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都會女子的相依友情…〈玉樓三鳳〉


都會女子的相依友情…〈玉樓三鳳〉

強調男性氣魄的武俠動作片,免不了歌頌肝膽相照、兩肋插刀的珍貴友誼。就算愛上同一個女人,也會因為「兄弟情」而忍痛(畢竟天涯何處無芳草?)退讓,絲毫無損彼此情誼。相形之下,以女性為主題的作品,主角總是站在對立面,彼此勾心鬥角搶男人,除非親姊妹如〈四千金〉(1957)中的穆紅與葉楓,否則早就「割裙斷義」老死不相往來。
「哼!有愛情沒友情,見色忘友!」戲劇裡被「換帖」好友拋棄的落單女總吐出類似台詞,女人的友誼好似不堪一擊,心裡順位遠拋在愛情、家庭、工作之後。遺憾的是,同樣的「迷思」也出現在電影裡,致使這類作品少得可憐。
其實,女人的友情雖不像男子那般熱血奔騰,但也不至於蕩然無存。劇情少了歃血為盟的快意,卻多了幾分傾吐心事的溫暖,再以平實細膩的筆調呈現,相依相慰同樣動人心弦。擅長時裝文藝的「電懋」勇於挑戰,挑選別具特色的三位女明星…李湄、王萊與丁皓,共同演繹宛若〈20、30、40〉(2004)六0年代版的都會女性電影〈玉樓三鳳〉(1960)。


三鳳鼎力
〈玉樓三鳳〉中的「三鳳」同租一間房生活,一人一張床、共用一套衛浴設備,由房東招呼三餐,感覺很像學生宿舍。三人雖然年齡、心境都不同,卻因為朝夕相處,成為無話不談的密友。電影並未逐一敘述三人相識相知的經過,而是透過演員互動娓娓道出,選角就顯得格外重要。對此,人才濟濟「電懋」展露優勢,對前夫心寒的單親媽媽王萊、拒絕戀情的作家李湄與恣意任性的OL丁皓。「明星制度」的落實使角色全都貼切地不作他人想,不僅免去背景敘述的麻煩,更強化劇情的緊湊與可看性。
此外,相較〈四千金〉、〈三姊妹〉(1957)等偏重其中一或二位主角的眾星拱月,〈玉樓三鳳〉則是三位都有發揮,故事交叉進行,劇情精彩緊湊。造成這樣勢均力敵的結果,除了編導在劇本及拍攝時的取捨,演員更是功不可沒。
「千面女郎」王萊是公認的硬底子演員,三人中最年長的她,一面是照顧李湄、丁皓的大家姐,另一面卻背負扶養弱子的重擔。面對前夫知錯歸來,她先以冷靜到近乎陌生的態度對待,返回住處面對室友時,卻又激動得傷心落淚,一來一往的反差,展現她對李湄與丁皓的信任與情誼。年近三十的李湄,則延續煙視魅行的形象,儘管表現得老練世故,內心卻蘊含著深刻濃郁的感情。她將面對理想男性追求時,理性上拒絕、感情上接受的矛盾心態細膩呈現,為該角色增添成熟女性魅力。最後,正被「電懋」力捧的丁皓,無疑是「三鳳」中最受重視的一個。電影開始就以丁皓作晨操揭開序幕,盡情展現她健康活潑的風采,可惜角色先是任性過頭、後又改正過急,比起另外兩位起承轉合的情感變化,顯得莽撞欠思考,導致人物存有不真實感。
就片頭排序與戲份來看,或許「電懋」上層(特別是捧丁皓不遺餘力的鍾啟文)有意讓李湄、王萊合力「抬」丁皓,讓她躍升至一線中的一線。沒想到丁皓的戲卻被演技派的兩位「吃掉」,這種情況在三人互吐心事的場次裡特別明顯:王萊暗自垂淚、李湄強裝鎮定,只有丁皓似被「營造諧趣氣氛」綁架,不是大哭就是大笑,雖有少女的活潑,卻缺乏深度。所幸,這一吃反倒成就「三鳳鼎力」的平衡,凸顯三個不同時代女性的感情及友誼。


文藝佳作
1961年初,〈玉樓三鳳〉在台灣上映,慣常以「嚴厲」角度審視電影的《聯合報》影評,對此片倒是稱讚有加。其中,記者花費不少篇幅分析電影結構,認為編劇汪榴照頗有獨到之處:「在場景轉換上,頗能做到簡潔明快,尤其是利用上一場的最後對話,跳接下一場的景物,予人有輕鬆清新之感。」儘管還是嫌同樣的「轉接手法稍重複過多」,減弱應得的效果,但全片乾淨利落,無過往拖泥帶水的弊病,仍可謂導演唐煌近年「最像樣的一部作品」。
其實,唐煌加盟「電懋」所導的第一部電影,即是令尤敏首度獲得亞洲影后頭銜的〈玉女私情〉(1959)。然而,他之後的作品如〈雲裳豔后〉(1959)、〈六月新娘〉(1960)及〈長腿姐姐〉(1960),卻是娛樂有餘、劇情鬆散。相形之下,〈玉樓三鳳〉的編導將三位主角的三段感情交錯呈現,其間又有合情合理的轉折連結,嚴謹流暢格外出色。


天涯異鄉情
〈玉樓三鳳〉中,喬宏是搭乘飛機來港工作順道會見筆友的新加坡華僑,雖然從未見過丁皓,卻興沖沖地按圖索驥,想給心目中的「女皇」一個驚喜。實際上,這類「異鄉人」的角色時常出現在「電懋」時裝片裡,例如:光是〈六月新娘〉就有長居舊金山的船員喬宏,以及隨樂團四處表演的油滑樂手田青,兩個截然不同的典型。他們多半小有積蓄╱假富豪且浪漫╱濫情,即使個性憨直也將「找太太」念茲在茲,以娶「香港小姐」為榮。
反觀電影裡條件極佳且「住在香港」的小姐…李湄,雖未清楚交代是否有家屬,但感覺上她也是孤身在此的異鄉人。相較於另外兩位室友,王萊有兒子;丁皓更有母親、舅舅等,更凸顯李湄的孑然。沒有父母的阻擋及門當戶對的限制,李湄與喬宏的愛情仍走得異常曲折,不僅是「朋友夫不可戲」的義氣,更因為女方秉持「冷靜、超然、不婚」的獨立宣言。愛情回歸當事人,能夠養活自己、思想獨立的女作家,不只有選擇權更有拒絕的本錢。


〈玉樓三鳳〉是我很喜愛的「電懋」風格電影,李湄、王萊的演技勿須多說,丁皓的表現雖遜於(或著說對手太強)「南北系列」,卻也稱得上青春。除了角色鮮明,劇情的進展穿插也十分自然,三股故事交錯呈現,豐富不雜亂,說起來簡單,實際上有一定難度。此外,電影以平實的手法處理女性情誼也是佳作,尤其李湄與王萊的對手戲,平靜敘述、理性分析、提供建議,兩人只是清淡地談著感情困擾,卻對彼此的痛楚心知肚明。畢竟煽情大哭或呼巴掌雖能「激」出氣氛,卻顯得短暫廉價,比不上一個「盡在不言中」的默契眼神。

參考資料:
1.本報訊,〈觀影隨筆 玉樓三鳳〉,《聯合報》第六版,1961年2月10日。
2.舒琪,〈對電懋公司的某些觀察與筆記〉,《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92。
3.邁克,〈天堂的異鄉人〉,《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202。


玉樓三鳳(Between Tears And Laughter)
導演:唐煌
原著:王潔心
編劇:汪榴照
演員:李湄、丁皓、王萊、喬宏、田青、楊志卿
出品: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
片長:101分鐘
插曲:教我如何不想他
演唱:韋秀嫻
首映時間:1960年11月10日(香港)
劇情簡介:
作家彭梅芬(李湄)與徐曼麗(丁皓)、趙淑嫻(王萊)分租同住,情同姊妹,三人各有各的心事、煩惱與痛苦。年紀最長的淑嫻多年前被前夫陸飛鴻(楊志卿)拋棄,她必須一面在樂器行工作賺錢,一面扶養在醫院治療小兒麻痺的兒子陸小鴻(鄧小宇);剛出社會的曼麗,個性天真爛漫,不只對追求她的公司小老板李家華(田青)頤指氣使,自己還交了一個新加坡筆友鄭大江(喬宏);年約三十的梅芬則是位筆名「凌雲」的小說家,她念念不忘英年早逝的飛行員未婚夫,拒絕接受新戀情。


清晨,曼麗精力十足做早操,淑嫻則為她準備好早餐,開夜車趕稿的梅芬則賴在床上。照顧三人起居的房東張媽(高翔),將信遞給曼麗與淑嫻,前者樂不可支,後者則表情冷淡。
曼麗硬將梅芬叫醒,與她分享大江的來信。其實,曼麗不只擔心對方嫌自己年齡太小而謊報歲數,還請梅芬替她潤色信件,因此儘管任職記者的大江,未曾見過曼麗的照片,卻在信中稱讚她是成熟又有智慧的女人。曼麗原本與公司小老板家華交往,雙方家長也同意這段姻緣,家華對曼麗殷勤照顧,但曼麗卻嫌他老是監視自己的行動,壓迫得一點自由都沒有。信中得知大江即將到港,曼麗隨即興起換男友的想法,故意拒絕家華的約會。
淑嫻趁上班空檔到醫院探望兒子,但小鴻的情緒很差,不吃母親帶來的蛋糕,一心只想要鄰床孩子吹奏的口琴。淑嫻氣恨學音樂的丈夫與人私奔日本,不願兒子再走此路,推託購買其他禮物,小鴻卻只對音樂感興趣,令淑嫻既無奈又傷心。

下午,梅芬起床寫作,在張媽的催促下吃「早餐」。張媽無法理解梅芬不結婚、曼麗自由「亂」愛的生活,梅芬稱淑嫻結婚也未有好結果,何必一定要結?張媽想起淑嫻從未拆開前夫寄給她的信,梅芬看寄件地址才發現陸飛鴻已從日本返回香港。
梅芬約淑嫻聽音樂會,沒想到演奏者竟是飛鴻,淑嫻情緒激動,梅芬幾番勸解也難以令她釋懷。曼麗回家看見淑嫻哭泣,不明就裡卻哭倒一起。梅芬洗完澡出來,看見室友痛哭不禁潸然淚下,直說自己何嘗沒有心事,只是用「理智」去克服痛苦。淑嫻、曼麗見梅芬想起傷心往事,反過來安慰她,三人相視而笑。

飛鴻赴醫院探望兒子,此景被淑嫻目睹,很不以為然,她不願接受前夫的道歉,只請他永遠別接近小鴻。淑嫻情緒不佳,提前返回住處,梅芬勸她何妨放開心胸,淑嫻苦笑以對。
曼麗請梅芬陪她挑選給大江的禮物,兩人挑中香菸盒。時至月底,曼麗荷包空虛,梅芬笑說早想買件禮物送給曼麗,索性以此作禮。
隔天一早,曼麗乘車去機場接大江,未料車子卻半途拋錨,耽誤不少時間。好不容易趕到,卻找不到依約背著姓名英文簡寫「C.T.C」旅行袋的鄭大江。與此同時,大江已循地址找到曼麗住處,想給心目中的「女皇」一個驚喜。


大江進門時,梅芬正巧煮咖啡,她猛一見到打扮神情與過世未婚夫神似的大江有些驚訝,但又立刻回過神。大江直說梅芬與想像中的「曼麗」一模一樣,對她極有好感,梅芬趕緊澄清,自己只是曼麗的室友,故意保持距離。大江看見梅芬書架上的著作,表示對這位女作家非常崇拜,梅芬沒有透露身份,只說是自己的朋友。
此時,東奔西跑的曼麗狼狽歸來,才見到朝思慕想的鄭先生。曼麗敘述為大江安排的行程,她因為害羞硬拖梅芬同行,梅芬無奈,只好先去出版社交稿子。曼麗說出梅芬的作家身份,大江才知道她就是自己仰慕的女作家。
三人同遊香港好不快樂,只是晚間到夜總會時,梅芬見大江、曼麗相擁而舞,內心不禁悵然。家華與曼麗舅舅尾隨而至,見女友與別人態度熱絡,家華氣憤難耐,兩人不歡而散。
舅舅勸曼麗應該和青梅竹馬的家華在一起,但她不僅不接受,更謊稱將與大江結婚,舅舅、家華大為震驚。另一方面,飛鴻試圖與妻子和好,淑嫻陷入掙扎。


曼麗收到母親病重的電報,急急趕回家鄉,只得將大江託付給梅芬。梅芬知道大江對自己有感情,但基於曼麗及對未婚夫的懷念,仍想採取超然與冷靜的態度。梅芬與大江乘船出海,竟然遇上大雨,兩人只得在一戶農家投宿。
老主人很好客,招待他們吃飯住宿,更為梅芬看相,言談間似有幾分功力。他看穿兩人關係正處曖昧,直說梅芬現在遇上「正桃花」,錯過很可惜。大江說兩人是「緣分」不應該壓抑感情,梅芬很受感動,就在即將打開心房之際,老主人的孫女來敲門,打斷兩人對話。梅芬徹夜難眠,清晨留下「各自珍重」的紙條後離開。
大江回到旅社,家華與曼麗舅舅已等候多時,大江向兩位解釋自己只將曼麗當成「小妹妹」,除此以外別無他想。家華知道「威脅解除」才露出笑容,但衷情梅芬的大江卻陷入苦思。

淑嫻一再要求前夫遠離兒子,飛鴻則表示已在寫給她的數十封信中詳細解釋與道歉,希望淑嫻能再給一次機會。
梅芬回到家後,急忙整理行李,打算躲到大江找不到的地方。她離開前正巧遇到淑嫻,梅芬藉口要去「青山海濱酒店」趕稿,便急忙開車出發。未幾,大江赴三人住所,向淑嫻詢問梅芬蹤影,淑嫻幾番思量,決定助好友一臂之力,告訴大江實情。大江樂不可支,立即招計程車前往。此時,被「騙」回老家的曼麗也回到租屋處,氣憤的她急忙要與大江「結婚」,淑嫻告訴她對方在「青山海濱酒店」,曼麗聞言趕緊出發,而請求曼麗原諒的家華,則開車尾隨在後。看到此景,張媽笑說:「今天怎麼回事?一個追一個像走馬燈似的!」


大江在酒店找了好一會兒,才在岸邊看到梅芬。起先,梅芬深怕再陷入感情漩渦,拼命想逃,但經過大江的表白與懇求,她終於打開心房,接受大江的愛情。卿卿我我之際,竟被隨後趕到曼麗看見,曼麗不堪打擊、又氣又恨,見兩人追來,竟一不注意摔落山谷……
曼麗送院就醫,梅芬等人遇到兒子高燒的淑嫻,所幸曼麗與小鴻都無大礙。隔日,曼麗甦醒,悔悟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太任性、過於幻想所引起,她決定成全梅芬與大江,更說從香菸盒開始,自己就是個經手的「月下老人」。梅芬去探望淑嫻和小鴻,在門外看見小鴻握著爸爸媽媽的手,兩人終於和好。

梅芬、淑嫻、曼麗都有了新的歸宿,三人即將離開同居年餘的房間。臨行前,梅芬送給兩人最好的紀念品…書名為《玉樓三鳳》的新作。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