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6月19日 星期四

【廣播】歌唱片綠葉首選…金峰


歌唱片綠葉首選…金峰
粟子

自〈桃花江〉(1957)瘋魔華語市場,掀起這股浪潮的「新華」,瞬間成為製作歌唱片的大宗。一連串由鍾情掛頭牌,姚莉幕後代唱,姚敏作曲、陳蝶衣作詞的黃金組合,已是賣座保證,為一度陷入財務危機的「新華」,帶來超乎想像的滾滾營利。然而,一系列電影的成功,除上述功臣,與鍾情搭配的小生…金峰(1928~),同樣功勞不小……。其實,〈桃花江〉後,「新華」老闆張善琨本想以原本人馬延續熱度,一手提拔的男主角陳厚自是不可或缺,無奈他卻於不久轉投「電懋」。所幸,此時加盟的金峰,適時遞補位置,成為「新華」結束在港業務前,最倚重的當家小生。
相較瘦高的陳厚與壯碩的喬宏,金峰略顯袖珍的外型,與體態嬌小的女星十分登對。從「新華」時期的鍾情、藍娣、林翠到「邵氏」的凌波、李菁等,都曾與他數度合作。儘管參與的電影多以女性為中心的歌唱片,身為綠葉的金峰總能稱職扮演老實專情,甚至略帶傻勁和慌張個性的男主角,展現可與陳厚匹敵的喜劇才華。
沒有舞刀弄拳的剛猛,少了斯文瘦弱的頹廢,金峰就像你我身邊長相正派的年輕人,不那麼搶眼,卻在平凡中透露獨特魅力。「相貌端正、個性又好,真沒什麼可挑剔!」粟媽對金峰的喜愛歷經數十年仍未改變,畢竟從〈採西瓜的姑娘〉(1956)到〈仙女下凡〉(1972),他一貫善良可愛的銀幕形象,早已深植影迷記憶。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6月19日播出〈電影筆記:明星回顧金峰及其主演的電影「女秀才」〉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6/19
節目摘要:金峰、電影〈女秀才〉
播放歌曲:由凌波演唱的〈女秀才〉插曲「巾幗勝鬚眉」、「揭秘」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電影〈女秀才〉片段


關於金峰
本名方銳,廣東潮州人,父親為香港影圈知名化妝師方圓。抗戰時,曾輾轉就讀貴陽之江大學及重慶大學,並在重慶參演舞台劇。1952年以本名方銳在港從影,初期為配角,作品如:〈青春頌〉(1953)、〈再春花〉(1954)、〈夜半歌聲〉(李英導演,1956)等片,亦與林翠搭檔主演「自由影業」出品的〈薔薇處處開〉(1956)。
1955年與「新華」簽約,改藝名金峰,與頭牌女星鍾情成為公司獨當一面的銀幕情侶,電影包括:〈葡萄仙子〉(1956)、〈採西瓜的姑娘〉、〈郎如春風日〉(1957)、〈阿里山之鶯〉(1957)、〈風雨桃花村〉(1957)、〈一見鍾情〉(1958)、〈鳳凰于飛〉(1958)、〈血影燈〉(1958)、〈百花公主〉(1959)、〈美人魚〉(1959)、〈情敵〉(1960)、〈入室佳人〉(1960)等數十部。五0年代末,「新華」發掘另一位條件頗佳、能歌善舞的女星藍娣,頂替因片約忙碌,無法專為公司拍片鍾情。藍娣簽約後,即與金峰合作〈百鳥朝鳳〉(1959)、〈自由戀愛〉(1960)、〈小鳥依人〉(1960)、〈茶山情歌〉(1962)等。此外,「新華」向「電懋」商借林翠,赴日本與台灣拍攝的彩色片〈碧水紅蓮〉(1960),至鍾情自資籌拍的〈妖女何月兒〉(1961),亦是由金峰擔任男主角。
1962年,「新華」縮減在港業務,將重心轉往台灣,當家小生的金峰則加盟兵多將廣的「邵氏」。首作為黃梅調古裝片〈鳳還巢〉(1963),隨後主演〈喬太守亂點鴛鴦譜〉(1964)、〈蝴蝶盃〉(1965)、〈女秀才〉(1966)、〈菁菁〉(1967)、〈雙喜臨門〉(1970)、〈仙女下凡〉等。不同於「新華」時期的一枝獨秀,金峰也在不少電影中退居次線,如:〈雙鳳奇緣〉(1964)、〈藍與黑〉(1966)、〈船〉(1967)、〈少年十五二十時〉(1967)、〈春暖花開〉(1968)、〈狂戀詩〉(1968)、〈釣金龜〉(1969)等,戲份次於陳厚、金漢、楊帆、喬莊等一線男星。1971年,憑〈啞巴與新娘〉(1971)獲得第九屆金馬獎「最佳演員特別獎」。
七0年代,轉走諧星路線,偶爾兼演反派,或參與時裝寫實片。演罷〈流殘劍血無痕〉(1980)專心投身幕後,先在桂治洪導演的恐怖片〈邪〉(1980)任場記,後於〈邪完再邪〉(1982)、〈搏盡〉(1982)及〈魔〉(1983)晉升副導演。八0年代中期,逐步淡出影壇,作品超過六十部。


最佳綠葉
〈桃花江〉超乎想像賣座,不僅將五音不全的鍾情,捧成炙手可熱的歌唱片巨星,更在影壇掀起一股熱潮。除女主角一飛沖天,幕前幕後人員也是雨露均沾,聲勢不可同日而語。然而,就在「新華」準備籌拍一系列同類影片時,男主角陳厚卻是琵琶別抱,讓好不容易找到「賺錢之道」的老闆頗感無奈……。不過,公司的危機倒成為金峰的轉機,初加盟「新華」的第一部作品〈葡萄仙子〉,即是與當紅的鍾情搭配,電影上映後大受歡迎,連帶使金峰站穩主角地位。之後,凡是由鍾情主演的電影,男主角十之八九都為金峰,此刻的他,名符其實成了鍾情最衷情的銀幕情人。
至1958年,歌唱片達到極致,也是鍾情、金峰最風光的時刻。自資籌拍〈那個不多情〉(1959)的名作曲家姚敏,向「新華」老闆童月娟商借金峰為男主角時,便提出港幣六千元的高酬勞,此足與當紅的陳厚、張揚媲美,列入國語片第一流男星之林。實際上,金峰可謂歌唱片最大獲利的男星,搭上〈桃花江〉順風車之餘,亦獲得與鍾情合作的機會,聲勢快速竄起。更有甚者,他的星途並未如鍾情大起大落,在她由紅轉黑時,金峰與新星藍娣合演的作品仍保持一定票房,隨後更轉入「邵氏」,延續自己的電影生涯。


美滿婚緣
早在重慶就學期間,十九歲的金峰便對蘇州小姐的沈雲(1929~)一見傾心,經過一番費勁追求,終於締結良緣。赴港後,沈雲也投入影圈,參與〈春天不是讀書天〉(1954)、〈曼波女郎〉(1957)、〈野玫瑰之戀〉(1960)、〈野花戀〉(1962)等數十部電影,多飾演個性嬌縱、與女主角對立的負面角色。不同於演戲時的罵人惡態,沈雲與同屬演員的丈夫家居幸福,也是兩男兩女的母親。
加入「邵氏」不久,金峰接受《南國電影》雜誌訪問時,提及對家的看法:「每一個人必定先有家,才有『我』,這個『我』是組成家庭的一份子。」雖是獨生子,但父親方圓對金峰從不溺愛,養成他孝順父母、愛護家庭的性格,而且無論何時,只要談到孩子,他更是快樂得眉飛色舞。
回顧眾多明星,能如此兼顧家居的實屬少數,畢竟工作忙碌、外在誘惑多,只要稍不注意便露危機。不過,金峰能如此把持,除本身個性使然,或許也和有位影圈資歷更深厚的父親,在一旁強力監督不無關係……


化妝師父親
金峰的父親方圓,是華語影圈地位極高的化妝師,自四0年代末起,數百部電影的化妝都由他負責,只要稍留意電影開頭字幕頁面的觀眾,應對方圓二字不感陌生。特別的是,這位影響演員美醜甚巨的幕後功臣,也偶爾客串電影演出,〈蘭閨風雲〉(1959)即可看到他扮老的身影。
方圓對藝術的投入,幼年時期參與不少「電懋」名片的童星鄧小宇滿是佩服,他回憶道:「我又記得有一位我們尊稱為方爺爺的化妝師方圓先生,一頭銀白髮,留著修剪得很有型的鬍子,經常戴上法式鴨嘴帽,穿蘇格蘭式大格子恤衫,卡奇褲,結絲領巾,駕著他的電單車,風馳電掣地返片場,有型到極。他雖然只是一名化妝師,但一直以藝術家自居,他尊重、重視他的職業,以此為榮,而同時,他亦受周遭的人尊敬。」透過鄧小宇的敘述,彷彿看到一個彬彬有禮的洋派紳士,不只認同,更珍視自己的工作。此外,他還將每次經己之手的明星拍照留存,一方面是為紀念,另一方面也有歸納經驗的積極意義。
聲名遠播的方圓,吸引不少名人前來學習化妝技巧。1962年,初榮獲第三屆中國小姐第一名的方瑀女士,便從台灣慕名赴港,向「滿頭花白髮、蓄留長長花白鬍子」的方圓請益。至於身為演員的金峰,也得到父親傳授電影化妝技能,對化妝術稱得上頗有研究。

小生宿命
被稱為「袖珍小生」的金峰青春活潑,左看右看都像小伙子,即使逼近四十大關,仍被派演〈少年十五二十時〉,不免讓他感嘆:「怎麼我都長不大?」接到拍片通告時,金峰曾堅決不肯接受飾演片中與他年齡相差懸殊的角色,但拗不過「邵氏」當局的決定,只得勉為其難再扮少年,與小自己16歲的邢慧演一對學生情侶。有趣的是,儘管外型看不出差異,但一場熱舞戲卻悄悄露餡,金峰笑說:「我年紀大了,跟年輕的邢慧跳完一場『阿哥哥』後,真把我給累慘了!」
不只邢慧,金峰也和與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李菁合作〈菁菁〉、〈仙女下凡〉。說實話,若不提兩人真實年齡,真想不到眼前這位年輕男子,竟是二0年代末出生的中年人?!


偏愛輕鬆喜劇如我,很難拒絕〈桃花江〉這類無壓力的歌唱片,不知不覺看了一遍又一遍,連帶對女主角鍾情興趣濃厚,圍著家人東問西問。「提到鍾情,就不能不說金峰,兩個人真配呀!」話才出口,隨即連唱好幾首電影插曲,手舞足蹈樂開懷,令從未看過兩人合作的我,只能在一旁陪笑。直到前些日子,有機會欣賞〈採西瓜姑娘〉和〈百花公主〉,鍾情滿場開懷對嘴、金峰純樸不乏傻勁,鬧點小彆扭也能立刻和好。劇情雖然似曾相識,但由這對活潑俏皮的組合演來,仍有百聞不如一見的快樂。
走過歌唱片風潮,鍾情選擇息影,轉入繪畫創作領域,金峰則在「邵氏」開啟新春。嘗試古裝片之餘,也願意擔任配角,進而利用拍戲空檔學習幕後工作,往導演方向邁進。作為明星,金峰不免被嫌平淡,私生活簡單自律、工作踏實穩健,導致媒體難作文章,上報機會少之又少。然而,若將金峰視為以電影為事業的公務員,便覺得他很能感受影圈變換,適時轉換角色,無怪能由五0一路紅到七0年代。

參考資料:
1.本報訊,「港星動態」,《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3月2日。
2.本報訊,「金峰抵台 將拍新片」,《聯合報》第八版,1959年11月16日。
3.本報香港航訊,「藝人藝事」,《聯合報》第六版,1961年1月15日。
4.王會功,「塗丹染黛初妝成 紅顏請教白頭翁 方瑀香港學化妝記」,《聯合報》第三版,1962年7月29日。
5.本報訊,「邵氏三星抵台」,《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7月12日。
6.本報訊,「金峰昨天抵台 參加菁菁拍攝外景」,《聯合報》第七版,1966年5月8日。
7.左桂芳、姚立群編,《童月娟:回憶錄暨圖文資料彙編》,台北:文建會,民90,頁114、126~127。
8.吳昊主編,《邵氏光影系列 男兒本色》,香港:三聯書局,2005,頁44~48。
9.藍天虹,《八十載滄桑話舊》,台北:三藝文化,2007,頁96。
10.鄧小宇,「一種生活方式的消逝」,香港電影資料館第十九期通訊。


女秀才(The Perfumed Arrow)
導演:高立
編劇:張徹
演員:凌波、金峰、何藩、金霏、楊志卿、顧文宗、王惠芳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作曲:王福齡
作詞:張徹
演唱:凌波、靜婷、江宏
插曲:玉扇墜、巾幗勝鬚眉、揭秘、珍重、訴衷情、救佳人、有意無心、女秀才、長亭送別
片長:91分鐘
首映時間:1966年11月23日(香港)
劇情介紹:
聞家獨生女蜚娥(凌波)出身武門世家,自小隨父(楊志卿)習武,後更女扮男裝、改名俊卿赴書院就讀,考得秀才功名。蜚娥與同窗好友杜子中(金峰)與魏撰之(何藩)形影不離,唯兩人均不知俊朗飄逸的俊卿,實是女兒身。

一日,蜚娥邀請兩位兄長到自宅練武場,欲表現給老笑她「又嬌又弱像個女孩子」的撰之看。來到蜚娥平日鍛鍊身體的場地,撰之嘗試舉起最輕的舉重,沒想到竟連動都動不了;反觀蜚娥不僅輕鬆舉起,更放單手支撐,如此「神力」嚇得撰之目瞪口呆。
蜚娥以木蘭為比喻,暗示自己「巾幗不讓鬚眉」的氣概,但以為蜚娥是「男人」的撰之卻反問:「俊卿不認是女人,自比木蘭是何因?」她趕緊解釋是佩服木蘭上場殺敵的勇氣,沒有其他意思。子中認為年輕柔弱的歷史人物比比皆是,譬如:貌如婦人的張良、十二歲成霸王的項羽等,規勸撰之莫因外型論斷。蜚娥射箭百發百中,子中見賢弟習武有成,稱讚不已。
聞父見女兒追問撰之「服不服氣」,笑罵其只顧賣弄自己的本領,也不怕驚了魏世兄。子中聞言,直說俊卿大顯身手,讓他和撰之這等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大開眼界。

蜚娥母親見兩人彬彬有禮,興起將女兒許配其中一人的念頭。只是,聞父感嘆聞家世代任武官,在國家重文輕武的氣氛下,與杜、魏書香門第門戶不對,即使情投意合也是枉然。
蜚娥來到正廳,表示想和兩位兄長結伴進京趕考,若有幸得中,也可改換門庭。不同於母親樂觀其成,聞父卻罵胡鬧、荒唐,並稱改換男裝求學已經不對,考得秀才也只是個「假秀才」,如今還妄想當狀元郎?他推說是妻子太過放縱,才導致今日結果。聞母一心支持女兒,但聽到丈夫提醒:「考狀元要進京殿試,萬一事跡敗露,落一個欺騙君之罪,可怎麼收拾?」她只得轉向勸蜚娥:「這是王法,勉強不來的。」
見改換門庭無望,周父憶起女兒婚事,問她究竟衷情哪一個?蜚娥與二人情誼相同,一時無法抉擇,害羞答:「都好……都不好……」回到繡樓,蜚娥遙望書院,決定將婚姻大事交由天意定奪,她懇求老天開眼相助,將箭交與心上人。說完,蜚娥拉弓射向飛鴿,以此為信物,在子中、撰之間挑選一位。


箭射中獵物後掉落書院,子中搶在掃地老翁前拾起,喃喃道:「好箭法、好箭法!」他見箭上刻著「矢無虛發,發必應弦」,認為此人口氣雖大,技藝也高超,老翁卻無奈嘆:「唉!鴿子又礙到他什麼?」子中暗想射箭之人應是能文擅武的俊卿,碰巧撰之來到,兩人皆對正中鴿子咽喉的箭法讚嘆不已,並懷疑是俊卿所為。杜家家僕前來書院,稱身在京城的老爺有書信來到,夫人囑咐公子返家。子中得知消息,只得將箭交與撰之,先行離去。
撰之仔細端詳,發現箭後刻著「蜚娥記」三字,有些摸不著頭腦。未幾,前來書院看「卜卦」結果的蜚娥現身,見信物落在撰之手上,心想婚事有成,臉泛紅霞。撰之不知蜚娥心事,半開玩笑稱知道這位射箭人真面目,是位與賢弟同住、名為蜚娥的女裙釵。蜚娥以俊卿身份急急解釋,此人與自己共用妝台,但非婚配妻子,而是一母同生的胞妹。
撰之想俊卿外貌俊雅,其妹必是美嬌娘。蜚娥本有意挑選夫婿,如今聽出撰之弦外之音,表示願意幫忙作媒,成全魏兄婚事。蜚娥向撰之取信物一件,他以玉扇墜為聘,承諾獲取功名後必會返鄉迎娶。回到家,蜚娥拿出撰之信物,卻是心神不定、愁眉不展,她細細思索:「難道心裡還有意中人?」懷疑天訂姻緣是錯配,自己的心事更難捉摸,無奈道:「我心裡到底喜歡誰?」


子中造訪聞府,丫環匆匆上樓告訴穿著女裝的蜚娥,嚇得她趕緊改換男裝。匆忙間,蜚娥脫下的繡鞋來不及藏,只得交給緊急躲進閨房的丫環。原來,子中接到家書,即將進京趕考,臨行前相約俊卿同行。話才說到一半,他聽見臥房傳來聲音,見賢弟面容緊張,以為其中必有奧妙。
子中不顧蜚娥阻止進入房內,看見尚未完成的女紅笑道:「怪不得撰之兄常常說笑你像個女兒家,原來你還會繡花呢!」蜚娥靈機一動,解釋是舍妹所做,無奈子中又發現藏在一角的繡花鞋,認定看似老實的俊卿「金屋藏嬌」,無怪滿面春風。
兩人下棋言歡,卻傳來聞父遭人陷害的消息。實際上,聞父素與主管兵備道的周俊不合,對方故意抹黑造謠,以致太守誤會其「勾結匪黨、苛扣軍糧」,要拿他去問案。蜚娥憂心忡忡,聞母更因此暈眩病倒。
子中、撰之即將遠行,蜚娥因家事紛亂無法前往。三人臨別依依,撰之特地像蜚娥輕聲安慰,表示自己與聞家有半子之誼,若有「僥倖」之日,必為伯父洗刷冤屈。子中好奇兩人有何祕密,撰之只得顧左右而言他。弟兄分別,子中誠懇安慰蜚娥,若得中金榜,定會擔承聞父冤獄。面對兄長厚意,心情沈重的蜚娥萬分感動。
數月後,蜚娥收到撰之來信,稱自己與子中皆高中金榜,聞母追問有無提到丈夫遭陷冤案,信中卻道:一切等見面再說。蜚娥欲進京商討營救事宜,聞母擔心女兒安危,幾番勸說,仍無法阻攔蜚娥一片孝心。行前,聞母囑咐老管家聞龍(顧文宗)夫妻貼身照料,絕不能讓聞家獨生女半點何閃失。


前往京城途中,蜚娥與周龍夫妻入住客棧。深夜,蜚娥欲關窗歇息,卻看到一名採花賊在隔壁小姐景芙春(金霏)的閨房伺機而動,對內施放迷魂藥,將迷昏的芙春綁走。蜚娥見義勇為,改換男裝,尾隨其至偏僻民宅。就在竊賊即將得手之際,蜚娥飛身闖入,經過幾番搏鬥,終將其一刀斃命。
沒想到,兩人又遭惡徒圍剿,蜚娥武功高強,將同黨一舉殲滅。蜚娥亟欲帶芙春離開,卻被她以「不表明身份,不能跟他走」的理由,要求蜚娥解釋出手相救的來龍去脈。蜚娥自稱是偶然經過的書生,剛好見採花賊行動,於是拔刀相助。芙春不知蜚娥女扮男裝,見他年少英俊,興起愛慕之情。
蜚娥一心帶芙春回府,但她身弱體纖、無力遠行,蜚娥願背小姐脫難,芙春又以男女授受不親拒絕。蜚娥無可奈何,只好建議留宿一宿,芙春又說孤男寡女……蜚娥不知如何是好,芙春卻說:「如公子不棄,小妹願侍巾櫛。」有口難言的蜚娥嚇得連忙拒絕,此景令險遭侮辱的芙春十分難堪,哭著說:「公子如若見棄,小妹也難再偷生人世。」蜚娥左思右想,只得以「婚姻大事,怎能兒戲」為由,暫時推託。

隔日,返回景府的芙春,將蜚娥相救及與他「共處一晚」的事告訴父母。景父以為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便拿著獨生女兒的生辰八字,向蜚娥提出訂親之請。蜚娥屢屢拒絕,最後只好謊稱「家鄉已經訂親」推託。
不死心的景父,去向酒醉的老管家聞龍套話,得知其「少爺」從未訂親的好消息,又轉回蜚娥房間,笑罵她小小年紀怎是說謊高手?蜚娥手捧八字、暈頭轉向,心裡想著「兩個女人怎拜堂」!景父希望蜚娥能留信物憑證,她左思右想,將先前撰之給她的玉扇墜信物交給對方,似有另一番盤算。


為營救未來的岳父,撰之急急趕回故鄉,蜚娥來到京城,只遇到另一位兄長子中,兩人久別重逢、把酒言歡。晚間,子中安排蜚娥與自己「抵足而眠」,嚇得她與聞龍夫婦不知所措。事已至此,蜚娥只好將桌子擺在兩人中間,以求避嫌;另一方面,聞龍只好坐在門前守望,希望小姐千萬別出事。清晨,聞龍夫妻見子中與小姐各睡一側,不禁鬆了一口氣。
子中起床,見蜚娥帽子脫落,露出飄逸長髮,驚覺「俊卿不似男人像女郎」,他回想往昔種種,揭穿賢弟是女兒身。然而,子中擔心兩人同床共眠,不免瓜田李下,他決定暫時隱瞞,看蜚娥如何繼續裝模作樣。

蜚娥與子中一同返鄉,言談間故意暗示蜚娥是女子。行間,子中用「鴛鴦」形容兩人,更說雄鴛鴦痴痴笑蜚娥「雌的竟把雄的裝」,蜚娥不疑有他直言道:「兄台說話欠思量,取笑小弟理不當。」埋怨子中和撰之一樣,老認為他是女人。步入山神廟,子中問山神為何只有一人,蜚娥應答之際,他竟趁機將其帽子取掉,蜚娥急忙戴上,才知身份暴露。
子中假裝生氣,蜚娥趕緊道歉,表示自己並非有意愚弄,而是家裡人丁單薄,自小便被視為男子扶養。子中見機不可失,趕緊向她求親,可惜蜚娥已與撰之訂下婚約。聽聞情敵竟是同窗好友,子中氣憤蜚娥厚此薄彼,她無奈答:「我是『射箭卜婚』,這是天意,那枝箭是給撰之兄拾到的……」「錯了!」子中回想往事,憶起是自己先撿到箭,後來因僕人催促返家,才將其交給撰之,他認真道:「所以妳與撰之兄的婚事不能算數!」
子中、蜚娥情投意合的同時,一心嫁給蜚娥的芙春也前去聞府會情郎,加上欲迎娶俊卿胞妹的撰之,真是一筆麻煩的糊塗帳!


聞父重獲自由,子中、撰之兩位新科進士之同坐聞府。蜚娥假扮的俊卿堅持向芙春退婚,見她又哭又罵堅定拒絕,蜚娥只好道破自己是女兒身,懇求芙春諒解。另一處,景父得知女婿竟是女人,氣得要人負責;而撰之這才明白俊卿就是蜚娥,高興自己將娶「賢弟」為妻。已知來龍去脈的聞父,決定親自作媒,將撰之介紹給芙春。撰之大惑不解,稱已將玉扇墜交給蜚娥為聘,未料,此物已由「俊卿」轉交景父,為撰之與芙春牽起姻緣線。
儘管撰之氣得要找蜚娥算帳,芙春也罵非蜚娥不嫁,但兩人看到對方時卻一見鍾情,不再為難蜚娥。不久,兩對新人步入禮堂,成全雙喜臨門。

2 則留言:

  1. 金峰剛於一週前在美國波士頓離我們而去了. 可惜!

    回覆刪除
  2. 他的戏很好看啊。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