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1月31日 星期四

【廣播】女明星到女戰士…陳波兒


女明星到女戰士…陳波兒
粟子

演員地位尚不如現在的三、四0年代,每個女明星投入影圈,都有屬於自己的充足理由。除了「熱衷表演」的標準答案,有的是想改善家庭經濟,如:阮玲玉、夏佩珍;有的是想提高知名度,藉此在上層社交圈活躍,如:梁賽珍三姊妹、徐來;更有人只是單純想出風頭,如:楊耐梅。其中,一心投身社會改革的陳波兒(1910~1951),是其中相當特殊的一位,她雖被動接受「左翼電影工作小組」的徵召參與電影演出,卻始終一直排拒「電影明星」的頭銜,也對「左翼影人」所創造的「新女性」角色無法苟同。與其說陳波兒是明星,倒不如說她是想力永此身份,吸引更多觀眾投入婦女運動、社會改革、乃至政治革命的發光體。
陳波兒拍攝的電影不多,現今存留的更少,但她與袁牧之合作的〈桃李劫〉卻被視為「左翼」的經典作品。電影裡,陳波兒是處處依隨丈夫的賢妻良母,崇拜並支持男性所有的決定。然而現實中的她卻很有自己的主張,不僅早在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更於戰時積極參與部隊宣慰工作,是個不停自我學習、反省的「新新女性」。如同學者周慧玲以陳波兒為研究對象的論文標題〈粉墨登場搞革命〉,她將熱衷改革╱革命的心透過戲劇呈現,甚至凌駕表演本身。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1月24日播出〈回顧1949年之前的明星「陳波兒」〉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24
節目摘要:陳波兒、電影〈桃李劫〉
播放歌曲:〈桃李劫〉主題曲「畢業歌」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陳波兒
本名陳舜華,廣東汕頭人,少女時對戲劇產生興趣,經常參加話劇演出,後轉赴上海格致學院、中國公學就讀。陳波兒雖是父親的掌上明珠,家境殷實,但因是側室所生,所以常受到祖母與大媽的責罵,造就她與眾不同的反叛性格。
1929年進入上海藝術大學文學系,參加由該校師生組成的左翼話劇團體「上海藝術劇社」,開始接觸馬列主義思想。1930年首次登台,陸續參演翻譯劇本,包括:《炭坑夫》、《樑上君子》、《西線無戰事》等,後主演《街頭人》獲好評之餘,亦受到觀眾與話劇界矚目。
1931年,陳波兒參加「中國左翼戲劇家行動綱領」簽署活動,其目的在對抗國民政府對戲劇的審查。儘管她當時僅是學生身份,遑論核心,稱邊緣都還嫌遠,但因為與左翼(共產黨)勢力牽扯,仍面臨被當局調查的麻煩。同年,她暫時遠走香港,和大學時結識的越南華僑任泊生結婚,並誕下兩子,長子名為任克、次子則夭折。
1934年回到上海,本想投身社會改革運動,卻接受「左翼電影小組」成員鄭伯奇建議,以「當一個進步的、革命的電影明星」為目標,加入該組織,展開銀幕生涯。「明星公司」出品的〈青春線〉(1934)是陳波兒首部電影,之後轉入由「左翼影人」主導的「電通影片公司」與袁牧之合演〈桃李劫〉(1934),名聲達到高峰。之後「電通」因左傾立場而被政府強迫停業,她又轉入「明星」,接演〈生死同心〉(1936)。


實際上,自〈桃李劫〉後,陳波兒即對銀幕事業倦勤,逐漸將目光轉向婦運、勞軍乃至政治革命的舞台。得知國軍於1936年底光復日本佔領的百靈廟的消息,她立刻籌組「上海婦孺綏遠前線慰勞團」,赴前線演戲勞軍,演出「放下你的鞭子」等系列國防話劇。綏遠行的成功,為她爭取到中國共產黨的認同,在抗戰全面展開後獲准入黨。隔年,應邀主演「中央電影製片廠」出品的愛國片〈八百壯士〉(1938),擔任女童子軍楊惠敏一角,公映後大受歡迎。
不久,陳波兒前往延安,但因該處暫時無能力拍攝電影,便受命組織「戰區婦女兒童考察團」,自1938年至1939年止十五個月間,除進行抗日宣傳工作,亦考察偏遠華北戰區敵後與戰區的婦兒生活。1940年初赴重慶,因共黨身份險些為國民政府逮捕,下半年回到延安,進入馬列主義學院及中共中央黨校學習。


1942年與共黨幹部姚仲明合作編導話劇〈同志,你走錯了路〉,此為陳波兒首次擔任編劇╱導演的作品。〈同〉深受當時整風運動影響,更被延安官方視為「當局藝術路線的具體實踐」。之後,陸續導演話劇〈馬門教授〉、〈新木馬計〉等,創作劇本〈傷兵曲〉、〈勞動的光輝〉等,同時組織拍攝〈保衛延安〉紀錄片。1946年,她一面參與〈邊區勞動英雄〉的編劇與拍攝工作,一面擔任「東北電影製片廠」(簡稱「東影」)黨總支書記兼藝術處處長,並主持拍攝〈民主東北〉(1947)十七輯新聞紀錄片。期間,陳波兒也執導中國第一部木偶片〈皇帝夢〉(1947),內容諷刺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召開「國民大會」的政治事件。
中共建政後,陳波兒倡議並主持成立中國第一個電影藝術研究部門—「電影表演藝術研究所」,即「北京電影學院」前身,自任該所所長。除此工作,她亦肩負中央電影局藝術處處長、藝委會副主任職務,復以研究所的招生、師資、課程設計等事務,編導〈同志,你走錯了路〉時即因心臟病兩度昏倒、身體孱弱的陳波兒更是已不堪負荷。1951年11月,她在會議中突發心臟病過世,年僅四十一歲。


波兒之源
關於陳波兒的藝名來源,流傳著兩種說法,即革命或親情。據撰寫《陳波兒傳略》的作者王永芳說法:「有人說,『波兒』這個名字是取自『布爾什維克』中『布爾』的諧音,以表示她的革命傾向。其實,她是尊重父親陳湘波才起名『波兒』。」我不知道陳波兒的真正用意,但若真是源於「布爾什維克」,不免覺得此人未免太「紅」,連名字都帶著濃濃政治象徵;若為後者,則感覺上比較溫馨,只是不知是否會被非議為「溫情主義」或「封建餘毒」?
寫到這裡,我想起自己碩士論文的研究對象「烏蘭夫」。這位影響內蒙古現代史近程的中共黨員,雖是蒙古族人,卻因住在漢化區而從小未取蒙古名。直到在內蒙影響力漸大,他認為應該取個本民族的名字,不久便改名「烏蘭夫」。在蒙文裡,發音「烏蘭」是「紅色」、「夫」則是「小孩」,合起來就是「紅色的小孩」,試問起這樣的名字,有誰聽不出弦外之音?!


桃李「結」
陳波兒與第二任丈夫袁牧之,結識於拍攝電影〈桃李劫〉時,雙方同屬「左翼影人」,意識型態相近且多次合作,逐漸擦出火花。然而,由於她與任泊生尚有婚姻,只得將感情放在心底。三0年代末,陳波兒攜子任克前往延安,與丈夫分隔兩地、失去聯繫。直到1946年,她輾轉得知任泊生已另娶俞劍琴,並育有一對兒女,隔年才與相識相戀多年的袁牧之結婚。其實,兩人無論理念、職業、外型都稱登對,只是相見稍晚,就得多付出好幾年的等待。


作為一位女明星出身的「左翼」女戰士,陳波兒必須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得到婦女、社會及政治運動者的肯定。她為了達成自己革命的理想,寧可放棄垂首可得的光鮮生活,穿著厚重皮袍到前線勞軍,不辭勞苦調查淪陷區的婦兒生活,甚至屢屢因共產黨員身份陷入窘境。就在準備大顯身手之際,超出負荷的身體卻先垮下,提早告別一心企盼嚮往的新中國。
然而,幸或不幸真的很難說。如果陳波兒順利活下去,難保她不會在一連串的整風運動、反右鬥爭與後來的文化大革命遭受無情攻擊,黎莉莉的「陰陽頭」、王人美的精神衰弱、上官雲珠的跳樓自殺……曾和演員藍蘋(即江青)親暱合照的陳波兒要是健在人間,或許也被視為知道江青底細,或著讓她嫉妒羨慕,想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釘!

參考資料:
1.周慧玲,〈粉墨登場搞革命:陳波兒與戰時女演員的表演實踐1934~1945〉,《表演中國:女明星表演文化視覺政治1910~1945》,台北:麥田,2004,頁197~238。
2.郭華編,《老影星‧老影片(上)》,北京:中國電影,1998,頁130~133。
3.羅先珂,「人民藝術家 陳波兒」,《老上海電影明星》,上海:上海畫報,2000,頁82~83。
4.上海檔案信息網,「布爾什維克藝術家----陳波兒」,2005年6月29日。
5.中國網,「陳波兒」,2005年7月2日。
6.北京電影學院—歷任領導,「陳波兒」,2006年。
7.馮立杰,「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陳波兒(1910~1951)」。
8.舒適,「一位早逝的演劇界才女 - 陳波兒」,2007年11月23日。


桃李劫
導演:應雲衛
編劇:應雲衛
演員:陳波兒、袁牧之、唐槐秋、周伯勳、魏季道、王一之、朱銘仙
出品:電通公司製片廠
片長:分鐘
作詞:田漢
作曲:聶耳
主題歌:畢業歌
首映時間:1934年
附註:本片錄音採國人研發的「三友式」錄音機。「畢業歌」流傳甚廣,是一首進行曲風格的群衆歌曲。
劇情介紹:
建業工業學校劉校長(唐槐秋)從報紙得知一位他很喜愛的畢業生陶建平(袁牧之),因行竊被捕被判處極刑的消息,劉校長不明白,如此優秀自律的學生,為何步入歧途。他聯繫管理監獄的陳憲章科長(魏季道),欲前往監獄探視建平。
劉校長拿著建平畢業時的照片,在陳科長的陪同下,單獨進入關著建平的牢房。起初,滿臉鬍渣、目露兇光的建平,稱自己並非那位學生,但禁不住對方的感性憶述,淚流滿面與劉校長相擁。建平感嘆自己曾有鴻鵠大志,幾年過去,卻落得這般田地,他的思緒回到工校畢業典禮那天……


建平代表畢業生致詞,他態度從容、充滿理想,表示要社會謀福、要為母校爭光。坐在台下的同學兼愛侶黎麗琳(陳波兒),不僅幫忙提詞,眼裡更滿是愛慕。典禮過後,校長邀請幾位喜愛的同學到辦公室詳談,黃志宏(王一之)表示自己不願到父親的營造廠工作,因為擔心被其他人說是「靠自己的父親」。建平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只要符合自己的志願、能為社會出力,何必再議別人閒言閒語,志宏卻回答:「你不瞭解社會一般人的心理!」校長暫時打住辯論,特別鼓勵建平、麗琳及其他幾位學生,努力向目標前進。

建平、麗琳從小一塊長大,現在兩人都拿到文憑,由陶母(朱銘仙)過世前作主締結連理。未幾,建平在輪船公司找到工作,小家庭收入高,生活安穩幸福。
公司業務繁忙,建平一向秉公處理,某日,張經理(張志勳)要求建平務必將一批貨物送出,但他礙於輪船載貨量已滿,堅決不予放行。張經理認為部屬不給面子,執意裝貨,建平認為應該遵守法令及人道,稱自己除非辭職否則絕不簽字。張經理表示該職務「自有人代替」,建平一怒遞出辭呈。
返家後,建平面容沈重,麗琳得知丈夫辭職,直說他「太大意」,何必為此小事放棄高職位。建平不以為然,認為妻子「懂什麼」,怎能為了自己的飯碗,拿一船人的生命作賭注!建平稱自己還年輕、肯奮鬥、肯刻苦、肯忍耐,不怕找不到理想的工作,不過不合公理、不近人道的事是絕對不幹的。


劉校長即將赴美國、歐洲參訪,臨行前仍惦念建平工作的事,並將此託付給志宏,他答應只要公司一有空缺,就會通知建平。
建平四處找事,卻不停碰壁,承諾幫忙的志宏也稱暫無機會,眼看存摺只剩幾十塊錢,抱持理想的建平開始擔心生計。麗琳深知丈夫辛苦,建議搬往較小的房子住,也回掉老媽子,如此也可省下一筆費用。麗琳稱自己將永遠記住校長的話,一輩子支持鼓勵建平。
建平、麗琳入住公寓小房,兩人的穿著打扮不若過去,從中產階級轉入平民。建平見報上麥羅洋行招募職員「一人」,想去試試機會,沒想到現場竟有成百上千人等待應徵。雖然建平的條件很符合需求,也得到面試者的肯定,但上層傳來「停止招募」的消息,已有人運用特權取得該職位,建平既生氣又無力,只得悄然離開。
一日,建平終於收到錄取信,沒想到竟要他先繳五千大洋,「又是一個騙局!」建平忿忿不平,麗琳則感嘆:「這個社會跟我們在學校裡的時候所想像是完全兩樣了!」一次次的失敗讓建平灰心喪志,麗琳不停鼓勵丈夫,認為他有知識、肯苦幹,絕對會成功。不過,麗琳深覺丈夫自失業後不停奔波,實在太累、太辛苦,不如先由她出去找工作,建平則暫時好好休息。

麗琳很快被營造廠的馬經理(周伯勳)錄取,擔任他的秘書。只是,這位馬經理不問專業,老是追問年齡一類私人問題,麗琳不疑有他,一件件誠實回答。麗琳興奮地將找到工作的事告訴丈夫,但建平卻不為她感到高興,他語帶諷刺稱不想靠老婆養。麗琳安慰建平,一定很快就能找到工作,建平此時面露喜色答:「確實很快,就是明天!」原來老同學志宏寄來的錄取通知,他認為此職務很符合自己的理想。
麗琳、建平的工作漸上軌道,兩人似可就此如意順遂。未料,建平看不慣公司偷工減料,他向志宏提出異議,志宏卻說現在不比學校,自己是經理而建平只是員工,不須要管太多。建平堅持己見,甚至罵志宏比輪船公司的經理還卑鄙,志宏氣不過打了他一巴掌。志宏雖然立刻道歉,但仍不願修正配料單,建平不改個性揚長而去,放棄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
建平回家後,向妻子痛罵志宏是一副「資本家面目」的混蛋,麗琳勸他忍耐,建平則氣憤地答:「我不幹了!我就是餓死也是對的。」「我一直以為你是對的!」麗琳欲言又止,見丈夫不能忍受絲毫勸誡,只好改口說自己已經懷孕的消息,兩人這才相擁而笑。


麗琳收到其他職員諷刺馬經理垂涎自己美色的漫畫,經理太太也對她很不滿意。見妻子哭喪著臉,建平要麗琳立刻辭職,何必受此非議。麗琳反倒認為或許是自己想太多,並且決定忍耐,不論別人怎麼想,只要建平相信就好,她反問丈夫:「這不是你一向的主張嗎?」
下班前,馬經理藉口到「泰山飯店」簽約,要麗琳務必和他同行。麗琳到達後,才發現只有她和經理兩人,馬經理更將包廂門口的牌子改為「馮」,徹底杜絕旁人打擾。麗琳為求保護,將自己反鎖陽台外,馬經理也無可奈何。
此時,建平到公司找妻子,才拿到麗琳留給他的紙條,趕緊衝往「泰山飯店」一間一間地找。然而,由於門口的牌子已換為「馮」,建平遍尋不著,就被門房趕出去。馬經理終於忍不住下手,麗琳拼命抵抗,總算打開門逃跑。一出飯店,就看到在面等候的建平,兩人默默無言。
回到家,建平不明就裡就罵妻子巴結經理,是「不要臉的東西」,並給她一巴掌。才出手,他便想起自己受到志宏的侮辱,哭著向妻子認錯,麗琳也要丈夫務必相信自己,夫妻相擁而泣。


建平、麗琳又搬至更差的居所,兩人自平民再往下走至窮困階層,建平脾氣暴躁,一氣之下竟將畢業證書撕毀。當票一張接一張,建平為了生活只得到造船廠作苦工,他整日辛苦勞動,根本無暇照顧即將臨盆的妻子。
麗琳產後虛弱,一不小心自樓梯跌落重傷。為了請醫生治病,建平向工頭張先生(李滌之)預支薪水,他卻說甚麼也不肯,建平不得已趁工頭離開偷抽屜裡的錢。好不容易請來醫生,麗琳卻病入膏肓,不久就在建平的陪伴下過世。
未幾,建平忍痛將孩子放入育幼院旁的「接嬰箱」,他聽到哭聲,立刻後悔回頭,孩子卻已被抱走。回到家,工頭與警察早埋伏在內,建平與眾人打鬥,拒捕逃跑,經過一番追逐,最終被強押在泥濘中逮捕。由於他傷害警務人員,因此背叛死刑重罪。

建平向劉校長說完自己的經歷,就被接去行刑,槍響結束,建平畢業時神彩飛揚的照片也自校長手中滑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