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3月26日 星期三

西藏自助行 拉薩初體驗


西藏自助行 拉薩初體驗
粟子

到中國大陸旅行,一向是粟家的最愛,不只語言通,人文觀察更有趣,於是才誕生我的第一本書《玩大陸‧沒事兒》。或許受到出版的激勵,粟家父母不惜成本,決心帶毫無冒險精神的女兒到西藏探險。
乘坐最熱門的青藏鐵路,計畫許久的粟家於2007年11月出發,經歷一番坎坷折磨才回到溫暖的家。沒想到,返台數月後,打尖兒數十天的拉薩卻發生震驚國際的動盪,曾經逛過無數次的八角街攤販、旅社所在的小昭寺路、遊人如織的布達拉宮前……現在已拉下鐵門、燒得面目全非,甚至所有外國人都暫時無法進入。「好險不是我們在的時候出事。」我的語氣沈重,絲毫沒有「好佳在」的幸運。這時,腦海浮現賣燒餅大叔和他知足常樂的笑容:「不就做生意嘛!日子過得去就好。」只是,他擺攤的地點就在騷亂最嚴重的北京中路、小昭寺路一帶,目前只能用「風聲鶴唳」形容的拉薩市區。


燒旗很正常?
自西寧出發,搭乘一天一夜青藏列車的粟家,抵達拉薩時已近「全昏迷」狀態。出車站沒多久,就看到預定旅社「妙吉祥」的休旅車現身,樂不可支的我,竟然忘記可能的缺氧現象,按照在台灣時的衝勁,拖著行李往前跑。只是,還沒五十公尺,就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呴呴!超喘喔!」熟悉的台式國語出自同樣來此自助旅行的洪前輩:「我們起先也是受不了,在旅社倒了三天才慢慢適應。」

好不容易行李和人都擠上車,頭暈暈但保持四海性格的粟媽開始與前輩閒聊。原來,他和女友住進老闆娘是台灣人的「妙吉祥」後,人不親土親,三人見面後很談得來,老闆娘感嘆為經營旅社已三年未回家,趁此機會將其託付兩人,自己則回台數週。「所以……是我跟你們聯絡的呀!」客人搖身一變成代理老闆,令粟家嘖嘖稱奇。
此時,負責開車的藏族小哥以不甚輪轉的普通話介紹:「這是布達拉宮,晚上很美的。」時值晚上九點,燈光自四面打向雪白牆面,崇高莊嚴。然而,與布達拉宮遙遙相對、寫著大大「祖國萬歲」的人民廣場,卻是遍佈民警,氣氛肅靜異常。「前幾天,這裡有人燒旗。」前輩所謂的「旗」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旗,見我們露出疑惑神色,接口道:「不稀奇,這時常發生,不過大多是老外,才敢這麼做。」儘管他語氣輕鬆,還是透露出拉薩別於內地其他城市的緊張感。藏族小哥點頭表示「時有所聞」,半開玩笑解釋:「那是少數分裂份子,破壞祖國統一!」據粟家的後續觀察,拉薩的警察較多,藏人密集的地方(譬如:寺廟、市集等)尤其明顯。會有這樣的安排,不僅基於過去西藏抗暴的歷史,更在於蠢蠢欲動的藏獨力量與不時「犯誡」抗議的外籍人士。


什麼都「鼓」!
來到旅社,既冷又喘且近乎犯高山症的粟媽立刻「倒床不起」,我則將行李箱緩緩打開,準備「沖咖啡救母」。未料,眼前卻是不可思議的畫面……「全部鼓起來了!」氣壓改變導致密封的鳳梨酥、三合一及泡麵們全部充滿氣,彷彿再加一分就爆炸,難怪和它們一起出身台灣的我們,會難過得全身不對勁了!
「哇!好稀奇唷!趕快拍照,回台灣投稿時就有證據囉!」三口中唯一健壯如故的粟爸,一心培養「懶女」成為「才女」,才到拉薩第一天,就想著撰寫旅遊文章,真讓頭昏眼花的我哭笑不得。
由於「妙吉祥」是由傳統藏式建築改建,因此沒裝空調暖氣,只有在床上鋪電毯取暖。夜晚,玻璃外已是零下,房間內則在五到八度徘徊,粟媽穿得像聖誕老奶奶,卻還是冷到睡不著,而我則是凍到出現幻覺。可憐粟家母女的拉薩悲劇,就從這個失眠的夜開始……


關於妙吉祥
對於首次進藏的朋友,由台灣人經營「妙吉祥旅社」將是不錯的選擇,不僅價錢公道,還可體驗傳統藏式建築、人文風情及安全公道的租車服務,粟家非常推薦。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妙吉祥」沒有暖氣設備,十月以後拉薩溫度驟降,便不太適合「怕冷」的台灣人居住了!此外,「妙吉祥」的工作人員都是藏族青年男女,純樸又熱心,有任何疑問,包括:景點位置、紀念品價格甚至吃糌巴的正確方法等等都可諮詢,他們多是知無不言唷!
遺憾的是,此番藏區爆發衝突,不知何時才會開放進入,也不知觀光客什麼時候才敢╱願意去。聽聞「妙吉祥」老闆娘賠多賺少,都靠旺季撐過淡季,這下不知得損失多少,也很擔心她以及員工們的安全。


地址:小昭寺路15號
Tel:(0891)6341999
手機:13989903453
E-mail:buffy_163@163.com
妙吉祥網站
價格:有衛浴設備的170元人民幣,單純住房則是70元一天。

文章同時刊登於「ETtoday東森新聞網」粟子到處走專欄
篇名:玩家經驗/西藏自助行 風聲鶴唳前的拉薩初體驗

9 則留言:

  1. 粟子
    很高興看見妳介紹西藏呢! 妳那張食品的照片好驚人哪!!!彷彿碰一下,咖啡,鳳梨酥就會爆開呢......我的妹妹曾在秘魯,哥倫比亞等南美高原國家旅行長達兩個月, 她說到高原的第一天便在旅社裏昏睡...和粟媽的情形一樣呢!!在當地都是喝古柯鹼茶葉來減緩症狀,她還帶一盒回來當紀念品....
    我覺得你們這次的旅行很辛苦呢!!可是,現在西藏不能進入,你們的旅行成了甜美的回憶!!
    我不禁也想問....妳照片中那位賣餅的老伯伯可好? 純樸的人們與殘酷的鎮壓...想來便覺得心酸...... See you....Elsa

    回覆刪除
  2. Elsa:
    自西藏回來已經好些日子,不過自己太懶,一直沒寫出來。現在想想,當時遇到的那些人(無論好印象還是壞印象),不知現在如何?
    就粟家經驗,高原反應確實厲害,儘管已吃╱喝紅景天、高原安等藥物,還是暈陶陶。此次最慘的苦主是粟媽,搭火車暈、下車暈、在旅社冷到暈,以致完全睡不著!
    呵呵!要稱去西藏是「甜美的回憶」,我大概只能苦笑吧!畢竟氣候不適合,加上去得時間太晚,十一月冷得受不了,怎麼想都是帶些搞笑的痛苦記憶。

    回覆刪除
  3. 那兩位成為代理店長的男女朋友,該不會是參加希望工程的中部朋友吧~那他們待的時間真的很久了~我去年8月底去的~真的很多臺灣的朋友住羅小姐的旅社喔~^_^~

    回覆刪除
  4. 1t:
    據我所知,他們兩位先前在竹科任職,後來為了此行毅然辭去工作,不過沒聽兩人提起希望工程的事。
    我感覺,暑期去西藏比較適合。我們去得太晚,「妙吉祥」並無暖氣空調,夜晚每每落至零下,睡覺都得穿大衣。很可惜沒遇到老闆娘,據聞她是位一心向佛的好人,希望還有機會到該處旅遊。

    回覆刪除
  5. hello 粟子,
    一陣子沒上來看你啦~ 你們最近好嗎? 你寫的故事好生動喔~ 又把我的記憶帶回西藏那個時候了,跟你update喔,那個妙吉祥旅館已經不存在了, 老闆娘經營妙吉祥已經兩年了,沒賺到錢就算了,還自己貼了本, 妙吉祥的店是租來的,在西藏暴動之前,已經將店轉讓給原來的店主,所以現在妙吉祥已經不是羅師姊在經營的囉.
    http://jesmine27.spaces.live.com/
    這是我的blog~有也一點旅遊的記事,有空歡迎來逛逛喔.

    妙吉祥男女之女, 小敏

    回覆刪除
  6. 非吳前輩的洪前輩5:50 下午

    粟子妹啊...前輩我姓"洪"啦..回台後我還有跟你爸媽聯絡呢,最近應該也還好吧? 幫我們問候他們一聲囉. :)

    回覆刪除
  7. 兩位前輩:
    說來真巧,我們前幾天聊起西藏往事,也想起你們,粟媽對兩位的「冒險精神」非常佩服,念念不忘呀!
    謝謝提供的訊息,我已將「妙吉祥」的後續發展稟告雙親,大家都頗感驚訝。不過,聽聞老闆娘越開越賠,與其繼續硬撐,倒不如另覓佳境。
    我會到小敏前輩的部落格欣賞,旅行往事總值得再三回味吶~另外,對洪前輩實在抱歉,姓名弄錯乃一大忌,我自己常受「栗子」之苦,不好意思又將錯誤加諸他人,拍謝拍謝!^.^|||

    回覆刪除
  8. 您好,我是高應大觀光系的學生,目前要做一篇有關"西藏"的專題,不知道您可否接受我們的訪談呢?書面或msn,即時通兼可!
    我的聯絡方式:example2099236142@gmail.com
    感謝您!!

    回覆刪除
  9. 您好:
    沒有問題,您可透過msn離線留言約時間,以下是我的帳號:miss-su-zi@hotmail.com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