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9月2日 星期二

雅典自助行 《衛城遊》雅典娜救救我吧!


雅典自助行 《衛城遊》雅典娜救救我吧!
粟子

直到站在衛城腳下的售票口,目睹烈日與白色圓柱交錯的遠景,才驚覺自己即將面臨一場腳酸腿軟的爬行之旅。「要自己爬上去?沒有電梯或纜車嗎?」我遙望衛城的王牌景點…巴特農神殿(Parthenon),腦中不停重複播放大前年為躲避「單臂纜車」,在華山爬到快斷氣的慘劇。「妳敢搭也沒有囉!」粟爸無奈地回答,「認命吧!」粟媽再次扛出「活在當下」座右銘,鼓勵長期坐在電腦前、欠缺鍛鍊的「肉腳粟」。「不就是個小山丘!」我憶起出發前的誇口,不知輕重的藐視果然得到雅典娜的懲罰!
粟子經驗談:衛城除了舉世知名的巴特農神殿,途中還會看到許多跨越千年的遺跡。只不過,對既非歷史老師、也不是考古迷的觀光客而言,把握幾個不可不看的景點就已不虛此行。這些遺跡按照登城路徑的依序為:「迪歐尼薩斯劇場」(Theatre of Dionysos)、「海羅德斯阿提卡斯劇場」(Odeion of Herodes Atticus)、「衛城山門」(Propylaia)、「巴特農神殿」、「衛城博物館」(Acropolis Museum)及「雅典王神殿」(Erechtheion)。
粟子小百科:「巴特農神殿」為衛城內的主要建築,始建於西元前447年,是祭祀守護神雅典娜的神廟,象徵整個雅典的榮耀與權力。西元前478年,雅典與愛琴海上的島嶼國家組成「狄洛斯聯盟」,藉以對抗東方的波斯帝國與掌控海上霸權。為建造「阿波羅神殿」,各國紛紛將錢財存於聖地狄洛斯(Dilos),未料卻被勢力最強的雅典獨佔,挪來建造衛城內的「巴特農神殿」。此舉雖造就人類歷史的偉大建築,卻也摧毀了城邦間的信任,導致雅典的衰落。資料參考:《MOOK希臘》,第84期,頁20、22。

原刊登處:Ettoday東森新聞報(現改為Nownews今日新聞)
原刊登時間:2006年8月13日
原刊登網址:玩家經驗/雅典自助行 《衛城遊》雅典娜救救我吧!


悠哉老外的希臘天空
經過陽光燦爛的緩坡,粟家在滿是陰涼地的售票口前稍作休息,「已經下午四點半了!再曬也得走,否則來不及囉~」身為導遊的粟爸催促在翠綠樹下納涼的母女。不同於衷愛陽光的白種人,謹記美白使命的台灣同胞,趕緊撐開「獨一無二」抗UV小傘,全速往衛城邁進!
然而,就在我陷入「壯士一黑兮不復返」的情境時,卻出現一位翹二郎腿、躺在石椅上做日光浴的悠哉老外。她無視於人來人往的吵雜,只是靜靜享受萬里無雲的地中海天空,緩緩咀嚼片刻消逝的希臘氣味。「好悠閒的旅行,真令人羨慕~」眼見和硬朗爸媽已有200公尺的差距,我還是忍不住放慢腳步觀察這位態度從容的大嬸。
「我們也可以學老外『放鬆』一下嘛!」聽到我不切實際的嚮往,粟媽四兩撥千金的回答:「早爬早超生!先上衛城寫完『功課』,到時候怎麼躺都浪漫啦!」苦幹實幹的粟家人,永遠是先苦後甘的信仰者!


喘吁吁聯合國
沿著園區規劃的道路前行,不時和同樣來此朝聖的觀光客相遇。雖然膚色各異、語言隔閡,但蜿蜒曲折的上坡路段,早已把所有人累成氣喘大王!
面對父母一貫「衝衝衝」行徑,平日欠鍛鍊的粟子小姐只好趁給「海羅德斯阿提卡斯劇場」拍照的空檔,努力調整呼吸,試圖趕上他倆的腳步。所幸,就在我擔心自己身體太差的同時,一對說西班牙話的情侶和講英語的老夫婦同樣「為坡所困」,面紅氣喘的五個人,剎時成為最能「感同身受」的伙伴。

背小嬰兒逛衛城
儘管嘴巴裡嘟囔著「再也走不動」,認命的雙腿還是擠出最後一絲力量,「到了、到了!」粟媽高興宣布「爬行苦難」結束。穿過擠滿各國觀光客的「山門」,眼前終於衛城招牌…巴特農神殿。無論是長袖小帽的日本人還是露背短褲的美國人,全都陷入「拍照留念」的魔咒中。即便怕太陽如我,也得強忍紫外線的強烈攻擊,努力搶得最佳角度。
就在一群觀光客加快腳步欣賞神殿的同時,「山門」旁卻坐著似已埋鍋造飯的一家三口。只見曬成熟蝦子的金髮爸媽,將塞滿背包的嬰兒用品一字排開,又是換衣服、又是泡牛奶,而熱到無力的小娃娃卻已接近虛脫,軟綿綿地躺在媽媽懷裡。「帶嬰兒來這兒?未免太辛苦!」看著滿頭汗的父母,我由衷佩服他倆「扛baby上神殿」的「憨膽」。
半小時後,躲在「衛城博物館」內吹冷氣歇腿的粟家,又遇到這對「勇敢的夫妻檔」。這時娃娃已換上淺黃色的連身裝,涼爽室溫讓她樂得手舞足蹈,「嬰兒不識愁滋味~等會兒還要下山呢!」我真不喟是杞人憂天大王!


少女頭痛兩千年!
「真可憐!我光看就覺得頭好累呦!」粟媽眼前是「雅典王神殿」內最引人矚目的「少女像石柱」,「唉!太不『人道』啦!」她同情地說。穿著同款服飾、保持相同站姿的六名少女,已默默地頂著大理石平台千餘年,頭再痛、脖子再酸也應該認命吧!況且她們她們都已交棒給仿製品,真品早就『退休』到博物館吹冷氣了!
粟子小百科:「雅典王神殿」完成於西元前408年,其內的少女像又稱為卡利亞提茲(Caryatids)。現在作為建築樑柱的只是模型,真正的遺跡已分別保存於「衛城博物館」及「大英博物館」。資料參考:《MOOK希臘》,第84期,頁20。


先苦後甘的視覺饗宴
歷經千辛萬苦到達衛城至高點,除了能近距離欣賞世界級的歷史遺跡,更可沿著城牆四周鳥瞰雅典市區景致。「這是『宙斯神殿』、那是『雅典競技場』……」粟家努力尋找旅遊雜誌中的旅遊景點,拉長鏡頭東拍西照。原以為體力耗盡的「肉腳粟」在美景的激勵下,樂得東奔西跑取角度,單單巴特農神殿、少女石柱就謀殺不少記憶卡空間。
拍照之餘咱們也發現,館方不停地對衛城進行整理與修復的工作,持續在舊有遺跡的基礎上,組合或重建碎裂、有缺陷的部分。編號的石頭、高聳的鐵架……所有作業都得細活慢做,經不得丁點閃失。「看來『吃老本』也不容易吶!」希臘蓬勃發展的無煙囪工業固然令人羨慕,但需花費的心力卻也遠超想像。


希臘喵日記
還記得咱們在城腳下巧遇的悠哉黑貓嗎?馬不停蹄衝上山頂的粟家,竟在神殿旁的修護區遇見他的分身!同樣是半開的瞇瞇眼、懶洋洋的臥姿,也同樣對身為「攝影大姊」的我置之不理。根據我的觀察,沉穩的「黑貓二世」對好奇的觀光客早已見怪不怪,即便湧進的人潮越來越多,他還是聞風不動地躺在石頭上發呆打盹,似乎比住在神殿裡的雅典娜還要舒服自在呢!


坐在博物館旁的樹蔭下,我總算能順順呼吸、捏捏腿。其實,撇開不得不走的「苦路」,衛城內高聳的石柱與雄偉的神殿,宛若希臘神話的場景,在在都令來自中國文化圈的粟家大開眼界。「不過,得爬這麼遠的坡……」鮮少鍛鍊的我吞吞吐吐地說:「還是到此『一』遊就足夠囉!」

相關文章:雅典自助行 《衛城遊》貓與紀念品兩大特產

圖片說明:
1.衛城招牌---巴特農神殿
2.爬衛城,別忘記小陽傘
3.尚未開放的海羅德斯阿提卡斯劇場
4.雅典王神殿的少女像石柱
5.海羅德斯阿提卡斯劇場全景
6.貓,繼續懶洋洋~
7.衛城門票

3 則留言:

  1. 写得很有趣,带着甜味地欣赏了,真羡慕您到处走的大无畏精神!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jxjmw2001:
    哈哈!其實是我的娘親老爸有不怕難的精神,我早先對旅行不很喜歡,因為懶惰~^.^

    回覆刪除
  3. 现在要玩世界了,所以要懒也不能懒了,喜喜.jxjmw2001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