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4月19日 星期四

【廣播】喜劇聖手…陳厚


喜劇聖手…陳厚

竄起於時裝歌舞片的陳厚,具備當時男演員缺乏的舞蹈才華,是華語電影界裡公認「難得的喜劇演員」。在女明星獨領風騷的五、六0年代,幾乎半數以上時裝片都能看到他的身影,是極少數令人印象深刻且深獲眾多影迷喜愛的男演員。實際上,無論是癡情音樂家還是脫線記者,陳厚的確演什麼像什麼。
陳厚的外型並非頂帥,亦不屬斯文小生,卻有風流倜儻的獨特氣質。特別擅長態度不羈但內心誠懇的角色,即便發揮的空間有限,仍儘可能增加角色的厚度,是成就〈曼波女郎〉(1957)、〈千嬌百媚〉(1961)等賣座電影的重要功臣。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4月19播出〈明星回顧—陳厚〉專輯。不可多得的喜劇聖手,在現實生活卻傷了樂蒂的心,我盡可能客觀地介紹陳厚,只不過,還是忍不住小小抱怨一下~想認識陳厚、知道粟子為什麼如此不滿意他嗎?不妨收聽本集節目唷!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4/19
節目摘要:陳厚、電影〈小雲雀〉
播放歌曲:〈小雲雀〉同名主題曲「小雲雀」、插曲「不了情」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陳厚
本名陳尚厚,1931年出生,上海人,上海聖方濟學校畢業。1950年赴香港,曾在洋行任職,1953年投入影壇。初期曾參與粵語片演出,後為「新華」老闆張善琨賞識,拍攝第一部作品〈秋瑾〉(1953),飾演革命學生角色,繼之參與〈碧血黃花〉(1954)、〈茶花女〉(1955)、〈桃花江〉(1956)等多部電影。與此同時,他也為「亞洲」主演〈半下流社會〉(1957)、〈金縷衣〉(1957)、〈滿庭芳〉(1957)等片。
1957年,陳厚正式加入「電懋」,由於製片方向與其戲路吻合,使他的歌舞喜劇才華大放異彩,成為當時一線女星拍攝時裝片搭配的不二人選。葛蘭的〈曼波女郎〉(1957)、林黛的〈情場如戰場〉(1957)及歌舞片經典〈龍翔鳳舞〉(1959),均由他擔任男主角。影評人左桂芳對陳厚在「電懋」時期的表現給予極高評價,她認為:「陳厚的表演屬機靈幽默、渾然天成,絲毫不見輕浮流氣,是上乘的喜劇魅力演員。
1960年,陳厚開始為「邵氏」拍片,不僅繼續與林黛合作〈千嬌百媚〉(1961)、〈花團錦簇〉(1963)等歌舞電影,亦在文藝片裡展現演技。其中,與樂蒂合演的〈夏日的玫瑰〉(1961)、和丁紅搭配的〈女人與小偷〉(1963)以及胡燕妮的從影暨成名處女作〈何日君再來〉(1966),便是他在「邵氏」時期的出色文藝作品。
六0年代中期,隨著好萊塢式的歌舞片大受歡迎,陳厚遂成為「邵氏」日籍導演井上梅次的「最佳男主角」,參與〈香江花月夜〉(1967)、〈釣金龜〉(1968)、〈花月良宵〉(1968)等電影演出。此時期,與他合作的女演員也從先前的葛蘭、林黛、樂蒂轉變為新竄起的李菁、何莉莉、鄭佩佩等新星。儘管當時陳厚的年齡已近四十,但在靈活身手與演技的彌補下,仍可輕鬆與這些芳齡二十的少女談情說愛。
1968年,陳厚於赴日拍攝〈女校春色〉(1970)時感覺腸胃不適,返港赴醫檢查為腸穿孔症,隨即住院施行手術。半年後,陳厚又赴新加坡參與電影〈南海情歌〉,因工作勞累且旅途奔波而再度病倒。期間,他曾兩次至香港法國醫院進行治療,但醫院方面證實腸胃宿疾已轉為腸癌。自此以後,陳厚未再參與任何電影演出,亦不曾於任何公開場合露面。
1969年夏,陳厚在母親及澳洲籍女友陪伴下到美國治療癌症,雖曾傳出病情好轉,將一對兒女接往美國同住,但之後卻音訊渺無。1970年4月17日凌晨病逝於「紐約癌症紀念中心」,得年39歲。陳厚屬於多產演員,一生共參與近70部電影演出。
陳厚有過兩段婚姻,可惜都已離婚收場。他與第一任妻子育有一子,第二任妻子是享譽華語影壇的「古典美人」樂蒂。兩人於1962年2月結婚,1967年宣告分手,婚後育有一名女兒「明明」。


古裝絕緣體
陳厚悠遊於時裝歌舞電影,卻鮮少參與古裝片的演出。除了他深知自己優勢所在、不願貿然嘗試陌生戲路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有「瘦皮猴」外號的陳厚外型太具現代感,不適合古裝扮像,無論是皇家天子或氣質書生都非影壇首選。其實,陳厚並非從未拍攝古裝片,他未紅前在電影〈紅樓二尤〉飾演柳湘蓮,也曾為補時數客串演出〈大醉俠〉(1966),惟戲份在上映時被全部刪除。
對於陳厚的身材,「新華」老闆張善琨的夫人童月娟曾回憶道:「我到片廠一看,只見骨瘦嶙峋的陳厚赤裸上身,露出一根根排骨。」當她懷疑這麼瘦、可當「洗衣板」的人,怎麼能當明星時,在童月娟眼中有識人之明的張善琨卻回答:「他的資質不錯,會有自己的戲路,將來一定會紅。」儘管張信心滿滿,對丈夫很佩服的童依然半信半疑,由此可見陳厚確實「瘦」到令人擔心的地步。
我曾在〈千嬌百媚〉中看過陳厚與林黛合演的戲中戲「孟姜女與萬杞良」,儘管陳厚舞姿依舊出色,但他瘦弱的身軀與摩登的外型,比起同片中其他時裝場面,顯得異常突兀。


銀色夫妻的離合
「古典美人」樂蒂和「喜劇聖手」陳厚的婚姻,可稱「因互補而結合,也因互補而分手」的最佳例證。他們無論個性、形象、戲路、生活方式都截然不同,樂蒂傳統古典、文靜顧家;陳厚新潮摩登、好客愛玩。這樣的婚姻能維持六年,或許已是兩人的極限。
樂蒂、陳厚的緋聞始於兩人合拍電影〈夏日的玫瑰〉(又名〈租妻記〉),戀愛的消息時常見於報章雜誌。關係曖昧不明時,樂蒂曾說陳厚是一個「很好的玩伴」,從不正面否認「疑似戀愛」的報導。然而,當兩人戀愛日漸明朗時,卻傳出樂蒂家人(特別是扶養她長大的外婆及同樣從影的哥哥雷震)反對兩人交往甚至結婚的消息:「家人反對的理由是很簡單,是陳厚的私生活不好,家人對陳厚的印象很劣,當然就不願樂蒂嫁給陳厚了。」未料,阻力變成結婚的助力,樂蒂毅然挽著陳厚,成為一對人人稱羨的銀色夫妻。
婚後,陳厚曾一改往日花花綠綠的生活,為漂亮太太斬斷無數桃花。只是時間久了,便很難維持下去,而有故態復萌的情形,不少與陳厚相關的緋聞(包括:知名女星、英文女秘書等)一一傳到樂蒂耳中,對她造成很大的衝擊。此外,不僅是外遇問題,兩人南轅北轍的個性也是衝突的重要因素,陳厚愛熱鬧與闊氣,時常邀朋友開自家遊艇出海;樂蒂則偏好享受寧靜家居生活,熱衷購買鑽石等保值投資,不喜無謂的花費。
隨著裂痕日益加大,不合的傳聞甚囂塵上。起初,個性好強的樂蒂還能強裝幸福,即使搬離兩人在青山的別墅,也說是為了拍戲方便,澄清和丈夫的感情並無問題。但私底下,她已準備結束與陳厚的婚姻,感情困擾更使樂蒂日漸消瘦。不久,找到對方外遇確切證據的樂蒂,決定和陳厚攤牌,經過分居和訴訟,兩人於1967年底正式離婚。
隔年5月,樂蒂首次來台灣訪問,記者仍追不捨,逼得她必須對此事有所回應。當樂蒂獲悉影迷期待兩人重修舊好的願望時,語氣堅決地回答:「我與陳厚是絕不可能再在一起了的!」、「我與陳厚結婚六年,我對我與他應不應該生活在一起.曾經作過五年冷靜的考慮,最後我是在實在忍不下去的情形下才決定與他分手的!」一位記者向樂蒂透露陳厚有意和她復合的消息時,也只是淡淡的說:「他不可能這樣說的,假使他真對我好的話,我們的婚姻是不會有今天這種結果的。」哀莫大於心死,樂蒂對陳厚不堪回首的心意十分堅定。
整起事件中,陳厚被認為理虧的一方,如樂蒂的回答:「我與陳厚婚姻不愉快的原因,可能大家的了解比我來得更清楚。」話中所指,自然與他滿天飛的中外桃花有關。所幸,兩人並未像現在部分離異的銀色夫妻般互相放話甚至污衊,而是僅止於含蓄且被動的說明。
1968年12月,樂蒂疑似因心臟宿疾過世,陳厚並未現身致哀,只是在接受採訪時說不相信樂蒂會棄女自殺,並承諾好好照顧兩人不滿六歲的幼女。但世事難料,沒多久陳厚便傳出罹患腸癌,幾經治療仍於美國過世。
父母相繼撒手,女兒明明從幸運兒變成孤兒,在奶奶、姑姑等親友的扶養下於美國長大。1978年初,《聯合報》曾有一篇「樂蒂的女兒長得亭亭玉立」的報導,敘述當時15歲、在紐約州讀高中的明明,趁著假期到中國城內的璇宮戲院,欣賞母親樂蒂演出的〈梁山伯與祝英台〉(1963)。文章描述,明明很懷念早逝的父母,更認為樂蒂是位「嫻淑、溫婉,充滿藝術才華的偉大母親」。據聞,現在的明明早已嫁做人婦,也是多個孩子的母親,日子過得安穩樸實。


粟子曰陳厚
寫這篇文章前,不可否認對陳厚的好感有限,原因自然與他和樂蒂不幸福的婚姻有關,試問身為「樂蒂影迷」的我,怎麼能放過這位花花公子?不過說實話,陳厚幽默風趣、帥氣能舞,確實是個討人喜愛的對象,加上對樂蒂展開鋪天蓋地的追求攻勢,難怪能贏得美人親睞。
婚姻的失敗與陳厚的花心關係密切,但兩人天差地遠的性格同樣「貢獻」不小。樂蒂注重婚姻中的每個小細節,而陳厚則是個萬人迷,專注於「妻子一人」簡直不可能,一如顧媚在其回憶錄中所言:「丈夫陳厚時常忽略她(即樂蒂)的感受。」對此,不僅樂蒂痛苦忍讓,我想對習慣「自由」的陳厚來說,娶到這位端莊賢淑的太太,同樣是股不小的壓力。對此,結婚近30年的粟媽語重心長地說,不只樂蒂,陳厚也受了不少苦,儘管那種苦對部分老實的男人而言是應當忍受的苦,而陳厚或許只是認為自己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得錯」!


參考資料:
1.「樂蒂的女兒長得亭亭玉立」,1978.1.8,聯合報,第八版。
2.「影星陳厚 病逝紐約」,1970.4.18,聯合報,第五版。
3.「樂蒂.落得逍遙遊!」,1968.5.3,聯合報,第三版。
4.「樂蒂陳厚之戀 到了攤牌階段‧關鍵仍在樂蒂家裏人反對」,1961.7.8,聯合報,第八版。
5.左桂芳,〈電懋男星的定格印象〉,《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260~263。
6.左桂方、姚立群編,《童月娟:回憶錄暨圖文資料彙編》,台北:文建會,民90,頁107。
7.杜雲之,《中國電影史》(第三冊),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61,頁186。
8.顧媚,《從破曉到黃昏…顧媚回憶錄》,香港:三聯書局,2006,頁120。
9.秋盈,「香港明星小傳—陳厚
10.舒適,「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留言版:八卦舊事數則

圖片說明:
1.《南國電影》第21期封底
2.〈不如盲〉電影海報(1955)
3.〈四千金〉中的陳厚和林翠
4.〈黑妞〉電影海報(1956)
5.《南國電影》第14期封底
6.陳厚及于倩昨日來台拍攝新片〈釣金龜〉(1968.4.28)

圖片來源:
1、5為粟子個人收藏
2~4、6取自:國家文化資料庫

2 則留言:

  1. 过路的6:47 上午

    我这几天在看乐蒂的金玉奴。注意到一点:这是乐蒂在感情上最投入的一个电影---因为是“负心汉”的问题。她在表演玉奴投江自尽前的泪流满面是真的勾起自己的伤心事了:谁叫我迷了魂,谁叫我瞎了眼,嫁了他这个没心肝!。。。乐蒂在所有电影里流的眼泪加起来都没有这一个多。这时她已经不是在演电影里的角色了。那段唱词似乎就是专为乐蒂写的:我怎么去见弟兄面?

    和陈厚分开后到哪里住是长期以来一直困扰乐蒂的一个问题:既不能马上离婚,又没有地方可去。她回娘家住时决定的艰难可想而知。那房子小她带着孩子也不好长住,可她有钱也不能买房子。我很佩服乐蒂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这个:她性格的刚强。

    陈厚这个人的演技不说了,他这个人在做人上很失败。搞得妻离子散不说,连自己的孩子都安排不好,再也难找到做人这么失败的了。他又不是急病死的,死前那么多时间,怎么就不考虑自己孩子的未来呢?已经对不起前妻了,难道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考虑了?这种人真是男人中的极品。

    回覆刪除
    回覆
    1. 若從身為丈夫的角度看,陳厚確非佳婿,他對家庭的照顧不如對朋友用心,也無暇好好經營,終致兩段婚姻都無法好散。每每看樂蒂與陳厚的姻緣,就明顯體會「異性相吸」四字所言不虛,對凡事認真乖巧的女方而言,陳厚的幽默風趣與玩世不恭的確很有吸引力。無奈他婚後仍不改個性(或許一開始有忍耐,但後來仍忍不住故態復萌),讓原本期望建立溫暖家庭的樂蒂一次次失望......終於到絕望。身為樂蒂影迷,自對陳厚印象欠佳,說來他絕對是無庸置疑的好演員,可惜無法在現實生活中演好丈夫的角色。

      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