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12月1日 星期五

退稿信…來自地獄的誠懇言說


退稿信…來自地獄的誠懇言說

第一次投稿就順利獲得刊登,對初出茅廬的新手而言,確實是永生難忘的經驗。記得兩年前的我,隨手翻開蘋果日報「人間事」版,看到小小的徵稿啟事,便俐手俐腳地寫了篇「祖孫同作凌波粉絲」(2004.5.20)的文章。兩天後,編輯透過手機告知入選,再過一星期,我的文字就登載在色彩繽紛的報紙上。「感覺真棒呀!」從小作文成績平平,聯考把國文視為弱項,連國語日報都不敢投的我,有種揚眉吐氣的驕傲。

成功為失敗之母!
如此一投就中的高成功率,就引領我走進漫漫的投稿長路。只可惜,之後的命運並非延續如喬丹般「屢投屢中」的英雄神話,而是三不五時婉轉拒絕的退稿信。「不要相信編輯眼光!」幾次失敗後,我不免有些喪氣,某位朋友說出既洩憤又一針見血的名言,同樣受挫的兩人越罵越過癮,很有「犬儒」既不得志又愛諷刺的氣味。

退稿信給被退稿人安慰?
對於受到否定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尋找「同病相憐」的伙伴,此時一本名為《退稿信》(André Bernard編,台北:寶瓶文化,2006)的翻譯著作,就如同「寶典」降臨眼前。書中羅列族繁不及備載的名作家退稿信,封封狠勁十足,豪不留餘地的批評。看到大師們被這些「眼睛糊到蚵仔肉」的編輯大加撻伐,同樣收到退稿信的我,便開始不自量力地安慰自己:「被退不代表東西不好,而是報社或出版社認為在『目前的社會』這樣的文章不會賣錢!」

大師與凡人,規格還是不一樣!
當我比較《退稿信》書中的文章和我的退稿信時,發現一項很大的不同:即前者很有針對性,對內容或文筆有所批評,而我的則是非常制式(統一格式)且客氣(不著邊際)的,沒有給你任何建議,沒有說你好或不好,只是報社(或出版社)無福消受。
說實話,雖然看到編輯以毀滅式的分析批判自己的作品,會感到不很舒服,但至少表示對方看過,內容也能激起他批判血液。權衡之下,與其收到「全球通用」平鋪直敘的統一回函,我寧願挑戰猶如「來自地獄」砲火四射的退稿信。

翻開《退稿信》的後頁,才出版短短五天就有三刷的好成績。「看來被退稿的人不在少數!」聰明的作者同時抓住編輯和眾多被退者的心,終於成功獲取出版機會。附帶一提,我前兩天收到一家出版社的退稿信,除了姓氏和日期,其餘似乎都在我寄出文章前寫作完成,用字客氣婉轉、內容虛無飄渺,沒半點《退稿信》的暴戾之氣~

圖片說明:難得投中蘋果日報的文章「祖孫同作凌波粉絲」

1 則留言:

  1. 今天收到一則退稿信,看到時感覺不太好←即便《退稿信》很有安慰人的功效,但真實發生時還是會鬱卒。所幸,我已能盡快恢復,雖然心情不至於到百分百快樂,但總能坦然面對挫折。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