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2月23日 星期一

慎芝的玫瑰人生


慎芝的玫瑰人生
粟子

前陣子,偶然搜索到多年前的連續劇「玫瑰人生」(1987)片頭,主題曲每個字都用得極好,一看是慎芝(1928~1988)作詞,原來真正高手不需抬出金字招牌,作品就是最好例證。印象中,很小的時候曾看過紀念慎芝的節目,經典歌曲一首首,但小孩那懂欣賞「今夕是何夕」、體會「情字這條路」與「我只在乎你」……少了年輕偶像的動感舞步,只覺得發悶。直到今日,儘管還有幾分強說愁,但至少粗略瞭解愁滋味的年齡,才開始欣賞她筆下的細膩與美麗。


慎芝親自撰寫的文章〈夜未央〉中提到,幼年時曾經因為父母爭吵的夢魘,對婚姻產生惶恐與疑惑。直到偶然讀到《浮生六記》,嚮往沈三白與芸娘逸趣橫生的恩愛情景,才重新燃起憧憬。與關華石婚後,兩人皆醉心音樂,又在四十歲時生下關后希,幸福不過如此。只是數年過去,先發現丈夫罹患肺癌,即將高中聯考的兒子在學校昏迷不治,隔年關華石也離開人世。
遭逢接連打擊,慎芝在「懷念『群星會』—紀念關華石」電視專輯分享這段時間的感觸:「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人生本來就是一串聚散的累積,最主要的是我們相聚的時候是否有意義、有價值,那麼聚和散就不是最重要的了。」這段話與她數年後寫下的「玫瑰人生」歌詞「於是萍水相遇,於是離散又重聚」意境相同,經歷幾番滄桑的慎芝,或許選擇以「離合聚散」寬慰自己,畢竟此次的分離,是下次重逢的開始。

慎芝不少傳世名作,都在她經歷喪子喪夫劇痛後發表。感覺這時期的作品,不只有歷盡人生的睿智,也帶著幾分淒涼、頹喪,以及微小但堅定的希望。儘管知道結果可能受傷,卻還是一無反顧、奉獻式的愛,一如「玫瑰人生」寫著:「我心盼望,讓前世情緣,延至地老天荒,到無數的來世。」作曲者張弘毅坦言,慎芝的詞令他感到非常訝異,男女之情可以伸展得如此深遠,短短數字,凝結人們對前世今生來世的企盼。
「莫忘記,就算在最冷暗的谷底,只要你將該我的還給我,我也以最熾熱的還給你,此情不渝。」許景淳將「玫瑰人生」詮釋得無人可替,由澎湃而婉轉的最後幾句,讓我想到電影〈美夢成真〉(What Dreams May Come,1998)。為了摯愛不惜墜落地獄的勇氣,是未曾經歷者,無法想像卻羨慕的情緒。


↑電視劇「玫瑰人生」片頭

參考資料:
1.慎芝,「夜未央」,《聯合報》第八版,1984年8月5日。
2.汪其楣,《歌未央:千首詞人慎芝的故事》,台北,遠流,2007年。
3.維基百科…慎芝
4.慎芝紀念網站


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慎芝的玫瑰人生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2 則留言:

  1. 非常喜欢慎芝那温和的作词
    她的网站也访问过,真是同好者想到一起去,才了解到她有这样的经历,真是令人心疼。
    非常同意只有那个年代作者在那样的环境下,用细腻的文笔才能够写出这样的感悟

    回覆刪除
  2. shesely:
    慎芝的詞細緻溫柔,不難懂卻又不落俗套,確實非常難得。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