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8月29日 星期三

門戶不對的兩代愛情…〈母與女〉


門戶不對的兩代愛情…〈母與女〉

自受「電懋」力捧,丁皓在「明星制度」的運作下,成為新一代的青春活潑的代表。就銀幕形象而言,丁皓融合尤敏的玉女氣質與林翠的中性活潑,不只都市輕喜劇,倫理文藝、甚至是古裝片她都能勝任。然而,「有機會演出」與「受觀眾歡迎」間仍有差距,即便總經理鍾啟文全力拉抬,丁皓也需藉由票房證明自己的價值,1961年出品的〈母與女〉便是讓她發揮演技的賣座作品。
丁皓時常在電影裡分飾二角,如:〈喜相逢〉、〈遊戲人間〉等,無論是面貌相似的「兩人」或是變裝易容的「一人」,往往以笑鬧喜劇的方式呈現。相形之下,〈母與女〉的丁皓雖然依舊冒失可愛,但所飾演的母女兩代卻為「門戶不對」的愛情嚐盡辛酸,是她難得一見的苦情演出。


母的痛苦!
〈母與女〉裡母親的部分,是「下女愛上少爺」的傳統悲劇,由張揚飾演的少爺,維持一貫溫文軟弱的銀幕個性,對青梅竹馬癡心不改,卻沒能力、亦不敢違背刻薄下人的母親;丁皓初登場時活潑可愛,不過隨著劇情急轉直下,暗結珠胎的她落入悲劇深淵。此段頗類似阮玲玉的〈桃花泣血記〉,女主角既窮困又虛弱,再聽到愛人變心的「傳聞」,愁苦傷心等比加成,生完孩子就一命歸西。
特別的是,母親臨終前,對少爺鮮少怨恨,她將落魄歸咎於「未受教育」,以致配不上少爺。因此,她再三交代自己的母親(即孩子的外婆),務必讓女兒求學識字,以免重蹈覆轍。反倒是飾演外婆的歐陽莎菲始終將「有錢少爺沒好人」掛在嘴邊,比起以為受過教育就能改變社會階級的女兒,外婆的「固執」誠實地顯露門戶之見的牢不可破。


女的幸福?
丁皓分飾的女兒在外婆的辛勤養育下長大,儘管容貌與母親相同,卻是文舞歌唱、學業優等的全才。無奈的是,就算穿上全員相同的中學制服,她還是面臨富家女「還不是窮人」的輕蔑,只有一見鍾情的有錢少爺大表佩服,高聲宣揚「職業無貴賤、窮富無差異」。由「雄獅」喬宏飾演的追求者,無論外貌個性都比張揚健壯許多,似乎暗示觀眾他比女兒的父親更有力量對抗家庭反對。
儘管男友有擔當,女方面臨的壓力卻未曾減少。不只對方父母興師問罪,連含辛茹苦的外婆也大表不可。畢竟老太太已經賠上一個女兒,怎能再讓孫女幸福斷送在富家子╱負心漢手裡?
死結在喬宏受傷住院時解開,女兒被擔任院長的父親認出,才有機會向外婆解釋自己沒有移情別戀,也尚未娶妻。外婆因此不再怨恨有錢人,也答應孫女與富家子戀愛;另一方面,喬宏的父母同意訂婚,電影大團圓結局。
〈母與女〉試圖傳達只要堅定信念,真愛一定能突破門戶不對的鴻溝,母親的痛苦在女兒一輩獲得解放。但實際上,女兒愛情的成功仍是階級運作下的成品,試問,若她不是醫院院長的親生女兒,富家子的雙親會如此輕易答應交往?即便勉強同意,對她的態度會如此「友善」?如此看來,「接受教育」、「對抗父權」都非癥結,兩代母女命運的轉折,還是因為母親沒有好家世,女兒有個當醫生的父親。


〈母與女〉的母親部分,是非常典型的苦旦戲,男女情不自禁犯下的「錯誤」,總是讓弱勢女性扛,男主角若是善角就終身不娶,惡角則死不認帳,好人臉的張揚自然屬於前者。女兒的部分看似打破階級牢籠,實際卻是「由父不詳變成醫家女」的身份轉變,如此的安排不只讓劇情能較合乎情理地演下去,對觀眾而言,未嘗不是一種權衡。畢竟捫心自問,是否真心願意接受自己「優秀的乖兒子」與「歌女」交往?就算這女孩再出淤泥不染、再辛勤孝順上進,答案仍在未定之天。


母與女(Devotion)
導演:唐煌
原著:癡人
編劇:秦亦孚
演員:丁皓、張揚、喬宏、王萊、歐陽莎菲、田青、劉恩甲、吳家驤
出品: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
作曲:綦湘棠
作詞:易文
插曲:三首。讀書遊戲歌、地獄天堂、談情說愛
首映時間:1960年4月21日(香港)
獲獎:第七屆亞洲影展最佳女配角獎(歐陽莎菲)
附註:同場加映〈電懋代表團得獎榮歸新聞片〉
劇情簡介:
在英國讀書醫科學生林家和(張揚)回港渡暑假,母親(王萊)亟欲安排他與富家女表妹淑明(蔡麗華)相親。家和獨對家中僕人石媽(歐陽莎菲)的女兒石玲玲(丁皓)念念不忘,兩人自幼青梅竹馬,再見面感情更深。家和對石家母女特別親切,看在管家陳表姑(劉茜蒙)眼裡很不是滋味。


林母雖然疼愛兒子,對傭人卻是刻薄無情,特別囑咐兒子不需對玲玲這種下等人客氣。玲玲深知她與家和,一個是僕人、一個是少爺,身份懸殊,本欲斷絕來往,但家和卻對她情深意重,直說只要是正直善良的就是上等人,希望能和玲玲繼續做好朋友。談話一半,突然下起大雨,兩人只得到破屋裡躲雨,便一時情不自禁發生關係。家和表示必會負責,玲玲也很相信他。
不久,歐洲局勢緊張,家和被迫提前返英。原本希望帶女友同行,但玲玲礙於主人林太太有嚴重的心臟病,擔心她不堪刺激,表示願意安分守己,靜候家和歸來。


兩個月過去,玲玲已經有數月身孕,心裡思念家和,只好請鎮上代筆寫信。陳表姑得知玲玲祕密,慫恿她的母親石媽向太太勒索。石媽雖然心疼女兒,卻不願與陳表姑同流合污,陳惱羞成怒,竟將事情加油添醋向林太太告發,施計勸玲玲莫與家和來往,威逼石媽母女離開林家。


石媽不要主人施捨的金錢,連夜冒雨離開。臨行前,僕人老趙(劉恩甲)以私蓄相助,母女倆感慨萬千。玲玲整日吃不下睡不著,身體早已不堪負荷,再聽到少爺另娶華僑小姐的消息,更是傷心暈倒。未幾,油盡燈枯的玲玲產下一女,臨終前懇求母親務必供養女兒小玲讀書,切莫重蹈自己不識字的覆轍。


十多年過去,玲玲的女兒小玲(丁皓分飾)長大成人,外婆石媽為免她被人欺侮取笑,對內對外都稱自己是小玲的姨媽,努力工作供她完成中學學業。小玲長得亭亭玉立,與母親十分神似,且才華洋溢、品學兼優,非常出色。
畢業典禮懇親會上,小玲表演西班牙舞,儘管同學袁志菁(金挹芬)瞧不起小玲家世出身,不停出言諷刺,但她的哥哥袁志棠(喬宏)卻對小玲一見鍾情。


小玲不忍姨媽日夜操勞,決心到夜總會唱歌,一面補助家計,一面賺取明年的學費。志棠透過報紙得知消息,表示佩服小玲的骨氣,志菁卻說是丟學校的臉,袁父得知兒子有意和歌女交往,大表反對,認為她們都是為錢接近富家公子,沒安好心。
志棠每晚都到夜總會捧場,卻遲遲不敢上前交談,小玲注意到這位男客,對他印象深刻。當晚,綽號小財神(田青)的客人欲調戲夜總會的侍應聲珍珍,小玲看不過與他們起衝突,危急之際,志棠出手相助,才化解一場衝突,小玲對志棠萬分感激,唯石媽提醒她「有錢人沒一個好東西」。此後,小玲與志棠兩情相悅,時常出雙入對。


志棠父母不願兒子與歌女交往,跑到小玲家侮辱石媽,小玲見狀,將兩人趕出家門。石媽傷心欲絕,只好向小玲說出母親過世,實際是受富家子欺騙所致的往事,揚言有錢人根本瞧不起窮人。石媽說出自己是外婆而非姨婆,小玲對外婆感激更深。外婆請求小玲務必與志棠分手,小玲雖深知志棠為人,但見外婆聲淚俱下,只得含淚答應。
小玲向志棠表示不能再見面,志棠不明就裡、心緒大亂,在路上遇到上次鬧事的花花公子前來尋仇,因此受傷住院。


小玲匆匆趕赴醫院看志棠,聽聞院長不允探病,只得闖入院長辦公室詢問。院長見到小玲,大吃一驚,反向她詢問姓名身世,確定眼前的少女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家和當夜探訪石媽,向她解釋多年的誤會,表示自己從未變心。家和約見小玲,說出自己就是她的父親,小玲質問為何改娶他人、多年毫無音訊。家和解釋自己從未結婚,全是母親造謠,儘管他不停尋找玲玲母女,卻因戰事而受到阻礙。家和鼓勵小玲莫放棄與志棠的愛情,勇敢爭取自己的幸福,不要重複自己和玲玲的憾事。


家和、小玲父女相認,外婆也同意她與志棠交往,而志棠父母也不像過去那般固執。志棠、小玲相約大學畢業、有工作能力時再組織小家庭,屆時兩人會與小玲的外婆同住。目睹這一幕的家和,心裡感慨萬千,上一代的悲劇到了下一代終以喜劇收場。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