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2月1日 星期四

【廣播】摩登女郎上青天…〈空中小姐〉


摩登女郎上青天…〈空中小姐〉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2月1播出部分外景在台灣圓山飯店、碧潭、烏來等景點拍攝的電影〈空中小姐〉專輯,內容為主持人與我的訪談,此段錄音將保留三個月。

電影〈南北和〉(1961)裡,廣東父親梁醒波看著新搬鄰居丁皓一身整齊俐落的航空公司制服,立刻快嘴諷刺:「行李摩登,唱時代曲,當空中小姐,一定是外江女!」此話不假,相較自己乖巧顧店的女兒白露明,這等拋頭露面的時髦工作只能留給北方佳麗。實際上,「電懋」的時裝國語片中,女主角已非「婚前幫家、婚後幫夫」的傳統女性,她們從事各行各業,其中最具現代感的莫過於空中服務員,而〈空中小姐〉(1959)便是以此新興行業作為主題的作品。
〈空中小姐〉是「電懋」拍攝的第一部彩色闊銀幕電影,由擅長歌舞的葛蘭領銜,搭配葉楓、蘇鳳、喬宏、雷震共同演出,林翠客串乘客一角。電影拍攝期間向香港航空公司租借子爵式客機,並至台北、曼谷、新加坡等地取外景,記錄東南亞的瑰麗風景,影片拍妥後更送往英國沖洗,如此砸重金製作,可見「電懋」對該片的重視。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點選2/1
節目摘要:電影〈空中小姐〉介紹、葛蘭簡介
播放歌曲:〈空中小姐〉插曲、由葛蘭演唱的「台灣小調」


空中小姐的自主意識
電影開始之初,穿著女俠十三妹戲服參加化妝舞會的葛蘭,在五顏六色的氫氣球及眾人簇擁下唱出「我要飛上青天」,歌詞雖然浪漫(例如:彩虹拿來做項鍊,摘下一顆星星掛在胸前……),仍揭示她投考空中小姐的志願。對此,追求她的金德成卻不以為然,他認為葛蘭是受人服侍的大小姐,怎能擔任空中服務員之職?葛蘭面對追求者和母親質疑,心中已有定見,她信心滿滿地回答:「我不要做關在鳥籠子裡的金絲雀,我要飛上天去。」
葛蘭獨立自主個性使她堅持選擇空中小姐為業,卻也因為這樣的個性而兩度提出辭職:第一次是對「旅客永遠是對的」的說法不滿,葛蘭飾演的角色認為客人也不能不分是非,而和負責訓練的康主任言詞辯論;第二次則是因旅客的不合理投訴身心俱疲,而有了辭職的念頭。此外,中產階級家庭出身的葛蘭很重視自尊心與平等的概念,這也與看似摩登、實際階層分明的空中小姐一職格格不入。
相對於個性活潑開朗、正直獨立的葛蘭,蘇鳳所飾演的是擅長唸書卻非常害羞的女孩,她同樣想要自立,希望找一份很好的工作,並且一直做下去。但礙於無法與陌生人對話的缺點,迫使她只能擔任地勤人員。儘管不能飛上青天,蘇鳳最後嫁給飛機工程師,在空中舉行結婚典禮,找到傳統的長期飯票。
電影裡另一位主角葉楓,則是保持她在〈四千金〉(1957)裡浪漫率性的形象,當空中小姐是為旅遊、戴首飾、練習走路左扭又拐……屌兒啷噹卻能一路過關斬將,成為空中服務員。比較有趣的是,葉楓之後擔任口試員,對和她有同樣幻想的應考女孩,大聲斥責。看來,即便浪漫如葉楓,也難逃被「服務章程」制約的命運。


平面的多線發展
〈空中小姐〉一片採多線發展,故事雖圍繞著女主角葛蘭進行。首先,葛蘭的角色尚稱立體,對人親切熱情、有理想、有正義感,面臨挫折時則會喪氣、甚至放棄,如同許多初入社會的新鮮人。飾演副機長的喬宏則顯得過份一板一眼,上班時不苟言笑,甚至對葛蘭特別訓斥(例如:穿制服時與同事打鬧、和乘客相約出遊等),下班後(有時也穿著制服)卻和她同遊曼谷,儼然情侶關係。說實話,這樣的男人未免太捉摸不定,就像是國小時喜歡女孩子卻又拉對方辮子的小男生,表面公私分明,實際卻是一昧恪守章程。
相較於喬宏,飾演工程師的雷震則顯得體貼心細,他不僅安慰未當上空服員的蘇鳳,更深知喬宏異常嚴肅的個性,好言勸解葛蘭釋懷。可惜他的戲份有限,只有一位穿針引線的「好人」。片中另外兩位女主角葉楓、蘇鳳,同樣有個性鮮明卻塑造不足的問題,葉楓努力賣弄風情,彷彿是葛蘭的浪漫加料版;蘇鳳則是一直低頭做害羞狀,導演似乎以兩人的極端襯托葛蘭的得體。
整體而言,〈空中小姐〉花費許多篇幅處理劇情以外的歌舞場面,因此壓縮劇情發展的時間,導致葛蘭、喬宏與蘇鳳、雷震的愛情發展跳躍呈現。電影前半段有許多訓練空中服務員的場景,像是某航空公司的徵才宣傳兼紀錄片,後半則有空中小姐面臨旅客無理要求的應對,甚至捲入國際走私案的情節。編導易文將空中小姐的養成過程及職場現實全都納入影片,成果自是複雜有餘、深入不足。
電影即將結束時,飾演空中小姐的葛蘭對乘客說:「坐飛機是最舒服、最有趣,也挺安全的!」聽起來像是航空公司的廣告標語,特別是「挺安全的」一句,巧妙處理偶爾發生的空難事件。話雖如此,對當時多數進戲院的觀眾而言,搭乘昂貴的飛機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空中小姐
導演:易文
編劇:易文
作曲:姚敏
作詞:易文
插曲:我要飛上青天、台灣小調、廟院鐘聲、我愛卡力蘇
演員:葛蘭、葉楓、蘇鳳、喬宏、雷震
片長:108分鐘
劇情簡介:
林可蘋(葛蘭)個性好強,與母親(紅薇)相依為命,中學畢業後有意投考空中小姐,不料卻為追求她多年的金德成(許可)反對。可蘋幾經思量,仍執意與同學陳環(蘇鳳)一同報名投考。
投考期間,可蘋結識外型冶艷、作風浪漫的朱心娟(葉楓)。三人經過筆試、口試、身體檢查等考驗,終於獲得錄取,與其他幾名入選者一起接受服務部主任康思敏(唐真)的嚴格訓練。

受訓過程中,可蘋等人學習穿救生衣、走路儀態、沖茶倒咖啡、應對旅客、機上廣播等工作技巧。然而,由於可蘋無法接受康主任「旅客永遠是對的」、「說分鐘感覺比小時少」等論點與小技巧,與唐發生爭執,甚至一度以「個性不合」理由辭職。可蘋將辭職信交給康主任後,卻因為金德成的揶揄和共同訓練的同事被辭退而決定繼續空中小姐的課程。
完成訓練後,康思敏按眾人成績分派工作,林可蘋與朱心娟獲派空中服務員,個性害羞的陳環卻只能負責地勤工作。與空中小姐擦身而過的陳環對此非常失望,朱心娟有口無心的批評,林可蘋和工程師李文彬(雷震)則是好言相勸。


可蘋首次獲派服務飛往台北的班機,竟巧遇化妝舞會有一面之緣的副機師雷大鷹(喬宏),雷對林可蘋早有好感,只是礙於嚴肅個性不苟言笑。飛行期間,林可蘋認真值勤,遇到害怕搭乘飛機的婦人、試圖搭訕的男客與不停要餐的旅客,雖有些疲於奔命,卻都能巧妙化解。唯獨送咖啡至駕駛艙時,雷大鷹不僅對她毫不理睬,更吹毛求疵,指責可蘋謊稱牛肉湯未熱、不理丟粉盒的客人是服務態度不佳。
飛機抵達台北後,機組人員住進「圓山飯店」,可蘋對大鷹不諒解,只邀請李文彬同遊,兩人途經碧潭、烏來瀑布等北部知名景點。晚間,航空公司舉行歡迎晚會,可蘋演唱歌曲「台灣小調」,獲得眾人稱讚。實際上,這場晚會是由雷大鷹籌畫,可蘋得知後雖然感到高興,卻又有些困惑,不瞭解大鷹真正的想法。

走私商人趙鈞(吳家驤)藉口填寫海關表格結識可蘋,欲邀共遊曼谷,被她婉轉拒絕。可蘋與大鷹出遊,在曼谷廟宇景致中唱出深情款款的「廟院鐘聲」。
飛往新加坡的班機上,可蘋遇到名舞蹈家郭生生,碰巧郭先生也認識林,兩人交談甚歡。未料,此幕被重視「飛行章程」的大鷹看到,又因可蘋送餐至駕駛艙忘記關門,引來大鷹一場嚴厲訓誡。李文彬見狀好言相勸,可蘋卻因自尊心受傷而無法接受。抵達目的地後,可蘋與郭生生一同表演歌舞,大鷹受文彬之邀前往,卻對可蘋和旅客過份絡大表不滿,可蘋反唇相譏,兩人不歡而散。


某日,航機返港前,突傳香港天氣欠佳、不能降落,眾人被逼滯留泰國曼谷一晚。可蘋未能趕及回家為母親慶生,心中已是不快,又聽到旅客許多無理取鬧的投訴,心煩意亂萌生退意。
可蘋欲向康主任辭職,康卻向林說明原委,說自己對可蘋「不只是關心而且偏心」,不僅受訓時沒接受可蘋的辭職,現在更暗中成全她與雷大鷹的戀情。康趁機向可蘋提出「公司傳言林可蘋走私珠寶」的疑問,並指出大鷹對她的關心。
大鷹藉故調開朱心娟,讓可蘋代班飛行,原本托朱帶的行李,在大鷹的要求下,轉交給林。飛機上,大鷹請可蘋打開托帶品,才發現是一盒假翡翠,這才揭穿趙鈞利用空中服務員走私的詭計,戳破可蘋為人走私的謠言。可蘋對大鷹的幫助十分感激,認為他的嚴格是來自於對工作的熱誠。

陳環、文彬感情日增,她決定放棄當空中服務員,但仍希望能舉行空中婚禮完成心願。陳環雖未當「空中小姐」,但成了「空中太太」。最後,可蘋獻唱「我要飛上青天」作為祝賀!


短評:
五、六0年代的時髦行業,時至今日依舊魅力十足,優秀的小姐先生趨之若鶩,以「飛上青天」為目標。然而,在離地數萬呎高空當服務員並非易事,特別對養尊處優的年輕人來說,得先學會拋棄自尊服侍人。電影裡反對葛蘭從事空服員的追求者,一語道破「空中小姐就是幫傭阿香」,無情拆穿西洋鏡。只不過,這個角色無關緊要,諷刺言詞反倒加強葛蘭意志,接受航空公司「不合理」的規範,鞠躬哈腰上青天。

資料參考:
1.eric,「香港影庫—專欄文章—國泰舊夢:《空中小姐》」(檢索日期:2007年1月1日)
2.movieland,「Movieland我的電影世界—葛蘭‧空中小姐」(檢索日期:2007年1月1日)
3.「光影留聲樂未央:葛蘭網站」(檢索日期:2007年1月1日)
4.邁克,「天堂的異鄉人」,《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210~21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