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3月22日 星期三

北京遊小故事Ⅱ---豆汁兒、油茶、媽媽咪呀!


北京遊小故事Ⅱ---豆汁兒、油茶、媽媽咪呀!

前往北京前,我就已對當地美食有所耳聞,粟媽讚不絕口的熱炒,更是我此行最重要的目的。為了完成女兒大快朵頤的願望,一家人幾乎每天中午都上平價熱炒館子打牙祭。「也得試試當地風味呀!」特愛老鄉口味的粟爸建議,直接促成某天上午的「北京人早點」巡禮。
按照旅遊書的指示,我們來到一間頗具年代的正宗北京早餐店,裡面川流不息的人群向粟家宣示,此地是兼具口碑與銷量保證的老店。跟隨其他客人的行動依樣畫葫蘆,我們派出俐落粟媽到櫃臺點餐,一分鐘後,端著超滿小米粥的她回到座位,之後又陸續拿來粗軟油條一根、醬肉燒餅一個……等各樣餐點。「還要豆汁兒和油茶!」每次看到老鄉古早味就食慾大增的粟爸發出豪語。看著滿桌食物的粟媽和我,只能頻頻搖頭。

先說嗆鼻豆汁兒
眼前這碗淡灰色的半渾濁液體,就是李敖大師懷念的家鄉滋味,說句實話,它的賣像不太好,就像泡臭豆腐的滷汁。受到好奇心的驅使,粟家三口紛紛喝了這讓老北京終身難忘的豆汁兒,結果卻是出乎意料之外。
「哇塞!這是臭的!」反應最激烈的莫過於我,那股奇特又帶點鹹的液體,緩緩從食道流入胃,口味既詭異又嗆鼻,我想這輩子除非記憶喪失,否則應該「絕對不會」再喝豆汁兒了!和女兒站在同一陣線的還有粟媽,她雖然從小耳聞「豆汁兒」大名,卻從沒機會一親芳澤,今日一喝倒有「不如麥細晒」的感慨,她無奈地說:「用難喝來形容也不恰當,只能說是很『怪』吧!」就在母女一片哀鴻的同時,對老鄉食品一向愛不釋手的粟爸也只能氣弱地稱讚:「很有特色!很有特色!」
我盯著那一小碗豆汁兒發呆,看到旁邊咕嚕咕嚕喝下肚的大叔,心裡除了佩服還是佩服,更因此深刻體會「飲食習慣」的不可改變性。最後,在不浪費的前提下,粟爸含淚認養無人問津的豆汁兒,以接受懲罰的心態,一鼓作氣喝光。
粟子小百科:豆汁是利用製造粉絲、涼粉時剩餘的綠豆澱粉液體,發酵製成的北京風味小吃。一般味酸、適合熱飲,通常與辣鹹菜絲或馬蹄燒餅搭配食用,見上圖。資料參考:「維基百科—豆汁」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1%86%E6%B1%81%E5%84%BF

再談油茶妙聞
和豆汁兒截然不同,油茶是走咖啡色、稠呼呼路線,上面還淋著黑色、類似芝麻醬的鹹鹹液體。剛被豆汁兒嚇到的我,對油茶不再掉以輕心,決定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才張口嘗試。
這油茶的口感類似咱們這兒的米漿,但不僅是鹹的,濃稠度也更勝一倍,份量十足的一大碗,讓一家人吃到搖頭嘆息。正當我們和油茶奮戰的同時,眼前卻上演一部由北京人母子聯手演出的「情境喜劇」。
話說從沒吃過油茶的四歲小男孩,除了額頭前的一抹流海,其餘頭髮全部剃光,穿著整齊的他,儼然像個小大人,而男孩的媽媽則是名牌皮包配上馬靴,非常摩登。小男孩看著媽媽端來給自己喝的油茶,直吵著也要叫一碗。媽媽一開始好言相勸:「那東西你不會愛喝的!」聽到大人的拒絕,小孩兒開始發揮最擅長的「磨」功,不停地說:「我要~喝!我要!我就要!就要!」無奈的母親只得妥協:「你先喝我的,還要再買唄!」「不不不!我不要喝你的,我要自己一碗!」小男孩完全沒有收斂的跡象,只見媽媽的臉越來越臭,狠勁兒十足的警告:「你要一碗就要給我喝完!」小男孩皮皮的回答:「好!我兩碗都要喝光。」完全不知自己即將跳入「超稠」的火坑。
半分鐘後,濃濃的油茶終於上桌,小男孩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晴天霹靂的他表情瞬間凍結,再也沒有其他動作。「你不是要喝!還要喝兩碗嗎?都給你!」媽媽趁勝追擊,小男孩竟然陪笑臉回答:「我以為那是甜的,上頭是巧克力……。」原來他勿將灑在油茶上的黑色液體當成巧克力醬,一下肚發現不是,便不願再喝第二口。
「你給我吃!不准剩下!」時髦媽媽火氣大爆發,周遭客人的情緒也為之緊繃。然而,就在這一觸即發的時刻,老神在在的小男孩卻一邊裝害怕陪笑臉,一邊用半道歉的語氣說:「我逗妳的!」
「蝦米?逗妳的?這招真高呀!」聽到這句回話的我,打從心裡佩服這位北京小孩兒,因為比起總是「硬ㄍㄧㄥ」到最後一秒的自己,他簡直是「見風轉舵」外加「識時務者為俊傑」的實踐版,這位不知名的小男孩,拗脾氣的粟子姊姊決心向您好好學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