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1月20日 星期三

【廣播】山水有相逢…〈甜蜜蜜〉


山水有相逢…〈甜蜜蜜〉
粟子

港英時期,普通話在香港一點兒不吃香,港人見捲舌黃皮膚,紛紛白眼走避,透露對「北方人」的輕視。九七大限前上映的〈甜蜜蜜〉(1996)清楚描繪這種只能意會的階級鴻溝,有趣的是,分辨新移民的試紙,竟是八0年代風靡大陸的小鄧?!「只要喜歡鄧麗君,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大陸人!所以那些人喜歡也不會買。」來自廣州卻堅稱自己是香港人的李翹(張曼玉),想以小鄧卡帶在農曆年大賺一筆,沒想到攤位乏人問津,蝕本蝕得一塌糊塗,小軍(黎明)老實分析生意滑鐵盧的原因,聽來睿智的「馬後砲」,其實是來自常居香港的姑媽提點。
導演陳可辛以鄧麗君的歌曲為軸,巧妙將耳熟能詳的歌曲融入情節,一對分別來自天津、廣州的男女,在她的歌聲中戀愛,在她的死訊裡再見,串起一段周折十年的羅曼史。有緣無份的愛情絕是騙取觀眾眼淚的最佳良方,〈甜蜜蜜〉抓住這點,讓一心功成名就的肉食女和懷抱小幸福夢想的草食男異地相逢。看似相互取暖安慰的萍水姻緣,實際建立難以撼動的革命情感,深深纏繞著兩個性情目標截然不同的「同志」,一如英文片名「Comrades, almost a love story」。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10年1月28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第34屆金馬獎及最佳影片「甜蜜蜜」〉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1/28
節目摘要:第34屆金馬獎、電影〈甜蜜蜜〉
播放歌曲:〈甜蜜蜜〉同名主題曲「甜蜜蜜」(鄧麗君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山水有相逢…〈甜蜜蜜〉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戲如人生
〈甜蜜蜜〉的原點,是導演陳可辛很喜歡聽鄧麗君的歌,深覺她擁有牽繫全世界華人的重要意義,於是構思了這部以歌名為片名的文藝愛情故事,描述1986至1995年間,兩個原居大陸的青年男女由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的情感流轉。考慮主角背景,陳可辛最初鎖定大陸出身的黎明、王靖雯(即王菲),認為由類似經驗的演員擔綱,最能展現那種「味道」,但因後者檔期無法配合,一度使劇組頭痛好幾個月。幾經琢磨,陳可辛嘗試與已鮮少接拍港片的張曼玉接觸,沒想到她對劇本一見鍾情,加上「嘉禾」願意增加製作費,所有問題迎刃而解。
相較張曼玉影后級的演技,被評是「歌強影弱」的黎明為〈甜蜜蜜〉格外費心,不只為配合劇中「頭腦簡單、運動型」的主角性格,將髮型剪成略帶土氣的簡單樣式,還提供自己九歲時由北京遷居香港的心路歷程給導演做為參考。黎明回憶那段曲折的適應期,不諱言當年港人普遍歧視說普通話的大陸人,常抱持偏頗的刻板印象。香港同學戲稱他是北京來的猿人,排外欺侮一樣不少,甚至嚴重到令他覺得「低人一等」,情況直到自英國留學返港才徹底反轉。黎明也說,小時曾想和香港的小朋友一樣,擁有最流行的玩具,但媽媽卻買來便宜的仿製品,「為什麼我不能拿到比較好的玩具?」困惑直到成年仍存在心中。或許正是親身經歷,黎明終於能卸下帥酷的明星光環,真正做一名「演員」。
〈甜蜜蜜〉裡,黎明將黎小軍詮釋得生動自然,甫到香港對事事感興趣的單純和好奇、被人「另眼看待」時似懂非懂的不解與憂愁、再見愛人的壓抑和痛苦……層次展現角色的成長與轉變,無怪影壇對他刮目相看。當然,黎明的好戲和遇上好對手關係密切,儘管一度傳出不合,卻未影響戲中的純愛美感,張曼玉也不負眾望,憑此席捲各大影展,獎一座接一座。


影后功力
「演員最重要的是信心,有了信心,別人看你就有份量。」以〈甜蜜蜜〉登上金馬影后,張曼玉已締造該獎項前所未有的紀錄,即三個影后加一個女配角,她受訪時只有四個字「執迷不悔」。張曼玉最早是模特兒,1983年贏得香港小姐亞軍,由此進入娛樂圈,先在連續劇「新紮師兄」展露演員潛質,後來轉入電影圈,五年間多被派任花瓶角色,直到王家衛執導的〈旺角卡門〉(1988)才獲注意,逐步轉型為演技派巨星。張曼玉坦言「由花瓶到國際級演員」,最感謝的就是王家衛,後又接演〈阿飛正傳〉(1991)、〈花樣年華〉(2000)、〈2046〉(2004)等數部由他導演的作品。
張曼玉看見〈甜蜜蜜〉劇本時馬上起雞皮疙瘩,她分析李翹不是很可愛的人,但為理想勇往直前,是很具吸引力的角色。拍攝過程中,張曼玉全心準備,完全摒除訪問與拍攝的干擾,雖被暗指不近人情、厚此薄彼(在紐約取景時獨接受外國媒體訪問),卻因此得到很好的成果。〈甜蜜蜜〉參加第四十二屆在濟州島舉行的亞太影展,張曼玉以收放自如的演技,紮紮實實登上影后,一枝獨秀的優勢,即使韓國評審想「愛國」也束手無策。壓倒性的票數同樣發生在金馬獎和香港電影金像獎,影評讚她在〈甜蜜蜜〉由清純、勇敢冒險演到隨波逐流的情婦,角色揮灑空間很大,橫跨十年的心境變化,不僅化妝服裝改變,更是由內散發出來的滄桑氣質,一顰一笑令人動容。


最佳影片
走過三十餘年,金馬獎每年都面臨不同的挑戰與批評,至第三十四屆,記者在相關報導毫不留情開頭:「今年金馬獎的入圍片為什麼我都沒聽過?」回顧六部候選劇情片,一半還未上映,另一半票房慘澹,很寫實地說,除〈甜蜜蜜〉可算是商業取向,其餘五部皆深受導演意識主導。
國片雖佔入圍名單二分之一,但奪獎機會渺茫,記者分析,〈國道封閉〉是台灣第一部公路電影,劇情鋪排有創意,唯內外條件都未臻理想的情況下,想奪大獎實為不易;〈一隻鳥仔哮啾啾〉屬於悲天憫人的本土電影,也得到亞太影展最佳影片加持,可是各個影展與其評審分是與標準畢竟不同,並非單以故事就能說服金馬評審,資深影評梁良亦坦白寫到:「製作技術上比較粗糙也是有目共睹的,因此光靠人情味和童星的感人演出難以脫穎而出。」;題材涉及大都市疏離感、同性戀及父子亂倫的〈河流〉,在保守勢力主導的評審團,入圍就是一位香港評審力辯群雄的結果,得獎自是難上加難。港片方面,陳果執導的〈香港製造〉是以香港邊緣青年為主軸,題材創新,但屬於入圍即鼓勵的類型;由杜國威舞台劇改編的〈南海十三郎〉以粵劇奇才南海十三郎的狂狷個性與傳奇身世為經緯,編導演皆獲好評;〈甜蜜蜜〉雖然通俗愛情,但演員表現可圈可點,被視為〈南海十三郎〉的勁敵。
名單公布,〈甜蜜蜜〉小爆冷門拿下最大獎,評審的理由是:這部片兼具藝術與商業特質,缺點少、整體成績出色,是一部不玩個人風格的作品。此說法某種程度解釋陳可辛未入圍最佳導演的「遺珠之憾」,也就是說,他是低調而成功的統籌者,電影好就好在沒有強烈的個人風格(但這樣就不夠資格入圍最佳導演?)。影評梁良同樣指〈甜蜜蜜〉的整體格局和電影技藝表現較另外兩部港片細膩,以鄧麗君歌聲做為歷史記憶的母體,混和時代與民族處境的情感,堪稱近年最高水準的香港文藝片。
附帶一提,陳果以〈香港製造〉獲最佳導演,擊敗主要對手王家衛〈春光乍現〉的原因在於「展現原創力」。有評審提出,若不是王家衛過於重複前作風格,陳果想脫穎而出可就困難許多,而他的獲獎也體現影展「獎勵有創意新人」的立意。至於原本頗被看好的國片〈一隻鳥仔哮啾啾〉,竟然八項入圍項目皆告落馬,最後決議頒給「評審團大獎」作為鼓勵。〈一〉片描述四五0年代的台南鄉下,當地居民飲用含砷地下水,染上烏腳病的真實事件,原著小說和劇本均由作家蕭颯執筆。


金馬紀念
典禮過程中,總是話題十足、目不暇給,第三十二屆金馬獎則是港片港星搶盡鋒頭,張曼玉更獲得人生第十座影后。一年一度電影嘉年華,頒至「終身成就紀念獎」時,氣氛頓時肅穆,因為獲獎的三位資深影人羅維(1918~1996)、李翰祥(1926~1996)與胡金銓(1932~1997)都於不久前過世。
羅維演而優則導,先後發掘李小龍、成龍兩大武打巨星;胡金銓同樣由演員轉為導演,開創華語無俠片新紀元;李翰祥則是黃梅調熱潮的推手,多才多藝博學多聞的雜家,他的宮闈古裝、風月奇情堪稱一絕,六0年代中也曾來台組辦「國聯」,對提升台灣的電影水準、培育從業人材等有極大貢獻。上述三位外,曾數次擔任金馬獎執委會秘書長的名導白景瑞(1931~1997),在典禮舉行前三天突發心肌梗塞驟逝,晚會特地安排懷念,後於三十六屆金馬獎(1999)頒給「終身成就紀念獎」。


一首歌不過幾分鐘,卻可以瞬間拉近彼此距離,進而攜帶豐沛到連自己都驚訝的回憶,就像「甜蜜蜜」和鄧麗君,對李翹和小軍已不只是一首歌、一位歌星,而是一段即使千言萬語也難說清的濃厚感情。〈甜蜜蜜〉最末的「回馬槍」很有意思,原來李翹、小軍赴港坐得是同一班列車,只是背對背不知道。這畫面令我想起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1999),可能前一刻是最接近的陌生人,下一刻卻成為最遙遠的戀人……不過,只要有緣,就算是天涯海角,相信也終能山水有相逢。


參考資料:
1.葉蕙蘭,「面對銀幕情人 影后不怕緋聞 首次攜手演出 天王全力以赴」,《民生報》第九版,1996年3月14日。
2.傅天瑜,「紐約街頭拍新戲 照相任憑心意 受訪厚此薄彼」,《民生報》第十一版,1996年8月30日。
3.傅天瑜,「張曼玉人在紐約」,《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6年8月30日。
4.葉蕙蘭,「與張曼玉紐約相處『甜蜜蜜』 黎明不知哪裡『失和』」,《民生報》第十版,1996年9月4日。
5.徐正琴,「陳可辛將他少年心路搬上銀幕」,《聯合報》第二十一版,1996年12月3日。
6.唐在揚,「一改過去耍狠角色在『甜蜜蜜』戲中 演技賺了不少影迷的熱淚」,《聯合晚報》第九版,1996年12月10日。
7.唐在揚,「滿腹辛酸曲 一部甜蜜蜜 黎明想當年…」,《聯合晚報》第九版,1997年1月5日。
8.王雅蘭,「甜蜜蜜 讓張曼玉起雞皮疙瘩」,《民生報》第十一版,1997年1月7日。
9.胡致華,「『甜蜜蜜』大放異彩 具象徵意義」,《聯合報》第二十六版,1997年4月14日。
10.王雅蘭,「她的第七個影后 他的第二個影帝」,《民生報》第十版,1997年10月10日。
11.胡幼鳳,「1997年金馬先探最佳影片專題報導五之二」,《聯合報》第二十六版,1997年12月9日。
12.本報訊,「影帝謝君豪 影后張曼玉 最佳導演陳果 最佳影片 甜蜜蜜」,《民生報》第一版,1997年12月14日。
13.王雅蘭,「花瓶變巨星」,《民生報》第十一版,1997年12月15日。
14.王志成,「『碼』後泡之二 大獎頒給看得見的成果 小獎頒給自己」,《民生報》第十五版,1997年12月15日。


甜蜜蜜(Comrades, Almost a Love Story)
導演:陳可辛
編劇:岸西
演員:張曼玉、黎明、楊恭如、曾志偉、杜可風、Irene Tsu、丁羽
首映:1996年11月2日(香港)
片長:120分鐘
出品:嘉禾娛樂事業有限公司(香港)、電影人製作有限公司
獲獎:第三十四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張曼玉);第十六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陳可辛)、最佳女主角(張曼玉)、最佳男配角(曾志偉)、最佳編劇(岸西)、最佳攝影(馬楚成)最佳美術指導(奚仲文)、最佳服裝造型設計(吳里璐)、最佳原創電影音樂(趙增熹)
電影歌曲:甜蜜蜜、淚的小雨、再見!我的愛人、月亮代表我的心
劇情介紹:
1986年3月1日,黎小軍(黎明)從家鄉天津來到香港投靠姑姑Rosie(Irene Tsu)。火車抵達九龍,睡得昏沈的小軍被服務人員叫醒,拎著大包小包搖搖晃晃踏上手扶梯,對眼前陌生的一切盡是好奇。小軍單純善良,在家鄉有個很要好的女友方小婷(楊恭如),想著在港努力工作存足老婆本。才踏上香港土地,小軍立即寫信給小婷報平安:「香港人多車多樓更更多,廣東人說話粗魯又大聲……小婷,我好想妳。」
小軍循地址找姑姑,卻因聽不懂廣東話而屢遭閉門羹,更被誤會是來召妓的北方佬,他感嘆此地很多外國人,可就連本地人的話自己也聽不懂,唯有姑姑對姪兒和善溫暖,小軍也只聽得懂她說的話。姑姑給小軍一個獨立的房間(可是小到不能再小)、光線充足(四面無窗、只有一個小燈泡),和一間獨立的廁所(兩個髒舊的洗手台),小軍在信中告訴小婷:「我這邊真的很好,妳不用擔心。」小軍的室友不少是夜晚出沒的舞女,他不解,以為港人白天都不用工作,晚上再穿得漂漂亮亮地出去玩?「還有……姑姑叫我不要叫她姑姑,要叫Rosie。」小軍咬著舌頭練習。姑姑房間牆上貼滿好萊塢早期明星威廉荷頓的照片,小軍以為是姑父,她笑而不答,只說威廉有天會回來找自己。

小軍穿上西裝「見工」,雞舖老闆傻眼:「應徵這裡需要穿這麼整齊咩?」介紹人George叔(丁羽)答:「等下我帶他去買粗布衣不就得了!」「得了!明天早上六點,叫他上班吧!」雞佬囑咐George趕緊教「阿燦」(香港無線電影的電視劇「網中人」(1979)有個自大陸偷渡來港的角色名為阿燦,此後就成為這類新移民的代名詞,有貶低意味)說廣東話。小軍聽不懂,只是一個勁地道謝,「你是好人!」他笑著對老闆說。「哇!她給你穿醉貓的西裝呀!你姑姑有天在荷里活酒吧遇見一個醉貓,就說他是威廉荷頓……你明不明呀?她已經瘋啦!」George叔以廣東話揭穿姑姑的祕密,一個字也聽不懂的小軍還是咪咪地笑著。


小軍寫信告訴小婷,已經找到一份運輸工作,實際是騎著腳踏車送生雞熟雞,他每個月有兩千多塊收入,小軍滿足道:「黨幹部還沒有我賺得多呢!」幾個月過去,他已將尖沙嘴一帶的路全部摸熟,也學了廣東話,但還是有很多聽不懂。發工資當天,小軍不只買給小婷的禮物,還到了一個天津人都不曾去過的地方…麥當勞。到了點餐櫃臺,小軍想了好久才吐出「可口可……」,「樂呀!」任職收銀員李翹(張曼玉)語氣輕蔑,見他聽不懂廣東話,李翹左顧右盼、以冷冷的普通話問:「在這裡吃還是拿走?」小軍想到此地打工,但他廣東話不流利又不會英文,經理聽完轉身就走。
「在香港不會英文很麻煩的!」李翹清掃時見到小軍,她想著賺取佣金,即一臉好心介紹他到齋鹵味(杜可風)的補習班學英文。小軍見她普通話說得流利,直覺對方也是從大陸來的,李翹連忙否認:「會講普通話,不一定是大陸人!不會講廣東話,就一定是大陸人!」來到補習班,小軍全身上下只有五十元,李翹問他有沒有提款卡,就是放進機器裡,就會自動送錢出來的卡片,小軍傻呼呼拿著李翹的卡片:「就是這個?真厲害!」不一會兒,李翹的BB Call響了,小軍豎起大拇指:「BB機呀!妳真行!妳真行!」


齋鹵味的正確英文名是Jeremy,他稱香港女友戲稱自己是齋鹵味,「怎麼好像是髒話!」女同學笑著問,他搖搖頭:「不會,妳是剛來的是不是,『你鹵味』才是!」齋鹵味整天教英文髒話,大家渾然不知,小軍也學得很起勁,得到許多佣金的李翹則在外面拖地擦玻璃。下課後,小軍自願送趕著上班的李翹,交通工具卻是腳踏車,李翹不以為然:「在香港這叫單車,不叫車!」忙裡偷閒,李翹唱起「甜蜜蜜」,小軍也一起哼著……
小軍和李翹漸漸熟稔,若時間來不及,李翹就會把接來的外賣請小軍幫忙,兩人一同賺外快,她坦白道:「其實不少香港人也是從大陸來的,不是爸爸就是阿叔。」小軍見李翹存款破萬,非常非常羨慕,他老實問:「不如妳教我!」「能教你的話,早就發財啦!」李翹在過農曆年時擺攤賣鄧麗君的卡帶和黑膠唱片,小軍對她的商業頭腦佩服不已,李翹不好意思:「你也是股東,雖然是雞毛蒜皮的一千塊港幣!」然而,小軍說只有大陸人才聽鄧麗君,「你知道香港有多少大陸人,報紙說有五分之一都是呀!」李翹信心滿滿。
無奈結果恰恰相反,舖子乏人問津,李翹所有存款損失殆盡,小軍老實分析:「姑媽說,只要喜歡鄧麗君,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大陸人!所以那些人喜歡也不會買。」李翹坦承去年才從廣州來此,「我早就猜到了,我們是同志咧!」見小軍痴痴笑著,她氣呼呼:「同你個頭啦!」其實,小軍知道李翹佔自己便宜,卻因為害怕與「唯一個朋友」斷了關係,才心甘情願吃虧,「其實我也沒什麼朋友。」李翹小聲答。兩個孤獨的外地人相互照應,產生朋友以外的感情,發展出超友誼的關係。隔日,小軍與小婷通電話時吞吞吐吐,只說出一句「我愛妳」。

小軍日日和李翹一起,就像一對戀人,雖然還是與小婷通信,但內容與頻率都少了很多,小軍得人介紹去當廚師,賺得錢要比在雞店時多一倍。躁熱非常的晚上,他們一塊為地產公司排隊打工,小軍笑稱在「上頭」排隊排慣了,李翹答:「這裡很多都是你的同志呀!」她覺得難得來到香港,一定要胸懷大志,說什麼也不願窩在幾百尺的小房間裡過一輩子,小軍靜靜聽完:「我沒理想……」「怎麼沒理想,你不是拼命存錢要娶天津的愛人?好險我在大陸沒有青梅竹馬的表哥,要不然最後又嫁給大陸人,那到香港來又是為了什麼?」李翹的一番話令小軍啞口無言。此時,李翹發現小軍屁股被融化巧克力弄得髒兮兮,「買給妳吃的嘛!」「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你又陪我吃苦,又陪我開心,其實你是我在香港最好的朋友。」
1987年10月,香港爆發股災,市道一落千丈,「聽說很多人在股市焦頭爛額……」小軍說到一半,就看到李翹的戶頭,原本破三萬的存款,剩下不到百元,她還背著先前的債務,李翹無可奈何,只好去當按摩女郎。這天,李翹為江湖中人豹哥(曾志偉)服務,她沒有丁點奉承,直來直往的態度引起豹哥興趣。
小婷將過生日,小軍請李翹到金店幫忙挑禮物,他無意間說出做按摩的事,使李翹受旁人白眼,「又不是偷、又不是搶、又不是作舞女,有麼關係?」他不明就裡。小軍買了兩條同一式樣的手鍊,分別送給小婷和李翹,李翹心中五味雜陳:「怎麼有這麼傻的人?我和小婷不一樣,她是你老婆,我是你朋友,我們上過床,但是……一條送她一條送我,這是什麼意思,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李翹深覺兩人目標不同,卻被若有似無的感情牽絆,「黎小軍同志,你來香港的目的不是我,我來香港的目的不是你。」李翹轉身離去,留下小軍孤身一人。


豹哥對李翹很關心,甚至為她在原本刺龍刺鳳的背上加了一隻可愛的米老鼠,「我很Cheap的,不用這樣大費周章!」另一面,小軍遲遲沒有李翹的消息,他最後在BB Call裡留下「再見」的訊息。
腳踏車已經生鏽,小軍又恢復給小婷寫信的習慣,他見港人爭相移民,無奈想:「內地人想到香港,香港人又盼望到別的地方。」1990年冬,小軍終於完成心願,將愛人小婷接到香港結婚。婚宴上,朋友提起李翹的現況,誇讚她從來做事勤力,一天工作超過二十小時,當初介紹大家學英文,目的也在抽佣,現在成了花店老闆又搞房地產,已是事業有成的老闆娘。李翹和豹哥一同現身婚禮,終於完成心願的小軍卻悵然若失。洞房花燭夜,小軍談起剛到香港時,穿著深藍色棉襖、每餐吃三大碗飯、倒在床上就睡,每天都過得很新奇,「如果那時妳在我身邊,那就好了……」小婷在旁露出幸福笑容。與此同時,李翹整夜翻來覆去,豹哥心裡一清二楚:「不要老想著人家新郎倌,小妹妹,豹哥是情場殺手,妳知道嗎?」


李翹和小婷成為朋友,她的地產公司開幕,小婷十分羨慕,「她以後的老公一定要很厲害,才能鎮得住她!」她被其他朋友拉去聊天,給了小軍、李翹獨處的機會。李翹搬進新家,小軍則升上二廚,「妳終於可以做到妳想做的那種人!」李翹自述現在到了五星級酒店,人人都和她說英文;到了百貨公司,不再被白眼伺候;回老家蓋新房,母親更欣慰……「我終於做到香港人!」李翹苦笑。
李翹知道小婷會跳芭蕾舞,好意為她介紹工作,返家途中,小婷欲將先前小軍贈與的鐲子作為謝禮,回想往事,李翹只能謊稱過去收過同樣的禮物,謝絕小婷的「好意」。李翹婚紗店開幕,見小婷沒拍過婚紗照,免費讓她與小軍拍攝一組。之後,小婷到舞蹈教室練習,小軍坐在李翹車上,音響放出鄧麗君的「再見!我的愛人」,竟碰巧見鄧麗君在街頭,小軍興奮請她在背上簽名,兩人想起曾經共度的快樂時光,再也無法壓抑情感,終於重燃愛火。
小軍決定和小婷攤牌,李翹也承認「一張開眼睛就想看到小軍」,只是她才準備和豹哥說清楚,就得知他犯事,警察要請他做「證人」。豹哥欲偷渡離開,李翹想勸他與警方合作,但豹哥執意避走台灣,想起他種種好,李翹不忍與豹哥分手,最終與他一塊離開,留下站在岸邊等候的小軍。


小軍說出心裡愛著別人,要與小婷分手,她本欲夫妻同回天津重新開始,但小軍卻低著頭答:「一切都回不去了。」小軍拎著行李回到姑姑家,她卻已經斷氣,姑姑把所有的東西都留給小軍,包括一個放著貴重物品的箱子,裡面放著她和威廉在半島酒店吃飯時用過的茶杯與菜單。小軍將姑姑的房產變賣後,全部給了小婷,自己隻身到美國唐人街找先前在港認識的師傅,繼續廚師的工作。
師傅知道小軍心裡惦記李翹,勸他試著認識別的女孩,小軍將燒好貴妃雞包妥,請跑堂送給外帶客人,這個人正是輾轉來此的豹哥,李翹與豹哥顛沛流離、四處漂泊,日子還過得去。幾日後,豹哥被一群不良少年搶劫,意外打倒在地,李翹辦事回來,只見到冷冰冰的遺體。李翹被遞解出境,坐在移民官車上,恍惚間竟看到小軍騎腳踏車的背影,她立即狂奔追逐,跑過好幾條街,最後還是消失人群。


兩年後,李翹已是旅行團地陪,也拿到綠卡,近日就能回廣州省親。遊客問起她的身份,聽說是廣州人,李翹坦然答:「對!來了快十年了!」
1995年5月8日,李翹拿到機票,卻在旅行社聽到鄧麗君猝逝的新聞;同一時間,小軍在理髮店也得知噩耗,心情沈重非常。電器行前,所有電視都播放鄧麗君的錄影,李翹看得出神,不久也吸引住路過的小軍,兩個人終於重逢。時間回到1986年,小軍搭列車到九龍的那天,坐在他背後位置的,就是懷抱賺大錢理想的李翹,只是兩人下車後跑往相反的方向……

3 則留言:

  1. 那届金马奖我有看,不过勾起白景瑞辞世的消息还是难过的
    这部电影在过年的时候电视台播了一遍,我算看了下,背井离乡在异乡求生存两个人,只是互相取暖互相需要的一种温暖,没有爱情,但是邓丽君的歌深深系着他们的情愫,人的情感是比较复杂,在不同时期不同需要。

    回覆刪除
  2. 上面是shesely回

    回覆刪除
  3. shesely:
    如您所說,兩人更多的是相濡以沫的伙伴情感,英文片名取得就很貼切「Comrades, almost a love story」,一個接近於愛情的溫暖故事。
    人與人的感情其實很複雜,近期又將任白的影片翻出來看,兩人既是合作無間的銀幕搭檔、私下亦相知相惜,一同度過近五十年,無法以言語形容的感情,成全一段人間神話。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