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9月3日 星期四

顧媚的曼谷孽緣

顧媚的曼谷孽緣

投身國語影壇數年,能歌擅演、外型出眾的「小雲雀」顧媚始終無緣大紅,雖然戲約不斷,卻總是女主角鄰居、男主角同學一類無關緊要的配搭。不計角色、有戲就演的結果,難免陷入難以翻身的「B咖」處境:「(電影公司)不能像初出茅廬的新人那樣力捧,他們寧願比她難看的生面孔而大吹大擂。上海話裡慣用一個『僵』字,顧媚是『拍僵了』。」
「我唱歌還有些經驗,拍戲本來是嘗試,我的角色戲還不算少,已經心滿意足。」談到自己不甚順遂的處境,顧媚維持一貫優雅恬淡的性情,無論戲多戲少,只要片酬夠用就好……孰料,這樣與世無爭的一個人,竟陰錯陽差在曼谷碰上一段啞巴吃黃蓮般的「孽緣」。

「我在最近一、二年來很想找著一個歸宿,一夫一妻的過一輩子。如果香港有合適的對象,早已結婚了。關於暹羅那個人,也有缺點,我擔憂將來他忽然變心,那麼,人地生疏,要找一個人訴苦都不容易了。」銀海浮沉,背負家計的顧媚坦言自己早有成家念頭,只是身邊的追求者兜來轉去,一直沒遇到足以託付的對象。相較蹉跎的婚姻,停滯的事業倒在異國意外嶄露曙光,她趁著華語明星在當地的追捧熱潮,獲邀主演泰語片〈鳳凰于飛〉(1957),聲勢因此迅速攀升。在票房極佳的激勵下,顧媚不僅順勢將工作重心移往曼谷,更迅速掌握當地語言,成為第一位可以直接說泰語對白、發行泰語專輯的香港女星。
「以顧媚那樣的『色』與唱得那樣好的歌以及演得那樣不俗『藝』,卻是鬱鬱不得志於國語圈,最大的原因是當獨立製片全盛時代,她不屑像某些人之結交『大戶』而遂其自費拍片之故。」走紅泰國期間,顧媚頻繁往返香港、曼谷,熟悉她的影圈朋友無不感到高興,畢竟對才貌兼備、不擅交際的小雲雀而言,唯一缺少的就是盡情展翅的機會。

1959年冬,顧媚再度赴曼谷拍攝新片〈孽緣〉,與身兼製片、導演與男主角的泰國影帝呂猜搭檔,兩人朝夕相處、互動密切,不久便傳出過從甚密的桃色新聞。坦白說,這本是無足輕重的宣傳手法,卻因為性格火爆的呂猜一時氣憤開槍殺人,演變為事關重大的刑事案件。呂猜被捕後,顧媚「自然」成了八卦小報筆下影射「私拿旁人房產抵押擔保男友」、「私藏呂猜槍械」的共犯,不實指控讓無端捲入的她備感惶恐與壓力。
「報載呂猜的手槍在我房裡發現,如果是事實,我至少要失去自由一個時期給傳去問話,但我不曾失去自由過。對我不利的傳言確有不少……」儘管如此,顧媚最初仍基於「朋友道義」和「片約責任」勉力留在曼谷,無奈電影停拍,多數時間她躲在房內,被日夜守候的狗仔包圍。隨著謠言越演越烈、案件越見複雜,眼見拍片無望,顧媚只得放棄耕耘年餘的泰國市場,低調回港繼續做個「物美價廉」的配角影星。

顧媚因呂猜犯事而被迫告別泰國影壇,看似無妄之災的掃到颱風尾,其實隱含部分華僑新聞界的「私心報復」─因拍泰片而只與泰國本地媒體接近,使其感到不受尊重;呂猜向來對華僑新聞界「最無禮貌」,連帶禍及合作對象兼誹聞女友。於是,排山倒海的負面報導充斥華文小報,再經香港報紙轉載渲染,一時之間,顧媚彷彿從星運欠佳的配角變身社會新聞的主角,眾多言之鑿鑿的指控,對她確是難以承受之重。
幾年後,顧媚在難得擔綱主角的歌唱片〈小雲雀〉(1965)重提這段往事,淚眼中飽含對流言蜚語的真情流露,足見此事對她影響之深。無巧不巧,種種不順遂的遭遇恰恰始於〈孽緣〉,冥冥之中的一語成讖,應是顧媚接下片約時意想不到的峰迴路轉。

同時刊登:【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顧媚的曼谷孽緣

相關文章:
1.小雲雀…顧媚
2.人生如戲…顧媚與〈小雲雀〉
3.歌而優則演…歐陽飛鶯、顧媚
4.回憶見真我…讀顧媚《從破曉到黃昏》
5.顧媚的初戀
6.光輝的印記…顧家煇
7.美麗的缺憾…朱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