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6月1日 星期五

跨國合作的「極致」…李婷作品〈鱷魚河〉


跨國合作的「極致」…李婷作品〈鱷魚河〉

六0年代,香港影圈吹起一陣跨國風,除了密切聯繫的台灣,亦開始嘗試與日本、韓國、甚至東南亞國家(如:泰國、馬來西亞)合作。受到語言的限制,通常需要更多的時間籌備、磨合與後製工作,但付出往往能獲得票房肯定,甚至藉此開拓國際知名度。其中,尤敏便是透過「電懋」與日本「東寶」合作,以〈香港之夜〉(1961)、〈香港之星〉(1963)等打開日本市場的香港女星。
「邵氏」於1964年出品的〈鱷魚河〉,中西合璧外加中泰合作,可謂將「跨文化」發揮到極致的電影。〈鱷〉片取材自莎士比亞著名劇本「羅蜜歐與茱麗葉」,拍攝工作全部在泰國進行,無論演員、取景都「泰」味十足。照道理說,仇恨與愛情的對立題材,是最受歡迎的經典;濃濃異國風情的畫面,也應引起觀眾好奇。未料,紙上談兵不敵現實殘酷,〈鱷魚河〉票房大敗,不只讓「邵氏」碰一鼻子灰,更扼殺李婷的「女主角」美夢,就此落入二線浮沉。


演員,斷線
「語言」是跨國合作最大的問題,試想無法直接溝通的演員,即使再怎麼會作戲,也很難跨越「不知所云」的困境。遺憾的是,〈鱷魚河〉裡這樣的問題更被凸顯。除了李婷、張沖、羅維、劉亮華四人,其餘角色均為泰籍人士擔任,清一色的國語配音已有些格格不入,再加上擺盪於太過與不足間的演技,更增添不協調。說實話,兩方演員在電影裡僅是「照劇本演出」,毫無「過電」的感覺,更別提互飆演技的火花了!
由於尚無資料佐證,我並不知道這些人是否已是當地知名演員,但若單從〈鱷〉片即論斷他們的演技似也未盡公平。畢竟,這部「跨國作品」的出資者、導演都來自香港,得克服語言隔閡、努力配合的泰籍演員,已是疲於奔命。

劇情,意外
〈鱷魚河〉的劇本出自新派武俠片掌門人張徹之手,相較於導演〈獨臂刀〉(1967)時的揮灑自如,時裝文藝片呈現他截然不同的風格。
為了符合「羅蜜歐與茱麗葉」的原型及凸顯泰國風情,電影將兩戶仇家安排在佈滿鱷魚的河流兩岸,男女主角則是到曼谷求學時發生感情。劇情前段猶如泰國風景片,李婷、張沖漫步於各大景點,只有李婷的哥哥將世仇念茲在茲,屢屢試圖傷害張沖;後段著重於父執輩對仇恨的執著,無視兒女的苦苦哀求,一心想要傷害對方。
比起冥頑不靈的父親,兩人以愛化解仇恨的觀念似應獲得肯定,讓有情人能成眷屬。未料,遵循莎士比亞悲劇的張徹,仍堅持將男女主角賜死,雙雙葬身於鱷魚之口。隨後一分鐘,劇情急轉直下,綿延數十年的宿怨因愛侶的犧牲而瓦解。熱衷煽風點火的哥哥幡然悔悟,兩位父親握手言合,只有一心促成兩村和平的張沖、李婷命喪黃泉,成就看似圓滿卻諷刺的奇特結局。


關於裸露
或許為了票房考量、製造噱頭,電影裡加插三段裸露鏡頭,其一,是張沖打開自家淋浴間時,不巧劉亮華飾演的表妹正在洗澡,正反面不到一分鐘的裸體場景;其次,為劉亮華為誘惑表哥,裸身衣服跳入河中游泳。其三,則是李婷堅持與張沖私奔,父親一氣之下要她脫下衣服、赤裸身體,讓女兒「想逃也逃不了」!
據我自己的觀影經驗,劉亮華的部分由於頭部在裸露時並未同時出現,且身材比起劉豐滿許多,估計應是由替身演出。而李婷的背部全裸鏡頭,纖細的體態卻與她八成相似,只是,李婷一向給人低調保守的印象,願意如此大膽,著實令我費解。
日前,我與影友討論,推估原因如下:由於〈鱷魚河〉是李婷掛頭牌的第一部作品,求好心切的她當然會「盡其所能」地配合,加上好勝心強,對於導演的裸露要求,即使再不願也只得咬牙接受。只可惜,李婷努力半天,電影卻完全不賣座,犧牲得不到回報,難怪她會怨嘆:「如果〈鱷魚河〉在各地賣座,今天也是同樣的受公司器重的紅星。」


鱷魚河(Crocodile River)
導演:羅維
編劇:張徹
演員:李婷、張沖、羅維、劉亮華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首映時間:1964年
主題曲:「鱷魚河」由崔萍演唱
附註:電影題材取自「羅蜜歐與茱麗葉」。於泰國取景,多名泰籍演員參加演出。
劇情介紹:
泰國鄉間有兩個小村,中間隔著一條滿是鱷魚的鱷魚河,兩村人依靠橋樑溝通,相處十分和睦。某年,兩村合辦慶典,眾人歡唱歌舞,好不熱鬧。
藉著慶典的機會,一對情侶躲在河畔相會,梅潔告知男友齊大年,自己已被父親許配給有財有勢的惡霸彭虎(羅維)。大年氣憤難平,決心帶梅潔私奔,梅潔卻礙於父親有病,無法答應大年。兩人苦惱之際,彭虎竟尾隨而來,大年被彭虎手下打得暈死過去,梅潔也被擄走至河對岸。
大年甦醒,欲過橋搶救梅潔,未料,彭虎早在橋上安裝炸藥,將溝通兩村的管道徹底毀去。大年看著熊熊烈火,誓言與彭虎勢不兩立。

幾十年過去,彭虎的女兒玉珍(李婷)和大年的兒子友隸(張沖)就讀同一所大學,儘管兩人感情很深,玉珍的哥哥達文卻以兩家世仇告誡她萬不可與友隸交往。彭家奶媽之子阿寬時常掩護玉珍和友隸,玉珍對他十分感激。
籃球場上,達文施計讓友隸摔傷,使自己的隊伍順利贏得比賽。友隸同學不滿,與達文一行人爆發口角衝突,更約定傍晚到舊廟外算帳。阿寬得知消息,差人將消息傳給友隸。所幸,友隸騎車趕往兩方相約械鬥的地點,及時阻止衝突擴大。
儘管友隸因不願與達文打架,而被同學譏為膽小,但實際上,友隸是不願見大家因自己受傷。友隸準時出席下午的泰拳比賽,由於過程激烈、甚至可能送命,在一旁觀看的玉珍為此十分害怕。幸好,友隸技高一籌、獲得勝利。


友隸即將畢業,玉珍擔心日後不能再相見,友隸請玉珍要有信心,儘管回家後得面臨重重險阻,也不會改變彼此的心意。
友隸臨行前,玉珍與他同遊曼谷,水上市場、動物園、皇宮、海濱浴場都留下足跡。夜晚,兩人放水燈祈福,玉珍希望兩村能化解仇恨、和平共處。
玉珍、友隸返回家鄉,玉珍害怕攀爬在河岸四周的鱷魚,友隸則安慰「不聞到血,是不會吃人的!」友隸目送玉珍上岸,兩人難捨難分。
玉珍返家,哥哥達文早將她和友隸過份親暱的事告訴父親彭虎。彭虎再三告誡玉珍不可與齊大年家有任何往來,否則將「扒了她的皮」。

齊大年夫婦見友隸大學畢業很感欣慰,有意撮和他與來自馬來亞的表妹美華(劉亮華)結婚。友隸嘗試問父親為何對彭虎如此仇視,大年只說:誰敢越河,我就殺誰。美華很中意友隸,幾番誘惑他,只是,友隸心有所屬,對美華只有兄妹之情。

見玉珍失魂落魄,阿寬好言勸慰,但仍認為她與友隸的愛情很不樂觀。友隸惦記玉珍,趁黑夜游泳過河,兩人互訴思念,並決定要堅定彼此的愛情,藉以突破兩家的宿恨。友隸離開前,聽玉珍奶媽說彭虎欲炸掉齊家倉庫的消息,趕緊回到對岸,挽救一場可能發生的災難。
彭虎氣憤消息走漏,達文將原因歸咎在玉珍身上,為了就玉珍,奶媽承認是自己的過錯。彭虎本欲殺奶媽洩恨,但達文卻提出以奶媽為餌,傳信讓友隸渡河與玉珍相會,測試玉珍是否真和友隸有私情。
玉珍見到友隸萬分高興,兩人以為日後可透過奶媽溝通,沒想到,這全是彭虎的圈套,達文持槍尾隨,欲打死友隸。經過一番纏鬥,友隸打贏達文,承諾要帶玉珍私奔曼谷。


彭虎對女兒愛上友隸的事完全無法接受,加上達文在旁搧風點火,彭虎更是怒不可抑,他反覆質問玉珍,仍得到她要與友隸一同離開的決定。彭虎將女兒關在房間,更把她所有衣物拿走,玉珍只得哭倒在床。
深夜,彭虎再次命人過河去燒齊家的倉庫,兒子達文更揚言要殺了友隸。眼見達文、友隸的關係越來越危險,奶媽只得向彭虎說出藏在內心20餘年的祕密……原來達文母親嫁給彭虎前,已和齊大年有了孩子,這孩子就是達文。達文得知友隸竟是自己的弟弟,瞬間幡然悔悟,決定到對岸阻止燒倉庫的行動。

友隸與放火者陷入扭打,情急間不甚打中達文,達文對此毫不在意,並說出自己就是友隸的哥哥。大年看到達文的項鍊,確定他就是自己與梅潔的孩子。達文不願「義父」彭虎太傷心,希望父親能與對岸和好,大年欣然同意,派友隸去對岸說和。

被關在房間的玉珍,靈機一動將被單包裹全身,想跑到對岸與友隸相會。匆忙間不甚劃破赤腳,她不顧流血繼續前行,甚至跳入鱷魚河內。
鱷魚聞到血跡,紛紛衝向玉珍,友隸見狀趕緊去搭救。彭虎察覺女兒不見,欲過河尋找,未料竟被齊家當成要打過來,互相以槍攻擊,直到達文發現情況不對,才暫時阻止雙方衝突。
眾人趕緊尋找落水的玉珍和友隸,只是為時已晚,河面浮出床單及一大塊血色,兩人均遭鱷魚攻擊而死。
數月後,彭家與齊家恢復友好,河面上也重新搭起橋樑,達文願肩挑兩家香火,齊大年與彭虎儘管傷心但仍感到欣慰。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更多粟子的李婷文章:
1.北國佳人的美麗與哀愁…李婷
2.愛情的得失之間…秦劍作品〈玫瑰我愛你〉
3.紅顏。別薄命!
4.北國佳人的美麗與哀愁---李婷
5.水銀燈外的現實世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