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7月7日 星期五

電視兒的瓊瑤記憶


電視兒的瓊瑤記憶

從小很愛看電視的粟子小姐,只要有機會就黏在這多采多姿的銀幕前,一路從凌晨五點的小叮噹(現在改名成哆啦A夢)錄影帶,看到晚上九點「愛的進行式」(公共電視很出名的家庭喜劇,25歲以上的朋友一定印象深刻!)我的涉獵很廣泛,連「莒光園地」、「國防線上」、「省政信箱」也能看得津津有味。事隔多年,粟媽好奇問我是不是真的那麼愛看這些政令宣導節目,我這才吐露真言:「都是為了不想讓電視關掉,所以只好『假裝』愛看囉!」
說實話,所有的電視節目裡,我最愛的還是八點檔連續劇。雖然當時只有三台,但拼面子也拼裡子的白熱競爭,卻讓戲劇製作的手筆與品質比現在還要精緻許多,古裝劇、時裝劇……連上檔時間都得爾虞我詐的保密,就是為爭收視冠軍。
在勝負全憑觀眾喜好的現實戰場,瓊瑤阿姨可謂長勝將軍,只要她在哪一台,哪一台就能輕鬆取勝。記得小時候,如果下一檔是瓊瑤的戲,必定極早就開始強打預告,上映隔天的影劇版頭條鐵是「瓊瑤新戲收視率突破30%」這類賀喜的消息。

起點:海鷗飛處彩雲飛
播出「幾度夕陽紅」(1986)、「煙雨濛濛」(1986)、「庭院深深」(1987)(秦漢、劉雪華版本)時我還太小,等到幾年後重播時才有緣得見。1989年首播的「海鷗飛處彩雲飛」可謂我瓊瑤迷的開竅之作,當時白天當小學生、晚上偷窺大人愛恨交織的「純情」生活。這部結合《海鷗飛處》與《彩雲飛》兩本小說的作品,延續一貫瓊瑤式的戲劇張力,誤會叢生、愛恨交加,相愛的男女主角不停地受苦落淚,直到最後一集的後30分鐘才能柳暗花明。當時的我和一同欣賞的粟媽、粟姥姥邊看邊罵,由林瑞陽飾演的歐世澈(擁有表面溫文儒雅但內心暴烈的分裂個性,是拆散男女主角的禍首)一天不知得被詛咒幾次。
「海」劇之後,「六個夢」(1990)、「望夫崖」(1991)、「青青河邊草」(1992)全都是一集不露地細細欣賞。看著臉紅脖子粗的馬景濤與激動兔寶寶林瑞陽,我雖然經常笑場、直呼太誇張,可還是乖乖地在「同一時間準時收看」。

高峰:梅花三弄
「梅花三弄」系列可謂我瓊瑤時代的高峰,當時在全女校國中唸書的粟子小姐,身旁有不少熱衷瓊瑤小說的同學,一弄「梅花烙」、二弄「鬼丈夫」、三弄「水雲間」……大家各擁其主。由於我忍不住會把馬景濤的激動深情往搞笑方向推,因此對他所演出的一、三弄反應平平。反倒是岳翎、李志希主演的「鬼丈夫」深得我心,每天看他們哭得肝腸寸斷,連總是抱持冷靜態度的我也不由得入戲很深。記得「鬼丈夫」即將邁入「重逢」的感人戲碼時,學校竟然舉辦為期三天的野外露營,住在帳棚裡連電都沒有,更別提電視機。氣呼呼的我只好偷帶著《鬼丈夫》小說,用腦袋想像畫面給自己看。
「梅花三弄」在少女間造成龐大的影響,除了相互討論劇情外,還研發出「吟霜夾夾樂」的可怕遊戲。話說梅花一弄「梅花烙」裡的女主角吟霜(陳德容飾演)因與貝勒爺(馬景濤飾演)相愛,而經常被充滿妒意的福晉(劇中貝勒爺之妻)欺侮,其中最可怕的一種,就是將手指放在竹棍子間的「夾棍」懲罰。每每演到這裡,柔弱的吟霜就會虛弱昏倒,而眼見愛人被傷害的馬景濤就會以超級嘶吼的聲音大喊:「吟霜~~~~~~~~~~」
鏡頭轉回一群天真爛漫的國中女孩,其中一位無知的可憐人將手指伸直交叉,再由飾演麼麼(跟在福晉旁的奶媽)的人從上下用力一夾,「哇~~~~~~~痛死人啦!放開、放開、放開!」假吟霜不顧形象大叫,讓在一旁stand by的貝樂爺完全沒機會說台詞。

不得已分手與重逢
念高中以後,不僅看電視的時間大減,對新生代的「還珠格格」也有些興趣缺缺。有一集沒一集的看,再加上越來越發達的有線電視,「只為愛」的瓊瑤連續劇,逐漸從我的生活淡出。
意想不到的重逢發生在今年,電視台將「梅花三弄」重新播放,時間還選在晚上八點。不停按著選台器的手,在看見「鬼丈夫」的剎那停止,感人的劇情讓我消逝的記憶迅速恢復。雖然文謅謅的修辭和激動的語句不時起「雞毛皮」,但不可否認,瓊瑤就是瓊瑤,是看過就不會遺忘的愛情經典。

「鬼丈夫」家族http://tw.club.yahoo.com/clubs/Ghost-Husband/
↑沒想到還有這麼多人喜歡「鬼丈夫」,真得很感動呢!

瓊瑤相關網站:
「瓊瑤官方網站」http://www.chiungyao.com.tw/
「瓊瑤小築」http://www.qyhouse.com/
「瓊瑤小說集」http://www.cnnovels.net/xd/yq/qiongyao/

圖片說明:和瓊瑤小說一樣浪漫的希臘米克諾斯島
拍攝時間:2006年6月2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