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6月5日 星期二

鄧麗君在東瀛的那一邊…「台灣歌姬‧鄧麗君」觀後感


鄧麗君在東瀛的那一邊…「台灣歌姬‧鄧麗君」觀後感

鄧麗君過世十二年,不僅華人記憶猶新,她曾經用心經營的日本市場也未曾忘懷。為此,朝日電視台特別製作「テレサ‧テン物語…私の家は山の向こう」(台譯:台灣歌姬‧鄧麗君,2007年6月2日播出)120分鐘的單元劇,讓觀眾重溫Teresa Teng的生命旅程。欣賞此劇後,儘管仍肯定木村佳乃及日本團隊的努力,但演員生澀與劇本取捨的缺失,確實令期待許久的我有些微詞。


其實,早些年香港、大陸亦有製作以鄧麗君為主題的舞台劇,只是尚未以電視或電影的方式呈現。實際上,拍攝傳記式電視劇的難度非常高,除了考據史實,還需兼顧題材選取、戲劇張力及親友影迷感觀等要素,比起創作劇本,需要花費許多的時間與成本。更有甚者,鄧麗君在華人世界已是頂級巨星,即使演得再好都不是大家心目中的鄧麗君,如此近乎「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難怪遲遲無人嘗試。


遲至今年,一向以精緻細膩著稱的日本製作團隊終於捷足先登,以有田芳生的著作《私の家は山の向こう~テレサ‧テン十年目の真実》(台譯本《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鄧麗君第十年的真相》,郭麗蘭譯,台北:普金傳播有限公司,2006年)為基礎,以鄧麗君的愛情、政治立場及死亡之謎為主線,挑戰這項艱鉅任務。於是,日人原著、朝日電視台製作、日人主演,造就一部內外都十分日式的鄧麗君。


揣摩Teresa
「テレサ‧テン物語」從選角開始就波折連連,最先鎖定以氣質取勝的女星小雪,只是當她看過劇本後,以「無法完全投入劇中角色」為由婉拒邀演。又經過幾番徵詢,才確定由現年31歲的木村佳乃出線。
木村佳乃出道時,被視為松隆子的勁敵,時常飾演清純玉女角色,曾看過她與石田壹成、柏原崇主演的日劇「愛神惡作劇」(2000),印象中木村是個外型佳、演技不錯的稱職女主角。只是,由於她的條件與鄧麗君不甚符合(譬如:外型、歌唱經歷等),即使是演出日人眼中的Teresa Teng,仍令我有些擔心。
我不清楚木村在演出前是否反覆琢磨鄧麗君的影像,但她刻意比出勝利手勢與飾演少女瞪麗君時異常活潑的歌唱動作,與在DVD與Youtube網站看到的本人有段不小的差距。據我的觀察,鄧麗君演唱日文歌時,總是幽雅地站在舞台中央,即使有動作也只是隨節奏輕輕搖擺,並非木村佳乃制式的「左右踏點」。更有甚者,當她對嘴演唱具演歌風味的「空港」時,過份投入的費力表情,更不可能出現在以丹田發聲的鄧麗君身上。


其實,我能體會木村佳乃認真揣摩的心意,但多數時候她都「太用力」……無論在港台或日本發展,鄧麗君給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柔和婉轉的美,激情演唱的畫面,也只出現在令她熱血沸騰的「天安門事件」!因此,全劇裡最令我有「這是鄧麗君」錯覺的,就是木村演出聲援中國學生時演唱「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一段。此時,木村近乎誇張的大動作終於派上用場,蓋住大半臉龐的墨鏡與假髮更幫助不少。
附帶一提,鄧麗君的美腿堪稱一絕,日媒體更在Teresa剛到當地發展時稱讚她「腳型美」,對此,鄧麗君也曾謙虛地說:「因為臉蛋不好看嘛,只好穿高叉旗袍轉移大家的注意力啦!」可惜,木村佳乃同樣略遜一籌,再添「不像鄧麗君」的缺憾。


日語發音
為了真實呈現鄧麗君的一生,劇組遠赴台灣、香港、巴黎、泰國等地取景,道具(譬如:舊版台幣、木村模仿鄧麗君的造型重拍唱片封面等)亦煞費苦心。此外,日籍演員木村佳乃及飾演父親鄧樞的古谷一行更開口唱中文歌「家在山的那一邊」,藉此呼應該劇的副主題「私の家は山の向こう」。比較可惜的是,主要演員清一色是日本人,對白都以日語呈現,令和鄧麗君同為台灣人的我,覺得失真與可惜。
木村的歌聲與小鄧難以比擬,即使她努力哼唱,但明顯的換氣聲與無捲舌的日式中文,還是相當不自然。儘管上述要求對身為日本人的木村佳乃來說,可謂欲加之罪,但畢竟是劇名是「テレサ‧テン物語」,享受鄧麗君光環的同時,就得承擔觀眾嚴苛的檢視。


時空倒錯
木村佳乃五月底時造訪台灣,在記者會上對劇中「七0年代場景出現1980年完工的中正紀念堂」的缺失道歉。相較於媒體的大篇幅報導,我倒認為這是小錯而已。畢竟劇組必須明確地告訴日本觀眾,他們真的到「台灣取景」,而最好的辦法,就是將知名景點入鏡,因此選中「中正紀念堂」也就無可厚非。
其他如:七0年代的英屬香港出現中國特區的紫荊花旗;八0年代鄧麗君往返台灣時,畫面出現飛機降落於「台北国際空港」的字幕,唯此時該機場已改為國內機場的「台北松山機場」,不可能出現國際航班。


台灣‧可怕的故鄉?
比起時空倒錯的問題,較讓我感冒的是劇中對台灣不甚友善的敘述。我出生於八0年代,對白色恐怖與強人政治沒有親身經歷,在「民族中心主義」的作祟下,很難接受日人對台灣利用鄧麗君從事統戰工作的論述。儘管在「假護照事件」後,台灣媒體對鄧麗君有過一段無情的言論,政府也曾阻止她到大陸演唱,但她內心是否真是因「平反條件說」才多次勞軍與捐款,我對電視劇的說法仍抱持懷疑。


其實,對於「假護照事件」的爭議,鄧麗君的日本經紀人西田裕司所寫得《美麗與孤獨—與鄧麗君一起走過的日子》(龍翔譯,台北:風雲時代,1997)也有類似的敘述。我想,這或許是因為日人站在「純資本主義」的角度,解讀鄧麗君的價值,而忽略掉她對台灣的政治意涵,特別是在中美斷交的壓抑情緒下,被激起的近乎於不理性的強烈愛國主義。於是,鄧麗君「使用非中華民國護照」的「不愛國行為」成為洩憤的標靶,無法感同身受的日本人,就將台灣描述為「會讓鄧麗君失去自由且無法歌唱」的可怕故鄉。


電視劇播出後,立刻出現許多不滿意的聲浪,批評傳進心力交瘁的「テレサ‧テン物語」劇組人員耳裡,必定也是滿腹委屈。畢竟呈現這樣一位亞洲、甚至世界知名的超級巨星,難度絕對超乎想像。
記得論文寫作課時,教授曾不厭其煩地提醒:「千萬要小題大作!」鎖定自己熟悉的小範圍,絕對比大包大攬的結果好。我想,日本劇組就是犯了「大題小作」的問題,想要在短短的120分鐘,完整呈現華人熟悉的鄧麗君、日人懷念的Teresa Teng,又企圖深刻探討感情糾葛、政治立場甚至死亡原因。什麼都想要的結果,就是處處點到為止,再遇上「愛之深責之切」的廣大粉絲,這部連續劇難逃被細細檢視的命運。


相關網站:
1.テレサ‧テン物語…私の家は山の向こう(日文),朝日電視台
2.台灣歌姬‧鄧麗君(中文),緯來日本台
3.台灣歌姬‧鄧麗君,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
除首張選自「テレサ‧テン物語…私の家は山の向こう」網站,其餘均摘自「國家文化資料庫」http://203.207.5.81/ccahome/index.jsp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