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2月14日 星期二

怪喀女兒害到娘?粟媽體驗新人生


怪喀女兒害到娘?粟媽體驗新人生

自從怪喀粟子選擇粟媽的肚子誕生到地球後,就為她帶來一連串意想不到的人生體驗,聽高凌風演唱會、追早期電影明星、甚至幫樂蒂掃墓,所有無法預料的要求,全都成為她陪伴女兒成長的挑戰作業。最近,和我一起到處上廣播節目的粟媽,對這奇特的遭遇更是有感而發,「我有時很想把這些有趣的經歷寫下來,只不過每次想下筆就『文思泉湧』、來不及寫呀!」
其實,粟媽在中學時曾是熱衷投稿的「文藝少女」,幾年前看到她珍藏的剪報本,密密麻麻的方塊文章旁寫著:「尼采說、莎士比亞說……何時才有○○○(粟媽的本名)說?」哇!這麼有雄心壯志的眉批,看在胸無大志的我眼裡,真是慚愧得很。雖然隨著時光流轉,粟媽沒機緣創造出流傳千古的座右銘,卻意外成為怪喀粟子的「無敵阿娘」,為了陪伴擁有奇怪嗜好的女兒,不僅粟媽自稱「平凡的家庭主婦生涯」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也因此增添許多妙趣橫生的驚嘆號!「真想不到我會去看老電影、上廣播、擠演唱會!」聊起過往趣事時粟媽笑嘻嘻地說,「哈哈~看來有個怪喀女兒也不錯!」
根據粟媽的口述,「為所欲為」的粟子的確她的人生創造不少驚喜。以下就舉出幾件最令她印象深刻的事件,為粟媽的另類體驗作點小紀錄。

擠演唱會篇
在每個小學生都有「明星偶像」的九0年代,即便另類如我,也不免沈迷於光鮮亮麗的歌手風采。東挑西選了好一段時間,同時期出片的林志穎和葉蘊儀進入決選,經過一番考慮後,當時自稱「洗腳水」的十九歲Gloria Yip雀屏中選,成為本人畢業紀念冊上「偶像」欄的第一女主角。
自從粟子「尬意」這位來自香港的年輕玉女後,騎著摩托車的粟媽便帶著我到處尋訪任何關於她的周邊商品。從錄音帶、CD(沒有CD播放器的小孩兒,硬要買CD!現在想想自己實在太「討債」!)、照片(一張要價十元,我竟然存了二、三百張!)、信紙信封鉛筆盒到自製相片T恤,只要有葉蘊儀標誌的東西全都無一倖免。附帶一提,現在回想起來,要是我有這樣一個女兒,絕對會制止這種亂花錢的行為,但只有一位千金大小姐的粟媽卻選擇帶著我去「血拼」。現在回想起這段「追星」經歷,她略顯無奈地說:「反正妳就這麼點兒興趣,與其自己買被騙,不如我一起去還能殺價!」擁有反向思考絕招的粟媽,的確是「媽媽界」的奇葩。
經過一年的瘋狂蒐集,升上國中的粟子小姐已成為超級葉蘊儀粉絲,此刻的我則把「親眼見到偶像」當作年度首要目標。「『夢公園』演唱會有葉蘊儀喔!!!!」聽到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可憐的粟媽只有做好去聽「人生第一場」演唱會的準備。隨著期盼已久的星期六到來,中午放學經過體育場時,周邊已經聚集不少排隊的熱情歌迷。深怕看到「0.5公分高」葉蘊儀的我趕緊建議:「媽,我們也去排隊吧!不然搶不到好位置!」只見戰鬥力特強的粟媽游刃有餘地回答:「放心,提早30分鐘就行,這兒的地形我很熟~」
晚間六點,我跟著粟媽排在冷門的看台區門口,心裡直犯嘀咕:「看台很遠耶~到時候一定什麼也看不到!」然而沒想到,鐵門一開,俐落的她立刻帶著我跳下約50公分的台階,往位在操場上的舞台衝去。氣喘吁吁的母女二人,身邊全是從中午就來排隊的「善男信女」,著實讓「偷吃步」的我們有點兒不好意思。
隨著演唱會的進行,自嘲是「坐在台下年齡最大」的粟媽,立刻成為大眾偶像,舉凡伸長手照相、吸引台上注意等……,許多我想卻又不敢作的行為,全都交給她。許久未見的國小學姐佩服地說:「孟媽媽真厲害!」完全看不出是新手、努力幫女兒達成願望的粟媽,成為主持人口中「大家都是把媽媽丟在家、自己跑來看演唱會?」的有趣例外。

來趟香港「捉鬼記」
與「血拼」劃上等號的香港之旅,我卻選擇在「香港電影資料館」耗半天看電影?自我從影友那兒得知資料館內藏有樂蒂早期電影,同時供人現場欣賞的爆炸性消息後,我就將「看電影」視為香江遊的必經行程。無奈粟爸必須帶著親友團壓馬路,擔心女兒獨自前往的粟媽,只得捨逛街陪小姐,跟著去看樂蒂長城時期的黑白電影〈捉鬼記〉與〈風塵尤物〉。
坐在狹小隔間、看著黑白光影晃動的粟媽笑說自己好像回到民國五、六十年,「八輩子也想不到自己會到香港看老電影!」可憐的她再次因為怪喀女兒,而有機會嘗試奇特的人生新體驗。

午夜的「地獄新娘」?
舉凡「老」東西都愛的粟子小姐,前些日子又給「伴讀」粟媽一道「午夜看電影」怪題。話說「台北光點」舉辦台語片回顧展,對我而言簡直是正中下懷,「喬」時間、挑電影了好一會兒,最想看的〈地獄新娘〉卻找不到適當的時間。「看來只能選午夜場囉!」此刻,躺在床上休息的粟媽自知大難臨頭,帶著沈重的心情點頭答應。
然而,對晚上十點便呼呼大睡的粟媽來說,十二點才開演的台語黑白電影,簡直是帖催眠良藥。只見她努力睜開眼睛,沒多久又呈現彌留狀態,那種想睡又怕划不來的心情,令習慣早睡的她陷入兩難。所幸,這部電影有許多另類橋段,這才將粟媽自矛盾深淵拯救回來。步出電影院時,粟媽簡直笑到不行:「哈哈~穿西裝打『高爾夫球』、還會開跑車,以前的電影真勁爆!」直到現在,母女倆說起〈地獄新娘〉的有趣內容時,還是會流露出旁人難以理解的會心一笑呢!

看張沖篇
「蝦米?邵氏大明星張沖會出現自己開的在『杜老爺餐廳』!!!」司空見慣的阿姨點點頭、接著說:「對阿!我以前常和朋友約在那兒,中午幾乎都會遇到張沖,他會過來打招呼……。」她叨叨絮絮敘述之前的經歷,滿足流露羨慕眼神的老影迷粟子。
自從知道這項重要訊息,我就下決心要去杜老爺吃飯,忙碌的阿姨與節儉的媽媽則被迫作陪,某個星期一中午,我終於來到傳說中可以看到「張沖」的餐廳……。相較於出發前的萬丈豪情,真正看到張沖先生的我倒顯得低調許多,「算了!就這樣偷看一下就可以啦!」想臨陣脫逃的「俗辣」粟子,竟然說出這麼退縮的話。「我帶妳去!」勇敢的粟媽毅然往張沖方向走去,隨後即是一串兼顧客套與禮貌的話家常時間,俐落的她不僅完成我拍照、簽名與握手的願望,還閒聊了數分鐘。「媽~妳真厲害!」完全沒遺傳到她「果敢」個性的我,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結束這趟特殊的追星行程後,粟媽有感而發地說:「小時候看張沖的時候,覺得他是邵氏大明星,這輩子都不可能親眼看到他,完全沒想到現在竟然會和『張沖』握手呢!」「有個怪女兒也不錯吧!」眼見粟媽樂呵呵,原本硬拉她去的我,總算鬆口氣囉~

廣播錄音篇
話說《玩大陸‧沒事兒》出版後,自認擅長耍嘴皮的粟子便努力招攬上電台宣傳書的機會。只不過,當通告真正到來時,「俗辣粟」還是緊張得很,「怎麼辦呢?」遇到這種情況,就是「超人娘」出場的時候了!於是,無敵粟媽便肩負起陪女兒上廣播節目的任務。
有趣的是,每次上節目時,粟媽總是惜自如金、回答簡潔有力,面對我的困惑,她老神在在地回答:「我每次看電視邀請長輩說話,總是呱啦呱啦說個不停,不僅主角尷尬,連主持人都受不了!所以……我絕對不要變成那樣啦!!」時時警惕自己的粟媽,真是陪伴我上通告的「好喀」呀!
關於廣播錄音還有妙事一樁,記得粟媽結束中廣「美的世界」節目時,正巧接到朋友的電話。只見她邊笑邊回答:「剛才我陪女兒去上廣播節目,在中廣『播音』啦!」播音?這略帶古早味兒的名詞,當下讓我聯想到鄧麗君對苦耐大陸同胞的廣播呼喚。面對女兒的吐嘈,無論外表內在都時髦流行的粟媽不太高興,「我哪說過『播音』?我是說去上「廣播節目」!」

以上僅是粟家母女信手拈來的幾件妙事,隨著歲月進行繼續增加中,請大家拭目以待呦!

和我一起渡過漫漫光陰的粟媽,腦袋裡裝了很多母女同甘苦的奮鬥記憶,不過她認為這些都是我送給她的禮物,讓她有體驗新人生機會。雖然粟媽老說不愛看書、也對教育理論興趣缺缺,但身體力行「與女兒共同成長」的態度,似乎更勝過紙上談兵的專家學者。或許這麼說有點兒「小粟誇娘」,不過粟媽對我而言,確實是舉世無雙的「讚娘」呦!

幕後花絮:我會寫這篇文章,是來自粟媽的概念,她老嚷嚷想把自己的奇遇寫出來,卻總沒耐性坐在書桌上慢慢琢磨。只是,身為女兒的我很難完全揣摩娘親的想法,內容還是不如當事人敘述精彩豐富,所以還是請粟媽自己快點兒動筆,親自寫一篇「扶養怪喀女兒的血淚史」吧~

圖片說明:倫敦市政廳前母女抱蛋樂
拍攝時間:2005.10.04
時空敘述:泰晤士河畔蠶蛹形狀的倫敦市政廳是遊客拍照熱點,搭配可愛的「黑蛋」裝飾藝術,引發粟家雙人抱蛋的拍照設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