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4月24日 星期五

【廣播】浪漫題材混和體…〈白花飄雪花飄〉


浪漫題材混和體…〈白花飄雪花飄〉
粟子

十年前的一個星期六,公共電視播放懷舊電影,我胡亂轉台,正好碰到〈白花飄雪花飄〉(1977)開場。林鳳嬌穿著純白洋裝,一會兒長髮飄逸、一會兒短髮俏麗,不同形象交替出現。電影漂亮的令人目不轉睛,我直直往下看,不停換台的手指難得歇息。結尾,男女主角笑臉盈盈漫步在灑著雪片的朦朧森林,意猶未盡的結束,卻是我成為老電影迷的起點。
此後數日,每個片段還在腦中回放,上網搜尋關於此片的點滴,在未見過唱機的情況下,以網路拍賣購得一張以崔苔菁為封面的〈白花飄雪花飄〉原聲帶,雖然裡面只有一張劇照,卻已令我興奮的手舞足蹈。類似當時許多電影,〈白〉片有一首主題曲及多首插曲,為了便於穿插在內,場景因此設定在歌廳與唱片公司。男女主角(甚至家人配角)都對音樂感興趣並以此為業,他們因為喜愛同一旋律相識相戀,歌曲便一趟一趟不停放送。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4月23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全程在台灣拍攝的電影「白花飄雪花飄」〉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4/23
節目摘要:電影〈白花飄雪花飄〉
播放歌曲:〈白花飄雪花飄〉同名主題曲「白花飄雪花飄」(崔苔菁演唱)、插曲「懷念週末」(李珮菁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浪漫題材混和體…〈白花飄雪花飄〉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你飄他也飄
「他們搞〈月朦朧鳥朦朧〉(1978),我們倆就搞〈白花飄雪花飄〉,他(張永祥)想的,也有〈彩雲飛〉也有〈海鷗飛處〉,亂七八糟都是綜合的,搞得比瓊瑤還要瓊瑤!」李行回憶那段國片黃金期,笑稱題材「胡搞亂搞」,只要寫個簡單大綱就能開戲,說到這他趕緊補充:「當然拍攝過程還是很嚴謹的。」
〈白〉賣座成績不錯,映期超過四週,別的公司想效顰,也打著「飄」的旗號,將新片命名為〈風飄飄鬼飄飄〉。與此同時,疊字同樣受歡迎,德威公司就將出品影片由〈溫馨在我心〉改成〈霧濛濛情朦朦〉,主角先一見鍾情再愛得死去活來,頓時影圈一片模糊幻影。
其實,無論國片或洋片,取名都有許多迷信與忌諱,有的在意筆畫,有的則想沾賣座電影的光。印象中,自〈第六感生死戀〉(Ghost,1990)大賣,幾年間所有外國電影都成「○○第六感」(第六感追緝令、靈異第六感、神鬼第六感……),港片更有落落長的〈第六感奇緣之人魚傳說〉(1994);又有陣子「總動員」三字大熱門,〈機飛總動員〉(1991)、〈危機總動員〉(1995)、〈蟑螂總動員〉(1999)、〈海底總動員〉(2003)、〈精靈總動員〉(2003)、〈尋寶總動員〉(2004)、〈鐵男總動員〉(2005)……無論電影內容,一律是「二加三」的片名組合。


選材與呈現
自〈秋決〉(1971)以後,李行進入「妥協期」,作品都以為文藝片為主,〈浪花〉(1976)、〈風鈴風鈴〉(1977)至〈白花飄雪花飄〉還被影評指為陷入創作低潮,直到〈汪洋中的一條船〉(1978)才重拾藝文界的讚譽。隨著實踐理想的〈路〉(1967)、〈玉觀音〉(1968)在票房上的失敗,使身為商業片導演的李行,重新思考觀眾的喜好。挑選言情題材時,連老搭檔張永祥也曾疑惑:「我到現在還想不通為什麼要拍〈白花飄雪花飄〉、〈彩雲飛〉這些故事!」他認為李行一旦決定要做的事,就永遠不會覺得自己錯……聽到這,李導忍不住辯解:「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白花飄雪花飄〉賺錢,就不要認為它是錯的。」
如李行敘述,〈白〉片確實含括瓊瑤作品的各種元素,夠浪漫夠文藝夠奇情甚至夠離譜。最重要的轉折,即林鳳嬌分飾的白花、雪花為何從小分開,竟然只用母親的短短數語解決,我始終想不通,為什麼會因為對初戀情人有內疚,就要把自己與丈夫生的雙胞胎女兒送一個給毫無血緣關係的前男友,此後二十一年躲到國外,一點都不牽掛女兒?!幸好李湘演技穩重內斂,加上林鳳嬌活潑可愛,否則母女相認的戲大概會突兀多過感人。
此外,電影前後各有一段與故事關係不密的「MV」,前是白花的魂魄帶著男主角到森林高談「愛心的真諦」,數十位身穿白色舞衣少女魚貫而出,眾人促擁白花翩然起舞,一跳就是幾分鐘;後則是雪花知道自己還有一的雙胞胎姊姊,睡覺時夢到與她相見,畫面出現兩個小孩對看玩耍,背景櫬上插曲「蹦蹦跳跳」,由於音樂輕快活潑,造成這段前「知道身世不願接受」和後「與親生母親相認」的情緒出現斷裂。感覺上,〈白〉只用了李行幾分功力,他當然還是一貫認真態度,但相對付出的心血,就不似之後的〈汪洋中的一條船〉、〈原鄉人〉(1980)那般不計代價。


雙生雙旦
〈白花飄雪花飄〉主角是李行最愛用的秦林搭檔,秦漢飾演心氣高傲的作曲家,輕信中傷女主角的謠言,不假思索地誤會與出言傷害她,比較是秦祥林擅長的角色;林鳳嬌則分飾二角,姊姊文靜柔弱、妹妹我行我素,劇情安排與〈彩雲飛〉頗為類似。然而,甄珍的小眉(涵妮的妹妹)獨立自主,不希望男方把她當成姊姊;但林鳳嬌的雪花(白花的妹妹)卻因為嚮往玉麟(秦漢飾)對白花的愛情,而努力改變自己(留長頭髮、穿洋裝、與朋友切斷關係),試圖變成對方眼中的理想對象白花。女主角性格的差異,也顯露甄珍與林鳳嬌不同的銀幕形象,即前者的倔強不會因為愛情而棄守原則;後者卻會為了愛情,犧牲忍讓再所不惜,就算是〈白〉片中什麼都不在乎的新人類也不例外。
相較暴怒又驕傲的第一男主角,唐威的角色顯得溫文儒雅、風度翩翩,對誰都是好聲好氣。他愛上有點小心眼的紅歌星,一番「同事了幾年,我也愛了妳幾年」的深情告白,更幾乎搶過秦漢鋒頭。特別的是,與他演出對手戲的女演員,也是唐威生活中的妻子韓湘琴。


爛片風波
聯合報公布一項由文化學院大學生圈選「十大爛片」的消息,包括:〈新紅樓夢〉、〈筧橋英烈傳〉、〈法網追蹤〉、〈日落北京城〉、〈蝴蝶谷〉、〈白花飄雪花飄〉等,不少賣座名片與名導赫然在列,相關人士各個義憤填膺。連中兩元的導演徐進良怒罵:「去他的!有幾個大學生一年以內看過十部以上國片?」質疑調查對象的客觀性之餘,更認為如此亂選「爛片」,作法極不負責。
報導並未談到李行的反應,但辛苦拍出的作品被給了「爛」字,心情惡劣也屬自然。有趣的是,榜上有名的電影大多具高知名度與高票房,某種程度反應年輕學子的叛逆與氣傲,藉由批評商業片,展現自認不流俗套的品味。「十大爛片」的新聞越吵越熱,也證明「壞事傳千里」,不過一如李行所說「寧願被挨罵也不願被冷落」,如果不夠紅,還沒資格當「爛片」呢!


看了不少文藝片的現在,老實說,〈白花飄雪花飄〉情節轉折略顯唐突,前段鬼魅浪漫恣意發揮,占去不少時間,導致後段像趕火車。許多對白浪漫過頭,其中最令我難忘的,莫過白花不願說出真實姓名,推託道「小花、流水、微風、一首歌都是我的名字。」此後,只要秦漢飾演的玉麟見不著這名女子,就會瘋狂地對四處大喊:「小花!」、「流水!」、「微風!」、「一首歌!」然後站在一旁的好友見狀冷冷接口:「我妹妹叫白花!」確有令人「破涕為笑」的噴飯效果。
〈白花飄雪花飄〉企圖將所有「觀眾愛看」的因素加入,致使電影如同大雜燴,靈異、歌舞、雙生子、問題青年、飛車特技、身世之謎……題材應接不暇,以劇本和處理手法來說,是李行與張永祥較不出色的作品。儘管如此,作為「初戀」,〈白花飄雪花飄〉在我心中還是佔據極高位置,一如秦漢與林鳳嬌是我眼中最搭配的銀幕情侶。

參考資料:
1.金琳,「你虹我也虹你飄他也飄 影壇怪現象片名太朦朧」,《聯合報》第九版,1977年6月10日。
2.劉曉梅,「十大爛片起風波!」,《聯合報》第九版,1978年2月19日。
3.黃寤蘭,「影壇一對性格迥異的搭檔 李行張永祥兩人合作無間」,《聯合報》第七版,1979年3月2日。
4.區桂枝、焦雄屏主編,《李行一甲子的輝煌》,台北:躍升文化,民97,頁29~30。
5.黃仁編,《行者影跡:李行‧電影‧五十年》,台北:時報文化,1999。


白花飄雪花飄
導演:李行
編劇:張永祥
演員:林鳳嬌、秦漢、唐威、韓湘琴、李湘、盧碧雲、曹健、崔福生、王瀚
首映:1977年
出品:自立電影公司、大眾(香港)影業公司
插曲:白花飄雪花飄(崔苔菁);懷念週末、友情的門兒開(李珮菁);純潔的蓮花、永恆之光(王芷蕾);蹦蹦跳跳(麗歌兒童合唱團)
劇情介紹:
邵玉麟(秦漢)與秦白嵐(唐威)是大學同學,畢業後合組唱片公司,白嵐主持業務,玉麟負責音樂創作,兩人合作無間。一天,有藝術家性格的玉麟,對紅牌歌星陸憶秋(韓湘琴)的演唱方式很不滿意,他氣憤罵:「聲音低一點、柔一點,這裡不是歌廳,不用敞著嗓門大叫!」憶秋也是怒氣沖沖,要玉麟改歌譜,否則就要罷唱,歌廳老闆(崔福生)趕緊打圓場,好言請玉麟改譜,也勸憶秋:「妳所有的暢銷唱片都是邵玉麟作曲。」
白嵐來電,玉麟向他抱怨憶秋挑三撿四,好脾氣的白嵐只能請好友多遷就,他稱有事臨時赴美,有許多事要請玉麟擔待。此時,遣走樂隊的憶秋現身,她半開玩笑:「大概天才都很傲慢、不講人情。」假怒指責玉麟不該當著眾人翻臉,玉麟也露出笑容:「妳就照我的譜子唱嘛!」憶秋以請晚餐作為賠罪,他也願意修改樂譜,氣氛頓時輕鬆。

工友收妥樂器,關燈鎖門離開,在辦公室的玉麟卻聽到悅耳旋律,他好奇走向錄音間,朦朧間見到一名身穿白衣的長髮女子(林鳳嬌)正在彈琴。請來工友開門,裡面卻空無一人,「邵先生,你該好好休息,你滿腦子都是音樂,聽到的也是音樂。」玉麟苦笑:「也許……」回到座位,琴聲再度響起,他猛然走進房間,女子又消失無蹤。
「你不要再疑神疑鬼,傳出去誰還敢來錄音呀!」玉白嵐得知玉麟碰上怪事,直覺是工作勞累出現「幻聽」,希望他好好放鬆一下。玉麟好奇他為何匆匆出國,白嵐哀傷解釋,美國的母親來電,告知妹妹白花(林鳳嬌)病危,自己是趕去見最後一面。其實,白嵐原本有意將妹妹介紹給玉麟,無奈白花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所以未將此事告訴男方。由於妹妹長年在修道院養病,總想做修女,白嵐與母親都不同意,就將玉麟的照片交給她,果真喚起白花對愛情的憧憬。「你今天不說,我還真蒙在鼓裡!」玉麟頗感驚訝,白嵐答:「現在說這些都是多餘了!不過我相信你見到她,一定會喜歡她。」他坦言妹妹氣質很好,也很喜歡音樂,與玉麟十分相配。


晚間,玉麟與憶秋正在用餐,談到一半,又見女子在坐在鋼琴前彈唱。「這唱歌的歌星妳認不認識?」「哪個?」憶秋不明所以,笑玉麟沒喝酒就醉了!玉麟回到家,翻來覆去睡不著,索性把今日聽到的旋律以樂譜紀錄。彈奏時,窗外又出現那名女子,她開口演唱,「妳是誰?今天一直跟著我!」玉麟循聲音找到一個雪白色的音樂盒,正伸出手,就被女子阻止:「這不是你的東西,為什麼要碰它!」知道玉麟很喜歡這首歌,她就抱著音樂盒,滿臉笑容離開……「不要走!」滿頭汗的玉麟從夢中驚醒,似假又真的經歷讓他陷入困惑。「誰在我這兒!」他發現家裡收拾得異常整齊,桌上更擺滿早餐,甚至連咖啡放一顆糖都知道。
隔日,玉麟將譜子拿給樂隊試奏,憶秋一時興起演唱,玉麟聽著聽著不耐煩道:「這首歌不適合妳!」兩人再起口角。憶秋逼問誰才能唱,「崔苔菁、陳芬蘭、李珮菁?」玉麟暗下決心:「我會找到合適的人!」


一間藝品店,個性開朗活潑的短髮少女韓雪花(林鳳嬌分飾),對播放同樣音樂的純白音樂盒愛不釋手,碰巧經過的玉麟情不自禁抓住她的手,嚇得雪花大聲呼救。自稱男友的小馬(王瀚)趕來護花,「怎麼不說我是妳表妹,連搭訕都不會,還想佔便宜!」玉麟無奈致歉,雪花仍然氣憤:「見他的大頭鬼!」
玉麟回家,發現桌上放得竟是熱茶,張望四周,又發現女子身影,玉麟急急請她入屋,女子含蓄答:「你不能問我是誰,從哪來……」女子稱玉麟以後會寫出更多更好的歌曲,「憑什麼?」「憑愛心,有了愛人生才完美、才和諧,才有創作的泉源…..」她娓娓說著,玉麟偷偷打開錄音機,想留下她的聲音。
女子帶玉麟走進森林,眼前竟是許多穿著飄逸白紗的少女翩翩起舞。「我不問妳是誰,但請妳永遠不要離開我。」玉麟對女子產生愛意,自承因為是孤兒,個性孤僻又自傲,但如今卻因為她知道世界充滿幸福。「如果我並不存在呢?」女子面露苦楚:「如果我死了呢!幸福是抓不住的,愛才是永恆的,像小花、流水、微風、一首歌都是我的名字。」玉麟再度從夢中醒來,正以為又是一場夢,卻發現身邊躺著她……清晨,女子做好早餐,催促玉麟趕緊上班,以免辜負朋友所託,玉麟既高興又驚訝:「我的事妳怎麼都知道?!」玉麟拿著昨日的錄音,滿臉笑容出門,女子也承諾會等他回來。


到了公司,錄音帶根本沒聲音,白嵐自美歸來,他難過妹妹才二十一歲就離開人世,心裡很捨不得。白嵐稱妹妹去世前還問起玉麟,並託交一樣東西給他,未料與日前的音樂盒完全相同,放得是同一支曲子,裡面還有一張照片,就是昨日與玉麟共渡一晚的女子。「我看到還不只一個,你不要開玩笑,今天早上我還跟她在一起!」玉麟帶白嵐回家察看,已經空無一人,「她一定會回來…..」半信半疑的白嵐見好友失魂落魄,胡亂吼叫小花、流水、微風、一首歌,便告訴他:「我的妹妹叫白花!」經過一夜等待,玉麟又聽到熟悉的音樂,趕緊外出尋找白花身影,只看到一條白色的絲巾。

數週過去,玉麟振作精神,回到唱片公司上班。他將白花的曲子填上歌詞,希望能盡快錄製發行,白嵐有意交給憶秋演唱,玉麟情緒激動:「你自己也是學音樂的,這曲子適合陸憶秋唱嗎?這不是感情用事的!」他強勢建議招考新人,消息傳到憶秋耳裡很不是滋味:「哼!我們這些基本歌星都被冷在一旁,有好歌找新人唱,今天就不上台,看誰有號召力!」正鬧氣,白嵐溫柔安慰憶秋,請她看在多年好友的面子上,支持公司的決定。
考試當天,來了數以百計有明星夢的女孩,白嵐見到其中一位名為韓雪花的女孩,與白花不只年齡一樣,長相更完全相同,趕緊請她入內試唱。雪花滿臉不在乎對玉麟說:「我見過你,上次你抓住我的手,差點被小馬揍!」兩人請她演唱白花的創作歌曲,雪花雖然搖來晃去,態度很不莊重,但聲音簡直是白花翻版。雪花歡天喜地回家,將錄取歌星的消息告訴姑媽(盧碧雲),姑爹(曹健)苦笑:「還以為妳考上大學呢!這麼高興!」雪花對唸書不感興趣,對唱歌的熱情,也不知道能維持多久,兩老嘆:「都是我們把妳慣壞了!」


白嵐與玉麟讓雪花穿上雪白洋裝,除了頭髮短些,其餘和白花一模一樣。雪花坦率指自己對父母都沒印象,是姑爹姑媽扶養長大,外交官退休的姑爹不准她到歌廳唱歌,她也只能從命。玉麟見雪花練唱時搖頭晃腦,忍不住發作,聽到白嵐要簽三年歌星約,雪花口氣不滿道:「三年?要他(玉麟)管我三年!」沒多久,一群跟著雪花混吃混喝的男男女女也來到餐廳,玉麟見她與白花差距太遠,勸白嵐放棄,但他卻答:「我不放棄,我希望有這樣一個妹妹。」白嵐致電母親(李湘),但她卻否認白花有孿生姊妹,得知此女姓韓,秦母情緒激動,口頭上卻還是要白嵐忘了此事。


雪花一連幾天不去練唱,姑媽稱她一向沒長性,做什麼都是憑一股興趣,白嵐稱兩人對她都有說不出的情感,希望能夠盡力幫助。與小馬外出遊玩的雪花返家,態度很不禮貌,姑爹想與其天天和狐朋狗友鬼混,倒不如去唱歌,於是鄭重將雪花託付給白嵐與玉麟。
憶秋在白嵐介紹下認識雪花,她趁機約這位新人喝咖啡。兩人表面客氣,實際則互相諷刺,憶秋故意說出錄取她的原因,並非愛唱歌或有潛力,而是這一張面孔:「秦白嵐有個妹妹,最近剛死,妳長得很像她……並不是妳有潛力才華,小太妹,別往自己臉上貼金。」憶秋一番話惹怒雪花,她面帶笑容表示最討厭裝模作樣的歌星,其中以憶秋為最,只要看到她就關電視……行前更故意把飲料灑在憶秋登台的衣服上。
雪花帶著一群朋友去憶秋演唱的夜總會喝倒采,令她非常難堪,憶秋向白嵐興師問罪:「有我陸憶秋,就沒有韓雪花!」白嵐藉機道:「當年的周璇、白光、李香蘭在歌壇紅透半邊天,現在都到哪兒去了?最好的歸宿是嫁人!」「你就是看我過氣了!嫁人?要嫁給誰?明天就把合約解除……」「我同意解除。」白嵐認真答:「我們另外再立一張婚約,同事了幾年,我也愛了妳幾年,希望妳答應。」憶秋破涕為笑。

「這麼晚了還沒睡呀!」深夜,玉麟窗外又出現白花身影,他苦苦追逐,更向白花傾訴愛意。玉麟在對方的追問下,說出雪花只是代替品,氣質不如白花,更不能變成她……聽到這,她拿下假髮,原來白花是雪花假扮。雪花大罵玉麟殘忍,玉麟則惱怒又傷心,頭也不回離開。
雪花回家發呆,姑媽好奇箇中原因,她有感而發:「我以為你們每個人都愛我,但最近我發現,我還不如一個死人可愛!」雪花感動於玉麟對白花的深情,決定徹底改變,專心跟玉麟學唱歌。早上,她偷溜進玉麟家,為他做早餐,無奈手藝太差,麵包烤焦、蛋也煎破,當然也不知道咖啡要放幾顆糖。見玉麟餘怒未消,雪花放低姿態:「我一肚子委屈向誰說,明明是個活人,卻被當成死人。」


雪花遠離不務正業的朋友,引起不滿,她知道原因在於自己會請客,直言:「我付最後一次帳,算是補償大家,以後我沒興趣跟大家一起玩兒,哪位有意見?」餐廳內一陣死寂。
雪花把頭髮留長,沒燙沒剪,她高興地告訴玉麟,「你有自己的本色,用不著學別人。」「我的本色不討人喜歡……」兩人相識而笑。此時,小馬帶著一群人騎著越野機車而來,要找玉麟單挑,雪花挺身而出,眾人散去,玉麟不是滋味:「這大概就是你的本色。」晚上,小馬單獨找玉麟,暗示與雪花的關係已十分親密,要是敢「沾」她,就要打斷對方的腿。
隔天在錄音室,玉麟對小馬的話難以釋懷,「妳打扮的再像她,也只是外表而已,內在是改變不了的,還是跟妳那群朋友鬼混去吧!」玉麟稱「過去是洗不清的」,令努力改變的雪花很受傷,丟下兩句:「你是天生的混蛋,你根本沒有判斷。」就氣呼呼離去。雪花找小馬把話說清楚,得知胡亂造謠,就將一杯飲料狠狠灌進他的嘴,更說不怕對方報復。

秦母為主持兒子婚禮回台,她對白嵐口中那位長得很像妹妹的女子感到好奇。另一面,雪花因為玉麟的得罪,已一周未去唱歌,白嵐致電韓家,自然碰了硬釘子。雪花在家無處可去,只得拼命運動,一邊騎腳踏車,一邊唱玉麟教她的歌。姑媽聽到一陣錯愕:「妳怎麼會唱這支歌!」來不及深談,玉麟即約她到自宅見面,雪花耐不住姑爹勸,只好勉強答應。
雪花哭訴玉麟對自己誤解太深,一剎那在玉麟眼裡竟變成白花,她氣又被當成別人,另一房的秦母緩緩開口:「孩子,白花雪花都是花,都是我的孩子。」她一直躲在國外,就是不想面對這個事實……「不可能,這是圈套,妳女兒死了想找個女兒,妳妹妹死了想找個妹妹,妳女朋友死了想找個女朋友。」說完即拂袖而去。
雪花向姑媽詢問始末,她解釋,弟弟年輕時到國外學音樂,六七年後回國,有天就抱回來一個孩子,決心這一生都不要結婚。之後,他天天關在房間,喝酒拉提琴,直到無聲無息過世。與此同時,秦母向白嵐陳述,早在婚前就有一位非常要好的男同學韓又寒,大學畢業後,他就到歐洲留學,但當時打仗訊息不通,秦母就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嫁給別人。等韓先生歸來,秦母已生下白嵐,心裡對他充滿歉咎,於是將雙胞胎中身體較差的姊姊留下,妹妹就送給韓先生。白嵐的父親因在外地做生意,所以什麼都不知道,秦母對此事十分後悔,不該拆散一對姊妹。


雪花夢到自己有個孿生姊姊,興奮走出房間,見到等候多時的秦母。她自覺沒有權利將女兒帶走,只想雪花能夠健康成長。雪花在眾人注視下完成「白花飄雪花飄」歌曲錄音,過程中,她與親生母親相識而笑,種種埋怨都煙消雲散。
雪花與玉麟漫步森林,玉麟好奇她是否還嫉妒姊姊,雪花笑答:「你沒聽我媽媽說,白花雪花都是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