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8月5日 星期六

99廣雲遊(七)…煙霧濛濛


99廣雲遊(七)…煙霧濛濛

中型巴士遊走在廣西蜿蜒的山路,車窗時常被濃淡不一的霧氣包圍。不到30公尺的能見度,使原本緊湊的行程被迫延遲,規劃一小時的寨子參觀,變成15分鐘的「照了就跑」。拖慢腳步的濃霧,定睛看卻猶如山水畫,繚繞在群山腰繫。撇開「隔霧瞎開」的驚魂巴士,這風景確實值得細細回味。


走進雞犬相聞的小村,眼前又是白濛濛的場景。溜進廚房一看,原來是各家正忙著煮飯,燒起比人還高的稻草,難怪房間內外、煙囪上下都冒出陣陣白煙。負責塞稻草到灶裡的小姑娘,穿著一身漂亮的民族服飾,「不怕弄髒了嗎?」熱愛黑色的我,就是看上它「耐髒」的特點。「小心點,不會髒地。」她不好意思地回答,全身乾乾淨淨,沒有想像中的灰頭土臉。
「生火、做菜、生火、做菜……」除了忙不完的庄稼,大嬸、姑娘們一天就得生好幾次火。反觀,倚靠瓦斯爐與天然氣的我,即便中秋烤肉,也是把木炭放在瓦斯爐上燒紅。沒有燃草燒材的風風火火,卻距離純樸簡單越來越遠。


離開一個彝族村寨時,坐在村頭的老伯興致勃勃地和外來客聊天,雖然對話內容早已遺忘,但他抽水煙管的姿態倒是歷久常新。說完再見,老伯重新點燃為談話而熄滅的煙管,不一會兒就冒出強烈的嗆人煙味,四周也陷入一片茫茫。
不抽煙的我,倒對他手上的水煙管留下深刻印象,當日傍晚,竟在旅社旁的小市集找到一模一樣的東西。「一個一塊!」老闆爽快地開價,卻讓來自台灣的我傻眼,「一塊!這該怎麼殺?八毛還是五毛?」反覆思索的結果,就是當個不殺價的「呆胞」。

三種煙霧姿態,三種視覺美感,三種嗅覺紀念……比起真假難辨的人情世故,美景與氣味似乎更能歷久彌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