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8月4日 星期五

99廣雲遊(六)…飽餐N頓


99廣雲遊(六)…飽餐N頓

「我代表廣西壯族自治區的人民,熱烈歡迎來自台灣的學術參訪團!」自助區主席臉上堆滿笑意、雙手垂直拍擊鼓掌,聲音宏亮地向一群不到20歲的大一新生親切問好。相較於習慣和陌生人「自來熟」的政治人物,表情尷尬的咱們,只小聲地回了一個「好」字。說實話,即便在兩岸剛開放的九0年代初,也不是每個旅行團都有被主席接見的機會,而我們這群「童子軍」能有如此能耐,自然是「後台老師」的功勞。
實際上,曾擔任行政院部會級首長的老師,轉入教職後半年,就帶著學生「反攻大陸」。在「樂於交新朋友、不忘記老朋友」的統戰思想作用下,我們所到之處,總受到當地各級台灣辦公室的熱情招待。從徹底「鴨聽雷」的學術發表、刻意安排的兩岸大學生對談,到天天「喝到茫」外加KTV的酒肉盛宴……異常豐富的行程,讓聽到轉述的粟媽難以置信。「這應該是『應酬』之旅吧!」對酒無好感的我,某天喝掛時醉醺醺地下結論。


結束在招待廳的客套談話,我們被安排到隔壁、可容納近30人的大型圓桌就坐。如同在星級飯店吃喜酒的陣仗,服務員會將整道菜先端到桌上供客人欣賞(例如:完整的烤乳豬),再將分裝成一人份。此外,為凸顯廣西當地多民族的特色,無論菜色和服務員的穿著也都有所配合。
可惜的是,用來品嚐美味的味蕾,卻早被第一道「苗家打油茶」徹底打垮。「哇塞!苦苦苦苦苦、澀澀澀澀澀!」我的臉部肌肉僵硬,耐不住斟茶小姐的殷切期盼,只得昧著良心說「好喝」。


平均每2.5餐就有一頓「官方招待」的旅行團,時常面臨被當地官員灌酒逼食的窘境。蚧蛇、醉活蝦、風味餐……超乎想像的料理一一上桌,除了強迫嚐狗肉那次讓我動了肝火(身為愛犬龍龍的姐姐,怎麼能下此毒嘴!!!),其他多數從善如流、硬嚥下去~
記得當時有位中年的女性官員,笑瞇瞇地走到我們這桌聊天,她神秘說:「你們知道咱這兒正興(流行)雪碧加黑醋麼?」蝦米?無論清醒、半醉、全茫的同學全都滿頭問號,「醋+汽水=?」我的腦袋無法拼湊答案,只好跟著她如法炮製一杯。「咋樣?口味兒不錯唄!這可是咱江主席的最愛!」我捧場地一飲而盡、微笑點頭,「這全是為了兩岸和平呀!」粟子小姐的心の徘句。
「是他們自己想大吃大喝吧!」我一度琢磨他們居心不良,只是換個角度想,能夠名正言順花公費好好享受,也可謂人之常情吶!

圖片說明:
1.各族服務員高歌勸酒,想不喝都難!
2.苗家姑娘現場製作Expresso等級的超苦打油茶
3.廣西自治區主席招待的晚宴菜單

2 則留言:

  1. 很想看妳醉醺醺的樣子,應該更有趣了。

    回覆刪除
  2. 我好像不太會喝到醉,只是會一直笑瞇瞇、傻呼呼,可以說是酒品不錯的人吧!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