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3月22日 星期三

冷淡與熱情之間…農地「掰喀喵」



冷淡與熱情之間…農地「掰喀喵」

平日住在台南的粟爸媽,隔一天就會到鄰近的歸仁種田,因此和住在農地對面的S先生很熟。話說這位超熱愛動物的好鄰居每天都會騎著腳踏車,到處解救生病或受傷的流浪貓狗,「掰喀喵」的故事,就是源於他和朋友有點兒不負責任的愛心……

心靈受傷的喵咪
兩年前,鄰居的記者朋友偶然在路上發現一隻前腳受傷的超瘦小虎斑貓,一跛一跛地路邊行走,由於不忍心她流落在外,便抱來S先生家。經過他倆幾番討論:S先生說家裡養狗不方便;記者朋友說平日東奔西跑不能照顧,便決定把小貓暫時寄養在沒有狗出沒的對面院子裡。這沒經主人同意的先斬後奏,直到眼尖的粟媽走進大門才發現。所幸,同樣很愛小動物的她,理所當然成為小貓的媽媽,並且為她取了「掰喀喵」的名字。
終於有家可歸的「掰喀喵」,住在農地院子的前幾個月,卻都處在不安的狀態。「喵~喵~吃飯囉!」和顏悅色的粟媽總得對著院子吼好幾聲,才看到疑神疑鬼的「掰喀喵」緩緩出現,她遠遠地望著盛滿食物的盤子,非得等到粟媽走開才願意靠近。
實際上,「掰喀喵」對周遭人類不信任的症狀,隨著時間的演進才有所改善。根據粟媽和我的猜測,她的前腳可能是被人攻擊所傷,受創的心靈得要慢慢回復,因此必須經過長時間的觀察,「掰喀喵」才願意相信兩條腿走路的動物並非全是會傷害她的壞傢伙。

跛腳?抓老鼠沒問題!
長時間住在台北的我,直到回台南渡暑假,才認識新朋友「掰喀喵」。原本以為跛腳的她會比其他喵咪不靈活,未料長期和「掰喀喵」相處的粟媽竟然語出驚人:「她非常厲害呦!不但可以很輕鬆地跳到屋簷、圍牆上,還會……」說到這兒,粟媽臉上露出恐懼的神情,「會……抓老鼠!!!ㄜ~連說都覺得頭皮發麻~」附帶一提,號稱「天不怕地不怕Queen」的粟媽,唯一的弱點就是鼠輩。
自從「掰喀喵」搬來農地以後,以前橫行的家鼠、田鼠、乃至可愛的松鼠,全都難逃死傷命運。雖然消除心頭大患,但對於超怕老鼠的粟媽來說,在院子整理時偶爾見到「往生鼠」的恐怖景象,簡直比地獄還可怕呢!

突擊!冷淡還是熱情?
和「掰喀喵」越混越熟的粟子小姐,腦袋又興起「摸摸看」的想法。然而,就在我準備下手的剎那,卻聽到家人在一旁叮嚀:「小心她會偷襲妳呦!」「偷襲?這是什麼意思呀?」和「掰喀喵」最熟的粟媽接腔回答:「我就被她偷抓了好幾次!」說完就拉起褲管,腳踝露出三條紅痕。「她真的很難捉摸,常常蹭到我腳邊,然後『刷!』快速抓一下就跑掉!唉~或許是示好吧!」愛動物的粟媽無奈地下結論。
由於粟媽的前車之鑑,使我至今仍對「掰喀喵」有幾分恐懼。過年時,只要看她邊喵喵叫邊走到我腿旁,心裡就會一陣緊張,「會抓嗎?不會抓嗎?」看似冷淡的喵咪,實際卻有顆想示好又怕被人類傷害的矛盾的心。

龍龍vs.掰喀喵
平日生活圈很小的龍龍,把一拐一拐的「掰喀喵」視為難得的好友,每次在院子放風的時候,就會跟著她打轉。相較於龍龍先生的熱情,喵咪倒顯得興趣缺缺,喜歡享受孤單的她,總能輕巧逃離對方的追逐。
其實,對於一直想混進房子裡當家貓的「掰喀喵」而言,待在裡面的龍龍是她羨慕的對象,但身為「籠中鳥」的龍龍何嘗不想像喵咪一樣不用綁繩子、自由自在。「不過,這就是命!」幻想龍龍與「掰喀喵」對話的無聊粟子姐姐,正經八百地對他倆訓誡。

掰喀喵的辛酸
始終以為身手靈活、身體越來越好的「掰喀喵」,在農地院子裡過著不愁吃住、無憂無慮的神仙生活。直到今年(2006)2月過年時,才發現她弱肉強食的辛酸生活……
話說每隔一天才會到農地工作的粟家,離開前總會留較多食物給喵咪,以免她次日挨餓。但奇怪的是,「掰喀喵」總是盡量在第一時間把盤子裡的貓食吃光,狼吞虎嚥的樣子,就像參加「大胃王」比賽一般。本以為她是在當流浪貓被餓壞了,才養成「吃光光」的習慣,直到有天發現其他貓也會來此地覓食、爭地盤,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拼命吞」!
原來我們不在的時候,前腳殘疾的「掰喀喵」就失去「農地院子貓主人」的地位,別說地盤、連食物都保不住。因此,她只有趁粟家在的時候,努力填飽肚子,免得咱們一走,就得陷入無家可歸、無米可食的窘境。所幸,自從「掰喀喵」的娘親…粟媽得知消息後,便決定暫且放下同情心,驅離徘徊附近的喵咪。儒家說「愛有等差」,與粟媽關係最親的貓科動物…「掰喀喵」理當得到粟家最多照顧囉!

圖片說明:2006年1月底回歸仁家過年時,給「掰喀喵」小姐拍得一系列照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