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9月4日 星期四

【廣播】牧羊女的獨立宣言…〈菁菁〉


牧羊女的獨立宣言…〈菁菁〉
粟子

「婚姻是我一輩子的事,我爹作不了我的主。」〈菁菁〉(1967)女主角李菁綁著兩條辮子,一副村姑打扮,談吐卻很「新時代」。儘管父親站在女兒一邊,但聽到這番不畏強權的宣言,內心不免一緊:「唉呀!這可怎麼得了!」前來提親的地痞流氓只得落下「簡直刁蠻」,訕訕離開。壞蛋雖未使出最強底牌,卻也知道此女很是難惹。不同於以冤枉苦情為號召的倫理片,民初歌唱片裡的牧羊女、漁家女、採茶女……個個非省油的燈,不只伶牙俐齒敢愛敢恨,連動刀動槍也未必膽寒,好強勇敢令人咋舌!
初期定位在古裝黃梅調的李菁,以〈魚美人〉(1965)奪得亞洲影后榮銜,躍升「邵氏」力捧新星。高層擔心她「宜古不宜今」,決定先嘗試「半古不今」的民初戲,派與〈野姑娘〉(1965)和〈菁菁〉。相較有喇叭褲飛仔、走摩登路線的前者,〈菁菁〉顯得正統規矩,既有任性自主女主角,也有逆來順受女配角,劇情起承轉合,加上靜婷、江宏幕後代唱,墾丁藍天綠地入鏡,票房自可預期。至於李菁,尚有些嬰兒肥的她,外型既俏皮又討喜,連生悶氣的樣子都可愛,不須刻意揣摩造作,就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菁菁。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9月4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全程外景在台灣拍攝的電影「菁菁」〉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9/4
節目摘要:電影〈菁菁〉
播放歌曲:〈菁菁〉插曲「放羊」(靜婷演唱)、「月下對唱」(靜婷、江宏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癩子大頭
〈菁菁〉與同樣由嚴俊導演的〈金鳳〉(1956)劇情極其相似,甚至更為簡略。雖說好劇本只用一次未免可惜,但僅僅換人照本宣科,著實少了創意。〈金鳳〉由李翰祥編劇,電影不乏北方豪邁氣息,配合黑白畫面,更有飛沙走石的蒼涼感;反觀特地到台灣拍攝外景的〈菁菁〉,充分體現「彩色闊銀幕」優勢,翠綠草原、湛藍天空、一群白羊與帶著紅頭巾的李菁,配色清雅柔和。〈菁菁〉正逢歌唱片熱潮,演唱交給專業歌手代勞,李菁、金峰大可專心演啞戲,不用像〈金鳳〉的林黛、嚴俊親身上陣。
回想兩部「雙胞胎」作品,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既不是先演老實小伙子後演惡霸的嚴俊,也非聰明伶俐的林黛、李菁,而是偷偷暗戀女主角的癩子和大頭。癩子,顧名思義,頭上貼著膏藥,衣服也老穿不整齊,整日當金鳳最忠實的跟班,卻老被她笑:「癩子癩,醜八怪。」大頭,想當然爾,光頭亮亮,一緊張就口吃,逗樂菁菁之餘還當傳聲筒,卻常被她虧:「大頭鬼,喝涼水。」雖是愛人不到的配角,演得人卻在日後大有發展,癩子是初入影壇的武俠大導胡金銓,大頭則為拳腳功夫極佳的錢月笙。
癩子和大頭偷偷暗戀著心目中的「仙女」,一心一意幫助她得到幸福,自己呢?與惡人扭打一團時摔落山崖送命。印象中,〈金鳳〉偏重金鳳與男友二牛子失去癩子的感慨,為結局蒙上淡淡哀愁。相形之下,〈菁菁〉未著墨這番餘韻,而是以有情人終成眷屬作結,鋪陳全劇的「姊弟親情」如此草草終了,稍嫌可惜。


悲涼寡婦
爪牙到菁菁家下戰帖,只見姑娘英氣勃勃,一人做事一人當,單槍匹馬赴惡霸兄弟之約,看在觀眾眼裡,再厲害也是「兇羊」入虎口。其實,菁菁並非有勇無謀,她手握黃二逼死寡婦證據,一句「我可不是四喜子」,弦外之音嚇得對方魂飛魄散,立刻勸弟弟黃四放棄染指念頭。
和菁菁截然不同的四喜,是徹底逆來順受的苦旦。先因「八字不合」放棄山盟海誓的愛人,背負變心罪名嫁命薄男子沖喜;丈夫過世,拖著多病的孩子,還有個愛賭的哥哥;哥哥詐賭被抓,索性拿妹妹抵債。名節被毀、孩子摔死,萬念俱灰了殘生。飾演四喜的李婷,臉上常是無可奈何的淒楚,周圍總一片低氣壓,開口閉口「都是我的錯」。李婷的演技細膩,尤其是小寡婦一類少對白、過份委屈自己的角色,欲哭又止,很得人同情。
李婷的演技不消多說,可惜機運不佳,又見「南國實驗劇團」學妹李菁一飛沖天,實在很難釋懷,復以情感因素,牛角尖越鑽越深。期間,李菁見她意興闌珊,好意勸李婷「鼓起勇氣工作」,但她卻搖搖頭答:「活下去沒有什麼意思。」遺憾的是,〈菁菁〉還未上映,李婷已於「邵氏」宿舍投環自縊,與四喜一樣親手結束花樣年華。


墾丁取景
六0年代中,嚴俊時常將外景隊拉至台灣,為電影增增添寶島風光。不過,「猶太」出名的嚴俊,勞師動眾到此,只拍一部電影未免太浪費,索性將〈菁菁〉與〈連瑣〉(1967)合併處理,前者一完成,後面馬上接續趕工,一刻不浪費。〈菁菁〉於1965年9月開鏡,先拍攝香港內景。隔年5月底,李菁、金峰等演員陸續抵台,隨即轉赴電影的主要場景…恆春墾丁公園,其餘還有橫貫公路、高雄澄清湖及台中一帶。
雖然拍片行程緊湊,但老天爺可不管進度,大雨嘩啦嘩啦下不停。工作人員全被困在招待所,等得十分焦急,畢竟各有各的片約,一天拖一天麻煩不小。面對罩頂烏雲,導演嚴俊對此最感煩惱,因為〈菁菁〉拖慢亦將導致〈連瑣〉順延,沒想到,當初「一石二鳥」的妙招,現在卻成「禍不單行」!有趣的是,無戲可拍的金峰,學會恆春小調「思想枝」,閒來無事便哼唱:「天公呀,下雨吶……」引來不少白眼。
除去大雨插曲,外景隊在恆春工作時,時常受到當地人士的熱情款待。外景殺青時,還特別舉辦盛大惜別宴,令嚴俊、李菁等點滴心頭,表示希望在〈連瑣〉完成後,再赴墾丁單純度假。


〈菁菁〉開拍之初,導演嚴俊有意複製〈翠翠〉(1953),以李菁演漁家女,自己兼飾祖父與愛人。不過,上述規劃僅止於構想,數日後,記者訪問李菁,角色改為農家女,嚴俊為反派,男主角則交由年近四十、仍一張娃娃臉的金峰擔任。
十七歲的李菁坦言,導演要求非常嚴格。未開鏡前,嚴俊即花費許多時間解說〈菁菁〉的故事、人物,幫助李菁建構角色;開鏡後,又要求她先讀熟下場戲對白,到攝影棚看清楚布景配置,對表情、動作多下功夫。經過嚴密籌畫,〈菁菁〉不僅呈現銀幕的效果佳,對李菁的演技修養也頗有助益。我感覺,李菁是自林黛之後,最合適演村姑戲的女星,不只因為她年紀夠輕,更在於與生俱來的俏皮韻味。說實話,這氣質是「老天爺賞飯吃」,就像樂蒂的古典氣質、葛蘭的嘹亮歌聲,必須是塊材料,才能刨出摺摺光芒。

參考資料:
1.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訊 嚴俊和李菁 月中來台灣」,《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9月5日。
2.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訊 菁菁已經開鏡 李菁再演漁女」,《聯合報》第七版,1965年9月18日。
3.王會功,「李菁談菁菁及其他」,《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9月21日。
4.本報訊,「李菁一行 今天來台」,《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5月26日。
5.本報訊,「邵氏新片『菁菁』來台拍外景」,《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5月27日。
6.本報訊,「金峰昨天抵台 參加菁菁拍攝外景」,《聯合報》第七版,1966年5月28日。
7.本報訊,「南部連日霪雨 菁菁外景停拍」,《聯合報》第七版,1966年6月11日。
8.本報訊,「『菁菁』趕拍外景 幾天內完成」,《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6月24日。
9.鳳山訊,「李麗華一行 今到澄清湖拍外景」,《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6月29日。
10.香港電影資料館編,《香港影片大全‧第六卷(1965~1969)》,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7,頁131。


菁菁(Moonlight Serenade)
導演:嚴俊
編劇:李君平
演員:李菁、金峰、李婷、嚴俊、李昆、楊志卿、李影、黃楓、錢月笙、馬笑儂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作曲:周藍萍
作詞:張徹
主唱:靜婷、江宏
插曲:放羊歌、懶放羊、山間互嘲、放羊互罵、月下對唱、兩地相思、送別
片長:107分鐘
首映時間:1967年4月12日(香港)
劇情簡介:
茶館老闆魏二財(楊志卿)與女兒菁菁(李菁)相依為命,菁菁俏皮好強,時常欺負店鋪伙計大頭(錢月笙)。一日清晨,菁菁久候心儀的伐木工羅貴生(金峰)未果,返家見大頭呼呼大睡,興起作弄念頭,用力將他摔落床板。
大頭單純老實又有口吃,對菁菁既敬又怕,他哭喪著臉抱怨:「你……這是幹嘛呀?」菁菁臭罵:「你這個懶骨頭,我看你起不起來!」不待對方解釋,菁菁又故意唱:「大頭鬼喝涼水,翻倒了缸砸斷了腿!」大頭生平最恨被叫「大頭鬼」,但對菁菁卻一點辦法沒有,他無奈道:「我砸斷了腿,對妳有什麼好處?」大頭被逼得無計可施,只得使出殺手翦,稱菁菁如此壞心腸,當心日後嫁不出去,氣得菁菁追打大頭。

追逐嬉鬧之際,碰巧被魏父目睹,指責兩人年紀不小,別再打打鬧鬧,說完便督促菁菁快去放羊。菁菁出發前,囑咐大頭去找貴生,他心領神會接口:「老地方等妳!老詞兒,我早就背熟了!」菁菁獨自上山,感嘆自身從小無娘陪伴,也無人準備嫁妝。她左顧右盼等候貴生,卻不見人影,芳齡十八的菁菁埋怨情郎遲遲不提親,難道要她等到八十八?
此時,貴生自遠處走來,他取笑菁菁想出嫁,未必有人想娶。當個王老五沒什麼不好,自己煮茶、自己補衣,最怕娶到「母夜叉」!菁菁不甘示弱,笑貴生褲子窟隆、鞋子有洞,見對方又拿「嫁不掉」做文章,氣罵貴生「黑良心」。貴生急急解釋,僅是跟她鬧著玩,但菁菁指責他老是若有所思地往著遠山,想著「一個人」。
貴生以「說故事」為由,娓娓道:「三年前有對男女在這,對著它山盟海誓,男非女不娶,女非男不嫁。可是不到一年,那個女的……」「嫁給別人了?」菁菁不以為然接著說:「這個故事全村都知道,那個男的就是你!」貴生目瞪口呆,想繼續解釋,菁菁已氣呼呼地離開。
原野間突然槍聲大作,嚇得羊群四處竄逃。菁菁見開槍者是黃四(黃楓),毫無懼色,黃四態度輕蔑,稱若打死羊賠償不就得了,菁菁諷刺:「那個希罕你賠羊,看你到像黃鼠狼!」爆怒的黃四欲向菁菁開槍,幸被旁人阻止。菁菁見狀,依然不示弱道:「做人要講情和理,有財有勢又怎樣?」


菁菁滿臉怒氣返家,將辛苦剪得窗花女紅撕毀,大頭擔心不已,直言:「誰欺負妳?妳跟我說,我去跟他拼命!」菁菁感嘆,世上就屬爹和大頭對她最好,但自己對人家好,卻不被領情……大頭老實道:「只要是菁菁姐姐的事,就算要我的頭,我也認可。」菁菁問大頭,若自己喜歡的人偏偏不喜歡自己該如何,大頭答:「苦,那可真苦,我就是這種人!」菁菁大驚,表示要幫大頭忙,但他卻堅持不願說出暗戀的對象。
張三(李昆)好賭成性,日日在魏父經營的茶館賭博。晚間,村裡出名的惡霸黃二(嚴俊)來找,原來黃二早知張三動手腳,揭穿真相後,命他三日內吐出詐賭的錢,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怒氣沖沖的張三找自己的妹妹寡婦張四喜(李婷)出氣,大罵:「媽的,我倒楣倒到妳身上了!」

深夜,貴生在菁菁家外唱情歌,請她出來相見。菁菁雖然記掛貴生,但仍氣對方負心,躲內房內偷看。未幾,菁菁推門張望,不見貴生人影,內心悵然若失,無奈唱:「怨來怨去又想冤家……趕走了他又想他。」
貴生回到家,裡面卻坐著四喜。貴生不願四喜再來,但她也是無可奈何,含淚解釋:「小順子,他病了,他燒得好厲害。」四喜稱哥哥張三什麼都不管,自己已無計可施,只好找貴生幫忙。貴生拿出僅有的錢,默默交給四喜,未料,此景卻被菁菁目睹,氣憤兩人真有私情。另一方面,張三欠黃二賭資無力償還,黃二臨行前看到在屋外照顧小順子的四喜,目不轉睛、色心頓起。
貴生找到正在放羊的菁菁,她憶起昨晚恨嘆:「原來你心裡壓根兒就沒有我,去找你的四喜子吧!」「孤苦伶仃、怪可憐的……」菁菁自顧自替貴生說出對白,只見他點頭如擣蒜,更令菁菁生氣,她忍不住說:「寡婦她會三更半夜從你房裡出來?誰知道你們幹些什麼!」貴生頓時語塞。同一時間,黃二要張三為自己製造機會,稱若能得到四喜,不僅舊債一筆勾消,連日後開支也由他一力承擔。張三認為妹妹一腦門子三貞九烈,直講絕對不成,必須施以計謀才能逼妹妹就範。張三臨走前,又遇上黃二的弟弟黃四,他想娶菁菁作二房,問能不能一併幫忙。張三見錢眼開,接下缺德差事。


張三在茶館等候菁菁父親魏大爺,他先大大誇了黃家一陣,又說環顧村子只有黃家有資格娶菁菁。聽到這兒,魏父正色道:「對不起,我們高攀不上。」見對方不「領情」,張三警告「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氣得菁菁反駁:「婚姻是我一輩子的事,我爹作不了我的主……去年四大爺過得是五十大慶,我才十七,他比我爹小不了多少……」此言激得張三怒目相視,掉頭就走。
魏父擔心女兒親事,詢問菁菁才知兩人因四喜鬧彆扭,便請大頭邀貴生前來過節,以瞭解箇中原委。貴生向大頭解釋和四喜並無見不得人,他指天發誓清白,只是菁菁誤會太大,暫時不想到魏家。說完,貴生遇到黃家的爪牙何禿(李影),他稱四爺派貴生送木材到城裡,並說待越久越好,實際是要把他與菁菁隔離,好達成娶二房的陰謀。
大頭返家,將貴生所言一字不漏轉告魏父,躲在窗外的菁菁也聽得明白,瞭解貴生對自己毫無二心。不久,貴生造訪魏家,魏父旁敲側擊女兒婚事,木訥的貴生幾番提醒才明白真意,稱明日送木柴進城,會將婚事稟告唯一的親人姑媽(馬笑儂)。菁菁見終身大事已定十分高興,魏父與大頭也放下心中大石。貴生遠行在即,菁菁擔心他晚歸變心,貴生再三安慰,答應盡快回村,與菁菁共諧白頭。


張三對妹妹態度大好,令四喜頗感奇怪,探望她的大頭也想不明白,言談間要四喜小心,稱說不定是「黃鼠狼給機拜年」。至於到城裡的貴生,姑媽合他與菁菁的八字後連連搖頭稱:「和四喜子一樣,不合!」姑媽解釋,她當初知道貴生不信這一套,偷偷告訴四喜,若兩人結婚會沖剋貴生,她才另嫁潘家。貴生得知當年並非四喜變心,驚覺自己錯恨冤枉她。姑媽堅持八字之說可信,更撐四喜剋死丈夫,貴生直言當初四喜就是給人「沖喜」,新郎早已臥病在床,如今他再也不信命理,堅持與菁菁白首。
姑媽無奈答應婚事,卻染病臥床,貴生只得後回程,他請同鄉將信轉交菁菁,沒想到卻落在張三手上。「這封信大可扭轉乾坤!」張三在村裡散佈貴生在城裡結婚的假消息,更特意在魏家茶館外高聲談論,菁菁聞言頓覺五雷轟頂。除欺瞞菁菁,張三也以赴黃家看熱鬧為藉口,將妹妹四喜一人留在家,給黃二製造機會。
深夜,張三帶黃二到自宅,見四喜熟睡,竟把黃二一人留在屋內。四喜驚醒,奮力抵抗黃二未果,遭對方侵犯得逞。菁菁碰巧經過張家,見黃二衣衫不整溜出,直覺事有蹊蹺。走進一看,四喜眼神空洞,知她被黃二欺負,菁菁忿忿不平,四喜懇求她切莫張揚,不希望小順子長大受人恥笑。說到這兒,她憶起兒子,才發現小順子摔落地面、沒了氣息。菁菁在四喜的催促下離開,臨走前,她看見黃二不慎遺落的懷錶,決心留下做為證據。


菁菁帶大頭返回張家,卻見萬念俱灰的四喜上吊自殺。張三害怕至極,黃二承諾安排地保壓下此事,張三話鋒一轉,頻頻要黃二拿錢消災,對妹妹之死全無愧疚。黃二詢問張三有無找到懷錶,擔心因此東窗事發,後更囑咐他趕緊幫弟弟完成與菁菁的婚事。
張三帶著一夥人欲強行收回菁菁家田產,強逼魏家就範,菁菁見父親煩惱,單槍匹馬到黃家解決。菁菁不懼黃四手持獵槍,堅決不願被收作姨太太。她直言自己可當黃二、黃四的女兒,如此差距「高攀不起」,並說不會什麼文明詞,乾脆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比我大三十歲,你們願意菁菁一上轎子,就少活三十年的日子?」黃二罵她別給臉不要臉,菁菁意有所指答:「我可不是張三的妹妹四喜子!」弦外之音嚇得黃二臉一陣青一陣白。不久,魏父趕到,黃二擔心東窗事發,趕緊道:「四大爺跟你們鬧著玩的!」菁菁走後,黃二要何禿轉告張三,懷錶在菁菁手上,說什麼都得拿回來。


張三到茶館找菁菁,由大頭口中得知她去放羊,快步趕往山上,大頭感到情況不對,急急尾隨在後。途中,大頭遇到自城內趕回的貴生,對他態度極差,貴生直覺遭黃家設計,認為事有古怪。
菁菁斥責張三,財迷心竅令妹妹和小順子送命,張三惱羞成怒,拿刀追殺。情急之際,貴生與大頭趕到,三人追逐扭打。眼看貴生就要被張三踹進山崖,大頭奮不顧身一躍而下,將張三推落後,自己也跟著掉下陡坡,雙雙摔死。大頭捨身救人,菁菁終與貴生共諧白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