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6月10日 星期五

【廣播】心靈之愛…徐訏原著〈盲戀〉


心靈之愛…徐訏原著〈盲戀〉
粟子

「美就是心中有愛!」選美活動倡導內外兼備,實際情形卻是外在條件遠遠重於看不見、摸不著的心靈,因此活動選出的肯定是「美女」,但心地是不是最美的一位,可就無從評判了!無庸質疑,人是視覺的動物,初打照面,眼睛傳輸至腦的資訊所占比率最高,無論長得帥美可愛怪異奸詐……一眼就能評判,這層「刻板印象」更會深深影響彼此間的互動與發展。徐訏原著的電影〈盲戀〉(1956),正是講述一個醜陋但飽讀詩書的男子陸夢放和美麗清純的盲女盧微翠的文藝悲劇。
天生其貌不揚的夢放,過著隱世孤獨的生活,直到遇見雙目失明的微翠,在她面前,夢放最擔心的缺點等於不存在。一對各有遺憾的男女,在眾人祝福下締結連理,日子本來簡單無憂,卻因微翠可能復明的診斷陷入危機。隨著手術成功,微翠不僅看見五彩繽紛、苦樂交錯的現實世界,更掙扎於丈夫可怕的外表。在不願背叛與無法忍受的兩難折磨下,微翠選擇自我了結,結束這段「起於眼盲、終於心盲」的愛情。
〈盲戀〉片頭,引言人有番蘊含道德判斷的對白:「男女之間的愛情成長,更要以誠來培育,這樣才能基礎穩固、維持長久。……(夢放、微翠)這段愛情,從開始就是欺騙,已經是不穩固。」坦白說,美醜對看不見的人而言,並不如明眼人重要。交往時,不願欺騙對方的夢放,曾多次對微翠說明自己的短處,看不見的她也從來不以為意。儘管微翠未真正「見識」夢放,但兩人的愛情對比許多「假鳳虛凰」,已可謂「誠實」,引言人口中的「欺騙」,其實有幾分欲加之罪。


職業作家
〈盲戀〉的原著和編劇徐訏(1908~1980)本名徐傳琮,是以高量出名的作家。1937年,他以中篇小說《鬼戀》打開知名度,從此一寫不停,之後的作品《風蕭蕭》(1943)在中國大陸熱賣,出版界將該年稱作「徐訏年」。出色的小說自會得到電影圈矚目,徐訏的〈鬼戀〉(1941,周曼華、呂玉堃主演)、〈風蕭蕭〉(1954,李麗華、嚴俊主演)、〈傳統〉(1955,王豪、劉琦主演)陸續登上大銀幕,都取得不錯的成績。評論認為徐訏的引人之處在於:「辭句流暢、筆觸靈活,富於浪漫氣息,頗為青年讀者所歡迎。」當然,他的成就也與致力寫作關係密切。1953年末來台訪問時,四十五歲的徐訏自述「已生產五百多萬言、出版書籍五十多部」,即使電腦時代都令人咋舌的數字,不難想像他夙夜匪懈爬格子的毅力。
得知台灣作家均屬「票友」(玩票性質寫作),當時已是「職業作家」的徐訏深以為異:「不知道是台灣文壇養不活人呢?還是台灣文人沒有專靠賣文為生的能力?」家累甚重的他不諱言「難以來台定居」,畢竟千字四十元港幣的酬勞,在寶島簡直是天文數字!這年,徐訏甫完成長篇小說《盲戀》,並在美國新聞處出版的中文雜誌《今日世界》連載完畢,名利雙收的「職業作家」生涯,令台灣同行好生羨慕。


劇中劇中劇
相較平鋪直敘的電影,〈盲戀〉的情節安排顯得別出心裁。片頭,由引言人提出「愛情必須是誠實而非欺騙」的理論,讓觀眾思考箇中道理;之後,作者徐訏粉墨登場,敘述自己與主角陸夢放的奇遇,再藉由和眾明星(即本片所有演員)的聚會,講出整個故事,從而展開全片。劇末,徐訏、李麗華等人再到盧微翠的墳前哀悼,彷彿一切真人真事。
由於徐訏的作品著重心理分析,為了表達怎麼演也演不出的內心戲,影片頭尾使用不少旁白,透過第三者的聲音,道出男主角壓抑複雜的心緒。時至今日,類似模式常見於「類戲劇」,主持人(十有八九是盛竹如)唸著冷靜又帶有幾分批判意味的台詞,演員則循著他的話語表演(如:來回在房間踱步、掩面哭泣),確是簡單易懂的呈現方式。不過,〈盲戀〉的處理要比「類戲劇」文藝許多,使用的情境恰當而不突兀,即僅止於心靈活動的闡述,沒有絲毫煽情誇張的意思。


化裝與裝而不化
為詮釋徐訏筆下的醜男,一線小生羅維透過臉上化妝、肢體化裝成功變身陸夢放。可能是片商的噱頭,報導稱羅維的「怪形」嚇得女賓四散奔逃,至於「他」到底有多可怕,文字寫到:「牙齒突出,左顴高、右顴低,口似血輪,眉粗暴眼,真所謂是『世界上最醜陋的動物』!」如此「獨特」的造型不只能展現演技,更使其加分不少,一如羅維在〈盲戀〉公映後得到的迴響:「他屬於性格演員一類……掌握了陸夢放的全部個性的變化,又在外型上、動作上加以雕刻,所以演來極為精彩。」雖然化裝幫忙不少,但羅維確切掌握男主角由自卑而滿足、由惶恐而自卑的心理轉變,也是使劇情動人的重要功臣。
不同於羅維由外而內的轉變,李麗華飾演的盲女卻是「裝而不化」,這位自三0年代走紅的超級巨星,表現得到一致讚賞:「她在本片中一大部分時間是雙目直睜的,純靠細膩動作和臉部表情,小咪那雙『東南亞最美麗的眼睛』,一向被稱為『顧盼有情』的……但這部片子裡,她卻破題兒第一遭不靠那雙動人的明眸,去表現一個『盲於目而不盲於心』的(少女)……連原作者徐訏都說她簡直把書中的盧微翠演活了。」確實,李麗華在〈盲戀〉的盲戲頗為到位,真切揣摩盲人的姿態,但為了銀幕考量,她的眼妝依舊化得非常亮麗,這或許是電影為求美觀不得不的脫離現實(同理可證於夜戲,男女演員各個濃妝豔抹、頭髮一絲不亂,哪有人會這麼睡?)的地方。巧合的是,李麗華剛於喜劇〈一鳴驚人〉(1954)作啞女,又在悲劇〈盲戀〉作盲女,似乎沒有角色難得了她。


邁向國際
儘管看得只是毛片,不少記者已對〈盲戀〉讚譽有加,稱是「風格高、情調美、手法新」的巨作,不久更傳出「新華」老闆張善琨將帶此片到法國參加坎城影展。對比四平八穩的「恭賀報導」,影評鏘鏘直言「好消息」難免有幾分宣傳成分,文中特別對「新華」稱〈盲戀〉受「各國電影界人士矚目」,且專程來函邀請其參與法國影展的說法,提出幾點質疑:「拷貝還不曾『外銷』之前,這些『各國電影界人士』何以會清楚這部〈盲戀〉一定是好片子?難道這些『各國電影界人士』都到過香港的攝影廠?看過〈盲戀〉的內景嗎?……」
話雖如此,鏘鏘對整件事也非全然負面:「張善琨人聰明,做事也聰明,使國際電影展覽會『專程邀請』〈盲戀〉參加,未必會沒有這回事;同李麗華他們乘機觀光一下,更是有其這一魄力。」張善琨向來擅長「製造新聞」,從早年〈夜半歌聲〉(1937)海報嚇死兒童、為引起觀眾好奇稱陳雲裳將赴好萊塢拍片、為捧新人李麗華謊稱她遺失巨鑽、孤島時期租下上海小花園舉辦「西湖博覽會」……種種噱頭不一而足。此番坎城影展事件或許半真半假,可知的是,李麗華因片約繁忙(另一說是費用太高)未能成行,張善琨獨自赴法參展。經過這趟「留洋」,〈盲戀〉彷彿貼上國際認證,「新華」樂得滿載而歸……不過,另一部沒那麼費錢費心費功夫宣傳的〈桃花江〉(1955),更令張善琨日進斗金,暫時忘卻昂貴的影展噱頭!


〈盲戀〉確是一部拍得很好的文藝悲劇,故事兼具離奇與現實,結局動人、不矯情,那怕現代看來也不落俗套。製作精良的影片在台灣上映時取得佳績,居1955年賣座排行第四位,打敗它的,正是戲中配角…鍾情首度主演的喜劇歌唱片〈桃花江〉。這樣的結果,不只李麗華、鍾情、甚至機靈聰明的張善琨也沒料到。
看〈盲戀〉的時候,心中浮現樂蒂、金銓主演的〈畸人豔婦〉(1960)。同樣是男醜而善良、女美而善良的架構,不同點在於前者是在不知情(看不見)的狀態下嫁,後者則是為家中債務在不得不(看得見)的情形結婚,結局一悲一喜,一個寫實、一個理想,兩部談得都是真情。老實說,我覺得〈盲戀〉合乎情理些,畢竟人是視覺的動物,再多的愛與善,仍難填補先天的美醜……當然,女人遠遠比男人容易自我催眠與盲目,像〈畸人豔婦〉裡的冷樹賢一樣,選擇善良的真愛。

參考資料:
1.何凡,「玻璃墊上 職業作家何在?」,《聯合報》第六版,1953年12月2日。
2.本年訊,「香港影訊 『盲戀』開鏡」,《聯合報》第六版,1954年11月30日。
3.本報訊,「香港影訊」,《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1月5日。
4.本報訊,「香港影圈 『盲戀』大功告成」,《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3月7日。
5.本報訊,「羅維怎樣創造陸夢放?」,《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4月5日。
6.本報訊,「盲戀參加法國影展」,《聯合報》第三版,1955年4月13日。
7.鏘鏘,「近一年來的香港影劇界」,《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4月14日。
8.香港訊,「大千世界 張善琨攜盲戀赴法」,《聯合報》第二版,1955年4月29日。
9.艾文,「影談 盲戀」,《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5月17日。
10.東郭牙,「文與影 觀『盲戀』後」,《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5月23日。
11.維基百科…徐訏


盲戀(Always in my heart)
導演:易文
原著:徐訏
編劇:徐訏
演員:李麗華、羅維、鍾情、陳厚、王元龍、蔣光超、威莉、賀賓、嚴偉(姜大衛)、張意虹、馬笑儂、玲芝
出品:新華影業公司
首映時間:1955年
插曲:良夜悄悄、盲戀
劇情簡介:
一天,作家徐訏偶遇一名步履蹣跚的男子,在墓碑前留下一卷文稿,他本想拾起交還,但此人已乘車離去。同日,徐訏帶著文稿參加聚會,現場齊聚多位明星,李麗華好奇他手上的「新作」,徐訏這才說出這個傷心而傷感的故事……


陸夢放(羅維)擁有深厚的中西文學基礎,大學畢業後,經教授林老師(蔣光超)介紹到退休外交家張老先生(王元龍)住處擔任其孫子天婷(玲芝)、天寧(嚴偉)的家庭教師,同時輔導欲報考台灣大學的外甥女葉心莊(鍾情)。因為長相醜陋,夢放從小不為父母喜愛,到學校也飽受欺侮,養成害羞閉塞的個性,雖然林老師再三鼓勵敞開心胸,他還是習慣性地見人就躲。張老先生很歡迎夢放,特地準備臥房與書房,心莊也對他十分尊敬友善。見夢放仍感自卑,林老師勸:「這裡非常清靜,好好的寫作,這個環境對你非常有益!」


夢放搬入張家,日日享受寧靜。一晚,夢放見到一名女子孤立樓台歌唱,令他既困惑又好奇。隔日,夢放偶然間與她談話,才知道是王老先生的另一名外甥女盧微翠(李麗華)。微翠兩眼全盲,但她喜歡音樂、性情善良,興趣與夢放相近,兩人時常見面談天、討論文學,心莊也暗地幫忙拉攏。夢放創作的自傳體小說《虹與蛇》即將面市,他不僅接受微翠的意見,將書名改為《虹蛇的悲劇》,更提出要在書裡寫「獻給微翠」。微翠感動非常,卻又不禁自卑,夢放坦言對她感情已深,如不嫌棄醜陋笨拙,希望能共組家庭。與此同時,《虹蛇的悲劇》大受歡迎,來台讀書的心莊也為他倆的幸福感到高興。夢放、微翠婚後恩愛,在大埔的小別墅裡,度過一段快樂無憂的時光,只是這樣的日子,在微翠三表哥張世髮(陳厚)返港後發生變化……
世髮在船上遇到一位眼科專家,得知微翠的情形,認為能夠醫治她的眼疾。微翠聞言欣喜不已,夢放則難掩憂心,深夜,微翠輾轉成眠,她好奇問:「如果我的眼睛醫好了,那是不是我們幸福呢?你常說,上帝給我眼睛瞎,是為了要愛你。」夢放苦笑答:「幸福這東西很難講。要是妳的眼睛醫得好,不也是上帝的意思嗎?」「難道上帝要考驗我的愛情?」微翠的話令夢放心頭一震。
經醫師診斷,微翠的眼睛極有復明的可能,治療方式就是「換一對眼球」。聽聞這空前手術,張家上下既高興又期待,世髮約他們留宿再談,夢放卻謊稱有事外出。翌日清晨,世髮發現睡在隔鄰的夢放昏迷不醒,才發現他留下遺書自殺,所幸發現得早,才救回一命。夢放稱欲將眼球贈與妻子,微翠對此感動不已,更堅定兩人的愛情。


數月過去,醫師拍來電報,表示可以進行手術,夢放急忙陪微翠搭火車趕往市區,心情相當複雜。未幾,微翠眼睛康復,迎接的親人卻獨缺夢放,二哥世眉(賀賓)解釋:「他先回大埔布置,在家裡等著歡迎妳!」二嫂(威莉)接著說:「我們陪妳四處逛逛,看看從沒見過的東西。」種種安排令微翠感到困惑。微翠婉拒邀約,堅持直接返家。與此同時,和世髮一起的夢放忐忑非常,想躲避這無法預料的情況。夫妻再見,第一眼無法接受的微翠強裝鎮定,她緊緊抱著夢放,表情複雜而悲傷。
原本無話不談的夢放與微翠,現在卻氣氛尷尬,夢放想起心莊的規勸(你們已經很幸福,表姊不一定要接受手術),內心更添惆悵。夢放藉口讓妻子安心靜養,自己到書房休息,此舉令微翠不自覺鬆了一口氣。半夜,他好意送來熱水,未料佝僂身影竟將微翠嚇得轉身背對,隨即將房門上鎖,夢放因此更受打擊。微翠向丈夫表示要回舅舅家一趟,仔細看看外面的世界,她約表哥世髮同行,兩人走遍富有貧窮熱鬧蕭條……即至凌晨,微翠仍不願返家,而是迫切地想看完整個世界。


再回大埔的家,微翠希望能證明對夢放不變的愛情,她反覆想著:「要下決心、要下決心!」得知夢放打算離開,微翠瘋狂地安慰丈夫,自己又忍不住煎熬哭泣,她笑著將酒一飲而盡,並把酒杯隨手一扔:「讓我們閉著眼睛,緊緊地靠在一起。」夢放不忍妻子難過,決定等她醒來,再痛痛快快地分手,只是左等右等,微翠的房間始終一點聲音都沒有。夢放撞開門,發現微翠已沒了氣息……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6/09,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盲戀
播放歌曲:電影同名主題曲「盲戀」李麗華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心靈之愛…徐訏原著〈盲戀〉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3 則留言:

  1. 無緣觀賞舊日電影,卻有幸讀到您許多文章。
    《盲戀》,文章和黑白照片,都很動人。
    謝謝介紹。

    回覆刪除
  2. 這部電影很有深意,拍得也好,現在已經「豪客唱片」重新發行,很推薦您欣賞。
    謝謝您的鼓勵!

    回覆刪除
  3. 李麗華太老了,卅二岁的她扮不成少女時的女主角,世故的笑顏與天真的笑顏是有很大不同.而徐訏的粉墨登場,很有意思,因為他的小說從來都是這樣,作者與角色交疊一起,可借他不似少年時矣,抽煙成癖的使人枯乾如屍,無復卅年代風流倜儻的外型,這十分失算,因為会大大破坏讀者,尤其是女性的良好印象.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