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9月3日 星期三

【廣播】千面小生…嚴俊(上)


千面小生…嚴俊(上)
粟子

武俠動作片興起前,男主角雖不可缺,但總難脫綠葉地位,相愛需要對手,女明星再有票房號召,也得有相襯對手配搭。在明星制度運作下,配戲的男演員也發展出各式類型,接演角色多符合該銀幕形象,譬如:老實可靠、機靈油滑、都會風流、奸詐險惡……雖不至於一成不變,但也八九不離十,畢竟看到黃河、關山,腦海自動浮現「老實」;洪波一出場,就知道此人不安好心。
由於極易「先入為主」,主角的彈性遠低於配角,遑論遊走善惡╱悲喜╱古今等迥異題材。眾多男星中,反派起家的嚴俊(1917~1980)難得游刃有餘,既可在〈母與子〉(1947)詮釋因愛慕虛榮拋家棄兒的負心漢、〈一代妖姬〉(1950)裡無惡不作的特務軍閥,也能於〈翠翠〉(1953)兼演慈祥爺爺與熱情小伙子,坐實「千面小生」封號。除擔任演員,嚴俊也是五0至七0年代中期的知名導演,為「永華」、「邵氏」、「電懋」等大公司效力之餘,也曾自組公司獨立製片。
嚴俊身材中等,外貌與前輩新秀相比,未必佔上風,能夠一路由配角演到主角,進而擔任導演和製片,與自我的要求努力絕有密切關係。「從事電影工作的人,須要不斷地努力研討,和莫大的忍耐與虛心。」嚴俊受訪時,常把「精益求精」念茲在茲,對擺著漂亮的明星很不以為然。雖說「猶太」作風圈內知名,但個性勤學毅力,對電影事業的認真付出,確實值人尊敬佩服。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8月28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1949年之前明星嚴俊(上)〉專輯,下集將於2008年9月25日播放。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千面小生…嚴俊(下)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8/28
節目摘要:周曼華(下集)、電影〈春天不是讀書天〉,下集將於2008年9月25日播放
播放歌曲:嚴俊、林黛合唱〈春天不是讀書天〉的插曲「讀書樂」及〈吃耳光的人〉插曲「可愛的爸爸」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嚴俊
本名嚴宗琦,南京人,生於北京,曾就讀北京輔仁大學。1937年抗戰爆發,因不願繼承父業,與任職鐵道管理局的父親發生衝突,獨自前往上海尋求發展,入大夏大學繼續學業。期間,積極參與舞台劇演出,首作為周曼華主演的「武松與潘金蓮」,擔任西門慶一角。在叔叔、同時也是知名音樂家嚴華介紹下加入「上海劇藝社」,於「辣斐花園」公演「陳圓圓」、「李秀成殉國」及「家」等,漸受矚目。1938年,加盟上海「國華影業公司」任演員,首部參演電影為〈新地獄〉(1939)。
日軍攻陷上海,「孤島時期」結束,轉入日人川喜多長政與張善琨共同經營的「中聯」,參與〈萬世流芳〉(1942)、〈秋〉(1942)等,聲譽超越首席反派小生孫敏,與李麗華合作歌舞片〈萬紫千紅〉(1943)、〈凌波仙子〉(1943)。四0年代中期,站穩一線主角,作品包括:〈天從人願〉(1944)、〈湖上春痕〉(1947)、〈母與子〉、〈同是天涯淪落人〉(1948)、〈無語問蒼天〉(1948)等十餘部。
1949年前往香港,初期為「長城」拍片,和白光搭配的〈血染海棠紅〉(1949)、〈蕩婦心〉(1949)及〈一代妖姬〉造成轟動,演技更獲肯定。電影產量遽增,善惡角色兼有,如:「長城」的〈說謊世界〉(1950)、〈王氏四俠〉(1950)、〈新紅樓夢〉(1952)、〈娘惹〉(1952)、〈不知道的父親〉(1952)等,以及「遠東影業」出品的〈摩登女性〉(1951)。1952年後半,脫離左派「長城」轉入右派「永華」,執導首部電影〈巫山盟〉(1953),自任男主角。未幾,得到「永華」老闆李祖永的全力支持,自導自演〈翠翠〉(1953),賣座極佳,一舉捧紅新人林黛。
〈翠翠〉以後,與林黛展開密切合作,亦是生活中的伴侶,影圈暱稱「林嚴檔」。兩人同時為「邵氏」、「電懋」等公司拍片,作品包括:〈春天不是讀書天〉(1954)、〈歡樂年年〉(1956)、〈追〉(1956)、〈金鳳〉(1956)、〈菊子姑娘〉(1956)、〈梅姑〉(1956)、〈漁歌〉(1956)、〈杏花溪之戀〉(1956)、〈東京香港蜜月旅行〉(1957)、〈亡魂谷〉(1957)、〈笑聲淚痕〉(1958,又名〈吃耳光的人〉)等,並於部分電影演唱插曲。1956年,與林黛感情轉淡,數月後林嚴拆檔,與李麗華共赴南洋拍攝〈娘惹與峇峇〉(1956)、〈風雨牛車水〉(1956),互動密切,於1957年宣布結婚。除林黛、李麗華,也與「邵氏父子」力捧的玉女明星尤敏搭配,作品如:〈秋孃〉(1956)、〈馬戲春秋〉(1957)、〈龍鳳配〉(1957)等。
1957年,組織「金龍公司」,創業作為和李麗華主演的〈游龍戲鳳〉(1957),其他則有:〈元元紅〉(1958)、〈貴婦風流〉(1959)等,後者改編自英國作家D.H.勞倫斯原著《查泰萊夫人的情人》。主持「金龍」期間,兼為「邵氏」導演〈粉紅色的兇手〉(1959)、〈死亡的約會〉(1959)、〈黑夜槍聲〉(1960)、〈我是殺人犯〉(1961)、〈黑狐狸〉(1962)、〈花田錯〉(1962)、〈七七敢死隊〉(1965)、〈萬古流芳〉(1965)、〈菁菁〉(1967)、〈連瑣〉(1967)、〈寒煙翠〉(1968)、〈玉面俠〉(1971)等;主演〈楊貴妃〉(1962)、〈武則天〉(1963)、〈玉女親情〉(1970)。此外,亦導演由李麗華、尤敏主演的「電懋」版〈梁山伯與祝英台〉(1964)。
1972年,因心臟病退出影壇,移民美國紐約。1980年,在紐約長島醫院病逝,享年六十四歲。自1938年投入影圈,至1972年為止,嚴俊共為「國華」、「中聯」、「新華」、「永華」、「長城」、「國泰」、「邵氏」、「電懋」及自組的「金龍」等二十多間大小電影公司演出超過百部電影,執導近五十部作品。

未完待續......


春天不是讀書天(Spring is in the air)
導演:嚴俊
編劇:王植波
演員:林黛、嚴俊、姜南、王萊、蔣光超、劉恩甲、沈雲、張茵、張意明、馬力
出品:永華影業公司
插曲:序曲、春光好、春天圓舞曲、讀書樂、大合唱、春天原是讀書天
演唱:林黛、嚴俊
首映時間:1954年12月30日(香港)
附註:在台放映時更名為〈春天原是讀書天〉
劇情介紹:
中西大學每年都有為畢業生開辦歡送會的傳統,活躍份子黃以哲(嚴俊)建議表演歌舞劇,不落過去吃吃喝喝的陳套。同學們一致拍手贊成,並推舉他擔任編劇,黃以哲靈機一動,擬定劇名為「春天不是讀書天」。眾人利用課餘時間排練,小江(姜南)、老劉(劉恩甲)、張以文(蔣光超)等均參加演出,而漂亮的鍾鳳儀(林黛)則是女主角。
以哲是出名的「追求者」,總使出死纏爛打招式求愛,校內女生十有八九都收過他的情書,但卻老是碰釘子。由於以哲常用緊迫盯人的招數,行徑與黃包車恰恰相同,因此大家為他起綽號為「黃包車」,以哲絲毫不以為意。近日,以哲將目標轉向明眸皓齒的鍾小姐,排練話劇結束,便找機會與她攀談。以哲詢滿臉笑意問是否收到情書,只見鳳儀瞪大眼睛答:「對不起,我還沒看呢!」其實,鳳儀對「黃包車」的追求煩不勝煩,一點心動的跡象都沒有。

以哲窮追不捨,頻頻在鳳儀周圍打轉,自顧自地解釋:「妳之所以對我沒有好感,完全是由於對我瞭解不清楚。」「喔?是嗎?」見鳳儀不以為然,他以誇張的口吻道:「一個有為的青年,往往因為失戀而毀滅了他的前途!」以哲舉吳三桂、蕭邦、少年維特等為例,唱作俱佳地闡述戀愛理論。鳳儀見他「演」得出神,趁機擺脫糾纏,從旁溜走。
越講越著迷的以哲喊出「殉情自殺」,碰巧被經過的小江聽見,急急問:「誰要自殺?」以哲胡亂扯謊:「老劉要自殺!」小江信以為真,一面要以哲報告校長,另一面則召集同學去「救」不知為何自殺的老劉。鳳儀等一行人在後山找到他,又打巴掌又潑水,才把呼呼大水的老劉弄醒,經過一番解釋,才知道是「黃包車」搞鬼。想起以哲的種種惡行,鳳儀無奈:「黃包車這個人真討厭,一天到晚惡作劇,見了女人吶,就像蚊子見了血。」張以文誇讚以哲可謂「情聖」,小江訕訕接口:「他是情聖?我看他都快變成花痴了!」


鳳儀收到父親從新加坡打來的電報,稱其姑母鍾玉如(王萊)將於明日來港探望,她滿臉憂愁:「一定是來調查我婚後的情形!」見眾人不明就裡,鳳儀解釋,因為是獨生女,父親一直希望能盡快結婚,好有半子依靠,於是將她許配給一個不認識的人,鳳儀認為婚姻應該以愛情為基礎,便以自己年紀尚輕拒絕。沒想到,父親竟寄出「哀的美敦書」(即最後通牒),要求她一個月內返回新加坡,否則將斷絕一切經濟來源。她無可奈何,只好將去年校慶時和「黃包車」拍得結婚劇照寄回家,謊稱已與同學結婚,藉此賴去盲婚瞎配。鳳儀認為此番姑媽來港,就是為了探查自己的婚姻生活,令她萬分苦惱。小江看到落寞蹲坐一旁的以哲,腦中浮現解救鳳儀的妙計……演一場家庭話劇。
小江計畫由自己和老劉扮演以哲的父母,再請兩位女同學梁若蘭(沈雲)及郭清芬(張茵)作女傭,張以文則充作司機,借用若蘭家的別墅為黃宅。聽完計畫,得扮女人的老劉心不甘情不願,至於「假丈夫」以哲則在鳳儀的溫柔懇求下,誤以為鍾小姐真的向自己求婚,頓時覺得暈淘淘。然而,當聽到只是「演戲」時,以哲態度大變,經過同學們一番曉以大義才勉強答應。


眾人忙著整理房間,累得不可開交,只有以哲遊手好閒、竄上跳下,還把煙灰彈在地毯上。鳳儀忍不住板起臉孔罵:「你怎麼那麼討厭!」以哲依舊屌兒啷噹,更故意說:「這麼厲害呀!早晚嫁不出去!」
玉如抵港,鳳儀、以哲及假扮父母的小江、老劉同去接機。以哲好奇姑媽長得漂不漂亮,小江聞言叮嚀:「你現在是鳳儀的丈夫,別老毛病又犯!」鳳儀見到姑媽,談起居住法國的點滴,以哲大開眼界。回到別墅,老劉故意賣弄英文,稱傭人多是因為要「one by one」服侍,令姑媽頗感困惑。玉如稱讚房子設計極佳,負責端茶的「傭人」若蘭立刻回答:「當然,這是我……」聽到鳳儀咳嗽聲,她才憶起自己現在的身份:「我……們老爺設計的。」以哲更扯謊道:「黃河鐵橋您知道嗎?那是我爸爸造的!」嚇得小江手抖人顫。老劉見以文與自己追求的清芬調情,忍不住罵「不要臉」,見姑媽一臉狐疑,鳳儀只好硬拗成「請抽煙」。至於飾演爸爸的小江,談起足球便忘情道:「我也很愛玩。」見鳳儀的兇狠眼神,才趕快補充:「是年輕的時候……」說完不慎把假鬍子拔下來。儘管屢屢出錯,幸而姑媽旅途勞頓且近視極深,加上鳳儀及時轉圜,並未拆穿假象。

鳳儀和以哲送姑媽回房,老劉卻與以文打成一團、摔倒在地,此景又被姑媽看見,老劉只得假裝是不小心跌跤,再度蒙混過關。未幾,眾人將姑媽交給扮演以哲母親的老劉,請他帶姑媽上樓休息。見「目標人物」暫時不會出現,眾人頓時鬆一口氣,攤軟在沙發上。相較於其他同學,身為當事人的鳳儀情緒依然緊張,她一一反省剛才的錯誤,請大家切莫再犯。
小江要扮演傭人的清芬叫「太太」下來,卻見他透過門縫偷看姑媽洗澡,一氣之下擰著老劉的耳朵下樓。眾人得知老劉惡行,接連罵他「不要臉」、「衣冠禽獸」……老劉只得追進廚房向氣呼呼的清芬解釋,跪著自打耳光,被尾隨在後的鳳儀等人目睹,大家笑得東倒西歪。

晚餐時間,老劉一拿筷子就往肥肉衝,他的「丈夫」小江故意找麻煩:「太太,妳的胃不好,這種東西少吃為妙。」姑媽也好意道:「親家太太,這種油膩的東西還是別吃。」她表示所有的肉類、牛奶都容易引起胃酸,所以最好是點素菜和麵包……。老劉萬分無奈,看著小江、以哲大口扒飯、大塊吃肉,決定以腳報復,隔著桌子狠踩兩人。三人哀鳴此起彼落,急得鳳儀滿頭大汗。
深夜,老劉餓得睡不著,欲打小江洩憤,沒想到卻被趕出房間。慌亂間,老劉的頭撞到姑媽房門,嚇得她出門察看,兩人只得以練太極拳搪塞。另一方面,以哲和鳳儀也為在哪睡覺吵得不可開交,以哲認為自己是「丈夫」有理由和「妻子」睡同一張床,鳳儀無奈讓出床、枕頭與毯子,穿上大衣睡沙發。見躺在床上的以哲,以勝利者姿態大顯神氣,鳳儀實在氣不過,想出一個妙招。她故意打開陽台落地窗,浪漫地說:「記得尼采說過,愛情真是個奇怪的東西……」言談引起以哲注意,想著終於能和鳳儀談情說愛,便一步步掉入陷阱……鳳儀引誘以哲走到陽台,趁他朗誦「春天頌」時,走回房間將門關上。待以哲發現,她才隔著玻璃神氣道:「黃包車,對不起,明兒見!」以哲在門外大聲吆喝,引來姑媽注意。她誤以為小夫妻吵架,自願當和事佬,鳳儀萬般無奈,只好假稱自己睡著,才將丈夫關在門外。
老劉趁黑夜去廚房偷吃,卻被當成賊,所有人聚集廚房門外,但無一人敢入內捉小偷。小江硬著頭皮開門,發現此人竟是老劉,示意鳳儀支開姑媽後,大家再好好懲罰他。


隔日,老劉以看胃病為藉口離開,姑媽好奇為何不開車送去醫院,不能說出實情的鳳儀,只得急就章答:「我們早決定下午要帶姑媽去玩了!」小江、以哲、鳳儀與姑媽外出,以哲聽聞姑媽見多識廣,口沒遮攔問她有無見過「千年大烏龜」?見姑媽呆若木雞,他接著說:「這兒就有,我帶您去看。」
四人正站在「千年大龜」前,竟碰到和扮「司機」以文扭打一團的老劉!原來老劉以胃病離開後,就和心儀的清芬約會,碰巧遇到送姑媽一行來此的以文,情敵見面分外眼紅。穿西裝的老劉見到姑媽,卻端起老太太架式,令對方不知所措,鳳儀只好解釋:「他是我媽的姪子,兩人長得一模一樣,就是他有牙,我媽沒牙!」


回到別墅,姑媽向以哲問掛在壁爐上的豬漫畫是何來歷,怎麼看不懂。以哲胡亂吹牛,稱是畢卡索的畫,非常值錢,而它最大的特色就是「看不懂」,並說這是畢卡索由新古典主義轉向立體主義的作品,所以是「新古典主義立體派」,主角是畢卡索在宴會上認識的公爵……一串串的花言巧語,讓姑媽聽得一愣一愣。以哲見機不可失,表示自己對美術、音樂都很有研究,「可是到現在,我還沒有知音吶!鳳儀她……不懂呀!」他邊說邊對姑媽獻殷勤,令玉如難以招架。
以哲見姑媽似有動心,更加把勁單膝跪地,稱她若是克拉拉,自己就是舒曼。姑媽雖然心生愛慕,但礙於鳳儀,只得推開以哲奔回房間。
晚間,姑媽與鳳儀喝茶聊天,她若有所感:「所以男人無論結婚或沒結婚都不可靠。」她接著把以哲昨日將兩人比喻舒曼與克拉拉的事告訴姪女,未料,鳳儀卻高興地說:「我看他是愛上您啦!」姑媽忘情答:「我也有這種感覺。」她誇讚以哲書念得多,氣質儀表也不差,鳳儀接著道:「老實說,你們兩個人真是最合適的一對。」「是呀!我也這麼覺得……唉呀!鳳儀,他是妳的丈夫,怎麼能這麼說呢?」姑媽突然憶起箇中關係,納悶鳳儀為何毫不在乎,鳳儀趕緊補充:「喔!這傢伙真混蛋,竟然敢跟您說這種話,我非給他一個教訓不可!」兩人決定攜手整治以哲。


鳳儀、姑媽約以哲到郊區人煙稀少處踏青,鳳儀故意將皮包扔至橋下,她稱身份證、車鑰匙都在其中,要「丈夫」幫忙撿上來。以哲本是萬般不願,但在兩女軟硬兼施下,只得怯生生爬下河谷。等他拿到皮包時,站在橋上的鳳儀才笑嘻嘻拿出鑰匙。兩人回到家多時,還不見以哲身影,姑媽擔心他是否出意外,鳳儀卻笑言:「男人就是應該給教訓!」
扮演父親的小江正向姑媽賣弄文采,他的女朋友卻一臉怒氣現身,把多日未回家的男友帶走。鳳儀不知如何解釋,只好說對方是瘋子。老劉的姐姐來找,鳳儀只好說此人囉唆極了,三言兩語打發她離開。「司機」以文急急衝進來要「辭職」,因為他的爸爸明天就要用車子。出借別墅的若蘭也說家人明日要來,房子勢必收回……眼看戲就要掰不下去,鳳儀一個頭比兩個大。


走了好幾個小時的以哲怒氣而歸,姑媽心疼愛人,上樓好言安慰。以哲痛苦道:「誰叫我愛上妳呢!」「唉!只可惜晚了一步,如果你沒有結婚……」聽到玉如的感嘆,以哲遂將假結婚一事全盤拖出。姑媽下樓,見眾人忙著裝扮「假身份」,表示自己已知道真相。玉如笑說,自己此番來港並非調查姪女,而是要找如意郎君,如今願望已成,此人就是以哲。「什麼?是黃包車!」聽到鳳儀的說法,玉如微笑澄清:「應該叫姑父。」
鳳儀知道姑媽一向喜愛音樂,便送上隔日學校歌舞劇的門票,請她來欣賞自己、以哲及眾同學的表演。鳳儀等人以歌舞鼓勵同學珍惜光陰,認真唸書,如此才有光明的未來。

2 則留言:

  1. 电影没见出过碟,歌曲却听过,唱得很有意思。jxjmw2001
    读书乐 - 林黛-严俊
    曲:白郎 | 詞:金泉 男白: 鐘小姐 鐘小姐 春天不是讀書天 夏日炎炎正好眠 秋天一過冬來到 收拾書包過年 女白: 你是誰 討厭 男白: 小生名叫黃以哲 外號人稱黃包車 交了學費不上課 樣樣功課不及格 天文學 地理學 政治學 經濟學 文科 法科和理科 男女問題有心得 假如小姐你有意 男唱: 我就陪你去拍拖 女唱: 既然樣樣不及格 趕緊回家做功課 男唱: 聽見功課就討厭 看見書本不想讀 女唱: 樣樣功課不及格 今年怎麼能畢業 男唱: 有錢能把文憑買 照樣可以算合格 鐘小姐 你想得太多 鐘小姐 你想得太多 年青人呀要行樂 趕快一起去玩樂 女白: 黃包車 你別胡說 實讀的光陰別錯過 書到用方恨少 青春一去可惜了 男白: 可惜了來可惜了 追求不上才是可惜了 女白: 一天到晚說追求 說話全是沒理由 好言相勸都為你 沒想你是個大蠢牛 男唱: 鐘小姐 你太情 鐘小姐 你太無情 鐘小姐 你太情 鐘小姐 你太無情 女白: 好 從此來把好人做 從此努力做功課 男白: 鐘小姐 鐘小姐 我答應了 我全答應了

    回覆刪除
  2. jxjmw2001:
    謝謝您提供「讀書樂」全部歌詞,此集節目也有播這首歌,歌詞很有意思。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