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4月9日 星期三

【廣播】賢妻良母慈祥奶奶…盧碧雲


賢妻良母慈祥奶奶…盧碧雲
粟子

台灣八0年代的電視劇裡,豪門老太太或慈祥奶奶的角色,大多被戴著金絲邊眼鏡、擁有漂亮銀白色頭髮和笑瞇瞇笑容的盧碧雲(1922~)通包。實際上,她時而威嚴、時而深情的精湛表演,很受觀眾喜愛,即使長期擔任戲份不多的配角,仍有一種無法忽視的存在感。然而,鮮為人知的是,這位祖母級明星早在四0年代就以電影〈母與子〉(1947)名滿上海。片中,盧碧雲從少女演到中年,外型出色、演技深刻動人,光芒壓過對手演員嚴俊、蔣天流與飾演憤世嫉俗兒子的張伐。
五0年代初期,她不僅在多部反共政治片中飾演冶艷毒辣的女匪幹,更於〈罌粟花〉(1954)獻出國府遷台後的銀幕第一吻!未婚媽媽、共產黨員到勢利眼太太,印象中和藹可親的盧奶奶,年輕時也是位亦正亦邪的百變女星……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3月27日播出〈回顧1949年前明星「盧碧雲」及她所拍的電影「母與子」〉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3/27
節目摘要:盧碧雲、電影〈母與子〉
播放歌曲:盧碧雲參與演出的中視電視劇「長白山上」同名主題曲(費玉清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盧碧雲
原名盧鵷,碧雲是小名,浙江吳興人,出生東北吉林,後舉家搬往上海。受到熱愛戲劇的兄長盧志雲影響,就讀上海懷久女中時即是校內話劇健將。1943年自學校畢業,先在「銀錢業餘劇社」的話劇「男女之間」擔任閒角,後加盟費穆領導的「上海藝術劇團」作職業演出,主演「秋海棠」、「浮生六記」等,隨即快速竄紅,有上海「話劇皇后」之稱。期間,她也參與電影拍攝,處女作為朱石麟導演的〈現代夫妻〉(1944),並在桑弧導演的〈人海雙珠〉(1945)中,與影星王丹鳳同中任主角。
中日戰爭結束,盧父自大後方返回上海,由於他反對女兒再作「戲子」,盧碧雲幾番抗議未果,只好放棄如日中天的事業,退出影圈。此時,她與空軍飛行員黃飛達相識相戀,兩人於1946年結婚。婚後渡過一段幸福時光,不久即復出主演轟動一時的電影〈母與子〉,以及〈青鳥傳情〉(1947)、〈馬路英雄〉(1948)兩部作品。1949年隨丈夫移居台灣,定居新竹空軍眷村。
1950年,應「農教公司」邀請,參與其在台推出的首部作品…反共間諜片〈惡夢初醒〉,後來亦接演相同類型的〈罌粟花〉(1954)、〈奔〉(1958)等。電影中,她多飾演被共黨欺騙的少女或一心竊取國民黨機密的間諜,最終均難逃信仰崩解的死亡命運。1960年,接替穆虹演出〈天倫淚〉,與童星張小燕有精彩對手戲,未幾因照顧家庭退出銀幕。四年後,復出拍攝〈八十八號情報員〉(1964),再度詮釋「女匪幹」。隔年,於王引導演的〈煙雨濛濛〉(1965)飾演尖酸自私的九姨太,貼切生動的演技,獲得第四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肯定。
1970年,加入「中國電視公司」為基本演員,同時在許多電影中擔任母親、祖母等角色,開啟演藝事業最忙碌的時期。至九0年代初,盧碧雲可謂電視、電影裡媽媽、奶奶的不二人選,也是五、六年級心中慈祥長者的代名詞。數年前,年過七十的她仍相當硬朗,以特別來賓身份受邀上電視節目,暢談和老伴最近的生活,並搞笑稱自己想當「白髮辣妹」:「我規矩了將近七十年,再也不想乖乖的過一輩子,於是想放肆的大笑、大哭、大跳……」爽朗個性可見一斑。2000年,不慎跌跤傷及坐骨神經,行走大受影響,此後鮮少再出現於公共場所,期間僅偶出席「中華民國關懷藝人基金會」所舉辦的資深藝人聚會。


高峰‧息影
〈母與子〉是導演李萍倩根據俄國劇作家奧斯特洛夫斯基的作品《無罪的人》改編,片中盧碧雲和嚴俊飾演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秘密同居後產下一子,女方想結婚,男方卻嫌她窮困而幾番推託。不久,嚴俊竟娶富太太為妻,還將兒子自女友身邊奪走。經過十六年的分離,母親成了知名話劇演員,兒子則是流落劇場、憤世嫉俗的小演員,幾番周折,盧碧雲憑著孩子身上的傷疤才終於相認。
如前文所述,盧碧雲是婚後才接演〈母與子〉,相較堅決不願女兒演戲、甚至逼迫息影的盧爸爸,不免覺得丈夫黃飛達開明,支持妻子對戲劇的喜好。據記者姚鳳磐在1960年的報導「特寫 片場訪盧碧雲」,真實情況也似是如此:「由於第一個孩子夭折,她的心緒很壞,她的先生又鼓勵她演戲以排遣憂鬱,喪子後的她,就應李萍倩之邀,演出『母與子』……」
然而,事隔多年,盧奶奶在一次訪問中說出「偷演戲」秘辛,丈夫這股「助力」瞬間成了「阻力」:「以前父親不准我演戲,後來先生也不喜歡我演戲,覺得戲子形象不好,所以我一路偷著演,我相信事在人為嘛!」她回憶當年夫妻倆住在上海,碰巧先生開轟炸機到延安出任務,她便藉機接下〈母與子〉的劇本。本想船過水無痕,沒想到竟然大受歡迎,結束工作的丈夫想必氣得跳腳。
除另一半不太喜歡她在銀幕上露臉,婚後的盧碧雲自己也將生活重心擺在家庭。1960年,她以「為盡妻子和母親的責任,我沒有時間再去拍戲」理由暫別影壇,細心照料二女一子,做稱職的家庭主婦。直到1964年,兩個女兒穿上初中制服,兒子也即將小學畢業,才給她重返銀幕的契機。「一個成功的演員,同樣也可以做一個安分的家庭主婦。」相較於同期女星,盧碧雲擁有令人稱羨的幸福家庭,與她後期的銀幕形象十分吻合。不過,美滿身活的背後,她也犧牲站穩一線演員的機會、難以計數的片約,以及主演更多傳世名作的可能。


罌粟花一吻
盧碧雲參加多部「反共電影」的演出,追根究底,與她的丈夫很有關係。黃先生不喜歡妻子演戲,卻無法拒絕長官的請託,他只得壓抑心中想法,請求太太粉墨登場。說實話,以〈母與子〉片中慈母形象蜚聲影壇的盧碧雲,並不適合〈惡夢初醒〉、〈罌粟花〉、〈奔〉這類帶有負面意識的間諜或激進女知青角色。她雖以熟練的演技彌補,同時得到「女匪幹專家」的稱號,仍不免有誤用良材的遺憾。
據影評艾文的評述,〈罌粟花〉如同多數的政治宣傳電影,在編劇上有著無法去蕪存菁的致命傷,導致故事斷裂、缺少驚險懸疑的氣氛。然而,就演員而論,盧碧雲仍是最出色的一個,艾文寫到:「她將女匪幹的那種狡黠毒辣和風騷浪漫的性格,表現得非常生動,最難能可貴的是她那一對靈活的眼睛,能夠把許多感情孕蓄在裡面。」
為配合在〈罌粟花〉中的共諜身份,飾演「罌粟花」的盧碧雲穿著時髦性感服裝,以達到「以美色顛覆破壞國民政府」的劇情需要。如同觀眾熟悉的00七,間諜片總以男女主角的熱情鏡頭為號召,吻戲便落在盧碧雲與飾演國民黨官員的王玨身上。未料,片中的兩次擁吻,竟是國府播遷來台後電影上的「第一吻」,意外造成大震撼……儘管以現在的角度看根本不算什麼,且當時國語片也不是沒有過這樣的鏡頭,但這火辣辣的畫面,還是引起十足話題。
雖不清楚盧碧雲的丈夫黃飛達如何看這「全台皆知」的一吻,至少他的長官…時任空軍總司令的王叔銘,越俎代庖地小有微詞,他曾對「黃太太」開玩笑:「俺們空軍的軍眷,為什麼要在電影上跟人親嘴?」尷尬的盧碧雲只好微笑表示:「今後拍電影不再跟人親嘴了!」因此,這轟轟烈烈的銀幕初吻,也是盧奶奶的銀幕最後一吻!


中年發光
盧碧雲年輕時蓄積的表演能量,到六0年代中期復出時得到發揮。「歲月催人老,我願意飾演中年婦人的角色,雖說化妝可以使演員不受年齡的限制,但是現在要我去演活蹦亂跳的少女,實在覺得很彆扭!」盧碧雲不眷戀掛頭牌的女主角位置,轉而擔任中年配角,戲份有限,卻有百搭效果。期間,她先以〈煙雨濛濛〉獲獎,之後陸續接演不少符合自己形象的角色,作品產量大增,保守估計直逼百部。
盧碧雲的眾多電影裡,我印象最深的是一部由甄珍、秦漢主演的文藝片〈真真的愛〉(1977)。片中,她飾演秦漢的母親…一位忙碌的企業家與單親媽媽,疼愛但不溺愛獨生子,當知道秦漢與公司基層員工女兒甄珍相戀時,她不僅沒有反對,還要兒子學習女方堅強自主的精神。比起盧碧雲在最常扮演的溫情母親,該角色多了幾分自信果決,思想開明進步,而且包括穿著、口條與動作都是簡潔俐落,可見她「演什麼樣什麼」的硬底子功力。此外,數年前首次欣賞這部電影時,我對盧碧雲的印象還停留在電視劇裡的銀髮奶奶,初看到她黑髮幹練模樣,更加驚豔呢!


電視劇緣
電影圈默默耕耘之餘,盧碧雲也在1970年與甫成立的「中國電視公司」簽訂兩年合約,成為旗下基本演員,參與台灣第一部電視劇「晶晶」演出。製作戲劇節目是一向是「中視」的強項,擅演的盧碧雲加盟,可說是千里馬與伯樂的組合。
之後,她在同年底上映的火紅連續劇「長白山上」,飾演心地善良的中年婦人賀大娘。由於該劇創下極高收視率,全台無人不知,連帶使表現突出的她,再次受到矚目。「排戲、演戲無論怎麼累、怎麼苦,我都能挨,就怕沒有戲演。」面臨連續劇日日播出的壓力,戲癮十足的盧碧雲倒是不以為苦,而且演得很起勁。編導們看中盧碧雲的溫暖形象,為她量身訂作劇本「母親」,播出後也是迴響熱烈,更獲得文化局嘉獎。八0年代,電影逐漸式微,盧碧雲將重心擺在小銀幕。不過,當時電視劇沒日沒夜的工作模式,卻使年過七旬、擔心性命不保的她望而卻步,即便心有不捨,也只能逐漸淡出。


盧碧雲自少女時期即熱愛話劇,甚至不惜以絕食宣示加入職業劇團的決心,卻為了照顧孩子甘心情願退出,戲裡戲外都是將家庭放在首位的慈母。中年再回銀幕擔任二線,雖然她自認「戲劇生命不長」,卻穩健走出令人羨慕的細水長流,介於明星和演員之間,閃耀煦煦光芒。
如果你的印象裡,只有白髮蒼蒼的盧奶奶,建議不妨找六十年的〈母與子〉來欣賞。除了劇情感人,還可欣賞她難得一見的青春模樣唷!

參考資料:
1.艾文,「影談 評『罌粟花』」,《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5月10日。
2.盧碧雲,「水銀燈下『外』一章」,《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9月17日。
3.司馬芬,「盧碧雲將東山再起」,《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3月23日。
4.鳳磐,「特寫 片場訪盧碧雲」,《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3月5日。
5.趙堡,「盧碧雲 由家庭回到影壇」,《聯合報》第八版,1964年8月10日。
6.瑤台鳳,「盧碧雲塑造的典型 事業‧家庭 相輔相成」,《聯合報》第十版,1964年8月15日。
7.陳長華,「長白山上的賀大娘」,《聯合報》第五版,1971年1月4日。
8.黃北朗,「盧碧雲母親的塑像」,《聯合報》第八版,1972年11月26日。
9.本報訊,「盧碧雲七十從心所欲 要做白髮辣妹」,《聯合報》第二十七版,1998年1月4日。
10.劉子鳳,「資深藝人聚會 盧碧雲拄柺杖參與」,《聯合報》D2版,2003年9月4日。
11.台北訊,「萬花筒 老藝人說不出的苦」,《聯合報》D2版,2006年4月5日。
12.黃仁,《電影與政治宣傳》,台北:萬象,1994。


母與子(黑白有聲)
導演:李萍倩
原著:奧斯特洛夫斯基《無罪的人》
編劇:李萍倩
演員:盧碧雲、嚴俊、張伐、蔣天流
出品:文華影片公司
片長:102分鐘
首映時間:1947年
劇情介紹:
韓立人(嚴俊)與黃素(盧碧雲)同居三年並誕下一子毛毛,寄養在奶媽處,黃素有意結婚,立人卻推老是推託。實際上,除在家幫忙的表妹小玲(玄珍),外人都不知他們關係親暱。立人難得造訪,向黃素解釋家人已知他在外面有女人,因此加緊看管,黃素藉機提出「化暗為明」,已向富太太陳雲(蔣天流)求婚的立人面露難色:「應當慎重,應當考慮!」
立人表示叔叔、嬸嬸一心希望他娶一位有錢有勢的小姐,自食其力的黃素當然不在此列。他雖說自己沒有這樣的想法,卻擔心違背長輩意思,而被斷絕經濟來源。黃素很不以為然,認為兩人都受過高等教育,應該堅強起來獨立生活,一起工作來維持小家庭,不能讓這種「不困難的困難」永遠阻礙婚姻。
見男友躊躇猶疑,黃素不禁悲從中來,想不顧外人眼光,立刻抱孩子回家親自扶養。立人擔心母子曝光,再度使出「拖字訣」安慰,答應找到工作便會給她一個交代。黃素破涕為笑,氣罵立人為何不早說。


離開黃素後,立人來到女友陳雲富麗堂皇的家,他滿臉笑容地表示:已經找到赴青島的船票,明日即可出發,將結婚、蜜月、避暑一舉三得。陳雲沒想到才交往三個月的立人效率如此高,直說當初只是玩笑話,既是結婚是大事,怎能草率行事?應當慎重、應當考慮!此時,立人反倒變成先前的黃素,質問陳雲這樣下去要拖到何時?
陳雲自述先前曾不顧同學勸告,堅持追逐一段金錢婚姻,結果兩人年齡、性格差距太遠,以致被對方遺棄,如今再覓夫婿,勢必更加注意小心。除此之外,她也擔心旁人的流言緋語。想著說服陳雲的立人,一反先前對黃素的態度道:「婚姻是我們兩人的事,批評又怎麼樣呢?」他鼓勵女友應該堅強、說做就做,隨即跪下起誓此心不變。陳雲感動於立人的決心,但仍要求對方給她24小時考慮,並且去找過去那位曾勸阻她的老同學商量。

無巧不巧,陳雲的老同學正是黃素,兩人感情甚篤,陳雲亦要請黃素擔任伴娘。得知再婚消息,黃素很替陳雲高興,稱只要把握「個性、學問、才幹、外貌、年齡」幾個原則便很足夠,「最不重要的」就是家產!陳雲滿意接口:「未婚夫個性溫純,大學畢業,非常幹練,外貌英俊瀟灑,年齡相仿,就是窮了點。」她笑說自己故意對他冷淡刻薄,想試試他的心意。黃素則認為「愛情是建築在真誠上」,只要真心喜愛便是好對象。陳雲臨行前,不小心踩到黃素正為毛毛織得衣服,她不明就裡,黃素只得解釋是送朋友的禮物。
黃素去探望在奶媽家的兒子,毛毛卻因多吃一碗飯而被奶媽的丈夫連打數下,令她很心疼。黃素安慰毛毛,囑咐要乖要聽話,並說不久就要帶他回家。孩子遲遲不願離開母親懷抱,直到毛毛沈沈睡去,她才連夜趕回家。

立人滿臉笑容來找黃素,稱已透過叔叔找到工作,明日即出發到青島、北京、張家口等地視察廠房。黃素高興立人事業問題解決,內心卻很不捨,她很想送行,但立人卻編出許多理由阻止。陳雲來訪,立人擔心東窗事發,向黃素辯稱此人「嘴巴很壞」,堅持躲進臥房。原來,陳雲是來找黃素明日一同到青島,在她的婚禮上作伴娘。陳雲拿出未婚夫的照片,黃素一見是韓立人的照片,瞬間呆若木雞、難過暈倒。
黃素想起立人躲在屋後,向陳雲表示是貧血,勿需擔心。陳雲以為好友是為自己婚事「太過高興」,以致情緒激動,直說要她保重身體,而黃素只能擠出一句:「恭喜妳!」確定陳雲離開後,立人才現身,他將錯推到叔叔嬸嬸身上,自己是被動的。只是,黃素心意已決,疾言厲色要他「上青島去」!
此時,奶媽急忙跑來告知黃素:毛毛被燙傷。透過醫生告知,才知道奶媽將醬油擦在傷口上,錯誤觀念害孩子留下斑疤。黃素向毛毛保證,只要教書的工作穩定,母子倆窮也要窮在一起。


黃素透過報紙得知立人與陳雲結婚,以及籌辦新公司的事,心裡既氣憤又感慨。立人來找黃素,看她不苟言笑,已娶到富太太的立人也端起架子說:「我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才與妳進行一段談話!」立人想將毛毛帶走,他認為此舉一方面可以使孩子換到更好的環境,另一方面也能減輕黃素的負擔。黃素抵死不願,她慷慨陳詞指責立人,並說再多金錢也買不到母子分離。
立人拿著五萬元支票找奶媽,想從這裡帶走孩子。奶媽雖不願意,但她的丈夫卻見錢眼開,不僅強行將毛毛搶給立人,還向黃素謊稱「孩子走失」。黃素從此與毛毛失去聯繫,一晃眼十六年過去……

黃素改名林露萍,四處流浪多年後,成為知名的話劇演員,她在上海劇院主演的「雷雨」日日客滿,慈母角色很受歡迎。新進演員韓晨(張伐)脾氣倔強,和誰都合不來,某日他因為找不到水粉,對正為露萍化妝的師傅李世泉(葉明)發脾氣,對方氣不過便罵他是不爭氣的「雜種」。露萍悠悠地說,他會這麼難相處,或許是怕別人瞧不起他。其實,韓晨尋找水粉是為遮蓋他手上的疤痕……
話劇開演,露萍演得正是一位不能與親生兒子相認的老母親。由於與她自己的親生經驗相似,因此演來格外深情動人,連工作人員都深受感動,只有和她對戲的沈麗文(路珊)心存嫉妒,很不以為然。化妝師老李以為,除了露萍演技一流,那個「小雜種」也很夠味,兩人可謂卯上了,是劇中兩個最佳人物。下戲後,露萍接受記者訪問時,也對「那個不太說話的小子」很稱讚。

同劇組人問韓晨對露萍與麗文的想法,他認為露萍很不簡單,但麗文卻只想出風頭、搶地位、想燈光,所有的壞習氣她都有,只有追求她的老李捧她……說到這,碰巧被老李聽到,兩人正要吵起來,所幸被露萍打斷。露萍稱讚韓先生「演得很好」,韓晨卻冷冷地回答:「別捧我!」露萍並不在意,還想與這位「有個性」的後輩多談談。後台闖入一位喝醉酒的流氓周七(章至直),韓晨不巧與他起衝突,幸得露萍及經理緩頰才得解圍。老李提醒韓晨要對李小姐心存感激,但小韓卻說:「活該!」
露萍得知韓晨與老李同住在戲院,想與他一談。老李表示:小韓認為自己從未得到「人類溫暖」的私生子,他也因此憎恨人類,不願與任何人有進一步的交往。「難怪他孤獨古怪了!」露萍對小韓十分同情。老李稱小韓唸過書,也很用功,但不知為何流落海港當癟三,輾轉得到劇院經理幫助才到此當侍者,後來有機會上台演出效果很好,才成為配戲演員。露萍進一步問:「他本姓韓?幾歲?」老李答:「他要改姓,他說姓韓的對他太不負責。今年十九歲。」種種資訊都與她走失的兒子毛毛相仿。
露萍回到家,反覆思索:「被遺棄的孩子真有那麼痛苦?我的毛毛是不是也如此?」恍惚間,她夢見韓晨稱自己就是毛毛,但又說「我沒有這樣的媽」。露萍情緒激動倒臥在地,清醒後的她無奈想:「不可能這麼巧的!」
韓晨憤世嫉俗,他認為老李口中熱心幫助他的「同情心」,都是旁人為省錢、出風頭,全沒有真情。他狠狠道:「我要殺人、我要放火……」老李無可奈何:「你以前是癟三,現在升級變強盜了!」


露萍不知不覺走到奶媽的家,更碰到了她,露萍向奶媽提起,看到一位私生子韓晨,連帶想到自己丟失的孩子毛毛。奶媽這才說出隱藏心裡十六年的祕密,即孩子並非走失,而是被韓立人抱走!據奶媽的記憶,毛毛最初被送到一家有錢人扶養,八歲那年又生了一個男孩子,擔心分家產,就將他送進孤兒院,之後便每下愈況。可惜孤兒院毀於日本砲火,露萍雖高興兒子並非走失,但卻又沒了線索。

話劇開演,周七對韓晨餘怒為消,到後台無理取鬧,韓晨表示拒演,台下觀眾則因戲不開演而鼓譟。經理決定換角,眾人認為是周七不對,為何換掉小韓,露萍更第一個不願上台。露萍向導演提出條件,不只要周七向劇組人員道歉,更得保證從此不進入後台,否則休想他們演出。
經理以為問題只有找韓老闆才能解決,趕緊請人與他聯繫。韓老闆以「支票到期,無法再延」婉言要脅周七,讓他立刻寫下道歉字條。露萍見事有轉圜,勸小韓別再固執,他便不情願地開始化妝。如此聽話,連和他日夜相處的老李,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位韓老闆其是就是韓立人,他不解為何大雨天還有這麼多人看戲,經理表示這全是林露萍的魔力,更說這位林小姐未曾到過上海,這次僅是客串幾天,沒想到就造成這般轟動。立人直說要請客,一同打麻將的小姐揶揄:「該不會又對人家有興趣?」
表演結束,露萍找機會與韓晨聊聊,經過一番懇切言詞,終於得到對方同意到自宅詳談。沈麗文卻以為她是「老牛想吃嫩草」,堅持要去她家「看笑話」!露萍對韓晨循循善誘,希望他能對女性、特別是母性存有信心,不要總視他人為寇仇。然而,韓晨卻倔強異常,直到他說起從未嘗過「母愛」時,才哽咽地流露真性情,慢慢對露萍打開心房。可惜,韓晨正要說到身世,就被麗文打斷,她告訴露萍,明日老闆韓立人要請大家吃飯……聽到這個名字,她趕緊詢問韓晨是否認識,小韓屌兒啷當答:「我哪認識有錢有勢的大老闆呀!」


露萍赴韓老闆約會,卻先受記者包圍,一位來客稱曾見過她。麗文趕緊追問,來客回憶:當時露萍名為「黃素」,並說她的遭遇很可憐,未婚即生下一子,後來挨不住苦,將孩子拋棄,與有錢人過快活日子。與此同時,韓晨向老李等人提起露萍對自己的關懷,是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母愛」的溫暖。麗文將剛才聽到的爆炸消息告訴韓晨等人,小韓起初不信,但又忍不住懷疑:「難道人都是一樣無恥嗎?」
韓老闆見到露萍頗感驚訝,但為了和她簽訂合約,還是一副客氣模樣,邀她登樓密談。立人表示陳雲已經去世,他也並未再娶,希望與原名黃素的露萍重修舊好。露萍嚴峻拒絕他的請求,跟著立人質問毛毛的行蹤,他竟不責任地說:「當初怕妳拿毛毛威脅我,所以把他送到有錢人家,後來進了孤兒院……至於現在?現在我就不知道了!」還勸露萍別太認真,也休想破壞自己的體面與過去,否則將勾結周七等人對她不利!

露萍向經理告辭,行前卻被喝醉的韓晨若有所指地諷刺。立人氣面子掛不住,罵韓晨是癟三,小韓因此豁出去,指露萍只顧自己、丟棄孩子……露萍打開韓晨始終以毛巾包裹的手腕,就看到當初毛毛留下的疤痕,韓晨氣罵:「媽媽當初把我丟給別人養才燙傷的,我恨她,所以把它包起來!」露萍喃喃:「毛毛,這就是我的毛毛。」
韓晨不明白為何母親要將自己拋棄,露萍解釋:「從未有一天忘記孩子!真正拋棄的人,是韓立人!」韓晨哭倒在露萍膝上,分離十六年的母子終於相認。此時,立人提出一家團圓,但露萍卻要與孩子一起堅強的生活,母子攜手走出韓宅。眾人離去,只剩立人守著豪華的空屋孤獨度日。

5 則留言:

  1. 今天剛剛知道馬兆駿的“上海公園”里的獨白就是盧碧云,在Google里搜索她的名字找到了你的網志,她的形象也是那么那么熟悉又陌生,真的有種別樣重逢的感覺,那純正的國語真的讓人有“恍如昨日”的回味……美好的記憶又被你喚起了,謝謝!

    回覆刪除
  2. 燝凝:
    我未聽過「上海公園」,但可以想像話劇出身的盧碧雲,口條穩重、字正腔圓,確是獨白好手。盧碧雲是我小時最偏愛的奶奶演員,不僅雍容大度,也有女性長輩特有的溫暖感與人情味。

    回覆刪除
  3. 在此替我奶奶謝謝大家的支持與愛護喔^^

    回覆刪除
  4. 您的奶奶確實令人難忘,也謝謝她帶給觀眾這麼多好的作品。

    回覆刪除
  5. 有李麗華演的巫山盟嗎謝謝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