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8月26日 星期日

患難真情…周璇作品〈長相思〉


患難真情…周璇作品〈長相思〉

中日戰爭爆發,保家衛國的先生離開暫時安全的「孤島」上海,投身朝不保夕的沙場,留下年輕妻子與盲眼母親,先生將親人託付給拜把兄弟,從此渺無音訊。未幾,傳來丈夫過世的消息,妻子與友人患難生情……。如同許多以八年抗戰為主題的文藝小品,〈長相思〉(1947)將個人情愛與大時代的不安連結,看似是幾個人的故事,實際卻是許多真實經歷的混和。
在「朋友妻不可戲」的前提下,拘謹正直的男主角不可能與友人妻子單獨見面,甚至發生感情。未料,這層禁忌在戰爭時被徹底打破,他們為圖謀生計而經常共處一室;為不想讓老母親擔心兒子安危,製造假的平安信,後來更隱瞞他已經陣亡的消息。戰爭雖然毀壞原本平靜的生活,卻使倆人培養出真情,我想起張愛玲的《傾城之戀》(1943),失去與獲得不像表面看到的那般絕對,烽火漫天裡,不只有喪親失子的痛,也會產生永生難忘的愛。
電影尾聲,失去一隻手臂的丈夫脫險歸來,已經心心相印的妻子與友人只得苦笑分離。因為戰爭開始的愛情,也隨著戰爭的結束劃下句點,患難真情敵不過夫妻之情、朋友之義,注定無緣的男女,營造出〈長相思〉的淡淡哀愁。


香港‧夜上海
隨著國共內戰漸趨激烈,許多內地的電影工作者紛紛將事業重心轉往相對穩定的香港。儘管拍片的地方改變,題材卻還維持「海派」作風,無論時代背景、故事題材甚至演員穿著,全部原封不動南下,形成四0年代末至五0年代初,國語電影的內容與拍攝所在地—香港脫節的特殊現象。周璇應「大中華影業公司」邀請赴港拍攝的〈長相思〉,便是其中典型。
〈長相思〉將時空拉回八年抗戰,對當時觀眾講述「經歷戰爭的那群上海人」的故事。有趣的是,電影裡一首至今仍膾炙人口的插曲「夜上海」,恰恰顯露這種在香港拍攝的上海時光的交錯感。站在香港攝影棚的周璇,布景是百樂門風格,音樂是時代曲旋律,嗅不到丁點港味。


回味‧台灣港
1948年8月5日,報紙刊登一則影星舒適赴台拍攝〈長相思〉的短訊。這位香港首席小生來去匆匆,復以在台灣知名度不高,並未引起太多影迷追逐。其實,台灣的影劇記者本以為身為女主角的周璇也會到訪,「磨鏡霍霍」想捕捉她的身影。無奈這段在台北縣淡水附近拍攝的結尾戲,只有舒適一人,令金嗓子迷頗感失望。
我並未查到劇組為安排台灣外景的原因,推估可能與新鮮感和開發觀眾群有關。首先,台灣甫脫離日本統治,觀眾或會好奇當地的山光水色,電影宣傳時寫上「台灣取景」,也能稱得上噱頭;其次,台灣對國語片而言,是一塊尚未開發的市場,藉由拍在台外景的廣告手法,或許能吸引平日不看國語片者的目光。不過說實話,電影開頭與末了舒適遙望海景、聽唱片一幕,著實看不出什麼很「台」的特色,若不是看過相關報導,大概會認為是某個遠離上海的南方海岸吧!

漢奸!導演周折
〈長相思〉的誕生,與「大中華」周劍雲的奔走息息相關,無論演員、導演都由他出面邀請,是很重要的幕後推手。實際上,自二0年代執掌「明星公司」發行業務以來,周劍雲即以高超的經營能力蜚聲影壇,即至1946年加入「大中華」,他總能把握觀眾脈動,製作合乎市場需求的賣座電影。然而,精明如周劍雲,仍沒法預估政治的影響力,面對臨陣換導演的窘境。
〈長相思〉開鏡時,周劍雲覓得「明星」時代的老戰友張石川赴港執導。沒想到,電影拍到一半時,張石川卻被控漢奸罪(主要是中日戰爭期間協助╱受僱於日人拍片),需返回上海候審。雖然罪名未能成立,但歷經生死關頭的張導卻因心臟病發,無法繼續工作,只得由副手何兆璋頂替完成。所幸,電影是以周璇歌曲為號召,拍攝方面中規中矩就足以應付,免去公司一場導演開天窗的災難。


相較於備受推崇的〈馬路天使〉,周璇中後期的作品已明顯歌重╱優於戲,飾演的角色不外歌女、唱片歌星、音樂老師。儘管周璇的個性溫順,對演戲這項賺錢的工作也頗為滿意,但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製」,卻也令她困擾不已,進而對拍片感到疲憊和倦怠。
記得古裝扮像極美的「古典美人」樂蒂,對自己進入「電懋」(後改組為「國泰」)後老演古裝戲的瓶頸不甚愉快。對她而言,原本以引為傲的古典氣質,逐漸成為束縛成長的牢籠,甚至減少接拍其他類型電影的機會。樂蒂的遺憾同理可證於周璇,細緻的歌聲將她帶入影壇,成為眾所周知的大明星。不過,太搶眼的歌聲卻也成為金嗓子「無片不歌」的宿命,三首、四首……七首、十首……電影成為連續劇形式的MV,重點不是劇情,是貫穿其中的金曲。


長相思(An all-consuming love╱有聲黑白)
導演:何兆璋
編劇:范烟橋
演員:周璇、舒適、黃宛蘇、白沉、梁蚨、顏碧君、陳煥文
出品:華星影片公司(香港)
首映時間:1947年(香港)
片長:92分鐘
音樂:陳歌辛
作詞:范煙橋
演唱:周璇
插曲:七首,「長相思」、「燕燕于飛」、「星心相印」、「凱旋歌」、「黃葉舞秋風」、「夜上海」、「花樣的年華」。
附註:本片又名〈燕燕于飛〉
劇情簡介:
高志堅(舒適)若有所思地在海岸邊聽唱片,歌聲將他帶回過去時光……
數年前,李湘梅(周璇)過生日,丈夫后心明(梁蚨)與夫婦的好友高志堅,不約而同送給她留聲機。朋友們幾番討論,決定將心明的禮物轉送志堅,曾是紅歌星的湘梅靈機一動附上自己灌錄的唱片,笑說偶爾可以聽著玩玩。


太平洋戰爭爆發,心明亦然離開受日本人控制的上海租界,投入內陸戰爭。心明久無消息,湘梅憂愁度日,他失明的母親(顏碧君)則忐忑不安。志堅見狀,只得謊稱收到心明來信,藉口給予婆媳倆經濟支援。
志堅雖然開設補習學校,卻收留許多窮困的免費生,生活很拮据。儘管如此,他在教授職業技能之餘,仍與學生討論國家政事,希望加深他們的抗日思想。深夜,更與志同道合者偷偷收聽來自重慶的廣播,互相鼓舞士氣。
某日,心明母親不慎受傷,醫院必須收到兩千元才能開始醫治,湘梅只得求助志堅。時間緊迫,志堅只得暗中當去冬季大衣,以解燃眉之急。湘梅輾轉得知實情,對志堅感激更深。


湘梅至藥房購買魚甘油給母親補身體,未料物價飛漲,一日數價,湘梅負擔不起,只好黯然離開。臨行前,她遇到老同學柳青(黃宛蘇),柳青收入頗豐,不僅送藥給湘梅,更請她到家裡一聚。
柳青家居豪華,令湘梅大開眼界。兩人談起近況,湘梅感嘆丈夫渺無音訊,生活也陷入困頓;反觀柳青則說自己在「耍猴」,語氣好不快活。原來,她是位長袖善舞的舞場小姐,周遊於科長處長之間,好不快活。
柳青見湘梅為錢愁苦,問她為何不利用自己的好嗓子找份工作。「這…不大好吧!心明又不在上海……」湘梅仍是一貫老實脾氣,態度猶豫不決。柳青很不以為然,她認為這是為了生活不得不的辦法,更何況還要養他的母親,有何不可?!

湘梅返家,見志堅衣著單薄在外等候。志堅將母親賣鐲子變現的事告訴湘梅,他請湘梅代為保管鐲子,自己則掏出兩千元作為當費。湘梅不忍志堅繼續獨撐家計,決心接受柳青建議,重出江湖到歌廳演唱,唯一條件是「不能刊出她的名字」。
后家經濟轉好,湘梅婆媳邀志堅到府作客。志堅發現不只菜色好,家裡請僕人,更為他做了幾件冬大衣。湘梅藉口丈夫匯錢,手頭較為寬裕,志堅卻力勸她節儉,勿浪費得來不易的金錢。


聖誕節將至,歌廳為求賣座不惜以湘梅作號召,湘梅見報大驚,但已無法挽回。志堅得知她演唱的消息,大罵她如柳青一般愛慕虛榮、自甘墮落,與漢奸、發國難財者私混一起。湘梅認為用勞力賺錢並無不當,且清者自清,面對志堅的強硬態度,只得掩面哭泣。
是夜,志堅返回學校時,被埋伏附近的日本憲兵逮捕,原來他私聽電台及傳播抗日思想的事情被揭發,恐怕姓名難保。隨後趕到的湘梅恰巧目睹志堅被抓,遂與好友柳青商討營救辦法。
柳青找到幫日人做事的漢奸,好說歹說才將深陷大牢的志堅救出。只是,志堅對湘梅、柳青仍有誤會,對她們的幫助更是毫不領情。

參與抗戰的朋友張克己(陳煥文)帶來心明已陣亡的消息,請託志堅轉告湘梅,志堅為此輾轉難眠。隔日,志堅赴后家,得知湘梅找到代課工作十分高興,不忍告訴她丈夫過世的消息。未幾,湘梅從志堅口中得知心明消息,痛哭失聲,但為了不傷婆婆的心,只能暫時隱瞞事實。


湘梅與志堅相互扶持,感情漸深,一日,湘梅、志堅在陽台上談天,湘梅對志堅多年照顧非常感激,她將心情融入歌中,歌詞隱約透露愛慕之情。
八年抗戰勝利,湘梅與婆婆回到原本的家,克己帶著太太柳青來訪,鼓勵湘梅、志堅勇敢爭取幸福。沒想到,兩人感情步上正軌時,心明卻負傷回家,他由於長期被關在日軍俘虜營中,因此和家人斷了音訊。湘梅、志堅雖然高興心明平安返家,但想起兩人的患難真情卻不禁悲從中來。
晚間,湘梅以歌曲抒發內心傷感,志堅則趁黑夜離開后家、離開上海。他落腳於某個海濱小城,在岸邊聽著湘梅的唱片,歌曲播罷,志堅乎感過去已成往事,將唱片拋入大海,紀念這段永遠的相思之情。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1 則留言:

  1. 感謝版主詳盡的說明!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