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10月12日 星期二

【十月影圖專欄】亂世之戀…〈滾滾紅塵〉


【十月影圖專欄】亂世之戀…〈滾滾紅塵〉
粟子

張愛玲與電影有著不解之緣,年輕時愛上戲院,之後撰寫劇本,部分著作也經改編搬上銀幕。不過,這位文學奇才或許想不到,有天自己與胡蘭成的真人真事,會成為另一位作家三毛(本名陳平,1943~1991)的創作靈感,造就盪氣迴腸的〈滾滾紅塵〉(1990)。除了兩位話題十足的才女,卡司亦是一時之選,愛情長跑多年的銀色情侶林青霞、秦漢攜手領銜,戲裡戲外都是真情實愛。〈滾滾紅塵〉全片瀰漫浪漫氣氛,更造就九0年代最經典的瑰麗畫面…林青霞赤腳踩著男友皮鞋,在烽火漫天的天台緊緊相擁,頸上絲巾隨風揚起,殘酷戰爭在濃烈愛戀下顯得微不足道。


導演嚴浩表示,電影概念構成於1989年初,大部脫胎自張愛玲一生,內容著墨和胡蘭成的交往之餘,亦探討女性間的情誼。〈滾滾紅塵〉劇情敘述,個性倔強的沈韶華(林青霞)家教嚴格,父親為阻止自由戀愛,將她鎖在閣樓,養成韶華以文字抒發情感的習慣。中日戰爭爆發,父親過世,韶華以寫作為生,結識為日人做事的文化官員章能才(秦漢),韶華不在意能才的「漢奸」身份,與他陷入熱戀。
韶華的摯友月鳳(張曼玉)與男友獻身抗日,無法諒解能才的選擇,月鳳不久為日警殺害,韶華悲痛不已。日本戰敗,能才化名逃亡,韶華不辭辛苦循線找來,竟發現男友已和別人同居,她大受刺激,索性接受余老闆(吳耀漢)追求,過著糜爛奢華的日子。國共內戰激烈,韶華重遇能才,雖然多有埋怨,卻依舊難捨情感。韶華承諾與能才一同離開中國,但只有一張船票的她,最終選擇把機會讓給對方。數十年過去,能才重返故里,追尋韶華生前點滴,心疼她總是獨自承受痛苦,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整個民族,陪著她一起受難……


由於背景設定在三0年代的中國,嚴浩認為編劇必須會說國語、能從女性觀點切入,遂邀請封筆三年的三毛重出江湖。三毛初以即將遠遊推辭,不巧她摔傷骨折,被迫在家靜養,才決定接下編寫劇本的重任。〈滾滾紅塵〉開拍,三毛因傷未能前往拍攝現場,仍費心寫下詳盡人物介紹,將服裝、場景畫圖,清楚交代角色關係和道具陳設。她為此嘔心瀝血,事後不禁感嘆:「痛徹心扉的開始,一路寫來疼痛難休,脫稿後只能到大陸流浪放逐,一年半載都不能再做別的事!」儘管〈滾滾紅塵〉影射的是張愛玲,但三毛不諱言其中蘊含許多她年輕時為愛迷惘的經驗,只是透過為不同角色訴說心聲,自傳意味濃厚。
〈滾滾紅塵〉在第二十七屆金馬獎大放異彩,獲十二提名,最終奪下最佳劇情片、導演(嚴浩)、女主角(林青霞)、女配角(張曼玉)等八個獎項,堪稱叫好叫座。遺憾的是,三毛在電影上映的隔年初自殺,死訊震驚藝文界。媒體推測她的突然棄世,與為情所困、生活不如意有關,而日前完成的〈滾滾紅塵〉也似是壓垮她的稻草。報導指,三毛為電影傾己所有,雖獲得入圍肯定,但最終屈居陪榜。慶功宴當晚,落馬的她難掩失落:「你們都得了獎……」不少認識三毛的人都覺得此事對她而言,是不小的打擊。


「殺了我這種人(指漢奸),就可以救國了嗎?」女作家與文化官員心靈相通,對情愛的執著遠重於民族大義,相較為「愛國理想」失去性命的青年學子,女主角「值不值得」的問句,開啟不同於過往「拋頭顱灑熱血」的反思。〈滾滾紅塵〉對漢奸的「寬容」態度,在當時招致一些批評,知名詞人陳蝶衣就對金馬獎的全面肯定怒不可遏,直言是「為漢奸樹碑立傳」;對岸媒體也稱是「歌頌漢奸、憐惜漢奸」......一如近年〈色,戒〉(2007)掀起的「易先生」論戰。


參考資料:
1.《聯合報》1990年1月8日~1991年8月2日,相關報導共二十二則。
2.《聯合晚報》1990年11月3日~1990年12月16日,相關報導共五則。
3.鉄屋彰子著╱栗筱雯譯,《永遠的林青霞》,台北:大塊,2008。
4.鄭義,「蝶夢人生映 衣冠世代榮」,《傳記文學》第二十九卷第二期,民97年2月,頁38~43。

本文同時刊登於:
1.高雄電影圖書館十月份月訊」紙本
2.電影瘋‧瘋電影【台灣戲夢】亂世之戀…〈滾滾紅塵〉
3.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十月影圖專欄】亂世之戀…〈滾滾紅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