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2月20日 星期三

【廣播】終生幸福選擇題…李行作品〈婚姻大事〉


終生幸福選擇題…李行作品〈婚姻大事〉
粟子

「結婚」是不少電影偏愛的題材,一方面可當「名詞」,用以揭開序幕或為圓滿結局;另一方面則視為「動詞」,將男女間自來電戀愛到步入禮堂的曲折長路娓娓呈現,無論嬉笑怒罵、悲喜諷刺均適宜發揮。其中,白景瑞導演的〈新娘與我〉(1969)可謂一絕,倒敘法及人物獨白交互使用,營造出婚前╱婚後男女諜對諜的妙趣氣氛。
不同於白導著重娛樂的幽默風格,類似主題的〈婚姻大事〉(1974)來到李行手裡,不免染上道德甚至是政治目的。片中大量滲入響應當時總統蔣經國提倡「人才下鄉」的理念,導致原本蘊含獨特鹽田氣息的輕鬆喜劇,逐漸演變成扎根青年秦祥林與太空博士歐威的「愛國論辯」,甚至反客為主地凌駕爭風吃醋。有趣的是,兩人明爭暗鬥半天,必須在事業及女友間作選擇的青年,卻決定堅守鹽田;而鎩羽而歸的博士,則堅持登報招親以便立刻娶太太回美國,以保住面子。相形之下,只有處在被動位置的女主角將「婚姻」視為「人生大事」,仔細琢磨終身幸福。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2月7日播出〈回顧全程在台灣拍攝的電影「婚姻大事」〉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2/7
節目摘要:電影〈婚姻大事〉
播放歌曲:〈婚姻大事〉插曲「我家住在大海邊」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父母之命
〈婚姻大事〉一開場就是極盛大的結婚場面,新郎新娘雖穿著西式禮服,儀式卻採中式傳統風格,再加上熱鬧的樂隊遊行、遍佈住宅內外的流水席,極類似南部富戶娶媳婦╱嫁女兒的豪華場面。歡樂氣氛中,只有飾演新郎的鄧玨人臭著一張臉,原來他早有同居對象,卻在父親的強迫下,被迫與「八字很合」的林月雲結婚。電影先藉鄧玨人之口,暗暗批評:「八字合,人不合也沒用!」之後更訕訕道:「若合八字有用,為什麼母親會早死?」讓口沫橫飛的父親頓時啞口無言。然而,片中對「八字」的猛烈砲轟卻到此終了,直至結束都隻字未提,不禁令我納悶:「開頭罵得凶,怎麼後面像沒這回事?」如此不免有虎頭蛇尾的感覺。
其實,比起另一組甄珍、秦祥林、歐威的愛情爭奪,鄧玨人和無愛妻子林月雲、女友紫蘭的三角關係更有討論「婚姻大事」在父母之命與兒女之意的空間。可惜,劇情仍是繞著第一女主角轉,賢良淑德的林月雲僅是一個認命的例子,不只忍受丈夫無情,還得把對方的孩子視如己出,最後僅得到公公一句:「我沒看錯人!」


有為青年
從〈長情萬縷〉(1974)堅持返國投身「十大建設」的留學生,〈女朋友〉(1975)反璞歸真「紮根上山」的森林系畢業生,到〈不要在街上吻我〉(1977)義大利歸國學人,秦祥林可謂七0年代最佳「有為青年」代言人。電影裡,他一再為了「發展祖國」的理想,放棄高薪、深造的機會,回到家鄉刻苦奮鬥,成為遙不可及的理想人物。〈婚姻大事〉延續秦祥林專心一意建設鄉里的無私形象,除不只一次強調他是成大高材生,更為了鹽田放棄飛黃騰達的機會。此外,影片還安插一段秦小生主述「鹽田、海埔新生地與防風林建設」的片段,雖有甄珍配合演出,也安插男女主角攜手漫步夕陽的經典畫面,可惜對白過於生硬,怎麼看都像是「宣導短片」。
每每秦祥林詮釋這類角色,常顯得倔強有餘、圓潤不足。雖說擇善固執,但他卻總是毫無轉圜的餘地,說話太重又太狠,只能讓其他人(特別是女朋友)處處遷就妥協。〈婚〉片裡,秦祥林面對甄珍父親開出的單選題,激動地答:「離開鹽田就不是陳堯!」乍聽之下很有男子氣慨,但仔細分析,卻又覺得他激動行事,少了成年人應有的穩重態度。其實,名利誘惑當前,任誰都難有抵抗的能力,偏偏秦祥林老是演如此有理想、有抱負的愛鄉青年,即使再「寫實」仍不免有虛幻樣版的味道。


鹽田風情
電影開鏡隔日,報紙即道破該片最大特色…實地取景:「透過大自然美景寫人與海爭地的艱辛,本省的海埔新生地、鹽田、鹽場等都將攝入境頭。」〈婚姻大事〉劇組結束在陽明山、天母等地的內景戲,便拉拔到台南縣七股鄉一帶,進行十餘日的工作。分秒必爭的壓力下,不僅幕後人員,連細皮嫩肉的甄珍也得頂著烈日揮汗趕拍。
當時粟外婆就在七股鹽場的隸屬單位…台南製鹽總場任職,她一向很愛看電影,因此對此次拍片印象深刻。據她的回憶,由於〈婚〉片得到政府機關的支持,鹽場上下自是全力協助,不只鹽工賣力當臨演,還從附近學校找來客串學生的小演員。外婆笑說自己是與同事一起溜班去看明星,人多膽子大,趁演員休息時找秦祥林聊兩句。雖記不起談話內容,她卻對秦小生的活潑好動特別難忘,說他像個大小子,東奔西跑、一刻也閒不下來;而甄珍則是皮膚白晰,聽到「卡」就立刻躲到蔭涼處休息,有時還與其他演員小賭幾把。


事過境遷,如今七股鹽場已由產鹽基地轉變為觀光景點,雪白鹽山則是遊客拍照留念的最愛。男主角口中的基礎原料升級至無煙囪工業,復以遠來嬌客黑面琵鷺,年年都能吸引不少外地人駐足。然而,透過〈婚姻大事〉有幸欣賞三十年前七股的我,卻深覺銀幕裡保存著一種令人嚮往的純樸,這或許是電影拍攝之初,未曾料到的「紀錄片」價值吧!
除了七股,男女主角也常到附近的防風林談戀愛,這裡同樣是住在台南的粟家,時常前往散步休憩的地方。實際上,防風林負有重要的固土作用,而從電影裡演員們被吹凌亂不堪的頭髮,就可體會西部海岸的強大風力。
對出身台南或曾在此久居的人而言,〈婚姻大事〉不只是一部夾帶政令宣導的喜劇,亦包含不少對家鄉的回憶。雖然此片在李行作品中只算平平,但衝著對老家的支持與片中海岸線的明媚風光,還是很推薦各位欣賞。

參考資料:
1.本報訊,「亞洲影后甄珍主演 婚姻大事昨天開鏡」,《聯合報》第九版,1973年9月15日。
2.本報訊,「婚姻大事外景隊 在七股鹽田拍攝」,《聯合報》第九版,1973年10月18日。
3.黃仁編著,《行者影跡—李行‧電影‧五十年》,台北:時報文化,1999,頁77、445。


婚姻大事(The Marriage)
導演:李行
編劇:張永祥
演員:甄珍、秦祥林、林月雲、歐威、葛香亭、紫蘭、游娟、崔福生
首映:1974年
插曲:我家住在大海邊(江蕾)、幸福花園(邱芬蘭)
片長:82分鐘
出品:第一影業
附註:全片外景為財政部台灣製鹽總場支援拍攝,主要包括台南縣海埔新生地、七股鹽田等。
劇情介紹:
台灣南部某鹽田小鎮的水泥工廠老闆為兒子舉行盛大婚禮,不僅來客眾多,還聘請中西樂隊、大辦數十桌,賓客又吃又喝好不熱鬧。一片熱鬧氣氛中,只有新郎何祖光(鄧玨人)滿臉不情願,直至完成典禮仍哭喪著臉。新郎的妹妹何家珮(甄珍)對他的態度不以為然,父親何茂松(葛香亭)更是氣得跳腳,直說自己為兒子找到「八字最合」的新娘,還有什麼不滿意?祖光脫口而出:「若父母八字合,為什麼母親會早死?」何父啞口無言,只好反覆叮囑兒子珍惜天定姻緣。
酒宴開始,何家世交李氏夫妻聯袂出席,言談間提到在美國獲得太空博士頭銜的兒子李登科(歐威)即將返國,屆時請何父務必同意登科與家珮好事。家珮自小愛慕李家大哥,聽聞此事笑而不答。
賓客散盡、洞房花燭,祖光仍是臭著一張臉,反覆唸著:「八字合,人不合,有什麼用!」他質問新娘(林月雲)為何願意嫁給毫無感情的對象,難道沒有交過男朋友?新娘淡淡回答,自己每天在鹽田小學教書,根本沒時間談戀愛,會答應與祖光結婚,是為報叔叔扶養的恩情。電話鈴聲響起,祖光與交往多時的女友情話綿綿,完全不顧新娘的感受。

陳堯(秦祥林)是何家的養子,為人樸實誠懇,他放棄留在大學當助教及出國留學的機會,決心返回鹽田貢獻所學。得知家珮到小學幫新嫂嫂代課,便時常抽空探班,陳堯向家珮談起工程師們「與海爭地」的辛苦,以期在海埔新生地上開闢更多鹽田;家珮則認為應該讓孩子活潑學習,無憂無慮地渡過童年。兩人對各自的工作都有無比熱情,感情日漸加深。
何父致電女兒,要她立刻乘陳堯的摩托車回家,與太空博士登科見面。途中陳堯面有地慍色問家珮對登科有何「感覺」?會不會答應他的求婚?家珮笑稱高中時覺得他長得帥、有學問,至於現在,去美國玩玩也不錯!陳堯聞言怒不可遏,故意稱機車拋錨,請家珮自己走回家。


家珮遲到兩個鐘頭才現身,見到微禿的登科一時反應不及,李母笑說兒子不是研究就是想家珮,難免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登科與陳堯原是成功大學前後期校友,但兩人卻因家珮暗自叫勁,登科將一塊月球石頭送給家珮父母,陳堯才伸手,就被登科阻止,一來一往戶不相讓。
李家邀請何家至西餐廳用餐,席間談及登科與家珮的婚事,何父擔心女兒遠嫁美國見面困難,登科卻說即使到月球也不過幾天往返,距離絕不是問題。李母(張冰玉)詢問家珮意見,她表示兩人分隔數年,彼此也沒有深刻的瞭解,一見面就談「婚姻大事」會不會太快?沒想到,登科拿出一份時間表,鉅細靡遺地列出日後每一天的行程,從訂婚、結婚、到涵碧樓渡蜜月、辦美國護照……全都照表操課。家珮越聽越不滿,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打斷:「你的計畫很周到,但是你忘了一點,你沒有問問我願不願意嫁給你!」空氣瞬間凍結……
回到家,大嫂同意家珮「婚前必須徹底相互瞭解」的觀念,並問起她對陳堯的看法。家珮雖然喜歡陳堯,但不明白他的心意,自己也不好先表白。語末,家珮問起哥哥祖光的態度,大嫂則一臉落寞,希望家珮千萬別重蹈覆轍,對「婚姻大事」一定要自己拿主意!


眾人爭睹登科贈送的月球石頭,只有家珮對此毫不感興趣。她繼續到小學為大嫂代課,腳底一不小心被貝殼劃破,陳堯情急之下抱著她去就醫,途中卻遇到前來接「未婚妻」的登科。三人乘坐公車離開時,登科故意稱此地方「荒涼、原始,充分代表落後不進步」,不解為何有人要來此工作。陳堯聞言很不是滋味,直說鹽田再荒涼也比得過月球,登科不甘示弱,直斥陳堯沒有科學概念……兩人爭峰相對。來到診療所,醫生見傷口尚淺,認為不須打麻醉藥即可施手術,登科再度斥其落後,醫生不堪受辱,同樣出口回嗆。

傍晚,登科在鹽田宿舍徹夜工作,不願因婚姻計畫受挫而影響工作,家珮本想找他漫步閒談,卻被登科以「鹽田沒什麼好看」一口拒絕。未幾,陳堯邀請家珮到防風林走走,他表示自己一直把家珮當成「妹妹」,不曾也不敢追求她,但得知登科求婚的消息後,才驚覺自己內心的痛苦。
家珮見陳堯遲遲無法表白,決定使出激將法,先說感動於太空博士千里迢迢到台灣迎娶,實在找不出拒絕的理由,除非…….有人比博士更愛自己。陳堯聞言,大聲對海發誓:「我除了愛鹽田就是愛妳!」兩人相擁而笑,令目睹一切的登科很不是滋味。

祖光一直打父親水泥工廠的主意,得不到爸爸的支持,就轉向請登科幫忙。登科提到家珮與陳堯發生感情,祖光不以為然,稱陳堯在何家地位很低,要娶家珮,根本想都別想!
凌晨兩點,陳堯把熟睡中的何父搖醒,請求他答應自己與家珮結婚。何父氣憤不已,大罵陳堯忘恩負義,家珮隨後現身,表示兩人早就相愛,只是發現得太晚。何父無奈,也氣自己「發現得太晚」!何父回憶陳堯的母親就是因為鹽田工作太苦,才與陳父離婚,如今寶貝女兒想重蹈覆轍,他是絕對不允許!
陳堯不願放棄鹽田工作,稱「離開鹽田就是不是陳堯」;家珮既無奈又生氣,只好暫時聽父親的話去美容院好好打扮,等著作「博士太太」。沒想到,家珮正燙著頭髮,就看到自己的父親走進後面包廂,經小姐提醒,才知道他是美容院的後台老板、老闆娘徐阿姨(游娟)的老相好。其實,這位老闆娘與何父是年輕時的青梅竹馬,但當時女方母親嫌男家窮,才錯失締結連理的機緣。家珮得知父親的祕密後十分高興,要將此當為最後攤牌的祕密武器。

祖光徹夜未歸,女友(紫蘭)卻打來質問他的太太,家珮不願繼續大嫂受欺負,答應和她見面談判。原來此人原是祖光建設公司的職員,沒想到公司只有一個總經理、一個職員,兩人每天不是吃飯就是跳舞,沒有絲毫「工作」的樣子。不久,祖光結婚,她想分手卻因兩人誕下的孩子進退維谷。家珮聞言,留下一筆錢,請託她將嬰兒交給何家扶養,自己則離開祖光,重新開始新生活。
兩人返家,登科及父母早已等候多時,登科希望按照計畫立刻結婚,並說與家珮的感情就像月球岩石「遙遠而堅固」,才說到這,卻發現岩石不翼而飛。登科懷疑是何父偷藏起來,並酸道:「有其父必有其女!」其實,登科並不一定要娶家珮,他向父母坦承,此番回國就是要帶個太太回美國。李父氣憤兒子完全不顧念父母,只想著娶妻,登科卻是箭在弦上,提出登報求親的妙招。


夜晚,祖光的孩子不停啼哭,何父聞聲察看,誤以為是女兒和陳堯的骨肉,一氣之下昏厥。甦醒後,祖光的妻子向他解釋嬰兒是自己丈夫的,她雖然不是親生母親,但基於是何家的血脈,也願意盡心扶養,何父笑稱自己沒找錯媳婦。此時,家珮帶來一味意想不到的好藥…徐阿姨,何父則感嘆把柄落入女兒手裡,父親的尊嚴蕩然無存,徐阿姨笑罵:尊嚴有什麼用,快樂比較重要!
與此同時,祖光偷潛回家,面對妻子質問,死活不承認偷了月球岩石。

陳堯造訪何家,帶來李博士刊登報上的「徵婚啟事」,內容寫到:「某君留學美國多年,獲太空科學博士學位,年紀三十二歲,尚未結婚,有經濟基礎,誠徵18到25歲之淑女為配偶,需家世清白,品貌端正,有意者請寄照片……」這時登科來到何家,要收回贈送的月球岩石,眾人面面相覷之際,祖光卻氣呼呼地下樓。「你趕快拿走!」原來祖光將石頭拿到中央研究院、故宮博物院……四處鑑定,才發現只是一塊黃石公園的火山熔岩,毫不值錢,害他白忙一場。登科臉面無光,拿著石頭趕緊離開,祖光、家珮、陳堯大笑不止,何父笑罵:「你們要娶要嫁,我再也不管了!」
家珮如願與陳堯結婚,兩人坐在行駛於鹽田間的小火車上,邁向幸福踏實的人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