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5月7日 星期五

思君幽情


思君幽情
粟子

鄧麗君於1983年發行的「淡淡幽情」,請到中國歷史最佳詞人助陣,蘇軾、李煜、辛棄疾、范仲淹、歐陽修……韻意悠長的文字配上一時之選的當代曲人創作。專輯不僅藝術與市場兼備,更展現音樂人除了迎合聽眾喜好,發掘新題材的企圖。我想,喜愛鄧麗君的朋友,大概很難漏過「淡淡幽情」,唱片裡,她以歌聲承載東方文化最深邃美好的部分…看似雲淡風輕,實際觸動內心深處的愁緒、思念與體悟,一如以辛棄疾填詞的「欲說還休」:「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寥寥數字道盡人間滋味。


聽「淡淡幽情」最早愛上的是「但願人長久」,症狀厲害時,反覆幾十遍跑不掉。曾經以為陳腔濫調的「千里共嬋娟」,越聽越覺得好,歷經人間悲歡離合的蘇軾真是天才,想到以「看同一個月亮」安慰與親友各奔東西的自己,濃濃感傷裡仍舊蘊含希望。過一段時間,又迷上李後主的「獨上西樓」、「幾多愁」和「胭脂淚」,這位不及格皇帝由萬人之上墜為階下囚,驟變卻讓他的詞展現歷劫泣血後的淒美。其實,「淡淡幽情」的十二闕詞都是一時之選,印象中,鄧麗君曾在電視特輯裡回憶挑選時的痛苦,好不容易去蕪存菁至此,無怪每首都是經典。


在此,想特別一提李之儀和他寫得「思君」:「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李之儀延續歐陽修、晏殊的作詞風格,主張「語盡而意不盡,意盡而情不盡」,代表作即是「淡淡幽情」中的「思君」,詞牌名「卜算子」。
「共飲長江水」與蘇軾的「千里共嬋娟」異曲同工,都有藉物抒情的意思。兩人實際也是命運相仿的知交好友,皆因新舊黨爭仕途坎坷,屢屢遭到流放。無可奈何的漂泊,只得透過看月亮、喝江水與思念的對象產生聯繫,文人的無限想像與浪漫情懷令人讚嘆。

相關文章:妳的笑,像浪花對我飛濺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思君幽情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