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7月16日 星期三

【廣播】翻案的再翻案…〈武松〉


翻案的再翻案…〈武松〉
粟子

明明是講述英雄好漢的《水滸傳》,潘金蓮的知名度╱誘人度卻數一數二,印證粟家長輩口中「既愛看潘金蓮搔首弄姿、香豔刺激,又得在片末殺死她」的諷刺。然而,進入二十世紀中,透過電影媒介重塑的〈潘金蓮〉(1964),卻在男性視觀外,產生不同以往的女性論述。
原著因私通西門慶、謀害親夫,被小叔武松殺害的「惡有惡報」戲碼,轉變為描述前因後果的無奈……貌美的潘金蓮被迫嫁給毫不相稱的武大郎,仰慕武松遭拒絕,又在王婆的撮合下,半推半就與西門慶暗通款曲。由周師祿導演,張仲文(飾潘金蓮)、張沖(飾武松)與白雲(飾西門慶)主演的「純情版」潘金蓮,少了冶艷偷情床戲,主軸全在紅顏薄命的惆悵。至於繞著她的三個男人則是平面呆板,不是鐵石心腸,就是好色之徒,看不見有血有肉的男性角色。
時光流轉,〈潘金蓮〉後十八年,已成風月片翹楚的導演李翰祥,再度挑中此題材。電影雖以鋼硬的〈武松〉(1982)為片名,內容卻一躍為「限制」等級,同樣將潘金蓮塑造為悲劇人物,而對性的渴望表現得更加露骨。不過,既然主題是「武松」,李導也花費不少篇幅講述他與武大郎的兄弟情,藉此烘托武松不願接受嫂嫂愛意的堅定意志。由此觀察,〈武松〉儘管同樣有「翻案」的意思,卻是為〈潘金蓮〉的翻案再翻案,試圖解釋武松面對層層誘惑仍能坐懷不亂,及得知兄長被害後,兇狠手刃潘金蓮的正當性。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7月10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第十九屆金馬獎及得獎電影「武松」〉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7/10
節目摘要:第十九屆金馬獎介紹、電影〈武松〉
播放歌曲:由黃鶯鶯演唱的〈彩雲曲〉同名國語主題曲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息影秋波
〈武松〉選角時,李翰祥慧眼識英雌,幾經辛苦終於說動汪萍(1950~)點頭飾演潘金蓮。電影上映後,觀眾驚訝於汪萍的大膽突破,更被細膩深刻的演技吸引,後亦以此獲得個人首作金馬影后。特別的是,拍攝此片前,汪萍已淡出影壇兩年,未幾結婚息影。
回顧汪萍的從影經歷,她十八歲考入「中影」,初期在台灣發展不順利,轉赴香港「邵氏」為基本演員,在井上梅次導演的〈遺產五億圓〉(1970)飾演盲女,演技獲得肯定,隨即主演王羽首部自導自演的作品〈龍虎鬥〉(1970)。適逢七0年代武俠動作熱潮,汪萍參與一連串類似題材電影,角色若非純清村姑就是豪爽俠女。1973年,離開「邵氏」,轉以自由演員身份遊走港台,作品如:〈一簾幽夢〉(1975)、〈騙財騙色〉(1976)等。
1980年底,汪萍於訂婚宴上輕描淡寫表示:「我已經在香港向大家宣佈,『武松打虎』是我從影來最後一部電影。」儘管風騷冶艷的潘金蓮並非擅長戲路,但抱著既然接下就要演好的心態,從影多年所累積的演技,終於在〈武松〉全面發揮。汪萍提及拍片點滴,說來也是一把辛酸:「接武松這部戲時,覺都睡不穩,每天攬鏡顧盼,揣摩研究劇中人的心態神情,心頭沉甸甸的,簡直跟出現在銀幕上潘金蓮的痛快勁是兩回事!」飾演武松的狄龍近期接受訪問,也對汪萍的蛻變記憶猶新。他回憶拍攝潘金蓮初見小叔一幕,汪萍始終演不出李翰祥希望的嬌羞媚態,暫停時間,李導教她先在口中含著瓜子,再當著武松面含笑吐出……狄龍說到這兒,就如歷歷在目:「效果好得不得了!」不到一分鐘的啞戲,汪萍彷彿打通任督二脈,從此潘金蓮上身,演技驚豔四座。此外,為了確實表現三寸金蓮扭腰擺臀的誘人畫面,汪萍忍痛踩著三寸小鞋走來走去,如此貌似型似的敬業表現,想不得獎都難!


李導麻煩
曾經赴台籌組「國聯」,與國民政府關係不錯的李翰祥,八0年代初因「違規」到大陸拍戲,成為台灣當局封殺的騎牆派。得知消息,新聞局作出查禁決定,所有與李翰祥有關的電影全都遭到冰凍。瞬間,未上映的作品從搶手貨變燙手山芋,李導也從台灣市場消失。
精明如「邵氏」,趕在李翰祥正式登陸前,一窩瘋將他的影片出清,盡可能減少損失。只是,電影可以提前,金馬獎卻得如期舉行,公布入圍名單時,頗獲好評的〈武松〉因李導的「投匪」備受爭議。有人認為,李翰祥前往大陸屬個人行為,與入圍的汪萍、谷峰無關,應該保留他們的入圍資格;另一派卻直言,為免「後患」,最好直接「註銷」兩人資格,就不會造成得獎即間接鼓勵甚至讚許導演的弔詭情形,而落選又會落人「政治影響電影」的口實……。經過一番討論,汪萍、谷峰等人最終保住資格,進而雙雙獲獎,唯獨電影還是不能在台灣上映,無奈評審掌聲如潮,觀眾卻暫時無緣得見。
國共持續對的八0年代,李翰祥為了一圓到中國大陸拍攝大型宮闈片的理想,不僅失去台灣市場,亦使香港片商對他卻步。相較於稍後「西進」者,李導某種程度成為「殺雞儆猴」的祭品…當別人都被解禁時,他仍被視為「叛徒」,直到十幾年後才在台灣重見天日。談起這段經歷,李導滿是惆悵,他一來感嘆成了政治的犧牲打,二來也揶揄自己不懂觀察氣氛,跑得稍快一步,變成赴大陸拍片的殉道者。


配角光芒
〈武松〉的演員可謂一時之選,不僅主角恰如其份,飾演武大郎的谷峰與王婆的王萊更有畫龍點睛的效果。
當時已投身影圈二十年的谷峰,外型雖不比俊俏小生,但無論文武古今戲都可勝任。得知李翰祥要拍〈武松〉,他立刻拿出真功夫,以京戲的「矮子步」自薦武大郎一角。谷峰笑言拍片期間,所有人都是站著,只有他是蹲著,腿酸、辛酸不言可喻。除了神態相仿,谷峰更把武大郎對弟弟無悔付出、對妻子的愛慕懼怕演得到位,以致與飾演武松的狄龍對戲時,焦點仍聚集在他身上。谷峰的優異表現,得到金馬獎肯定,他在領獎時僅輕輕說了一聲:「謝謝!」頗有盡在不言中的複雜感觸。
王萊的硬底子演技已不須贅述,不只演什麼像什麼,更入到骨子裡。雖然王婆出現的場次不多,卻是不可或缺的關鍵人物,王萊將此人蓄意撮合的私心貼切表現,沒有丁點過火或不足。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王婆與潘金蓮被武松私設公堂,逼問謀害武大郎真相一場。只見被打落牙齒、滿口是血的王婆,不滿潘金蓮供出砒霜來自於她,以冷酷態度撇清道:「臨死還抓的墊背的!就是下藥也只有一次,妳天天在我那跟西門慶私會,不成妳天天都吃了迷魂藥?」有她如此見縫插針、快嘴雄辯的壞角,無怪力大無窮卻嘴拙的武松,只能以刀斬斷糾紛。


為求逼真,劇組特地赴泰國取景,儘管與真武松對打的是假老虎,真老虎仍留給假武松(替身),但總是比早些年以布偶客串的寫意偷吃步寫實太多。不過說實話,除了這場驚險的打虎片段,多數時候,武松頂多是頻頻出場的帥氣主角,戲遠不比潘金蓮、武大郎甚至王婆、西門慶精彩。就像〈大醉俠〉(1966)紅了鄭佩佩的金燕子、〈金燕子〉紅了王羽的蕭鵬,片名往往不一定是電影最誘人的角色。
與早些年的〈潘金蓮〉對比,李翰祥的〈武松〉堪稱香豔,汪萍的大膽超乎想像,回想〈一簾幽夢〉的綠萍,簡直判若兩人。看著汪萍的辣勁,張仲文所詮釋的潘金蓮,內外都裹得如粽子般,簡直可以聖女形容。我想,出現這樣的差異,除了編導手法的不同,似乎亦反映這十幾年間電影尺度的轉變。

參考資料:
1.張德光,「汪萍‧真情流露」,《聯合報》第九版,1980年11月22日。
2.黃北朗,「李翰祥留下燙手山芋」,《聯合報》第十二版,1982年9月5日。
3.黃星輝,「綜藝電影季 問鼎金馬后座」,《聯合報》第九版,1982年10月22日。
4.黃寤蘭、黃星輝,「得獎心聲」,《聯合報》第三版,1982年10月25日。
5.台北訊,「違規上映李翰祥影片 新聞局查扣拷貝處理」,《聯合報》第十二版,1982年11月4日。
6.郭東泰,「金馬影后—汪萍 由絢爛歸於平淡」,《聯合報》第九版,1982年12月11日。


武松(Tiger Killer)
導演:李翰祥
編劇:李翰祥
演員:汪萍、狄龍、劉永、谷峰、王萊、曹達華、井淼、楊志卿
首映:1982年10月28日(香港)
片長:94分鐘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獲獎:第二十七屆亞洲影展亞洲影展最佳剪輯(姜興隆);第十九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女主角(汪萍)、男配角(谷峰)、最佳服裝設計(劉季友、李燕萍)
附註:汪萍的息影作品。
劇情介紹:
身材矮小的武大郎(谷峰)賣燒餅為生,他整日挑擔子四處兜售,時常被孩子們取笑是「三寸釘」,大郎獨力扶養老二武松,為求生計只得忍受眾人揶揄。一日,已七、八歲的武松忍無可忍,和其他小孩打成一團,大郎為救弟弟,邊攔阻邊無奈道:「要打,打我好了!」見大郎摔倒在地,武松突然力氣大增,將所有人打得東倒西歪。事後,東西受損的商家、受傷流血的孩童家長,全找武大郎負責,他只能一一認錯認賠。大郎擔心弟弟再犯事,只好請求少林方丈(曹達華)收養照顧,兩人就此分別。


武松(狄龍)長大成人,不僅身材健壯,更練得一身好武藝。他返回故鄉,找到仍在賣燒餅的哥哥,大郎見弟弟相貌身型不可同日而語,高興得淚流滿面。武松提議上「獅子樓」喝兩盅,大郎起先婉拒:「獅子樓不是咱們去的地方。」但見武松盛情,只得含笑應允。
兄弟倆還未敘舊,就看見惡霸強搶民女,武松欲拔刀相助,卻被大郎阻止:「管閒事、落不是,張氏三虎,不能惹呀!」武松不忍少女落入火坑,情急間決定出手相救。武松力大無窮,一出手便難以控制,三兩下就將惡人打得暈死過去。旁觀者見鬧出人命,嚇得紛紛走避,武松不願連累無辜,要她與爺爺快快離開。武大知道弟弟又鬧大事,滿臉憂愁道:「老二,你也得走呀!這裡一切由哥來。」武松直言:「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願意留下承擔罪過,但護弟心切的大郎卻答:「你欠債、哥還錢;你殺人、哥償命!」武松既感激又慚愧,在哥哥的催促下快步離開。
大郎拿著刀,認下所有罪狀,儘管官差不信「三寸釘」能殺人,還是將他關進大牢,吃盡苦頭。未幾,官司了卻,武大郎也已成家,弟弟仍然毫無消息。思念武松的大郎,特意請「代筆」寫信,請他務必回家鄉探望。

景陽崗老虎橫行,一連咬死不少人,武松碰巧到此打尖。在客棧歇息時,看見送葬隊伍,好奇詢問店小二,才知道此人是當地富戶張百萬的孫子,數日前遭老虎攻擊致死,武松聽到頗感好奇。武松頻頻請店小二添酒,逼得他無奈答:「官府規定『三碗不過崗』,就算沒醉,也會給老虎吃了!」武松意氣風發稱:「別說三碗,三十碗都可過崗給你看!」喝完一大罈酒,武松不住店要過崗,嚇得店家拼命阻攔。
步行至景陽崗,武松非但不害怕,還在崗上練武休憩。不久,老虎自武松身後一躍而下,他趕緊以棍棒擊打,扭打成團。危急間,武松使出全身力氣,猛搥老虎身體,終於將牠打死。禍患已除,武松成為打虎英雄,眾人以轎子抬他遊街慶賀,此景碰巧被賣燒餅的大郎看見。他使盡全身力,爬上擠滿人群的「獅子樓」,對著武松大吼:「兄弟耶,哥已經娶了嫂子啦,咱們家住在紫石街。」武松點頭稱是。

大郎的妻子潘金蓮(汪萍)風韻十足,不少登徒子堵在武家附近觀望,並稱金蓮不只有三寸金蓮,雙眼勾魂攝魄,可夠受了!此時,大郎帶著武松返家,進門前,大郎像武松解釋:「她人品不錯,是潘裁縫的女兒,自小賣入張大戶家做丫頭……」門一開,出現的竟是豔麗異常的女子,武松頗感驚訝!
金蓮見武松英挺俊美,和丈夫截然不同,興起愛慕之情。晚上,金蓮下廚作菜,對武松親切體貼,大郎以為妻子克盡兄嫂之誼,言談間盡是高興。登徒子時常在屋外溜達,甚至騷擾金蓮,武松氣憤不已,大聲喝叱他們走開。金蓮跟著咒罵,大郎卻在一旁安慰:「算了!算了!」竟遭妻子巴掌伺候:「算什麼算!」,看在愛護兄長的武松眼裡,不由擔心大郎處境。


久別重逢的大郎與武松醉倒在地,為證明自己沒醉,大郎在地上打滾,武松則連打幾套拳。兩人笑得開懷,看在金蓮眼裡,卻是一個爽朗俊美、一個黑髒矮醜,一個天、一個地,想著想著不禁悲從中來。隔壁茶館的王婆(王萊)來找金蓮,不只送來請她修改的衣裳,更帶來金蓮要找的「角先生」(即情趣用品),嚇得她連忙拒絕。
深夜,金蓮偷偷前去武松房間偷窺,心情複雜至極。回到房間盥洗,金蓮憶起自己遭張大戶強暴被其妻子知悉,被迫嫁給武大郎的往事,又見睡像極醜的丈夫,再度難過得失聲痛哭。
清晨,縣太爺派人請武松當督頭,正當他猶豫之際,大郎卻是信心十足,鼓勵弟弟接下職務。武松入縣衙服務,一改過去衝動個性,克盡職守,幫助偷竊孤兒改過向善。

一日,金蓮欲以木棍撐開窗戶,不慎打中路過的西門慶(劉永),兩人眉目傳情,此景碰巧被專門湊合不倫男女的王婆目睹。西門慶對金蓮念念不忘,便和其乾媽王婆密謀,見到其丈夫竟是奇醜無比的武大郎,更面露不削神色。西門慶送來裝滿銀子的賀禮給縣太爺,希望他能派遣武督頭護送另一份給蔡老大人的壽禮至東京。其實,西門慶的目的就是至少調開大郎之弟武松三個月,好成全自己對金蓮的私情。
武松即將遠行,趁著風雪向兄嫂辭別,無奈哥哥大郎外出收帳,只剩他與嫂嫂金蓮單獨相處。金蓮語多曖昧,稱知道小叔包了一位粉頭,氣得武松大罵:「我武松生平不好女色,若不信,可以去問大哥。」此言引來金蓮反駁:「你哥哥根本就是木雕泥塑,不解風情的人,問他也是白問,哪像叔叔呢?」金蓮誤會廚房遺失的繡鞋是被武松所拿,稱要多少雙都願給,藉此暗喻「英雄美人」總是勝過「巧婦拙夫」。武松聞言大怒,奮力推開金蓮,隨即掉頭離開。


武松走到一半,正巧大郎歸來,好不容易勸回弟弟,金蓮卻稱武松調戲自己,兩人才發生爭執。大郎不願衝突,規勸兩人都少說一句。武松見哥哥為難,內心不捨,決定忍住怒氣向金蓮求合。行前,他託付嫂嫂照顧家務,並誠懇道:「哥哥是忠厚人、老實人,常言到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武松走後,請嫂子務必多多照應!」說完,武松鞠躬作揖,但金蓮依舊傑傲不馴,武松大為光火,兩人再度爭風相對。
「少說一句,兄弟。」大郎以近乎哀求的口吻向武松求救,武松脹紅臉再度低聲託付,最後更說:「要是自東京回來,哥哥少了一根汗毛,我武松認得妳嫂嫂,拳頭可不認得!」金蓮上樓,武松告誡哥哥,務必少做生意、晚出早歸,把臨街的窗戶釘死,更千萬別讓嫂嫂與王婆來往……


三個月過去,武松依約在桃花開放的時節歸來,卻不見答應要到「獅子樓」為他接風的哥哥,反見眾人竊竊私語。走至紫石街,店家紛紛關門走避,只有王婆大喊:「打虎英雄回來啦!」替金蓮與西門慶通風報信。
走進正門,武松見哥哥靈堂,立刻跪倒在地,金蓮告知屍首已被仵作何九火化,武松二話不說趕往該處。仵作稱西門慶交給他二錠銀子處理,他見大郎應是遭人殺害,於是偷留下的大郎餘骨,仵作將此收藏妥當,就是要等督頭歸來後處理。武松怒不可遏,誓言找西門慶報仇。
武松透過以往幫助過的賣梨小販,得知西門慶是「慶餘堂藥鋪」及三家當鋪的老闆,專門欺壓良民、勾結官府。更有甚者,小販曾看見金蓮與西門慶私會,並將此事告訴武大郎。大郎衝到王婆經營的茶館樓上,將兩人捉姦在床。大郎氣得拿刀砍西門慶,慌亂間,大郎被西門慶推下樓,當晚便過世……

武松帶著仵作及小販向官府告狀,未料,已被收買的縣老爺大聲斥責三人。武松見正途無望,暗下決定私設公堂。
他以為武大郎超渡為由,請來紫石街的街坊鄰居,待眾人齊聚一堂,便下令關上前後大門。當眾人之面,武松向王婆、嫂嫂詢問大郎死因,見兩人不招,便出手毆打。迫於情勢,驚恐萬分的金蓮只好從實招來,她稱自己與西門慶相識於王婆茶館,王婆故意留下孤男寡女,並在她的酒裡下藥,才與西門慶有了私情。王婆大聲喊冤道:「臨死還抓的墊背的!就是下藥也只有一次,妳天天在我那跟西門慶私會,不成妳天天都吃了迷魂藥?」她們相互指責,衝突間說出王婆給砒霜讓金蓮下藥的鐵證。


武松完成筆錄,要金蓮、王婆分別畫壓。敬告哥哥後,武松以刀刺進金蓮心臟,稱要看看她的心是什麼做得,金蓮不服氣答:「我的心是肉做得,你的心是石頭做得!」說完,就遭武松刺死。眾人見鬧人命,趕緊快步走避。
另一頭,西門慶正與官差在「獅子樓」慶祝「安全過關」,拎著金蓮頭顱的武松卻已趕到。武松四處搜索,西門慶也知再躲無意,所幸與他正面衝突,稱大郎就算活著也是廢物。武松憤怒至極,與西門慶大打出手,經過幾番拳腳相向,武松將其丟下「獅子樓」,並持刀一躍而下割下西門慶頭顱。事後,犯下殺人罪的武松,在官差的押解下離開傷心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