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8月22日 星期三

【廣播】失意少女的珠簾夢…甄珍作品〈一簾幽夢〉


失意少女的珠簾夢…甄珍作品〈一簾幽夢〉

「我有一簾幽夢,不知與誰能共?」甄珍飾演的紫菱總是盯著珠簾發白日夢,偷偷愛慕著姐姐的男朋友楚濂。紫菱是個失意的女孩,她個性浪漫、頭腦精明,卻總考不上大學;反觀身為對照組的姐姐綠萍,則是優秀出眾,難怪她要自嘆不如。只是,紫菱怎麼也想不到,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竟鍾情自己,可憐姐姐再完美也落得男方「完美但不真實」的批評。
儘管楚濂為負責任而迎娶綠萍,紫菱又遇上不只愛、更懂她的雲帆,彷彿既優又帥的好男人,只圍著她一人轉。幸運之神時時眷顧,無怪紫菱才是〈一簾幽夢〉大樑,綠萍落個「成功為失敗之母」,人生每況愈下。看完本片,當真的少女還想不想奮力用功,或著裝上珠簾,當個活潑的可人兒?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8月16播出〈明星回顧「甄珍」及其作品「一簾幽夢」(下)〉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8/16
節目摘要:甄珍、電影〈一簾幽夢〉
播放歌曲:〈一簾幽夢〉插曲、由蕭孋珠演唱的「詩意」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一簾幽夢〉裡,費雲帆是個非常討好的角色,他溫柔體貼、多金深情,為搏歡心彈吉他彈到指頭流血也在所不惜,除了自認「老一點」外,幾乎十全十美。片中,雲帆認為紫菱「根本不懂真正的愛情」,這種說法對「愛鴻遍野」的文藝片而言,可謂高難度的大哉問(只有對你才是真愛,對別人就不是?)。儘管如此,相較於一直質問「妳愛我嗎?妳不愛我了嗎?」的楚濂,雲帆仍是進入另一階段的成熟男子。
飾演雲帆的謝賢,拍攝本片時剛與甄珍結婚,幾場蜜月戲都能清楚感受兩人新婚燕爾的快樂。但不知是導演要求或角色設定,謝賢在〈一簾幽夢〉裡的表現不若他在粵語片中瀟灑自在,反倒多了幾分刻意,部分動作更是帥得有些僵硬。所幸,甄珍稱職發揮,從俏皮女孩、戀愛少女到成熟少婦,內心轉折層次分明,無怪能執文藝片牛耳。


一簾「憂」夢
銀幕前愛恨濃郁、引人入勝,實際〈一簾幽夢〉的拍攝過程卻是波折重重,演員換角、緋聞謠言……傳得沸沸揚揚,拖了半年才完工。我想,即使率性如白景瑞,或許也被這麼多的突發狀況,整得哭笑不得。所幸,上映後賣座成績極佳(台灣第二、香港第十七),「憂夢」成「優夢」,再多辛苦也值得。

秦祥林取代鄧光榮
電影在台開鏡三天,鄧光榮突然回香港處理交通違規事件,未幾竟被香港法庭限制出境。原來鄧一年多前曾屢次任意停車,遭罰也置之不理,法院方面以「藐視法庭」為由提審,並稱在未結案前,不准他離開香港。
導演白景瑞不耐久候,決定請秦祥林接替演出。只是,他與鄧光榮素有競爭關係,秦表示不接別人「剩下的」角色,願改演謝賢的費雲帆。導演白景瑞見如此「改」下去,牽連將越來越廣,只得請人多方勸說,經過月餘秦祥林才接下楚濂一角。


甄珍體弱病纏身
電影開拍不久,甄珍就因哭戲時眼藥水點得太多,導致眼睛紅腫。為求儘速消腫,她向一位知名的中醫師求診,由於對方不知她素有心臟衰弱的毛病,一扎針就導致甄珍暈眩昏迷。雖然事後很快清醒,但對她的身體已造成不良影響,不時要暫停拍攝,以便治療和休養。此外,為補拍外景,甄珍需在冷天穿著夏裝連戲,連吹幾天寒風,竟患上急性肺炎當場暈厥。
對於甄珍「眼疾」的起因,亦有謠言指向丈夫謝賢:「甄珍在拍片期間,每天有人給她送玫瑰花和寫情書,引起謝賢不悅,一怒打了甄珍耳光,因而使甄珍把眼睛哭得紅腫,不能拍戲。」(戴獨行,1975年1月25日)然而,無論甄珍夫妻是否真有衝突,可知的是,幾年忙碌的拍戲生活,已把活潑健康的甄珍累得幾近報銷!


甄珍謝賢鬧失蹤
〈一簾幽夢〉開拍時,甄珍、謝賢方才閃電結婚,兩人專程返台,卻碰上鄧光榮出庭應訊電影停拍的窘境。不久,甄珍在丈夫陪同下返港取身份證,卻是一去不復返。傳聞劇組認為謝賢演正派角色不適合,白導因此有意更換,引起謝賢的不悅與杯葛,身為妻子甄珍自然同進退。出資的「第一影業公司」得知消息,老闆黃卓漢趕緊赴香港勸說解釋,這對銀色夫妻才釋懷。
只是,此事件使〈一〉片拍攝進度落後,原本赴歐洲的外景改成鄰國南韓,甄珍、謝賢「寓蜜月於工作」的計畫因此褪色不少。

雙胞對手〈一年幽夢〉
隨著〈一簾幽夢〉的新聞越吵越熱,製片人王龍竟把日前完成的電影〈斗室〉改名為〈一年幽夢〉,藉此搭上宣傳的順風車,炒熱即將而來的香港檔期(註:台灣已上映過此片,當時片名為〈斗室〉)。有趣的是,〈斗室〉的導演就是謝賢,主角則為甄珍與鄧光榮,因此若不仔細看,很容易讓觀眾弄糊塗。
謝賢曾去函要求王龍更正,他認為電影本事依達的同名原著,沒理由改新片名。然而,滿腦生意經的王龍卻非省油的燈,他解釋到:〈斗室〉描述青年一年間由失明到復明的故事,改為〈一年幽夢〉並無不可,此外,片頭、海報、拷貝本全都製作完成,改片名實屬勢在必行。

資料參考:
1.本報訊,「一簾幽夢換角 鄧光榮在香港涉訴訟 秦祥林接任男主角」,《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9月6日。
2.戴獨行,「一簾幽夢卡斯脫 傳說將全部翻新」,《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9月11日。
3.本報訊,「甄珍謝賢返台 續拍一簾幽夢」,《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9月24日。
4.本報訊,「針灸治眼疾 甄珍受虛驚」,《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10月2日。
5.戴獨行,「斗室改名一年幽夢 謝賢王龍隔海爭執」,《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11月9日。
6.戴獨行,「一簾幽夢‧一波三折 現在總算拍完了」,《聯合報》第九版,1975年1月25日。


一簾幽夢(Fantasies behind the pearly curtain)
導演:白景瑞
原著:瓊瑤
編劇:張永祥
演員:甄珍、汪萍、秦祥林、謝賢、江彬、傅碧輝、盧碧雲、魏甦、王豪
首映:1975年
出品:第一影業機構(香港)
劇情介紹:
汪家舉行酒會、杯觥交錯,標準成年人社交應酬的場合,只有二女兒紫菱(甄珍)一身輕便,躲在角落大快朵頤。來客費雲帆(謝賢)對女孩產生好奇,藉機攀談,才知道她因未考取大學而鬱鬱寡歡。紫菱苦笑說,自己遠不如「漂亮、溫柔、文雅」且學識豐富的姐姐綠萍(汪萍),姐姐帶給父母驕傲,而她卻是失意。
楚濂(秦祥林)邀請紫菱共舞,沒一會兒,紫菱就主動和姐姐交換舞伴。其實,眾人早將綠萍、楚濂視為一對,認定兩人遲早會訂婚,連紫菱也不例外。

汪母(傅碧輝)責備紫菱不用功讀書,整日只知寫詩焚稿、故作浪漫,她希望紫菱能像長女綠萍一樣擁有高學歷,即使重考幾年都在所不惜,紫菱好多歹多仍無法改變母親初衷。不顧意興闌珊的女兒,汪母斬釘截鐵地宣示:「妳今天一定會考上!」此刻,她已請楚濂來為紫菱補習,而擔任工程師的他也答應撥空幫忙。
楚濂依約到汪家,紫菱則是滿臉無奈。楚濂談起紫菱房門外的珠簾,紫菱若有所思地回答:「因為每一個珠子裡,都有我一個夢。」楚濂同情紫菱處境,表明自己亦不認為非念大學不可,最重要的是能夠「活得快樂」,兩人約定不再補習,氣氛輕鬆融洽。此時,綠萍下課返家,紫菱趕緊將楚濂推向姐姐,自己則面露淒楚。


紫菱請雲帆教她彈吉他,想起姐姐與楚濂的感情,歌中透露著失意。雲帆對紫菱一見如故,用餐時,他談起自己股票致富與婚姻失敗的過去,紫菱聽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覺地香檳越喝越多,最後竟然醉得不省人事。
隔天,楚濂滿臉不高興地來到汪家,表示對紫菱昨日酒醉的事非常在意,他說出自己早在十五歲時便愛上紫菱,無法忍受雲帆、甚至任何一個男人與她單獨相處。紫菱聽到楚濂的告白既高興又驚訝,她感動地說:門外珠簾上的每一個珠子、每一個夢都叫做「楚濂」。
之後,楚濂與紫菱陷入熱戀,兩人時常以補習的名義見面出遊,紫菱更和楚濂到雲帆開設的餐廳。雲帆很知趣的地說,妳現在不是失意,應該叫得意了!

自從楚濂告白後,紫菱每天都過得非常甜蜜,唯獨擔心會因此傷害到姐姐。楚濂認為綠萍或許會心儀猛力追求的同學陶劍波(江彬),紫菱決定找機會刺探綠萍真心。
一日,紫菱聽到父母有意讓楚濂與綠萍訂婚,她一方面高興楚濂喜歡的是自己而非優秀的姐姐,另一方面也不解為何雙親只關心姐姐而不注意自己。紫菱一心希望姐姐喜歡的是陶劍波,未料,綠萍卻說陶只是戀愛裡的調味料,目的只是為了刺激楚濂所使用的一種愛情上的小手段。
紫菱將見聞轉述楚濂,楚濂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他表示三角戀愛總會是悲劇,自己無法同時顧慮兩個人。楚濂決定向綠萍攤牌,如此至少紫菱和他可以得到幸福。


楚濂騎車載綠萍到郊外談判,心裡千頭萬緒,一閃神,竟然發生車禍。綠萍為此失去一條腿,不僅內心痛苦,更不願見自己深愛的楚濂。楚濂甦醒後,告訴紫菱自己還未來得及說出「事實」,更決定要以贖罪的心情向綠萍求婚。楚濂謊稱始終愛得是綠萍,絕不是為了負責任,紫菱見狀,趕緊勸慰姐姐接受,並則含淚祝福兩人幸福。
紫菱的痛苦只有雲帆看在眼裡,雲帆溫柔地陪伴著她,更彈吉他安慰紫菱,即使十指破皮也不喊停。紫菱不解雲帆為何對自己這麼好,沒想到,雲帆卻回答:世界上的男人不只楚濂一個,只要不嫌太討厭、太老,希望能作她的丈夫。


楚濂、綠萍結婚當日,紫菱想起雲帆的話,不僅承諾可以到世界各地渡蜜月,幫助紫菱便能暫時遠離煩惱,更說人不一定是為愛情而結婚。紫菱本想回絕雲帆的求婚,但雲帆卻以種種理由說服。他認為紫菱根本還不懂愛情,只是陷在感情的漩渦裡,並說只有自己最瞭解她,也能夠提供安定的生活,是紫菱目前最好的選擇。
返家後,紫菱向父母提出要和雲帆結婚,汪母聞言激烈反對,認為紫菱一向稱雲帆為「叔叔」,年齡差距太大,汪父(魏甦)則決定要單獨與雲帆深談。雲帆說出紫菱為綠萍作出的犧牲,汪父這才驚覺其中內幕。
紫菱到楚家探望姐姐,綠萍說丈夫對妹妹要結婚的事很激動,並認為雲帆的歷史不好,無法託付終身。此外,綠萍感覺楚濂心裡有另外一個人,他當初並非要和自己求婚,而是有其他難言之隱。說到這,紫菱不禁心驚膽跳,只得安慰姐姐別再胡思亂想。


紫菱結婚後,雲帆實現當初的諾言,帶她到世界各地遊玩。然而,不管身在何處,雲帆總會記得在房間裡訂製一幅珠簾,種種貼心的舉動讓紫菱受寵若驚,但她始終不對雲帆說出「我愛你」三個字。
一天,學習滑雪的紫菱不顧提醒貿然離開,雲帆擔心她會「摔斷腿」,紫菱因此想起綠萍夫妻,情緒轉壞,雲帆氣妻子始終忘不了楚濂,索性揚長而去。雲帆徹夜未歸,紫菱清晨外出尋找,更擔心哭泣,雲帆見狀深情道歉,並誓言永不在犯。經過這次波折,兩人感情更深。
兩年環遊世界的生活,雖然讓紫菱大開眼界,但她心裡還是最想念台北的家。雲帆看穿心思,認為時機成熟,決定帶妻子返家。


回到台北,綠萍對紫菱的態度很壞,言詞間更有意地提起她和楚濂的往日情。原來,綠萍已知道楚濂深愛紫菱,會答應娶她,是為了賠償她撞斷的一條腿。紫菱勸姐姐多遷就、多忍讓,失去了才知道得到的可貴,但綠萍卻堅持要離婚。綠萍回嘴自己從未「得到」何來「失去」,她恨紫菱不若自己努力上進,竟已走遍世界,而她卻被困在輪椅和痛苦的婚姻裡。



紫菱與楚濂巧遇,紫菱責備他演技太差,楚濂卻說自己已努力嘗試去作個「好丈夫」,卻怎麼也無法忘記與紫菱的感情。楚濂對紫菱一往情深,認為兩人各自離婚後,還是可以重拾過去的愛情。
雲帆見紫菱態度轉變,猜測她可能與楚濂來往,他努力按耐情緒,但仍顯得焦躁不安。不久,紫菱接到楚濂電話,向雲帆提出離婚要求,雲帆氣憤這些年對紫菱的苦心、感情都成泡影,他答應放紫菱走,同時再也不要看到她。紫菱回想過去一切,才發現自己早已離不開雲帆。她約楚濂見面,說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愛上雲帆,與楚濂只存在著友誼,楚濂儘管心痛,卻也無法恨紫菱。


紫菱終於懂得什麼是真正的愛情,她回到家,決心告訴雲帆很俗氣、很必須,同時早就該說的一句話:「我愛你!」

4 則留言:

  1. 继续询问此文的广播片段,支持甄珍,喜欢一帘幽梦

    回覆刪除
  2. 秦祥林取代鄧光榮
    電影在台開鏡三天,鄧光榮突然回香港處理交通違規事件,未幾竟被香港法庭限制出境。原來鄧一年多前曾屢次任意停車,遭罰也置之不理,法院方面以「藐視法庭」為由提審,並稱在未結案前,不准他離開香港。
    導演白景瑞不耐久候,決定請秦祥林接替演出。只是,他與鄧光榮素有競爭關係,秦表示不接別人「剩下的」角色,願改演謝賢的費雲帆。導演白景瑞見如此「改」下去,牽連將越來越廣,只得請人多方勸說,經過月餘秦祥林才接下楚濂一角。


    哈哈,我们真是象到连新闻都知道一起,昨天才提今天仔细看时就发现你也提到呢开心,我超耿耿于怀,如果邓光荣演了楚濂,红的是邓光荣嘛,好歹还有人认识他,许多人对秦祥林认识比邓光荣深好多,不公平嘛,后期 邓光荣没有好好把握。。哎,难过,怎么偏遇上琼瑶片ALAN总是自己出现问题,错过一个大好成名机会


    哇,粟子暴料,原来拍此片中有这么多坎坷和故事,真是晕倒。甄珍和谢贤的婚姻实在不好说,不过谢贤看上去挺暴力的,甄珍肯定不卖帐。哎,冤家,

    一年幽梦比较象依达的小说,就是我说的不是女主角瞎就是男主角瞎


    这部影片音乐真的好好听,萧丽珠的轻轻道来的声音真是棒,一帘幽梦主题曲她唱的最佳。影片的音乐看得出也是刘家昌暗恋甄珍的紧,恰到好处

    回覆刪除
  3. 甄珍說她已經擁有【心有千千結】、【一簾幽夢】、【海鷗飛處】的片子,就缺【彩雲飛】及【緹縈】,希望媒體或有心人提供她該兩片,甄珍目前住在台北市的西華飯店。

    回覆刪除
  4. 哲文:
    我手邊有〈彩雲飛〉VCD,可惜效果很差,至於〈緹縈〉,我曾在幾年前的金馬影展看過此片,此片沒有公開發行,但國家電影資料館應有館藏。
    我很樂意寄給她,請問您知道有什麼管道?謝謝。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