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11月2日 星期五

【廣播】忠肝義膽的女鬥士…〈十四女英豪〉


忠肝義膽的女鬥士…〈十四女英豪〉

說起「楊家將」,除了令外省伯伯掬一把傷心淚的「四郎探母」,就屬佘太君與「大破天門陣」的穆桂英最具知名度。戲曲裡,楊家男人許多時候只是死去的忠義牌坊,真正出風頭的是由遺孀組成的「楊門女將」,各個巾幗不讓鬚眉,以「十二寡婦征西」為藍本拍攝的電影〈十四女英豪〉,即是女將們報仇雪恨的經典故事。從婆婆、媳婦、女兒到家臣、僕役,為了國家命運、家族興亡,毅然換裙釵為盔甲,以寡擊眾殺敵去!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11月8播出〈第十一屆金馬獎回顧〉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第十一屆金馬獎得獎名單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1/8
節目摘要:電影〈十四女英豪〉
播放歌曲:優等劇情片、最佳音樂得主〈愛的天地〉插曲,由翁倩玉演唱的「這裡是好地方」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戲份之爭
〈十四女英豪〉是影圈難得一見的大製作電影,除由凌波、李菁、盧燕及何莉莉擔綱的主要角色,其餘女將、部屬甚至敵對將士等亦由知名演員出任,可謂「邵氏」全體傾巢而出的巨作。面對「大牌如雲」的壯觀場面,擔任導演的程剛卻是憂喜參半,一方面可用之材眾多,不愁演技沒發揮;另一方面「大角兒」太多,雖然大家「口頭上」不在乎戲份,但也不好厚此薄彼。
程導的苦,大家心知肚明。「邵氏」專用的宣傳刊物《南國電影》即含蓄地寫到:「程剛處理群戲,窮盡心志。」他作風認真,慣於細細琢磨,在「邵氏」平均三年才完成一部電影,因此被冠上「百慢導演」的封號。
儘管導演精心設計每個場景,電影面市時仍免不了掀起流言,其中又以飾演楊八妹,戲量不算太重的「娃娃影后」傳得最沸揚。其實,四位掛頭牌的女星中,凌波飾演的穆桂英是故事核心,盧燕的佘太君則為中流砥柱,何莉莉反串楊文廣新穎有餘,反觀李菁的楊八妹,感覺只是「女將之一」較不醒目。
對此,李菁赴台宣傳〈十四女英豪〉時顯得豁達,她接受訪問時說:「這部戲拍了將近兩年才完成,我個人的戲就拍了八十九個工作天,在從影過程中,這部戲拍的時間可算最長了!」停留期間,她要在五家戲院隨片登台63次,被稱為破紀錄的空前創舉。有趣的是,李菁是從記者口中得知這項「不可能的任務」,她先是驚訝:「這簡直是『馬拉松』嘛!」隨後笑著接口:「不過我不在乎,能藉這次登台之便回國,我已經很高興了。」李菁的回答謙虛討喜,一如她給人的處事圓潤印象。


關於戲份問題,應邀至香港拍片的好萊塢華裔紅星盧燕,則有客氣但不失誠懇的評論:「像這樣的陣容和安排每位影星在劇中的份量,實在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程導演從頭到尾,都抱著忍耐精神和一股幹勁拍下去,雖然其中經過不少的困難,可是他卻一一克服,像這樣的導演,實在是了不起的。」的確,相較於其他的群戲,不是過份偏重主角,就是流於零散。〈十〉片不僅有愛國雪恨的激情,包括「雙龍山突擊戰」、「虎嘯林殲滅戰」、「強渡棧道浴血戰」以及「五龍台大決戰」等主要激烈戰鬥,節奏明快且各有發揮,可看出程剛的苦心擘劃。


唯一男丁
電影裡雖有「梁兄哥」凌波,反串的任務卻交給美艷的何莉莉,1973年5月,她也以此獲得第十九屆亞洲影展「優異演技獎」。說實話,何莉莉所飾演的楊文廣年紀很輕,看不出性別,與飾演楊排風的舒佩佩站在一起,倒像兩姊妹,而開場「祝壽」時被群美圍繞,還有點賈寶玉的影子。所幸,祖奶奶佘太君、媽媽穆桂英都是管教高手,文廣儘管活潑莽撞,卻很有愛國保家之心,以不太成熟的功夫上戰場為父報仇。
獲獎不久,25歲的何莉莉宣布與愛情長跑六年的未婚夫結婚,和「邵氏」的合約也於同年到期,隨即退出影壇。回顧何莉莉的作品,〈十四女英豪〉古裝又反串,可說是「異類」,卻使她得到獎項肯定。其實,我覺得何莉莉在其中的表現並不搶眼,不如她的文藝甚至諜報片,頂多是萬紅從中一點綠,佔了大製作電影天時地利的便宜。


欣賞〈十四女英豪〉前,我以為只是部大堆頭的歷史電影,明星像是走馬燈,一個轉過一個,與〈西施〉(1964)等同就很不錯。然而,看過此片後,我卻覺得很受感動,尤其看到眾家女將衝鋒廝殺,報仇雪恨好不過癮。比起男性電影從頭殺到尾的英雄式盤腸大戰,楊門女將更有自我犧牲成全大義的精神。
可惜,編導將敵國西夏塑造成殘忍兇暴的番邦(特別是羅烈舔鞭子上的血一幕,嗜血到無人性的地步),以提高女英豪們殺敵的正當性。如此一面倒的好壞反差,卻削弱故事的真實感,畢竟國與國之間的對立,難論好壞只有立場。

參考資料:
1.謝鍾翔,「李菁‧忙中閒話」,《聯合報》第八版,1972年8月5日。
2.美聯社新加坡十九日電,「何莉莉獲演技獎 今年八月作新娘」,《聯合報》第三版,1973年5月20日。
3.蘇煜欽,「金馬獎導演程剛許宏願」,《聯合報》第九版,1973年10月26日。
4.吳昊主編,《邵氏光影系列:古裝‧俠義‧黃梅調》,香港:三聯,2004,頁194~195。


十四女英豪(The 14 Amazons)
導演:程剛
原著:高陽《楊門忠烈傳》
編劇:程剛
演員:凌波、盧燕、何莉莉、李菁、岳華、宗華以及邵氏全體演員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片長:117分鐘
首映時間:1972年7月27日(香港)
獲獎:第十九屆亞洲影展優異演技獎(何莉莉)、第十一屆金馬獎優等劇情片、最佳導演(程剛)、最佳女配角(盧燕)、最佳錄音(王永華)
附註:1972年台灣賣座第一,票房733萬元,其後為〈精武門〉613萬元、〈秋決〉335萬元。
劇情內容:
抵禦西夏侵宋的戰爭中,邊關守將楊宗保(宗華)受到埋伏,身受重傷。儘管寡不敵眾,但他仍堅赴戰場抗敵,臨行前,宗保命焦廷貴(樊梅生)、孟懷達(黃宗迅)兩位結拜部將回天波府,向佘太君(盧燕)報告戰事吃緊的消息,並將此轉告皇上。
宗保為守邊關五年未返家,此時自知性命難保,請兩位轉告妻子穆桂英(凌波)切莫傷心,並且好好教育獨子楊文廣(何莉莉)。敵人追擊而來,宗保堅持不投降,不僅自身被數人包圍攻擊,士兵也受到虐殺凌辱。最後,楊宗保戰死沙場,昂然而立、死不瞑目。

宗保殉國同時,楊門一家正為他賀壽,桂英代丈夫向眾人一一敬酒,文廣更為父帥向太君、楊家姊妹奉獻壽花。一片和樂氣氛之時,焦、孟二將自邊關趕回,帶來宗保被亂劍射死的噩耗。桂英痛不欲生,要向太君稟報為夫報仇,但婆婆六娘(歐陽莎菲)卻趕緊阻止,她認為今日正是宗保的生辰,無論如何也得瞞過太君、文廣等眾親人。桂英聞言,只得故作鎮定,強忍悲傷。
佘太君見大將突然回府,事情絕有蹊蹺,急急追問個性老實的焦廷貴。廷貴支吾其詞,無奈說出文廣「為國捐軀」的事實,太君痛不欲生,取下插在頭上的紅色壽花,以壽酒遙祭宗保在天之靈。

楊家為宗保設置靈堂,宋朝重臣紛紛前來致祭,當朝宰相王欽(井淼)奉皇上之命前來。太君問起攻打西夏之事,王欽推託對方兵多將廣,再戰也是必敗,因此皇上接受眾臣建議「議和」。佘太君怒不可遏,認為此事是「與賊求和」,王欽奚落即使有兵也無將,太君則稱可以掛帥,穆桂英等人同樣自告奮勇。王欽笑說婦道出征貽笑外邦,文廣氣憤言語頂撞。王欽不堪受辱,認為楊家是「借兵報私仇」。太君忍無可忍,憤慨地表示楊家為國落得一門孤寡,血恨永遠離不清,仇恨永遠報不完。太君欲面聖請求出兵,但皇上已被王欽把持,楊家只好憑自己之力出征。
文廣欲與楊家女將同行,太君以槍法需勝過母親穆桂英為條件。母子倆在大殿比武,桂英見兒子去意已決,內心幾番掙扎,最後故意讓招落敗,成全文廣上沙場為父報仇的心願。


楊家帶著數百名自家兵將浩浩蕩蕩出發,此時,帶著尚方寶劍的王欽阻止佘太君一行。太君欲以先皇所賜龍杖棒打王欽,一旁的寇天官(楊志卿)說打宰相要誅滅九族,但佘太君打卻是無罪。王欽不明就裡,寇天官指稱龍杖「上打昏君、下打讒臣」,楊家將王欽團團圍住,狠打奸臣數下。

雙方實力懸殊,太君決定以智取勝,桂英建議從敵人後方偷襲,擒賊擒王,太君大表贊同,眾人研擬計策。另一方面,西夏國民蠻橫,對漢人更是任意宰割。被俘虜多年的漢人呂超(岳華)為救妹妹,在不平等的條件下與西夏勇士比武,兩人格鬥多時,武藝高強的呂超竟以赤手空拳打敗手持關刀的壯漢。
呂超獲知楊家將到來,是千載難逢的報國機會,便不顧危險奔赴楊家報訊,帶來「雙龍山有埋伏」的祕密消息。無奈攻打西夏國非得過雙龍山,太君將任務交給一心為夫雪恨的桂英,八妹(李菁)更鼓勵桂英拿出「大破天門陣」的本事,帶領楊家將闖過此關。

穆桂英派呂超先去探路,發現西夏兵佈妥「火焰陣」,埋伏在山崖一側,楊家故意繼續前進,西夏將領以為桂英中計,積極準備進攻。桂英透過兒子文廣命楊排風(舒佩佩)假裝發羊顛瘋。趁著一團混亂之際,眾人則在四娘(丁佩)的帶領下,登上雙龍山。
此時,西夏將領發現被騙,趕緊展開攻擊,楊家將也努力抵抗,雙方激烈交鋒。不少楊家士兵以身體滅除擋住去路的火焰,四娘更以身阻止巨石崩落,喪失性命。經過一番戰鬥,佘太君一行這才突圍而出。


前行不久,桂英發現糧車未來,趕緊帶文廣、八妹返回搶救。未料,卻中了對方調虎離山之計,留在樹林中的楊家兵將遭西夏軍隊追擊,落單的楊家將擺開陣勢,與敵人奮力廝殺。桂英祕密趕回,見佘太君、文廣等人情況危急,施計從天而降,暫時擊退敵人。
文廣想趁勝追擊,卻遇上對方劍法極準的五皇子(羅烈),他故意用言語刺激文廣,幸得桂英及呂超阻止。桂英以「軍令」喝叱亟欲為父報仇的文廣,自己隻身與五皇子對壘。她幾次躲過利劍,最後竟來到僅剩下一隻劍的五皇子面前。桂英先搶下對方的劍,正要為夫報仇之際,卻又被其弓弦所傷。兩人以槍相互攻擊,五皇子不敵,暫時跳崖逃跑。西夏王氣恨楊家將,一怒之下將所有俘虜的漢人殺死,五皇子更稱楊家草糧被燒,活不了多久。

為了繼續戰鬥,桂英擔心劫糧中埋伏,下令不准偷糧,又不願殺跟隨沙場多年的戰馬,眾人只得吃樹葉、啃樹皮。見楊家兵將個個餓得手腳無力,弄丟糧草的排風很傷心,身經百戰的楊家老家臣(顧文宗)施計,帶著排風等人去西夏兵營將糧草「拿」回來。
黑夜,眾人將竹子相互連接成一條長長的管子,以尖銳處戳進裝滿穀子的糧袋裡。偷得正高興時,行蹤就被守糧的西夏士兵發現,背著數袋米糧的排風險些被殺,幸得文廣相救才逃過一劫。行間,兩人遭遇攻擊,排風身受重傷,文廣扶著她慢行,耽誤返回軍營的時間。就在眾人準備離開營區之際,滿身是血的排風終於將米糧送達,她自己則向太君請罪後重傷過世。


楊家的營區遭發現,西夏軍隊大舉入侵,桂英見突圍困難,只得使出捉迷藏的招數。西夏將領見楊家營帳空無一人,只有一個內有人聲,遂命令射箭放火,直到即將燒光之際,才發現裡面綁著自己人。其實,此時楊家將僅躲在營帳旁的樹叢,暫時逃過大軍追捕。
楊家將加快行軍步伐,佘太君不顧年事已高,獨自爬藤梯上山,手破血流面不改色。西夏兵欲將吊橋燒毀,幸得八妹及眾家姊妹滅火才暫時保住橋樑。只是,橋的結構已經不穩,走至文廣時已近坍塌,大娘(陳燕燕)不幸落崖,文廣幸得呂超拋繩相助逃過一劫。
為了接尚未過橋者,桂英下令以疊羅漢方式搭人橋,此時,西夏兵追來,三娘(夏萍)、五娘(王金鳳)等人自願斷後,抵死與敵人廝殺。


桂英苦思破敵妙計,終於想出劈開水閘以洪水攻擊西夏前營,只是擔此任務者必定有去無回,跟隨楊家多年的焦廷貴、孟懷達二將自願擔任,令太君既感激又悲痛。
隔日,楊家將分別控制西夏守衛,稱看見信號箭,將西夏大軍誘至前營。此時,桂英等人突襲西夏王(田豐)及其皇子,儘管大軍以在水閘全軍覆沒,但楊家將還得面臨眼前的數百位西夏精兵。
起初,楊家不敵節節敗退,但前鋒士兵自願以身體為盾牌,助穆桂英等人步步逼近。西夏兵見狀膽戰心驚。桂英儘管胸口有舊傷,仍與西夏王奮力纏鬥,終於將槍刺入對方,臨死前,他不解桂英為何敢獨闖西夏國,桂英英氣勃勃回答:「就憑我是穆桂英!」
楊家遺孤勇敢殺敵,雖然折損眾多兵將,還是得勝歸國。得知皇上諭賜酒宴,穆桂英代表眾人要王欽向皇上轉告,請他勿再聽信奸臣讒言,亦不能小看楊門一家孤寡。佘太君遙謝恩典,並請寇天官將恩賜轉致陣亡沙場的楊家媳婦,祭拜她們的英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