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8月2日 星期三

海外旅遊經驗【六】獅城三十小時



海外旅遊經驗【六】獅城三十小時

時間:2001.6.25~2001.6.26
形式:自助
旅遊地區:新加坡
小記:
乾淨是我對新加坡最初的印象,記得小時候被任意棄置的口香糖黏到褲子或鞋底時,就會聽到大人說:「難怪新加坡禁止吃口香糖!亂丟垃圾罰重款!」一個整齊清潔的華人社會,就此在我心裡扎下深根。只是,生活在隨性的台灣,新加坡的嚴刑峻罰令我卻步、怕怕地說:「弄不好還會被罰錢打屁股呢!」「乖乖的,誰打妳呀!」粟媽好氣又好笑地接口,不能理解杞人憂天女兒的莫名恐懼。

趁著前往澳洲轉機空檔踏上獅城土地的粟家,簡直和旋風訪台的韓星不相上下。然而不同的是,少了保母車的送往迎來,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咱們,只得自立自強找車站、問公車,拖著裝滿厚重衣物(註:主要旅遊地點澳洲當時正值冬季)的皮箱滿街跑。當時,我早已被新加坡暖暖的燻風吹得頭暈眼花,什麼整齊清潔、有條不紊……在中暑的台灣同胞眼裡,都成了視而不見。
秉持一貫「撈本」原則,導遊粟爸再次安排腳不沾地的飛奔行程,上午鳥園、中午看魚尾獅、下午逛街吃海南雞飯……只要旅遊指南有記載,我們就得「照書操課」。說句實話,事隔五年的今天再回憶這趟「豐富」行程,除了飲食血拼的斷簡殘篇,就只剩鳥園裡令人驚奇的鸚鵡表演與精心培育的無毛雞了!
相較於火傘高張的景點,新加坡人可愛的華語和自成一格的Singlish更令咱們難忘。據我的耳朵回報,新式華語發音準,卻帶有一種Q勁,讓使用華語的朋友一聽就能分辨;而新式英語則在用字、文法與音調揉雜馬來文的特色,走出屬於自己的路,讓慣用英語的老外有點懂又不會太懂。然而,再大的挑戰也比不上和印度裔的新加坡人溝通,快速開闔的嘴唇吐出帶有印度腔的Singlish,即使我拉長耳朵「pardon再pardon」還是「聽唔懂」。

驚!旅遊史上最險狀況~
新加坡行程即將結束,一家人正高興沒被打屁股和罰錢的同時,卻遇到旅遊史上最驚險的狀況。
話說正在逛某大菜市場的粟家,因為一時懶惰而選擇搭電梯到二樓。雖然市場略顯髒亂破舊,但基於對「新加坡」金字招牌的信任,咱們還是毅然決然踏進黑漆漆的電梯。壓下按鈕後三秒,電梯門「哐哐哐」緩緩關上。過了半分鐘,電梯一點動靜都沒有,我們已開始覺得不對勁,再按一次樓層鍵。一分鐘後,電梯依舊沒動,門也沒開,「膽小粟」腦海已出現:「三名台灣旅客在新加坡失蹤的幻想新聞!」
又過了一分鐘,電梯終於動了,但卻不是想像中「平緩地向上升」,而是「上下抖動式的躍升」!「這……大概像七級地震吧!」三個人面面相覷,就在飛機上遇到亂流般無計可施。電梯持續抖動,我已把所有會唸的經、能求的神全都禱告一遍,只為能「活著」走出去。
大約過了三年時間(實際上約三十秒),門終於緩緩打開,粟家一個箭步跳出電梯,什麼悶熱、疲憊早就拋到九霄雲外。「活著就是福呀!」我笑瞇瞇地安慰自己,至少一個月把樓梯視為珍寶、將電梯棄於度外。

圖片說明:新加坡地標「魚尾獅」
拍攝時間:2001.6.25
時空敘述:遠遠看到純白的魚尾獅時,才覺得「真正」到了新加坡。和所有旅客一樣,我們抓緊時間照相,正面、背面、大的、小的……逮到機會就是一正「喀嚓」!在此感謝魚尾獅家族的全力配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