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4月2日 星期日

選小市長的回憶


選小市長的回憶

前些日子,粟媽一鼓作氣整理了放滿東西的化妝台抽屜,就像挖化石一般,淺淺的抽屜裡冒出好多沈澱已久的回憶。「我想妳應該會要,所以幫妳帶來了!」風塵僕僕北上的粟媽,剛到台北就拿給我一張泛黃的紙片,原本有些困惑的我,一看到正面,就瞬間豁然開朗、笑瞇瞇地說:「這是國小選市長的傳單嘛!」和上大學後低調又邊緣的形象不同,粟子小姐在國小時是個熱衷各項活動的傢伙,什麼比賽都參加的果敢,連現在的我都難以置信。
話說我轟轟烈烈的小學生活在「選小市長」達到顛峰,當時五年級每班都需推出兩人參選。於是,十個小孩兒就在大人都不甚瞭解的民主制度下展開肉搏戰,從沿街拉票、發送傳單到政見發表……全都行禮如儀,當時披掛紅色彩帶的我,一心想著要贏,滿嘴頭頭是道的「向學校爭取……」,心裡卻已浮現「明知不可為」的無奈。

選舉時發送的傳單在學校「節儉」與「公平」等理由下統一印製,據我的記憶,一名候選人可以設計四種花色,每種花色一百張。由於傳單的誘人與否,與投票呈現「超級正比」,因此大家無不卯足全力,邀請班上最會畫畫的同學跨刀。當時「身為」女生的我,在性別認同的框架下,只能以「可愛」圖片取勝,而同班的男性候選人,則是用「聖鬥士」為號召。
我的宣傳單攻勢,對小女生而言是很成功的,即使沒有投票權的「一、二年級」都透過「關係」瘋狂索取,讓我覺得的選情一片大好~

投票當天,一群小孩兒很認真地跑去看開票,講台上站著上一屆「我們口中什麼也沒爭取」的小市長團隊,表情嚴肅地開票。結果揭曉,努力很久的粟子小姐,得到「最殘念」的第二高票,分得了「新聞局長」的職位。
選完結束後,淡淡地過了什麼也沒作的一年。最後,成為下一屆參選人口中「什麼也沒爭取」的市長團隊成員。

闊別15年,這張小浣熊傳單讓我再次想起那段「自以為是大人」的小市長選舉,此刻才真正覺得,輸贏不重要,過程才是最難忘的!
人生真的很有趣,尤其當你的回憶越來越多的時候^.^

圖片說明:選舉傳單中僅存的一款,出土自粟媽抽屜。繪圖者是一名李姓同學,記憶中長得蠻漂亮、有氣質(哈哈~這和圖畫有什麼關係?),再次謝謝妳15年前的幫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