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2月15日 星期五

【廣播】諧角反派神經刀…田青


諧角反派神經刀…田青
粟子

和雷震、丁皓同時考入「電懋」的田青(1935~1993),以配角之姿踏出另一條演藝路,成為公司倚重的演技派綠葉。田青身材中等,不若喬宏、張揚強壯高大、富男子氣慨;與雷震相比,又不像他那般清瘦憂鬱、害羞專情;有幾分精明油氣與喜劇才華,可惜又被陳厚佔先,因此他在「電懋」只能屈居配搭,初期僅在〈春潮〉(1957)擔綱男主角,演個被李湄誘惑、內心卻愛著清純林翠的弱質青年。
儘管戲份有限,他的身影卻無片不在,從弟弟、同學一類插科打諢的諧角,愛慕或企圖非禮女角的混混或紈袴子弟,到蓄意詐騙甚至幹殺人勾當的歹徒,田青亦正亦邪、戲路寬廣,稱職演出各類角色。六0年代末,磨練數十年的他終於轉運,先在〈笑面俠〉(1968)及〈孫悟空大鬧香港〉(1969)兩部風格獨具的喜劇片中受到矚目。以致獲得〈神經刀〉(1969)導演王天林的親睞,擔任武藝不精、膽小如鼠,卻極有小聰明的主人翁。不同於導演張徹以報仇雪恨、盤腸大戰為號召的陽剛風格,〈神經刀〉以嬉笑怒罵的手法反諷。田青搞笑擺峱之餘,亦真切流露不願屢屢樹敵、比武傷人之心,使看似輕鬆莞爾的喜劇,蘊含反英雄主義的弦外之音。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1月31日播出〈回顧明星—田青(永遠的綠葉)〉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31
節目摘要:田青、電影〈神經刀〉
播放歌曲:田青擔任配角的電影〈歌迷小姐〉插曲「我有個好家庭」(由葉楓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田青
本名田春生,河南葉縣人,1935年出生上海。1949年隨父母來港,進入教會學校三育中學就讀,畢業後赴神學院攻讀兩年,並以牧師身份實習傳道九個月。1956年,雙親相繼過世,基於對電影的興趣,投入「國際公司」(後改組為「電懋」)旗下,擔任國語組演員。
田青參與的第一部電影是岳楓導演的〈青山翠谷〉(1956),演員為同期新人丁皓、蘇鳳、雷震、林蒼等。早期除與李湄、林翠合作的〈春潮〉,其餘均以配角身份出現。他參與許多「電懋」經典作品,如:〈四千金〉(1957)、〈紅娃〉(1958)、〈家有喜事〉(1959)、〈野玫瑰之戀〉(1960)、〈星星月亮太陽〉(1961)等,為林黛、葛蘭、尤敏、林翠、葉楓、李湄、丁皓及張揚、雷震、陳厚等一線明星配戲。
1964年,「電懋」一度傾力發展粵語片,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的田青,因此被調入粵語組任當家小生,與林鳳、白露明合作〈舊愛新歡〉(1964)、〈珠聯碧合〉(1965)、〈自作多情〉(1966)等。可惜,老闆陸運濤在台遭逢墜機意外過世,改組後的「國泰」縮減規模,未幾便解散粵語組,田青便回到國語片行列,陸續參與〈鎖麟囊〉(1966)、〈亂世兒女〉(1966)、〈嫦娥奔月〉(1966)、〈蘇小妹〉(1967)、〈原野遊龍〉(1967)、〈太太萬歲〉(1968)、〈月夜琴挑〉(1969),為同時期相當突出的甘草演員。1969年,陸續在〈孫悟空大鬧香港〉、〈神經刀〉、〈乘龍快婿〉(1969)及〈孫悟空智取黃袍怪〉(1970)、〈孫悟空再鬧香港〉(1971)等時裝或武俠喜劇片出任主角,以豐富誇張的面部表情,及硬底子的表演功力,開創演藝事業的黃金時期。
七0年代轉投「邵氏」,回復綠葉本行,參與〈鬼馬小天使〉(1974)、〈神打〉(1975)、〈大老千〉(1975)、〈丁一山〉(1976)、〈紅樓春夢〉(1977)等。八0年代以自由演員身份活躍港台兩地,作品包括:〈天字第一號〉(1981)、〈上海之夜〉(1984)、〈處女降〉(1988)等。1993年6月病逝香港,享年58歲。田青一生參與電影難以數計,保守估計超過百部。


壞皮好心
正直、誠實、純樸、癡情……一類正面性格很難輪到配角,尤其是男演員,連做好母親、善阿姨的機會都沒有,不是傻裡傻氣就是小╱大奸小╱大惡。田青一副精明樣,往往扛下痞子、阿飛使壞任務,譬如:〈歌迷小姐〉(1959)整日想當貓王的頑皮弟弟、〈母與女〉(1960)調戲歌廳小妹的富家少爺、〈六月新娘〉(1960)搭訕葛蘭的南洋琴師等,總躲不過失敗或被懲罰的命運。
然而,銀幕形象卻不一定等於現實性格,默片時代專演壞蛋的王獻齋、洪警鈴到粵語片中的「壞人堅」石堅,都是熱心公益、提攜後進的好人。田青自入影壇,儘管媒體關注不比一線影星,倒也極少緋聞花邊,24歲即與華僑小姐結婚,婚禮眾星雲集,可見在圈內的好人緣。


神經刀運
「邵氏」在六0年代末掀起一陣武俠旋風,陸續捧紅王羽、狄龍、姜大衛等武打明星,特別是前者的「獨臂刀」系列,更是其中翹楚。當時無論規模、資金甚至士氣都遠遠落後的「國泰」,卻在導演王天林、編劇汪榴照的巧鏡妙筆下,創造出具「韋小寶」風格的懦弱笑俠陳子原。
〈神經刀〉籌備初期,長期為人作嫁的田青,也非男主角第一人選:「不少人以為用陳厚演出是一種噱頭,一由於陳厚與「國泰」還有片約;二由於陳厚向未拍過古裝武俠片,應有新鮮刺激;三是陳厚慣走喜劇路線,與片中主角的風格十分吻合。」陳厚雖然條件合適,又是一線男角、具票房號召,但當時他的體力衰弱,不堪負荷武打場面,之後更發現罹患腸癌,再未參與電影演出。除上述原因,記者對以田青換陳厚也有一番揣摩:「影片原定的男主角是陳厚,由於樂蒂突然逝世,觀眾對陳不諒解,國泰公司(因此)更改卡司……」不論是個人因素或輿論壓力,〈神經刀〉對田青都可謂「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神〉不只有幽默諷刺的劇情,亦有眾星拱月的大堆頭氣勢。田青飾演的角色被迫背負復興門派的「偉大」任務,卻不像「正統」武俠片的男主角般受「榮譽」或「復仇」驅使,而是單純想娶小師妹的色大膽小「凡人」。憑藉著細心觀察與聰明機靈打敗眾家高手,如:以鞭炮混淆聽覺,藉此戰勝張沖客串、模仿日本盲劍客的「天山瞽俠」;用障眼法擊敗雷同王羽「獨臂刀」的「單手刀王」陳浩;以小磨香油破除秦祥林的「神腿」;故意延後比武時間,讓擅長輕功的敵手因滿肚子尿而敗北;更有甚者,紅粉知己孟莉以超強電力破除江山的「童子功」,不僅田青獲勝時對她示意感謝,服侍她的丫頭更意在弦外地誇:「姑娘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田青的表現恰如其份,既有生動的面部表情,誇張笑料諧趣,又不至過份搶戲,削弱其他角色的表現空間。
片末,與朱牧飾演的「關一刀」決鬥,田青利用預藏額頭的鏡子,反射光線遮住對手眼睛的「偷吃步」獲勝。正當圍觀群眾大聲歡呼之際,他卻不顧師妹阻止,急急解釋自己勝之不武,根本不能算贏。不一會兒,群眾盲目追逐一名「胡言亂語」的老翁離去,始終嘻皮笑臉的陳子原卻是滿臉沈重,畢竟登上「天下第一」不是終結,而是不斷殺與被殺的開始。
〈神經刀〉是「國泰」在先天不足劣勢下的變通招數,跳脫義氣爭鬥的陽剛題材,以一個不太稱頭的平凡人當主角,少了遙不可及,增加人味人氣。這種「打破神話」的作法難免冒險,所幸編導處理得宜,加上田青諧而不油的詮釋,頗有揭開大俠面紗的深意。


受到電影角色的影響,我對田青說不上喜歡,只是許多電影都見面,有種不討厭的熟悉感。不過,粟媽對他倒是印象很深,覺得田青外型不比陳厚差、演技也不輸金峰,可惜星運欠佳,才總在二線浮沈。聽粟媽這麼說,我也感覺田青有當男主角的條件,不過機會有限,加上次角演多、非正派的形象深刻,因此逐漸被影迷淡忘。
然而,即便田青總給觀眾二線演員的印象,但他和他所塑造的角色,卻是「電懋」作品裡不可缺少的部分。此外,相較於其他隱沒於無形的配角,田青還有〈神經刀〉一類形象鮮明的代表作,已是相當幸運。

參考資料:
1.本報訊,「香港影訊」,《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7月2日。
2.本報香港航訊,「由傳教士躍上銀幕的小生 田青與華僑小姐結婚」,《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11月5日。
3.本報香港航訊,「國泰新政策‧全力捧新人 神經刀‧秦芸挑大樑」,《聯合報》第五版,1969年1月17日。
4.黃愛玲編輯,《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350。


神經刀(Mad mad mad sword)
導演:王天林
編劇:汪榴照
演員:田青、秦芸、朱牧、孟莉、江山、張冲、秦祥林、陳浩
出品:國泰機構有限公司
片長:97分鐘
首映時間:1969年9月10日(香港)
劇情介紹:
貪玩又有小聰明的青城派四弟子陳子原(田青),趁師父及眾師兄打坐養息之際,與跟班興兒(馬劍棠)計畫偷炸派裡養殖的魚打牙祭。還沒走到目的,子原一行即目睹天山瞽俠(張沖)與人決鬥,興兒說此人武功高強,連師父都很怕他。瞽俠雖雙目失明,但憑藉聽音辯位的耳力,輕鬆將數名高手擊敗。
子原對瞽俠是否「真瞎」半信半疑,興兒稱他是有名的「聽聲劍」,子原不以為然,邊脫掉靴子,邊說要破瞽俠的神功。子原躡手躡腳走到瞽俠身邊,在他的劍鞘外掛上鞭炮並點燃,剎那間引發巨響。瞽俠以為遭人突擊,一時間亂了方寸揮刀亂砍,不一會兒,子原又將點燃的香頭丟在他的掌心,瞽俠手裡一陣刺痛,慌張間又被絆倒,摸不到刀更害怕至極。此時,子原拔出刀說:「饒你不死,逃命去吧!」瞽俠追問「前輩」姓名,子原得意忘形,不僅說出派別與真實姓名,更給自己取了一個綽號—「神經刀」。然而,由於瞽俠與崑崙、峨眉、武當派都有交情,興兒擔心子原此舉反倒使青城派陷入危機。


青城派舉行比武大會,四方高手齊聚,派內卻因李掌門身體孱弱而氣勢衰弱。首先登場的是自稱關夫子後代的關樸(朱牧),綽號「關一刀」,以「一把金刀」的高超武藝聞名於世,想娶掌門李從龍(李影)之女李玲淑(秦芸)為妻。與關樸同來的羅元昭(秦祥林),擅長腿腳功夫,素有「神腿」稱號,沒兩下也將青城派高手打敗。接著是練童子功的祁峰(江山),一旁觀戰的百姓稱此人功夫自五歲練起,終身不能近女色,雖說無能人破,但只要一近女色、功夫就散。玲淑本欲派子原出戰,惟他努力給掌門捏背照顧,害怕迎戰受傷,只得由其他師兄上場,想當然爾也是敗北。凌雲霄(姜南)想與李掌門過招,李不願再傷弟子子原,萬般無奈,只得伏首認輸。
青城派敗落,子原的師兄們也因重傷殘廢而紛紛返鄉。李掌門臨終前吩咐應總管將掌門令旗交給子原,同時命女兒玲淑與新任掌門成親。子原歡天喜地迎娶師妹,未料玲淑卻白衣素服,她要子原下山為青城派立幾件大功、揚名四海,挽救敗落的門派,然後「回來再說」!子原本想以「師父遺命」迫師妹就範,只是玲淑稱全派的財寶、地契、錢財都在自己手上,若子原敢不從命,明日伙食停開,讓這的新掌門難看。

興兒舉著「天下第一刀」的旗子與子原下山,沒多久便遇上匪徒,他立刻拔刀相助,所幸搶匪武藝有限,三兩下不敵逃跑。眾人以為子原必是「貴人」,拯救屢遭魔盤山強盜荼毒的李村,因此派人通報村長(梁銳)。
午後,強盜們再度出現,他們不僅殺人取樂,更要村長交出三百兩銀子和一位陪頭子二哥取樂的壓寨夫人。村長想起風情萬種的寡婦萬人迷(孟莉),萬姑娘聽到村長來訪,直說自己近來並未做「有傷風化」的事。明白村長來意後,萬姑娘認為自己又不要貞節牌坊,為什麼「以有害風化的作為」為眾人「犧牲」?村長無可奈何,一面下跪拜求,一面答應給五兩銀子酬勞。萬姑娘暫表同意,但還得看強盜長相如何才能決定。
此時,子原來到空蕩蕩的李村,走進強盜聚集的酒館歇腿。子原笑說不會喝酒,吩咐跑堂準備主食即可,他們自己有帶菜,此言聽在強盜耳裡,又是一陣揶揄。萬人迷走到酒館外,以為強盜是子原,滿臉同意,經村長提醒才知道是滿臉鬍子的醜人二哥,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強盜向子原及興兒挑釁,兩方互丟食物,強盜頭子將酒壺砸向子原腦袋,沒想到子原卻因貪看門外的萬姑娘而躲過。經過一番混戰,子原陰錯陽差打敗魔盤山強盜,被眾人奉為英雄,更興起將「大俠」留住的念頭,村長見子原與萬姑娘眉目傳情,便請她幫忙。
萬姑娘使出渾身解數勾引,子原雖然非常動心,卻總在千鈞一髮忍住。深夜,子原假意睡著,村人將萬姑娘推進子原房間,兩人這才生米煮成熟飯。隔日,子原堅持離開,臨行前興兒向萬姑娘保證主子並非無情之人,等返程時必會與她再聚。


單手刀王(陳浩)隻身赴魔盤山,誓言剿滅魔穴,三兩下就將山寨大哥刁鎮南(馮毅)、二哥及手下們打得落花流水。刁鎮南擔心在劫難逃,除非一兩天內請到「高手」相助,否則只能棄寨逃亡。三哥憶起數日前在李村遇到的陳子原,不僅武功高強,更是「初出道」的俠客,很容易受人利用。
未幾,刁鎮南故意安排一場強盜欺侮農家父母的戲碼,子原果真上當相救,還接受假父母的邀請赴兩人住處。一走進門口,就被關在寨子內,再往內幾步,即看到刁鎮南滿臉笑意地迎接。子原知道誤闖強盜窩,內心雖萬分緊張,但也只能強作鎮定。正與刁寨主飲酒時,日前與子原發生衝突的二哥等人現身,他們一反常態,對子原異常客氣,更說要作結拜兄弟。子原被寨主委託對付一位「一隻手」的劍客,子原滿臉無奈,但也由不得他拒絕。
隔日,子原也以「一隻手」出席,令單手刀王不明就裡,幾番對戰,子原都站在劣勢。然而,就在兩人刀叉互箝之際,子原伸出藏在身後的手,將單手刀王腰繫的短刀拔出,砍斷對方腰帶,獲得勝利。

子原衣錦榮歸,本以為師妹無法推託,能夠順利與她成婚。沒想到,玲淑卻說他與魔盤山的盜匪為伍,敗壞青城派門風,命他務必將魔盤山掃除,否則就不用回來!玲淑與子原同行,揭下剷平魔盤山的官家告示,途經李村,村長特意設酒宴款待,子原正說要趁黑夜上山探虛實,就看到在窗外張望的萬人迷。子原擔心東窗事發,影響與師妹的婚姻,只得支吾其詞,勉強蒙混過關。
深夜,子原以樹枝反彈力量「摔」上魔盤山寨屋頂,碰巧看見他們將以三人高速繞著一人跑,導致對手頭暈轉向的「江湖老招」對付「初出道」的子原。翌日,刁鎮南等人果然使出此招,子原假意暈眩,再趁三人得意之際出招刺殺,順利剿平魔盤山。


子原凱旋歸來,赴縣太爺處領取賞銀,晚間錢財卻被擅長輕功的凌雲霄偷去,並留下一張挑戰紙條,要子原至白鶴嶺決鬥,若子原勝出,銀子將雙倍奉還。縣太爺得知消息,立刻答應籌辦比武事宜,子原來不及反對,只得被迫答應。
比武當日清晨,凌雲霄稀飯一碗接著一碗喝,不一會兒就將整大桶喝完,子原看得目不轉睛,腦中興起一計。預定時間接近,子原卻遲遲不現身,眾人不明就裡,連跟班興兒也弄不明白。子原向興兒解釋,他看凌雲霄喝了一大堆的稀粥,滿肚子是水,想撒尿卻沒辦法,如此輕功還使得出來嗎?果然,人稱「白鶴」的凌雲宵遲遲無法施展輕功,不敵子原一撞,尿褲子倒地不起。
子原聲名遠播,應總管貼出告示稱:「生擒白鶴凌雲宵,活捉神腿羅元昭,羅漢不懼童子功,刀劈崑崙關一刀」。子原堅持不許「口出狂言、目中無人」,要眾人將此告示卸下。興兒通風報信,說這是玲淑的吩咐,她擔心子原尚未除去並稱武功天下第一的羅元昭、祁峰及關一刀三人,若日後比武失手,她豈不要作寡婦?因此希望他能先將三人打敗,再談兩人婚事。子原聞言大驚失色,趁羅元昭尚未找到自己前,先躲到萬人迷處。


子原向萬姑娘抱怨,自己根本不想當什麼天下第一刀,只想安安分分過幾年好日子,但怎麼避也避不掉。子原認為神腿羅元昭還好,倒是祁峰的童子功無人能破,萬姑娘反覆琢磨,心裡浮現破童子功的辦法……萬姑娘先吩咐丫頭在酒裡下藥,自己再現身酒館,酒醉的祁峰不顧童子功顧忌,立刻尾隨而至。祁峰忍不住萬姑娘誘惑,整夜都與她在一起,以致還沒開始決鬥便累得臉色發白。
終於到了比武之日,子原故意在實地上與神腿羅元昭比武,並偷在腰際綁上油壺。對戰開始,羅元昭拼命使出腿腳功夫,子原卻劃破油壺,讓地面濕滑異常,羅元昭不查滑倒,兩三下就被子原打敗。接下來登場的祁峰,因為童子功被萬人迷所破,武力大不如前,也敗在子原手下。子原深知內幕,向站在人群中的萬人迷致謝,萬姑娘的丫頭接口:「姑娘,妳才是天下第一高手呢!」


青城派舉辦慶功宴時,玲淑又向子原提出打敗崑崙山關一刀以重振門風的要求,藉此讓青城派重返「武林盟主」地位。子原認為雙方井水不犯河水,何必多此一舉?此時,玲淑使出激將法,稱關一刀送聘禮給自己,子原氣憤他企圖染指自己未過門的妻子,答應要與關一刀對決。
兩人於清晨海邊展開決鬥,子原同樣先居劣勢。但隨著太陽升起,他靈機一動把藏在頭帶裡的鏡子翻出,陽光反射到關一刀臉上,使他看不到前方,子原趁機砍傷對方手臂。子原雖然獲勝,卻認為此不能算數,他覺得自己勝之不武,不顧師妹玲淑阻止,說出利用鏡子打敗對手的祕密。打敗眾家高手的子原,既無意擔任「天下第一」,也不想參與高手爭鬥,決心脫離武林混戰。

4 則留言:

  1. 粟子
    我太難過了....肥肥沈殿霞走了,香港燦爛星光又少了一些....她主持的"歡樂今宵"是我以前最愛的節目之一,現在我只能從"富貴系列"的電影裏回憶她了...對了這是她的女兒鄭心宜的部落格http://blog.sina.com.cn/zhengxinyi用英文寫的,有中文翻譯,當中有許多她們母女生活的點滴...因為我從事外語教學工作,當初看鄭欣宜的部落格是個偶然純粹只是因為我每天有大量接觸外語的習慣,沒想到愈看愈感動,覺得她們母女兩人真是不容易,尤其是肥肥剛生病那段時間,鄭欣宜懂事又貼心...我真不明白,為何當初香港人要那樣嘲笑她的外表?
    以及排擠她....肥肥走了,屬於她那個年代的香港星空突然暗下來了.....Elsa

    回覆刪除
  2. Elsa:
    肥肥過世的消息確實很令人難過,我的家人們也與妳一樣,很難忘她在「富貴逼人」系列的逗趣表現。我印象比較深的,是肥肥第一次上銀幕,作品是樂蒂主演的〈一樹桃花千朵紅〉演個胖胖的可愛少女。雖然沒看過電影,但手邊有該片的本事,裡面就有她活潑逗趣的劇照。此外,一些七0年代的粵語青春片亦有很多肥肥的身影,儘管多扮演女主角的同學兼謀士、男主角妹妹一類角色,同樣很搶眼。
    我覺得肥肥非常精明聰慧,否則無法在競爭如此激烈的香港影圈屹立不搖,但或許也因為如此,所肩負的壓力更超乎外人想像!
    港人對鄭欣宜的徘斥,我是從上次她扮白雪公主時的激烈反彈才強烈感受。很奇特,大家如此喜愛肥肥,卻對她的女兒不友善,雖不一定要愛屋及烏,但至少不應落差這麼大。或許箇中原因,還得身在其中的港人才能說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以前香港人很討厭欣宜,有幾個原因,第一個是有因為她肥胖,不好看而有欺凌的成份;第二是她(或者傳媒做成吧)的報導,談話低俗無文,使人憎厭;但最重要是第三點:她沒能力沒樣貌但因為母親的關係能擠身大節目舞台。這種特權主義讓人講求公平的香港人最最反感。

      但是事過情遷,欣宜在母親過身時面對風雨,手法大方,態度堅定;她不再減肥,忠於自己,不隨波逐流。儘管她沒有大成就,但現在大家都對她改觀了很多,絕不討厭,甚至欣賞。失去了母親的庇護和維護,堅強起來反而博得大眾好感,相信肥肥也是始料不及的。

      刪除
    2. 見心愛的女兒能快樂而有自信地走自己的路,相信肥肥必會感到高興的。

      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