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5年12月19日 星期一

不想旅行的理由…龍龍兒~篇


不想旅行的理由…龍龍兒~篇

每次都被父母硬拖出旅行的我,除了害怕漂泊的心理因素,更重要的原因是捨不下帥氣的「愛犬龍龍」。我常笑說,如果可以替龍龍買飛機票的話,粟家一定會帶他一起遊山玩水,因為在台灣總被帶著玩透透的他,從阿里山到墾丁貓鼻頭都曾下快意征服的小足跡。

About 龍龍
說到這兒,就先得介紹一下非常有個性的龍龍先生。在一個月大時由粟媽帶入粟家的他,不僅治好我小時對動物既愛卻怕的毛病,更成為粟家愛犬、惜犬的祖師爺。直到前往台北讀書前,舉凡吃、睡、玩都一起度過的姊弟倆,建立了不足為人類道的革命情感。只是,龍龍和其他人盡可「抱」的狗狗不同,其餘外人若想靠近,都難逃「被狠咬」的命運,即便和他相處很久的粟媽與我也得小心翼翼。龍龍能歌擅舞,聽到長笛音會引吭高「嗚」,完成「嗯嗯」大事時則會狂跳霹靂舞。坐下、握手這些小把戲自然難不倒他,只是做不做得看大爺心情而定。

每每我從台北打電話回台南家,總是會加一句:「龍龍好不好呀!?什麼時候帶來找姊姊?」幾乎兩個禮拜就會北上一次的粟媽只能沒好氣的說:「不是女兒想我,是要我帶龍龍給她看!」其實,粟子是個不稱職的姊姊,而懶得出門遛狗就是致命傷。不過在心理上,我絕對是個標準的「愛弟Queen」,因為我總得躊躇許久,才能答應與龍龍分離兩個星期以上的旅行。
我們出國的時候,龍龍就和粟佬爺、粟姥姥同住,據兩位特派員的說法,龍龍幾乎每天都把頭放在門檻上,表情哀傷地等著親愛的媽媽。每天晚上,沒有夫妻檔的床失去吸引力,龍龍便跑到姥姥房門口睡覺,日復一日,成為佬爺口中的「心情很不好喔~」因為不忍見到這樣的情形,身為姊姊的我對於旅行有了多一層的顧慮。「不知道龍龍現在怎麼樣?」無論站在巴黎鐵塔還是東京鐵塔上,我的腦袋裡卻都出現「龍龍苦候家人」的慘澹畫面。
結束旅行回家時,龍龍總會以超音速飆出來大獻殷勤,雖然熱情隨著年歲有遞減的趨勢,但整體而言還是讓我感動的說不出話。畢竟對於平時想抱龍龍難上加難的我,現在可說是自投羅網呢!

粟子曰:我會寫這篇關於龍龍的文章,是因為驚覺自己老將「我最愛龍龍!」掛在嘴邊,卻鮮少寫關於他的事兒,實在有點兒虛情假意。雖然年過13的他不會和我計較,但身為母親的粟媽卻對此大抱不平,「竟然在書裡也沒提到龍龍!?」突然發現自己竟是如此無情無義的粟子,趕緊懸崖勒馬,用有點兒紊亂的文字表心跡:「龍龍,姊姊還是很在乎你的!」

圖片說明:面善牙利的龍龍在客人來時都得面臨被「關」的命運,愛亂鬧的姊姊竟然在他心情最痛苦時猛拍照,臉上瞬間出現三條線。沒想到,現在連照片都得肩負「幫姊打書」的工作,自知理虧的我只能大呼:「龍兒呀!姊姊真是太感謝你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