼近觀眾的好題材,造就一系列十分賣座的「南北系列」電影。
與此同時,在台灣勤力耕耘電影事業的年輕導演李行,看到〈南北和〉(1961)成功,想起台灣同樣有本省、外省混居的情形,於是靈機一動,製作一部類似題材的〈兩相好〉。雖然演員陣容不若「電懋」閃耀,經費也沒大公司寬裕,但〈兩相好〉不僅延續「南北系列」中「父輩對抗、兒女相戀」的討喜橋段,更善用國台語對話的諧趣,使電影在賣座之餘,增添不少在地味。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12月6播出〈全程在台灣拍攝的國台語混聲電影〈兩相好〉〉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2/6
節目摘要:電影〈兩相好〉、王滿嬌
播放歌曲:〈兩相好〉片頭音樂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長輩罵趣
與原型〈南北和〉相同,〈兩相好〉的衝突點也在上一代爆發。不過,相較於前者劉恩甲、梁醒波你一言我一語的雙簧戲碼,〈兩〉片倒是夫妻四嘴互有往來,妻子對吵時丈夫拉著,反之亦然,呈現夫婦的妙趣默契。此外,飾演外省母親的穆虹與台灣媽媽的楊月帆吵架時,互相以不輪轉又氣憤的口氣,說著自己不擅長的語言。雖然兩人臉頰紅了、頭髮亂了、聲音啞了,卻是喜感十足,不輸精心設計的搞笑對白。
其實,〈兩相好〉並未如「南北系列」,將雙方的爭執直接歸責於省籍差異,而是以「中醫妻子信任西醫」及「丈夫對隔壁太太的體貼」引爆對立。片中,穆虹的另一半雖是中醫師,但不諱言自己不相信語帶雙關的「他」,一指中醫,二則是魏平澳這個人,寧願找隔壁西醫戽斗,治療長期困擾的腰酸背痛。只是,穆虹生得妖嬌美麗,與戽斗談笑風生,看在胖太太楊月帆眼裡,怎不觸動嫉妒神經?另一方面,中醫師的魏平澳,見妻子不捧場,索性拉攏「害怕注射」的西醫太太,對她輕聲細語,立刻換來穆虹白眼。
或許為配合政治當局希望傳遞省籍和諧的意識,〈兩相好〉越走越偏向對中西醫的論辯及雙方父母「說不出」的吃醋心理,以此延伸出來不准娶╱嫁隔壁人的隔閡。感覺上,省籍只是「眾因之一」,不像「電懋」的「南北系列」那般無所不在。
附帶一提,正當西醫太太擔心女兒嫁到「上海」(其背後亦有「成功」反攻大陸的含意)很難見面時,她的長子卻好言安慰:不是想去唐山玩,如此有個親戚在哪豈不更好?本想藉影片消滅省籍意識,卻在此做過了頭,強化外省人「待不久」與「總會回老家」的「過客」形象。

和解場域
〈南北和〉以西裝店作為南北兩位老父的競爭職業,雙方經過一番龍爭虎鬥,最後在日本餐廳盡釋前嫌。據作家邁克的分析,這是「承接在灰色地帶設立兩不管地頭的啟示」,也就是說,既非你亦不是我的地盤,而在互不相干的第三地握手言和。如此便沒有(至少表面上)熟強熟弱的差異,也不必擔心其中一方站地主優勢,導致談判向對方傾斜。
有趣的是,〈兩相好〉也有長輩談判的場景,但雙方經過一番拉扯,最後還是進了中醫師╱外省人的家。會有這樣的安排,除了後續「打破藥酒被當成血流滿地」的伏筆,似也蘊含「當家者」是外省人的隱喻。如同電影開拍時,台北市長周百鍊的致詞:「大陸來台的同胞和本省人,雖也有一些禮教,或生活習慣上的小異,可是大家的心仍是結合如一,那就是同赴國難,反攻大陸。」總體視角是從外省(或說執政者更恰當)的角度出發,無怪談判場景會選在中醫師那一邊。
說實在,比起只想去唐山「玩」的本省人,「反攻復國」的歸鄉大旗難免沈重。幸好,上述的政治意識以劇情細緻包裝,〈兩〉片未走上突兀牽強的政令宣導老路,而是就地取材的輕喜劇。


晚輩錯戀
就在雙方長輩由試探轉為敵意時,子女們卻不由自主地掉入情網,不顧省籍情結,完全跟著感覺走。其中,最快交上朋友並突破語言障礙的,就是兩家的小朋友。他倆不僅心裡毫無包袱,更利用自己的「雙語」優勢,教導不闇台╱國語的兄姐…金石和王滿嬌,趁著兩人約會心切的當口,賺到不少零用錢。
電影裡的三對情侶,一如許多的電影或電視劇,幾乎開場就已看見繫在彼此身上的紅線。由於當時台灣的明星資源遠不及東方之珠,因此〈兩〉片的第二代卡司亦不若「電懋」(丁皓、白露明、雷震、張清)、「邵氏」(杜娟、林鳳、陳厚、張英才)那般耀眼。不過,李行大膽啟用新人,反而營造出自然的風格,凸顯六0年代台灣人的純樸可愛。
〈兩相好〉的愛情「必然」交錯發生,外省男戀上本省女、外省女則相中本省男。片中,及福生和陳揚談起自己的理想對象,雷同〈南北和〉裡「外江女愛梅菜鹹魚、粵靚女好臭豆腐」的論述,即外省男及福生說自己愛「本省女嫻靜」、本省男陳揚則認為「外省女刺激」。碰巧雙方遇上的對象與理想相同,樂得一拍即合,各自抱得美人歸。
相較於用輪轉國語溝通的另外兩組,王滿嬌和金石一對最有「當蕃薯碰上芋頭」的笑料。只見金石咬著舌頭唸:「甲我去剃頭厚磨(和我出去玩好嗎)?」對上王滿嬌的「啊(兒)童樂園」、「你這個俗(死)鬼!」雞同鴨講也成愛侶,最能反映「兩相好」愛情無省籍的旨趣。


穆虹頭牌
五0年代中期,穆虹(1924~)即在多數「中影」出品的電影裡擔任主角,是當時台灣影圈少數的王牌。赴港加盟「電懋」後,雖然在〈四千金〉(1957)、〈蘭閨風雲〉(1959)戲份少於林翠、葉楓,卻是少數能在香港影圈佔有一席之地的台灣演員。參與李行導演的〈兩相好〉時,穆虹已非青春少女,仍是片中最有票房號召的頭牌,單獨掛名「領銜主演」。稍稍令她遺憾的是,必須超齡演出「上一代」的繼母角色,她對戲裡的丈夫魏平澳喟嘆:「咱們都老啦,要演別人的爸媽了。」
小小八卦的是,穆虹雖在片中演出金石的繼母,但當時兩人卻疑似在交往?據「『兩相好』開鏡記」報導描述:「私底下人兩人(指穆虹、金石)仍是親親熱熱的一對,有人吃他倆的豆腐,要穆虹多在金石身上培養點母愛的情緒,以備拍片之用。」演自己男友的媽,就算是「繼母」,也難免心有疙瘩,無怪穆虹得出言埋怨了!

新手出招
今日仍時常參與電視劇演出的資深演員王滿嬌(1943~),投入影圈的處女作即是〈兩相好〉。前一年,國立藝專影劇科表演組二年級的她參與中國小姐選美,獲得第五名,隨後得到演出機會。就我的感覺,王滿嬌比其他年輕演員亮眼,不只是外型好,演技也較自然,推估和她在學校接受專業的電影教育有關。反觀飾演外省人的「中影訓練班」學員及福生與熊雪妮,動作口條都顯生澀,真可謂「名符其實」的新手。


台灣取景
〈兩相好〉的拍攝分為內、外景兩個部分,內景搭設在台灣電影製片廠,為相鄰的中醫魏平澳及西醫戽斗的家和診所;外景則有圓山兒童樂園、淡江宮燈教室、台北中華商場及台北街景等。
相較「邵氏」、「電懋」甚至「中影」,甫由李行父兄李玉階、李子弋出資成立的「自立影業」算是小成本公司,無論拍攝技巧、布景搭設難免有些差距。所幸,就喜劇的趣味氣氛來說,電影營造得十分出色,如前所述,他的笑點並非刻意營造,而是從對白中自然流露。同時,由於劇情和演員的補強,也為略嫌陽春的內景增添真實性。
〈兩相好〉裡最令我感到親切的,就是男女主角們攜手跑過宮燈教室的場景。記得到淡江研究所報到時,我就曾和家人在那裡乘涼休息,儘管之後三年和她渺無緣分,但領畢業證書的當天,卻還是跑到極具古風的那兒拍照留念,畢竟那可是淡江學生不可不知的「觀光區」。此外,該處不只有特色,亦流傳「宮燈姐姐」的靈異故事,可謂學校最具觀光價值與話題性的景點呢!

參考資料:
1.姚鳳磐,「『兩相好』開鏡記」,《聯合報》第八版,1961年11月3日。
2.徐昂千,「我看兩相好」,《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2月18日。
3.黃仁,《行者影跡—李行‧電影‧五十年》,台北:時報文化,1999年,頁112。
4.邁克,〈天堂的異鄉人〉,《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208。


兩相好
導演:李行
編劇:丁衣
演員:穆虹、魏平澳、戽斗、楊月帆、金石、王滿嬌、許玉、熊雪妮
出品:自立電影公司
片長:94分鐘
首映時間:1961年
附註:李行自組「自立電影公司」的創業作,影片採國台語混合發聲。
劇情內容:
中醫師陳奚亭(魏平澳)自唐山遷居台灣,於住處籌備「國醫陳奚亭」診所。奚亭的長子增宏(及福生)是位西醫師,次子增良(金石)則幫助父親經營診所並學習醫術,還有與第二任妻子王愛娥(穆虹)生下的小女兒小俐(羅宛琳)。陳家隔壁碰巧是由本省人黃習明(戽斗)經營的「黃外科醫院」,他同樣與妻子李玉英(楊月帆)育有三子,長子武雄(陳揚)、長女美智(許玉)、小兒子小龍(小龍),以及自幼住進黃家幫助家務的童養媳阿菊(王滿嬌)。除了小俐、小龍立刻混熟,兩家人對互相一無所知,加上語言隔閡,更增添疑惑與好奇。


一日,增良在繼母的指揮下懸掛「妙手回春」的匾額,卻因痴望門外的阿菊而摔倒在地。其實,黃家對新搬來的陳家十分好奇,阿菊的養母玉英便趁此機會過門打探。愛娥對玉英十分客氣,笑說兩家雖是同行但不同道,以後還請多指教。不巧,玉英只會說台語,愛娥只會說國語,兩人雖然堆滿笑臉,卻是雞同鴨講。
奚亭請兒子拿「涼茶」請黃伯母嚐嚐,見她滿臉問號,增良努力擠出一句台語:「就是台灣人的『臭茶』!」玉英想了好一會兒才恍然大悟:「是『草仔茶』(即青草茶)呀!」陳家夫妻左一句「失禮」右一句「辛苦」,一串串地國語令玉英暈頭轉向,再配上超級苦的「涼茶」,她只得努力強裝笑容。
愛娥說起自己為搬家累得全身酸痛,想要請玉英的丈夫習明為她治療關節炎,聽在奚亭耳裡很不是滋味。未料,玉英卻說自己害怕打針,反倒比較相信中醫,奚亭立刻表示願意免費診治,愛娥卻對丈夫的殷勤很不高興。

增良對阿菊一見鍾情,藉著摔下梯子的傷,瞞著父親到隔壁看病。增良偷偷走進診所,見到整理器具的阿菊,用很不輪轉的台語交談,並說只要阿菊幫自己揉捏腿部,酸痛就會康復。正高興之際,習明卻下樓開診,增良來不及拒絕,就被推進檢查室。
習明與玉英知道增良別有企圖,稍微檢查便說要「注射」,增良萬般無奈,挨針後落寞逃跑。習明笑說是個「小教訓」,玉英則藉機提醒阿菊是黃家的童養媳,不久便要與退伍的長子武雄結婚,切莫招蜂引蝶,阿菊神情落寞。

增宏的表妹梁佩雲(熊雪妮)個性爽朗熱情,時常到醫院找表哥。只是,兩人好不容易一起出遊,增宏卻老是唸著請表妹為好友武雄介紹工作的事,讓佩雲覺得很掃興。增宏有意介紹武雄給佩雲,直說他長得帥氣,表妹一定會喜歡。
不一會兒,佩雲的同學美智碰巧出現,增宏對她極有好感,美智也不時偷望增宏。佩雲深諳表哥心事,直問他是否「中意」,增宏樂不可支,竟將胡椒當成糖灑在咖啡裡。隔日,增宏在在公車站遇到美智,才知道原來她是鄰居。


愛娥腰酸背疼嚴重,想找西醫治療,次子增良問她為何不找父親,愛娥不以為然地答:「他啊……我才不相信他!」說完便悄悄跑到隔壁。習明熱心為愛娥檢查,玉英買菜回來,見兩人互動熟絡、心生不滿,無視丈夫甜言蜜語,氣憤規定再也不許為隔壁年輕漂亮的陳太太看病。
武雄退伍返家,為了表現當兵時鍛鍊的體魄,他在頂樓向阿菊表演舉重。情景正巧被曬中藥的增良目睹,心裡很不是滋味。武雄循地址到隔壁找朋友增宏,卻被他的父親奚亭當成病人,由於診所生意欠佳,對他十分熱情招待。只是,奚亭屢屢把脈卻找不到病徵,才知道他是長子增宏的舊識。

武雄與增宏見面,談起介紹工作之事,增宏亦表示要把表妹佩雲介紹給武雄。增宏自己雖是外省人,但卻鍾情溫柔的本省小姐;反倒本省人武雄說喜歡「夠刺激」的外省小姐。未幾,增宏介紹武雄與佩雲認識,兩人一見鍾情,感情迅速增溫。與此同時,增宏透過佩雲得知美智在合作社上班,不惜辛苦到門口站崗,美智內心雀躍,答應增宏邀約。
另一方面,增良相約阿菊到兒童樂園,阿菊聽不懂國語,增良無可奈何,只好接受妹妹勒索,向小俐惡補台語;阿菊也向弟弟小龍轉述增良的話,經過一番猜測,才拼湊出他的意思,阿菊付錢讓弟弟教自己「我答應你」及一句罵人的話,小龍左思右想便說出「你是個死鬼」。兩人的戀愛還沒開始,就讓兩個通曉國台語的小朋友賺得荷包滿滿。


陳奚亭的中醫診所生意欠佳,愛娥決定藉由「義診七天」搶生意。原本要去黃外科醫院的病人,見隔壁貼出免費告示,紛紛「棄西投中」,愛娥口若懸河地介紹「祖傳健身大補丸」,忙得不亦樂乎。習明以為兩家都是行醫救人,生意好壞不須再議,但妻子卻玉英心生不滿,直說:「賺錢優先,救人其次。」習明無奈,只好躲回房間休息。
奚亭整日把脈、開藥單,累得頭昏眼花,在次子增良的攙扶下才能爬上樓。未幾,父親一覺不起,增良終於逮到機會瓜代,他穿上中衫、戴上小帽與眼鏡,一派中醫師打扮。此時,他突然想起自己不能對不起阿菊、搶西醫的生意,於是囑咐每位病人都到隔壁黃醫師處看病打針。

增良用向小俐習得的台語邀請阿菊星期日去兒童樂園玩,而阿菊也用向小龍學來的國語答應他,增良為此樂不可支。週日,奚亭、愛娥及習明、月英夫妻對子女不在家感到奇怪,小俐與小龍分別像父母說出增良、阿菊學台╱國語的事,引發他們的懷疑。
增良與阿菊約會時,竟遇到同樣在外約會的增宏、美智和武雄、佩雲兩對情侶。三組人巧遇,既驚訝又高興,一方面童養媳阿菊見武雄已有女友,就可安心與增良戀愛,另一方面增宏也樂見任性的表妹和好友武雄有好的發展,他自己也可和美智專心交往。六人共遊台北熱鬧街道,直到深夜才返家。

相較於年輕人的快活,守著診所的兩對父母親卻是又累又惱。習明詢問武雄,妹妹美智是否與隔壁交往,並說學習中醫那能算是正規醫師?玉英則不願女兒嫁給外省人,擔心將永遠看不到她。武雄回答,增宏是台灣大學畢業的西醫,而且現代交通發達,乘飛機去「上海」不過一會兒功夫,況且有親戚在上海,也是很不錯的事呀!習明點頭稱是,同意美智與增宏來往。
武雄解釋的同時,增良也向父母說明六人的「戀愛網絡」:大哥增宏喜歡對面的小姐美智,對面的武雄喜歡表妹佩雲,而他自己則中意阿菊。增良想請繼母幫忙提親,愛娥說自己不願碰釘子;玉英也說絕不能接受辛苦養大的「媳婦」阿菊,白白送給別人,她若嫁出去,家裡煮飯、洗衣、護士的工作要由誰頂替?!


愛娥耐不住增良苦苦請求,只好向習明提娶阿菊的親事,她笑說黃醫師必然「開明」,否則怎麼會學西醫呢?習明態度軟化,表示原則上不反對,並承諾以後再商量。
愛娥臨行前,請習明幫忙說服態度強硬的玉英,兩人對話不巧被她聽到。玉英素來認為丈夫對年輕漂亮的愛娥有好感,如今新仇舊恨相加,二話不說和她扭打成團。兩人打得處處傷痕,感情也跟著變壞,只要見面就大吵特吵,玉英罵愛娥勾引老公習明,又說奚亭是王祿仔仙(即江湖郎中);愛娥則說習明是假日本留學生、密醫,你來我往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太太們吵得不過癮,還拉著各自的先生去拼輸贏,玉英和習明於是來到愛娥與奚亭的診所理論。沒說兩句,兩位太太又對罵起來,愛娥關窗鎖門時不小心打翻藥酒,讓在門外張望的小俐誤以為是「血」,以為自己的父母與小龍的爸爸媽媽打得頭破血流。增良、阿菊得知消息,趕緊將消息傳給在外工作的其他手足,請他們趕緊回家救人。

原本行禮如儀的奚亭與習明,因為對中醫、西醫的看法發生爭執,原本氣恨不平的太太反過來勸架,直說:「一點正經事都沒有講!」
就在愛娥、月英相互致歉、重修舊好,並且商討雙方兒女親事、乾杯祝賀時,自工地趕回家的武雄竟和增良、增宏在黃家的醫院大打出手。經過美智提醒,大家才想起要去隔壁「搶救」已經血流滿地的父母親。直到撞開大門,才看到四位父母一團和氣地喝藥酒慶祝,所有人才鬆了口氣。

外省陳家與本省黃家結為姻親,奚亭與習明在酒宴上樂得划拳娛樂,兩人一同比出「兩相好」的手勢。

2 則留言:

  1. 演表妹的熊雪妮,就是後來在香港60年代最紅的粵語武俠片女星雪妮呀!
    雪妮最近這幾年復出,演香港的電視劇。

    回覆刪除
  2. Chris:
    非常謝謝你提供的訊息,我剛才至維基百科查詢,又透過網路找到雪妮的劇照,真的很驚訝!就我當初所找到的資料,她是中影公司培育的新人,〈兩相好〉是她的處女作,原來她後來去香港發展,改名雪妮。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