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8月24日 星期五

【廣播】金嗓子的哀樂人生…周璇


金嗓子的哀樂人生…周璇

儘管流行音樂已不鍾情細嫩女聲,周璇(1918~1957)的歌曲卻昇華為四0年代的文化符號,以輕柔婉轉的歌聲扛起厚重古老的中國。不同於許多被淡忘的歌影星,周璇的故事不時以文字或影像反覆呈現,從出生到過世都圍繞著重重戲劇色彩。
1951年秋,正拍攝電影〈和平鴿〉的周璇精神錯亂,被送入療養院。病中,她養成寫日記的習慣,在冊子首頁寫下:「把人家的過錯來懲罰自己,是世界上最傻的傻瓜。」周璇素有記憶佳句的習慣,雖然不知道這句話是有感而發,抑或引自他處,卻深刻反映她哀傷的感情生活。
周璇幼年隨養父母在貧困裡度過,最在意的就是錢、情及名聲。未料,生命中的幾段愛情都不順遂,有的傷心、傷顏面,有的甚至是人財兩失。人前風光的「金嗓子」,內心卻背負千金萬擔,加上流言誹語刺激,誘發潛伏多時的精神衰弱症,致使生命最後幾年都籠罩在精神病的陰影裡。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8月23播出〈回顧1949年之前的明星—周璇(上)〉專輯。今年正逢金嗓子周璇過世五十週年,中國大陸及香港都有相關紀念活動,想認識這位風靡四0年代歌壇的影星嗎?切莫錯過此集唷!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8/23
節目摘要:周璇、電影〈長相思〉
播放歌曲:〈長相思〉插曲「夜上海」、「花樣的年華」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周璇
周璇原名蘇璞,幼年時被舅舅賣到上海,從此與父母失散,之後被周家收養,改名周小紅。1931年,加入黎錦輝創辦的「明月社」,在一次表演上演唱歌曲「民族之光」大獲好評,黎取歌詞「與敵人周旋於沙場之上」,建議改名為周旋(後再定名周璇),以紀念此次成功。1934年,周璇在某次「十大歌星」票選中,以新人之姿獲得第二名(冠軍為白虹),從而獲得「金嗓子」的雅號。 1935年開始為「藝華影業公司」拍片,陸續參與〈喜臨門〉(1936)、〈化身姑娘〉(1936)、〈滿園春色〉(1937)演出。她多擔任第二女主角,直到外借「明星」拍攝〈馬路天使〉(1937)才正式獨當一面,並迅速嶄露頭角。1938年加入「國華影業公司」,主演古裝片〈孟姜女〉(1939)、〈三笑〉(1940)、〈蘇三艷史〉(1940);時裝片〈七重天〉(1939)、〈天涯歌女〉(1941)、〈夜深沈〉(1941)及〈惱人春色〉(1942)等近二十部影片。1943年隨「國華」併入「中華聯合電影股份有限公司」,主演〈漁家女〉(1943)、〈紅樓夢〉(1944)、〈鳳凰于飛〉(1945)。 1946年,周璇應邀到香港,為「大中華影業公司」拍攝〈長相思〉(1947)、〈花外流鶯〉(1947)、〈莫負青春〉(1948)、〈歌女之歌〉(1948)等。由影業鉅子張善琨主持的「永華影業公司」,也以重金請她與舒適合演〈清宮秘史〉(1948)。


1950年拍罷「長城影業公司」的〈彩虹曲〉(1949)及〈花街〉(1949),周璇北返上海,參與「大光明影業公司」〈和平鴿〉的拍攝。由於和男友的感情、金錢糾紛,致使她的精神狀況不穩,工作也受到影響。1951年夏末,周璇疑似因懷疑劇組人員諷刺其「生活不檢點」大受打擊,突發精神病,被送入紅橋療養院。期間,周璇的精神狀態好好壞壞,直到1957年6月才正式「甦醒」過來。此時,中共官方大篇幅報導她康復的消息,周璇也以親筆信表示將再度投入電影事業,以感謝觀眾對她的熱愛與關懷。沒想到一個月後,竟感染急性腦膜炎,經治療無效,於9月22日病逝,得年39歲。周璇一生留下許多膾炙人口的歌曲,錄製近100張黑膠唱片,絕大多數都是她主演電影的插曲,如:〈馬路天使〉的「四季歌」、「天涯歌女」;〈三星伴月〉(1938)的「何日君再來」;〈西廂記〉的「拷紅」;〈漁家女〉的「瘋狂世界」、「交換」;〈鸞鳳和鳴〉的「可愛的早晨」、「真善美」;〈長相思〉的「花樣的年華」、「夜上海」、「黃葉舞秋風」、「星心相印」;〈花外流鶯〉的「高崗上」、「晚安曲」;〈歌女之歌〉的「愛神的箭」、「知音何處尋」等。時至今日,「金嗓子」的金曲仍為美聲派歌手傳唱,更不時成為發行懷舊專輯或演唱會的號召。


愛神的盲箭
雖然事業順遂,周璇的感情卻走得異常坎坷。首任丈夫嚴華是以離婚收場,之後的朱懷德、唐棣更是複雜多乖,其中又以朱給周璇的打擊最沈重。嚴華是「明月社」主持人黎錦輝的徒弟,大周璇九歲,兩人相識於歌舞團。嚴華擅長譜曲、很有才華,他教周璇國語、唱歌。經過五年交往,亦師亦友的關係逐漸轉變為情侶,兩人遂於1938年宣布結婚。只是,此刻的周璇已是名滿上海的「金嗓子」,丈夫卻仍把她看成小丫頭,金錢、生活都管制得嚴。加入「國華」後,周璇因拍攝接觸小生韓非,兩人談笑風生的緋聞傳進嚴華耳裡,自然不是滋味,夫妻常有激烈爭執。當時的報章媒體普遍同情周璇,將嚴華描繪成「外表斯文、內心兇惡」的暴君,不但吃軟飯,還動不動拳打腳踢。據嚴華自己的描述,他和妻子並沒有什麼大問題,只是「國華」柳老闆有心作梗,破壞他們夫妻感情,想將這棵搖錢樹據為己有。不久,周璇躲入柳老闆家,嚴華施出「警告逃妻」依然回天乏術,只得於1941年同意離婚。


結束第一段婚姻,卻掉入更深的愛情陷阱。1943年,腿骨折康復後的周璇投入〈漁家女〉的拍攝工作,此時她身邊出現一位溫柔體貼的男人…朱懷德。和前夫嚴華截然不同,朱懷德不僅會安排羅曼蒂克的生日晚餐,還時時輕聲細語地哄著她。得到信任後,他開始以做生意、投資等各種理由向她拿錢。一向很勤儉攢錢的周璇,一方面是感情,另一方面也是貪圖高獲利,接二連三獻上血汗收入。其實,朱懷德早有妻室,對她一開始就是欺騙,不久便謊稱投資失利,一毛錢也拿不回來。可憐周璇既心疼錢又擔心情郎內疚,有苦說不出。
1946年,周璇到香港拍片,很快又累積一筆資產。由於金融不穩,她將收入全數轉成金條,藏在上海住家的沙發椅內。周璇見男友渺無音訊,以為情郎日夜奔走為未來儲蓄資本,不忍心之餘,竟告訴他自己存放於自宅的金條,已足夠維持兩人後半生。
一心撈錢的朱懷德,聞言趕緊返回上海,樂得將金條挖光光。未幾,周璇發現已經懷孕,男友卻沒有丁點歡喜之情,此時,她才知道對方名草有主,自己人財兩失。1950年,周璇返回上海,不久就在報上刊出啟示「我倆因意見不合,故在登報之日起脫離同居關係」,正式結束與朱懷德的關係。
和朱懷德交往的幾年,周璇不僅存款有去無回,感情也是付諸流水,至於她最在意的名聲╱名節,朱既不能結婚,亦不願承認腹中胎兒。重重打擊使周璇精神失常,她先後在拍戲現場及家裡情緒失控,以致最後送院治療。進入療養院後,情緒稍微平復的周璇,雖然深知「別把朱懷德的過錯來懲罰自己」,但還是忍不住氣恨自己是「世界上最傻的傻瓜」。


周璇最後一段戀情發生於拍攝〈和平鴿〉時,美術老師出身的唐棣,因製作電影布景結識周璇。當時她的精神狀態不佳,失去正常判斷的能力,因此《周璇日記》稱唐棣是「趁人之危的卑劣行為」。周璇於1951年10月短暫治療後出院,心智尚未恢復,又被這位唐先生帶著四處向故友借貸。據趙丹夫人黃宗英(亦是周民的養母)所說,周璇家裡原有的珠寶大衣等浮產,後來全沒了蹤影,估計是遭唐棣搜刮一空。周璇的養母將唐棣告上法院,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以詐騙罪和誘姦罪判處他三年徒刑,更將財產移交「周璇財產保管小組」。只是,代管財產的措施,卻讓周璇陷入另一個痛苦,因為這是她僅有的物產,卻沒有管轄理用的權力。


小璇子,唱吧!
影圈的朋友暱稱周璇為「小璇子」,一是指年紀小,二是指個頭小。其實,自幼賣作養女的她自小缺吃缺喝,長得瘦瘦弱弱,進入歌舞團時才十歲出頭,主角怎麼輪也輪不到她。幸運的是,周璇生逢其時,當時廣播、唱片及有聲電影興起,她的聲音隨著新媒體傳入萬千觀眾的耳朵。
〈馬路天使〉後,周璇越來越紅,無論電影、唱片都受歡迎,於是她一部接著一部拍,一首接著一首唱。直到發病前,倍感疲憊的周璇,心裡希望「盡可能不作拍戲的工作」,現實中仍不甚情願地接下〈和平鴿〉,無形中加重她的精神負荷。感覺起來,周璇像是累壞的百靈鳥,鑲金的嗓子沒壞,人倒是先倒下。
1957年6月,周璇生前最後一段影像資料〈訪周璇〉裡,報導尚稱痊癒八成的她顯得侷促拘謹,也未開口說話,在故友一句:「小璇子,唱個歌給我們聽聽吧!」促擁下,才娓娓唱出「四季歌」。末了,周璇牽著老搭檔趙丹的手,嘴裡喃喃:「唱得不好。」趙丹拍拍她的手臂,似乎告訴她「人╱魂」回來就好。
其實,周璇的「康復」多少與政治宣傳有關,當時中共鑑於她對海外的影響力,一直希望能將她治癒,作為「新中國」挽救飽受「舊社會」迫害的樣版。於是,清醒八成的周璇只得強打精神,以歌唱向世人證明自己的清醒與「新中國」的「恩澤」。

參考資料:
1.方翔,《何處訴衷情…周璇、李香蘭之歌》,台北市:漢光文化,民80。
2.周民、張寶發、趙國慶編著,《周璇日記》,武漢:長江文藝出版社,2003。
3.屠光啟等著,《周璇的真實故事》,台北市:傳記文學出版社,民76。
4.魏啟仁,《世紀影歌星三腳鼎…周璇、李香蘭、白光》,台北市:南天書局,2001。
5.維基百科—周璇

1 則留言:

  1. 如果在香港过得开心,周璇为什么要回到解放后的上海?是谁去深圳接的她?接她的时候为什么景况那么惨,为什么衣衫褴褛,为什么精神接近崩溃?仅仅是因为变心的渣男友吗?就和电影公司(的黑社会大佬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吗?那段历史被谁抹去了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