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8月11日 星期六

【廣播】遊子來歸…白景瑞作品〈家在台北〉


遊子來歸…白景瑞作品〈家在台北〉

從取材到拍攝手法,白景瑞的電影總能帶給觀眾許多新鮮體驗,即便是具政令宣導意涵的題材,在他的手裡也會呈現出獨特的風貌。其中,號召旅外華人歸國的〈家在台北〉(1970),就是兼具票房及口碑的例證。
〈家在台北〉包含三個故事,電影開始之初,主角們搭乘同一班飛機自美返台的旅客,儘管各有各的心事,但都表示不會留下。抵達台灣後,三組人各自回到原本的家,也都面臨去留的難題。經過深刻的考慮,原本要離開的都決定留下,片尾,所有人再次在出現機場,不同的是,他們不再當異鄉遊子,而是落葉歸根。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8月9播出〈回顧第八屆金馬獎〉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第八屆金馬獎得獎名單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8/9
節目摘要:歸亞蕾、電影〈家在台北〉、〈新不了情〉
播放歌曲:〈家在台北〉同名主題曲「家在台北」、〈新不了情〉插曲「夢」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電影裡,白景瑞採用大量的「分割畫面」,少則兩、三個,多則可能一、二十個,藉此呈現同一時空、不同人物的內心轉折。看似各自發展的故事,透過鏡頭的運用巧妙地連結在一起,人物的喜怒哀樂也在相互襯托下更加凸顯。
只是,對於當時的攝影技術,創新、具實驗性的多重分割畫面在執行上有相當難度,為此,長期和白導合作的攝影師林贊庭可謂吃盡苦頭。他曾在《電影阿郎—白景瑞》書中陳述拍攝此片的過程:「每一個畫面,事前都要先計算幾個不同場景的大小比例,加倍辛苦設計。……許多不同場面,集中在同一畫面,要經過多次重複攝製,再用疊印產生,不能稍有差錯。」(黃仁編,頁223~224)不僅如此,由於必須到日本沖洗底片,得花費更多來往等候的時間,無形中耗費更多成本。
分割畫面僅密集出現在〈家在台北〉前半,除了時間及金錢考量,應該也和故事的類型有關。電影開始到第一段以張小燕為主的喜劇,靈活的畫面可為其加分,而由李湘、馮海;歸亞蕾、柯俊雄主演的後兩段則是以內心轉折為主,若使用分割效果倒顯得多餘。此外,對觀眾而言,開幕時多采多姿的畫面有引人入勝的效果,但隨著劇情發展,男女主角的互動起伏才是觀影重點,花俏的攝影效果就有些無用武之地了!


三段故事裡,我偏好李湘、馮海為主軸的第二段。首先,李湘的演技無庸置疑,儘管她年紀不大,卻有冶艷的成熟魅力,非常適合飽嚐世事卻甘於平淡的「從良」角色。其次,相較於第一、三段主角決定返國建設的「戲劇化」,試想在美國紐約高科技工作的年輕夫妻,竟願意解甲歸田、照顧父親的農場?十年消息全無,一心想回美國和女友結婚、厭惡土氣妻子的洋博士,怎麼可能一夕間愛家愛鄉?相形之下,李湘「不願繼續漂泊,轉而投身育幼事業」的決定,雖然有些許矯情,卻顯得「合理」許多。
有趣的是,李湘為求發達拋棄初戀男友的往事,竟和第一段故事裡的張小燕飾演的角色之霞類似。或許編劇想藉此提醒懷抱美國夢的女孩,千萬別為此目的而輕易斷送終身幸福。


家在台北(Home Sweet Home)
導演:白景瑞
原著:孟瑤《飛燕去來》
編劇:張永祥
演員:歸亞蕾、柯俊雄、馮海、李湘、張小燕、江明
出品:中央電影公司
首映:1970年
片長:111分鐘
獲獎:第八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歸亞蕾)、最佳剪輯(汪晉臣);第十六屆亞洲影展最佳女主角(歸亞蕾)、最佳編劇(張永祥);中國文藝協會第十一屆文藝獎章電影導演獎。


劇情介紹:
飛往台北的學生包機上,每位乘客懷抱著不同的心情,在台北機場接機的親友,也有著不同的期待。在國外結婚的夏之雲(武家麒),與從未到過台灣的華裔美人如茵(紫蘭)一同返國,妻子擔心自己不為公婆接受,等候接機的小姑之霞(張小燕)則一心想隨兄嫂到美國;個性輕挑的何範(江明)和通信兩年的筆友「未婚妻」娟娟(潘琪)見面,心裡既緊張又期待,反觀接機的娟娟則埋怨父親(韓甦),為何強迫她與素為謀面的男子訂婚;在美國生活多年的冷露(李湘)厭倦當地繁忙生活,想回家鄉放鬆片刻,而始終在台灣等候的王溥(馮海)則是憂喜參半;學成歸國博士的吳大任(柯俊雄)十年沒回家鄉,言談之間頗多感慨,當他填寫入境申請表時,卻把妻子的姓名塗去,其中似有隱情。抵達台北後,大任要求接機的朋友丁遲(歐威)勿透露他已回國的消息,原來他已交了外國女友,此次回台是要與糟糠妻馮淑媛(歸亞蕾)離婚。


第一個故事
之雲的父母(葛香亭、傅碧輝)對媳婦十分親切,令如茵十分感動。之雲回想在紐約的生活,儘管物質豐富卻像是一部機器,只有回到故鄉,才有當「人」的感覺。夫妻兩期盼能長住在此,不解妹妹為何一心要出國。之霞解釋,身邊的同學一個個赴美,若不去會很沒面子。之霞決心要去美國,但男友承志卻不願留學,他認為自己從事的體育老師工作很有意義,不需要趕流行到國外念博士。
汪父硬逼女兒娟娟與何範同遊日月潭,不巧遇到陪兄嫂到此的之霞。何範與之霞,一個賣弄留美風騷、一個一心崇洋媚外,兩人一拍即合,又打又鬧好不快樂。之霞要求哥哥帶她赴美未果,便決定和何範結婚,藉此換取到美國的機會。得知妹妹訂婚的消息,之雲夫妻深知何範過往習性,全家人用盡心力規勸、好說歹說,仍無法改變之霞初衷。


之霞與何範結婚當日,對新任丈夫不願陪伴家人的態度很不滿意,經過幾番衝突,何範才勉為其難走出房門,與岳父岳母請安。之雲規勸何範無論如何要完成學業,不能一輩子靠端盤子、打零工過活,何範嘻皮笑臉,大家只能搖頭嘆氣。之霞即將完成出國願望,心裡卻忐忑不安,但這份心情卻無人能說。
眼見之霞即將離開,如茵不捨公婆獨居台灣,且對此地產生濃厚感情,她向之雲提出留在台灣的建議,之雲大表贊同,兩人手牽手決心在家鄉定居。


第二個故事
冷露回到王溥替她購買且照顧的家,希望能與他重修舊好,原來冷露多年前為提高物質生活拋棄忠厚男友王溥,與一位趙老闆移居美國。兩人分手後,冷露獨自在美謀生,現在回到台灣,對不離不棄的男友很感謝。冷露希望王溥能辭去美術教師的工作,專心陪伴自己,但王溥卻認為男人必須有自己的工作,無法接受她的提議。
冷露的姪女慧敏造訪王溥,希望他能為自己繪製一幅畫像,兩人因此時常見面。冷露無意間發現男友的房間內有許多慧敏的畫,使她覺得很痛苦,更一時情緒激動說出王溥「吃我喝我卻變心無情」的狠話。王溥無言以對,直說破碎的感情已無法回復,決心搬離冷露住處。
慧敏之母于姊希望王溥勿和女兒交往,他表示自己和冷露的分手與慧敏無關。與此同時,慧敏亦向冷露解釋她對王溥的感情是父愛的延續,並沒有兒女私情。冷露深知問題不在慧敏身上,她明白自己與王溥的愛情已過時效,不復往日嬌豔,已完全變味。
冷露決心返美,臨行前,將自己的積蓄五萬元捐給于姊的育幼院。她認為自己過去一直尋找快樂未果,現在發現只有給人快樂,自己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第三個故事
大任回到簡陋的老家,患有風濕病的父親催促他去見在後院洗衣的妻子。大任見淑媛滿手泡沫、衣著破舊,兒子也對他很生疏,感覺自己格格不入。實際上,大任對家裡這些年的情形完全不了解,也從來不主動和家人聯絡。弟弟大侃(王戎)與父親稱讚淑媛賢慧顧家,賣泡菜供養家計,叮囑兒子要對妻子好一些,心想離婚的大任卻閃爍其辭。晚間,大任食不下嚥,也不願住在略顯骯髒矮小的舊房間內,他藉口工作需要,執意搬到旅館暫住。
大任以水利博士之姿出席研討會、開會演講,對家人不聞不問,淑媛聽到鄰居的關心詢問只得掩面哭泣。大任到紡織廠找弟弟,大侃對他漠不關心的態度氣憤難耐,大任見狀好言安慰,並說出自己和淑媛早已「差距太遠」,離婚才是對雙方都好。大任表示會盡可能答應淑媛的所有要求,但大侃仍難以接受,直說自己和父親都是嫂嫂的後盾,與她為敵就是和全家人為敵。


大任約妻子外出,淑媛高興地精心打扮,無奈大任嫌淑媛穿著太老氣,根本不願正眼看她。他們來到昂貴的西餐廳,大任一派輕鬆,淑媛則有些侷促不安。大任先是想帶小偉出國求學,後又提到要「補償」淑媛為吳家的付出。淑媛聽出弦外之音,表示早就猜到大任的心事,請他直接向父親商量,說完便快步離開。
大任的父親得知兒子欲和淑媛離婚,無奈又生氣,命令次子大侃立刻帶大任回家。未料,大任已自飯店退房,到南部去找擔任總工程師的丁遲。


丁遲把握機會和大任討論曾文水庫的建設工程,令他意外的是,曾經對水利萬分熱忱的大任,現在卻顯得興趣缺缺。丁遲認為大任十年間改變太多,對工作也失去活力。大任表示自己不可能留在台灣,更希望丁遲能幫忙說服淑媛與自己離婚。丁遲明白他是為了美國女友,不客氣地指責大任「夫妻關係就是道義」,若拋棄妻子就是不顧道義,他也不可能感到真正的快樂。


大任決心回家解決問題,只是還沒開口,就被父親棍棒伺候。他倉皇逃出家門,鄰居高山兄(崔福生)跟在身後,他規勸大任別作個無情無義的人,況且他與淑媛是自由戀愛結婚,沒有理由拋棄這麼好的妻子。
大任深夜返家,看見淑媛與兒子相濡以沫的深刻感情,亦想起自己過去和妻子的恩愛時光。他溫柔地關懷妻子不要太累,此情此景令淑媛感動落淚。


之霞即將與何範出國,母親想起女兒未來的處境,只能不停哭泣。之霞前男友承志趕來送行,之霞突然不解自己為何堅持赴美、為何嫁給何範。同時,冷露決定留下來,她住在于姊的育幼院,幫助需要照顧的孩童。
最後,大任決定留在台灣,淑媛、大侃、小偉與丁遲都感到高興,一家人歡喜搬進大任新買的公寓,共同建設家鄉台北。

1 則留言:

  1. 多年前自己论坛中也写过这部影评,白景瑞留学体裁的影片很喜欢
    期待与你再次交流,改日会把他贴上来

    这是2007的文章吗?这篇广播您还有存档吗?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