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8月30日 星期六

【廣播】魅力型浪漫硬漢…張沖


魅力型浪漫硬漢…張沖
粟子

「是啊!以前常去吃那兒商業午餐,好像兩百出頭,冰咖啡很不錯,牛排也新鮮,氣氛很好,是台北市很有名的老西餐廳……」聽到粟子詢問張沖(1931~)開店真相,曾為熟客的粟阿姨,連珠砲式介紹「杜老爺」的餐點,壓根兒對明星老闆興趣缺缺。我趕緊拉回話題問:「看過張沖嗎?」「有呀,幾乎每次都看到,他都坐在角落看報,有時候我們會和他聊幾句。」話題進行到這兒,號稱「宅女」的粟子已穿戴整齊、備妥相機,計畫以吃午餐之便,行追星之實。
2004年10月4日,忐忑推開「杜老爺」木門,左手邊的兩人小桌被一位戴鴨舌帽、走穩重紳士路線的高大男士佔據。「是張沖、張沖!」利眼粟媽輕聲提醒,母女追星首戰告捷。正當一心大快朵頤的粟阿姨,戴上眼鏡細細翻閱菜單同時,粟媽已悄悄拖著害羞女兒溜至「目標人物」。「可以麻煩您簽名嗎?」張沖不喟是老闆,見到素未謀面卻流露興奮氣氛的客人,立刻含笑應允,幽雅揮動右手,簽過一張又一張。「可以合照嗎?」或許知道影迷一向不知足,要過簽名必拍照,他邊笑答:「人老啦!不好看!」邊起身整理衣帽。此時,挑好餐點的粟阿姨飛身竄出,三姝與資深帥哥留影紀念,圓滿順利超乎想像。
之後,又去過「杜老爺」幾次,張老闆多在「王牌座」看報喝咖啡,對我一再拿他主演的影片DVD或劇照簽名的舉動,他也是笑顏接下。由於每次見到張沖本人,總忍不住請他簽名,頻繁到連身為母親的粟媽都忍不住幻想:「說不定哪天,張沖會對妳說:『小孩兒,妳到底要簽幾張才夠呀?』」一語道破退隱多年大明星的無奈。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8月21日播出〈電影筆記:明星回顧「張沖」及他主演的電影「慾海情魔」〉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8/21
節目摘要:張沖、電影〈慾海情魔〉
播放歌曲:由樂蒂、張沖主演電影〈魚水重歡〉插曲「朦朧的燈光」(崔萍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張沖
本名張琮田,湖北人。1957年投入影壇、加盟「邵氏」,首部電影為屠光啟導演的〈鳳求凰〉(1958)。隨之以英挺瀟灑的男性形象竄紅,初期以時裝文藝片居多,包括:〈你是我的靈魂〉(1958)、〈千金小姐〉(1959)、〈慾網〉(1959)、〈魚水重歡〉(1960)、〈慾火焚身〉(1960)、〈蕉風椰雨〉(1960)、〈南島相思〉(1960)、〈金喇叭〉(1961)、〈盲目的愛情〉(1961)、〈夜半歌聲〉(1962)、〈黑森林〉(1964)、〈蘭嶼之歌〉(1965)、〈鱷魚河〉(1965)、〈金菩薩〉(1966)、〈慾海情魔〉(1967)、〈黛綠年華〉(1967)等三十餘部,其中飾演失意樂手的〈金喇叭〉,為此時期代表作;古裝片除客串〈紅樓夢〉(1962)、〈武則天〉(1963)及〈玉堂春〉(1964),僅主演黃梅調電影〈潘金蓮〉(1964)。
1967年中,未與「邵氏」續約,以自由演員身份遊走港台,受邀為台灣「堅華」、「龍國」及香港「國泰」、「榮堅」、「東南亞」等公司拍片。由於演技、工作態度皆佳,工作量大增,躍升為最忙碌的國語片男星,作品轉為武俠動作居多,如:〈大丐俠〉(1968)、〈血戰八大盜〉(1968)、台語片〈狼與天使〉(1968)、〈四武士〉(1969)、〈黑豹〉(1969)、〈冰谷魔女〉(1970)、〈錄音機情殺案〉(1970)、〈千面賊美人〉(1970)、〈鬼夜啼〉(1971)、〈冰天女俠〉(1971)、〈大盜〉(1972)、〈愛慾奇譚〉(1973)等數十餘部,並以港幣兩萬元的極高片酬,重返「邵氏」拍片。
1973年,與胞弟張森導演創辦「張氏兄弟公司」,嘗試執導演筒,首作為胡燕妮、鄧光榮主演的〈蕩寇三狼〉(1973)。導演之餘仍繼續以演員身份活躍電影圈,唯形象由小生轉為性格演員,並擔任反派角色。1979年,出品〈老鼠拉龜〉(1979),並自任監製。八0年代,轉入小銀幕並逐漸淡出,專心從事餐飲業。2005年發現罹患直腸癌,隔年經營二十餘年的「杜老爺」遭逢財務危機關門,張沖行蹤成謎,傳言赴香港東南亞一帶調養。回顧從影二十餘年,參與電影超過百部。
張沖的感情生活豐富,曾先後與林黛、凌波、何莉莉等女星傳出戀情。1975年與胡錦結婚,四年後離仳。1986年,和林姓女友再婚,婚後育有一女。


影后密戀
相較同期男星,張沖比陳厚、雷震高大英挺,卻未像喬宏那般壯如健美先生;不若張揚有青年學生的爽朗氣,倒多了幾分摩登感與歐式幽雅。如此魅力,不僅風靡觀眾,也吸引女同事目光,緋聞傳得沸沸揚揚。
拍攝〈慾網〉時,還是新人的張沖和已獲兩屆「亞洲影后」的林黛過從甚密,時常相伴出遊。然而,原本郎才女貌的戀情,卻受張沖父親的堅決反對。張父認為林黛曾與嚴俊同居,後與合作〈金蓮花〉(1957)的雷震走得近,私生活過份多姿,不配與自己的「好青年」兒子交往,甚至揚言不惜為此斷絕父子關係。雖然張沖表示兩人僅是純友誼,且屢屢澄清父親對林黛但並無成見,但他也不諱言:「我們平常很熟。」隨著林黛赴美遊學結識龍繩勛並展開交往,與張沖曾經的愛情成昨日黃花。當然,上述的說法必須是真的曾經交往,不只是「官方說法」的相熟而已。
1961年,影后戀情修成正果,步入禮堂前,記者不忘「過去種種」,寫篇「張沖失去林黛的追記」,以「歷歷在目」的真實筆觸,滿足讀者好奇:林黛曾向張沖保證與龍五的交情「的確是普通朋友」,見他寧違父命仍非卿莫娶的決心,更興起結婚念頭。沒想到,林黛相依為命的母親此時卻投反對票,極力阻止兩人見面。由於阻止力量強烈,女方自覺堅持無益,加上感情轉淡,便「冷冰冰地」向張沖提出分手,轉與龍公子來往……。比起四平八穩的「朋友說」,觀眾更偏好八卦辛辣,畢竟事件發生在娛樂圈而非法律界,「真相」本不是重點。況且公婆各有理,眾人還是撿自己有興趣的聽。
1964年7月,林黛過世的消息傳至正在蘭嶼拍攝〈蘭嶼之歌〉的張沖耳裡,他知悉後,悶聲不吭地坐在沙灘上一晚。劇組工作人員見一向爽朗的張沖如此低壓,背著他悄悄議論:「張沖是真的喜歡林黛。」


梁兄緣淺
自林黛有了確切的另一半,張沖檯面上下都恢復單身,放鬆心情打球騎馬,生活好不愜意。儘管瀟灑依舊,但不知是有心無意,他常與金銓「出雙入對」,兩個「王老五」自稱是「寡佬團」的中流砥柱。然而,清心寡欲的生活沒過多久,愛神再度拉緊弓弦,女主角竟是瘋魔萬千影迷的「梁兄哥」凌波!
隨著〈梁山伯與祝英台〉(1963)空前賣座,關於凌波的一切都極為熱門,各家媒體莫不挖空心思找素材,一則請袁秋楓導演談凌波的報導,即意外探知她與張沖匪淺關係。據時任記者的姚鳳磐導演敘述,袁導請尚未改名凌波的小娟任〈紅樓夢〉幕後代唱,而張沖又時常造訪袁家,兩人因此相識相熟成為「親密的朋友」……不過,張沖赴台拍〈黑森林〉,距離阻斷進一步發展,初萌芽的好感暫時無疾而終。
轉眼,凌波以「梁兄哥」紅遍國語影壇,更憑〈花木蘭〉(1964)奪亞洲影后,與張沖的戀情也有了新發展。1965年中旬,交往已是公開祕密,張沖亦不避嫌表示:「如果說結婚能事先排定計畫,我願意在明天完成終身大事。」聽在觀眾耳裡,等於證實即將修成正果。同年八月,新聞界刊出凌波、張沖已於五日「祕密訂婚」的消息,記者再度使出「現場直撥」招數,揣摩╱幻想當時情境,以下摘自王會功報導:「八與五日這天,張沖與凌波見面,張沖說:『我們兩人要好已非一日,到現在我們的感情已到了應該有表示的階段。』說著隨即取出一只白金的戒指向凌波求婚,張沖說:『今天我們先訂婚。』影后凌波遂把這只白金戒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上……。」
有趣的是,凌波與金漢新婚燕爾,受訪問時提起這段一年前的往事,卻得到截然不同的「證詞」。凌波直言自己與張沖交情雖好,但從未有過婚約:「只有一次和張沖在一起時,他突然給我在手指上套個鑽石戒指,說與我訂婚。我很為感為難,想還給他,又怕傷了他的自尊心。」記者轉過頭問「新郎官」,當時自媒體得知凌波與張沖訂婚感想如何,他心有餘悸答:「那時候我是在台灣拍〈藍與黑〉,突然聽說她和張沖訂婚了,我有如晴天霹靂,呆了!人家說:大丈夫流血不流淚,換上別的可以,但是在愛情上,我是辦不到的。」不過,金漢只是虛驚一場。
時間退回1965年下半,張沖與凌波仍是公認的一對。期間,男方赴泰國拍攝〈金菩薩〉外景,片約忙碌的「未婚妻」還是趁夜撥空趕至機場,並請同行的羅維、劉亮華及林翠多多照顧╱監視。然而,報紙上濃情蜜意的兩人,卻在隔年初爭執冷戰。當初「第一手」報導「訂婚」新聞的記者王會功,對此同樣知之甚詳:「據兩人的友好說,他們一碰到對一件情事的意見有距離,就會發生爭執。他們爭執得罪兇的是兩人何時結婚的問題。」文中提到,凌波推翻張沖農曆年前結婚的打算,理由是交往時間太短、感情尚需要「培養」。此外,凌波認為:女人與男人不同,在沒有觀察清楚對方之前貿然結婚,萬一發生不幸的結果,將是終身的恨事!由結婚日期的歧見逐漸擴張至戀情根基,終至雙方退回訂婚信物、各奔東西。事後,凌波與金漢日漸親暱,未幾結百年之好;反觀正拍攝〈慾海情魔〉的張沖,則利用空檔與喬宏騎馬娛樂,並一度興起與好友移民加拿大,重新開創事業的念頭。
所幸,兩人是在諒解與和好的氣氛下分手,因此當凌波與金漢結婚,張沖雖逃不了發表「祝福」的命運,言談間卻是瀟灑泰然。儘管張沖仍是一派多情形象,但好聚好散的紳士風度,也為他贏得不少好感。


短暫婚緣
與凌波「分手」後,張沖無論感情、事業均恢復單身,獨來獨往於港台兩地。雖然依舊高大帥氣,銀幕上下都是不少小姐追逐的目標,私底下卻是形單影隻。面對記者對先前情場「兩次挫敗」的詢問,張沖先表示不願談過去,要放眼將來,見眾人追問不止,他只得苦笑求饒道:「有一天,當有一個人願意嫁給我,而我也願意娶她時,那時候我就決定要結婚了!」不久,張沖的名字與何莉莉連在一起,卻因女方名星媽的「激烈反對」,戀愛再度告吹。
1975年初,戀情頻頻無疾而終的張沖,終於找到真命天女,再被問起「何時結婚」的問題,他收起慣用的太極拳口吻,乾脆回答:「快了!」而此刻依偎在他身旁的,正是出身台灣的「邵氏」豔星胡錦。胡錦早年曾在台視演出連續劇、做過記者,1969年,22歲的她為導演李翰祥發掘,轉入電影圈發展,拍攝風月片為主,以風騷媚態走紅港台。
張沖與胡錦的戀情始於1972年,經過三年相處,胡錦雖坦言「他真的不錯」,卻還是有所保留:「張沖是很好的朋友,但要做丈夫,嫌『安全感』不夠。」即便冶艷如胡錦,還是對散發熟男魅力的「好朋友」不敢大意。至於張沖,他也對胡錦一位交情頗深的電視記者有所戒備,跟著往來港台、形影不離。雖然疑惑尚在,但雙方都有成家的衝動,終於讓張沖脫離漫長「王老五」生涯。
遺憾的是,這段婚姻僅維持四年,兩人於1979年低調簽字離婚,雙方以「因瞭解而分開」為由,未陷入口水戰或相互指責的痛苦。幾年後,尚屬單身的男方分析失敗原因,語氣誠懇道:「也許我的個性不太穩定!」不同於年輕時故作性格的蠻不在乎,年過五十,外形成熟穩重的張沖,內在也有了相似的轉變。



副業二春
八0年代,張沖的事業版圖由電影拓展至電視,因為工作的關係,時常待在台灣。1986年5月,他與因買車認識的圈外女友林雀屏再婚,兩人不僅是人生伴侶,也是事業上的伙伴,共同經營位在台北市東區的「杜老爺西餐廳」,後更拓展為兩間。
藝人經營副業多如牛毛,但極少聽到能營運超過數十年,1985年開設的「杜老爺」便是其中特例。張沖曾談到從事副業的理念,由此不難看出成功的原因,他表示:「我現在是另外一個人,是個經營小本生意的人,我要重視我的職業,要做就要做得像樣。在心態上要改變,我和太太也洗廁所,為客人開門。我以前像大爺,心態不調整,不能面對。」張沖曾為此斷絕與圈中好友聯繫,直到店面營收穩定才恢復往來。
時常光顧的粟阿姨,對「杜老爺」的西式改良餐點與俐落伙計讚不絕口。她認為該店之所以屹立,與張氏夫妻的辛苦打點和緊迫盯場關係密切,加上食物美味、裝潢典雅氣氛佳,顧客自然絡繹不絕。至於吸引我光顧「杜老爺」的理由…張沖,負責點餐的小妹笑言:「這些年專程來看老闆的人,已經很少啦!」除紅極一時的老闆張沖,不少資深影星也時常來此光顧,粟家就看見迷戀特辣咖哩飯的王羽,吃得滿頭大汗的模樣;更有甚者,與周曼華的「三餐之緣」,也是源自「杜老爺」的驚鴻一瞥。


鼠隊老大
張沖圈內人緣極佳,最知名的例證,就是他與謝賢、陳自強、陳浩、鄧光榮、秦祥林及沈殿霞等六男一女組成的「銀色鼠隊」。由於張沖在其中年紀最長,就像是六人的大哥,因此有馬首是瞻的領導作用。即便後來淡出影壇,只要這些朋友來台,總不忘到「杜老爺」與張沖一聚,是演藝圈少見的真情摯友。此外,成龍只要來台,也不忘「手提」許多香港雜誌,贈與「杜老爺」書櫃。自從成龍知道張沖喜歡在餐廳擺雜誌,便有了這個習慣,他多在行前親自整理裝箱,抵達台北後,再親身送往店內。
其實,年輕時的張沖並非四海性格,甚至還有些內向害羞。直到離開「邵氏」,工作範圍遍及港台,增加不少經驗與閱歷,在待人接物上才有所轉變,即特別重視友誼,很樂於助人,甚至常不考慮片酬客串演出。如此「大哥」風範,不僅使他事業順遂,亦贏得不少知交。


「大消息呀!張沖的店關了,人也不見了!」旅遊返台,習慣性詢問家人期間露失何重大新聞,沒想到傳入耳朵的,竟如此爆炸!記得最後一次光顧「杜老爺」,張老闆還是一派輕鬆坐在店門左手邊的雙人位看報,粟媽和我將所有手邊關於張沖的《南國電影》、《國際電影》等資料拷貝給他。張沖看著年輕時的照片,表情很奇妙,他半開玩笑:「真不喜歡這個人,長得太帥!」大致翻了幾頁,又接著說:「這些剪報我都沒有,當時太年輕,怎麼會想留這些東西?謝謝妳們,這將是我的傳家之寶!」我心裡明白這話帶有不少「待客之道」的圓潤,但聽在追星族耳裡,卻是很貼心的鼓勵。現在回想,儘管感嘆無緣再見大名星,卻也慶幸趕在張沖消失前,把曾經的輝煌印記送還給他。
記憶中,張沖對小自己60歲的女兒非常疼愛,開口閉口都是爸爸經。生意穩定、家居幸福,本以為他就此安度晚年,未料卻逢驟變,積欠債務、店鋪倒閉、癌症纏身、人間蒸發……「杜老爺」消失後的幾個月,碰巧經過東區,請家人順道彎至舊址,只見仲介公司的紙板掛在原本黃底黑字的招牌前,鐵門上也有幾個不整齊的漆字。冰咖啡的柔順滋味還盤旋舌尖,張沖細心招呼的畫面仍鮮活如新,即使親眼目睹人去樓空,還是很難相信關門事實。現在不知身在何處的張沖,或許更無法接受自己費心經營的事業,最後竟落得如此遺憾結局。

參考資料:
1.磐,「張沖口中的林黛」,《聯合報》第八版,1959年10月9日。
2.王會功,「林黛龍五結婚之謎」,《聯合報》第三版,1961年2月11日。
3.本報香港航訊,「銀海幻情 張沖失去林黛的追記」,《聯合報》第三版,1961年2月18日。
4.姚鳳磐,「凌波故事外一章」,《聯合報》第八版,1963年10月29日。
5.趙堡,「台灣影迷偶像 是張沖心上人」,《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5月7日。
6.紫若,「張沖識得愁滋味!」,《聯合報》第十三版,1965年6月19日。
7.黑白集,「凌波之謎」,《聯合報》第三版,1965年8月10日。
8.王會功,「凌波祕密訂婚真相」,《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8月20日。
9.本報香港航訊,「凌波趁夜行 送別心上人」,《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11月25日。
10.王會功,「張沖怨氣沖天 凌波情海生波」,《聯合報》第三版,1966年2月19日。
11.王會功,「凌波波生情海 張沖沖散姻緣」,《聯合報》第三版,1966年2月23日。
12.本報香港航訊,「張沖的戀愛 坎坷轉運了」,《聯合報》第七版,1966年10月9日。
13.本報訊,「風流鐵漢 張沖昨抵台」,《聯合報》第六版,1967年6月9日。
14.本報訊,「談起婚姻事 表示要慎重」,《聯合報》第六版,1967年6月9日。
15.諸戈,「銀河 張沖擅打『空手道』」,《經濟日報》第七版,1967年6月19日。
16.程川康,「胡錦張沖好事近了」,《聯合報》第九版,1973年12月25日。
17.本報香港航訊,「張沖重回香港 接連開拍新片」,《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9月20日。
18.本報香港航訊,「張沖星運亨通 一人趕拍三片」,《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12月13日。
19.本報訊,「片酬二萬港幣 張沖揚眉吐氣」,《聯合報》第十三版,1969年9月7日。
20.戴獨行,「胡錦張沖離台飛泰 或問佳期各說各話」,《聯合報》第九版,1975年3月29日。
21.林意玲,「張沖 僕僕風塵忙得開心」,《聯合報》第九版,1986年2月2日。
22.台北訊,「張沖昨宣布喜訊 下周在台北結婚」,《聯合報》第九版,1986年5月21日。
23.台北訊,「張沖昨天結婚眾星前祝賀」,《聯合報》第九版,1986年5月28日。
24.熊迺康,「消息管道 杜老爺書櫃 成龍補貨」,《聯合晚報》第十五版,1993年5月23日。
25.葛大維,「張沖 銀鼠來敘舊」,《聯合報》D4版,2005年3月31日。
26.粘嫦鈺、王雅蘭,「張沖行蹤成謎 王羽:他在東南亞」,《聯合報》D2版,2007年4月20日。
27.粘嫦鈺,「銀色七鼠 肥肥最受疼愛」,《聯合報》D2版,2007年10月12日。
28.吳昊主編,《百美千嬌》,香港:三聯書店,2004,頁367。
29.吳昊主編,《男兒本色》,香港:三聯書店,2005,頁17~21。
30.邱良、余慕雲編著,《昨夜星光(一)》,香港:三聯書店,1995,頁96。
31.黃玥晴編著,《古典美人樂蒂》,台北:大塊文化,2005,頁297~298。
32.陳珈螢,「傳欠債千萬 張沖牛排館遭噴漆」,TVBS,2006年5月31日。


慾海情魔(Madam Slender Plum)
導演:羅維
編劇:程孺
演員:張仲文、胡燕妮、張冲、羅維、何藩、葉菁(即葉青)、楊志卿、田豐
首映:1967年2月23日(香港)
片長:93分鐘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劇情介紹:
深夜濱海別墅內,陳尚遠(張沖)欲強行與舊情人秀梅(張仲文)歡好。秀梅極力抵抗,情急間順手拿起水過刀刺入對方背部,見尚遠傷重不治,她隨即致電警方,坦承殺人不諱。
探長(田豐)仔細盤查始末,但秀梅僅是淡淡答:「人是我殺的,我認罪還不行嗎?」探長一心釐清案情,再次詢問秀梅殺害尚遠動機及詳細情形。秀梅無可奈何,直言其間糾葛複雜,一切需從她的丈夫王學斌(羅維)談起……。


秀梅的丈夫曾經是個闊少爺,父親去世後留下此棟別墅、規模不小的紗廠與位在渣甸山的房子,家境十分富裕,她和兩個女兒生活幸福快樂。但兩年前,學斌轉投資建築事業,為籌措資金,毅然將紗廠賣去,以購入許多舊樓,認為不久後就能賺大錢。未料,香港發生「擠提」風潮,銀行紛紛緊縮銀根,又以建築業受影響最甚。
某天夜晚,秀梅正照料發燒的二女兒麗蘭(葉菁),大女兒麗蓮(胡燕妮)則忙著挑選與男友大衛(何藩)約會的服裝。麗蓮正想要求父親送給自己跑車為生日禮物,妹妹卻諷刺她不知賺錢辛苦,兩人正鬥嘴,學斌卻喝得爛醉歸來,他嘴裡反覆唸著:「秀梅,我對不起妳!」卻又說不出所以然。隔日,秀梅為麗蓮舉辦生日會,大衛不僅送來豐富禮物,更一早約來樂隊練習。學斌被音樂吵醒,才穿好衣服就接到銀行追債與生意泡湯的電話,他苦笑低語:「什麼都完了!」麗蓮不明就裡,任性要父親送跑車,還要他留下來聽自己唱歌,不准外出工作。一向好脾氣的學斌心亂如麻,大聲要樂隊別再演奏,麗蓮氣罵父親不給面子,秀梅也不理解他為何對孩子發脾氣。
有口難言的學斌,直言自己賺錢養家,如今見女兒嬌縱任性,說兩句重話都不行。夫妻兩爭吵劇烈,學斌脫口而出:「這樣的家我寧願不要,妳們就當我死了!」說完轉頭就走,一向親愛爸爸的麗蘭抱病追出,竟不小心從樓梯滾下身亡。此事在夫妻心中殘下深深陰影。數日後,學斌請託好友李大鵬(楊志卿)帶信給秀梅,表示瞞著妻子,早將所有值錢房產抵押,他認為生意失敗與麗蘭的死都是自己的責任,無顏回家見妻女。


秀梅母女自天堂打落人間,搬入破舊公寓過活,麗蓮任性道:「這裡實在太小!」母親只能好言安慰:「等我找到了工作,再慢慢搬去大點的房子住。」然而,秀梅心中明白,在人浮於事的香港,想找一份職業維持家中開支與女兒學校費用何其容易。她屢屢嘗試未果,見咖啡廳服務員收取小費的欣喜模樣,興起應徵酒店女侍的念頭。
秀梅身材姣好,男客總藉機吃豆腐,為三餐著想,只能含淚忍耐。隨著歲月過去,她慢慢適應燈紅酒綠的生活,同時以自己優勢,賺取不少小費。秀梅工作返家,麗蓮質問母親究竟從事何種工作,隨即拿出圍裙,她氣罵:「要是同學知道我媽是個酒吧女,我還有什麼臉去唸書?」秀梅坦言為了養活女兒,這是不得不的作法,她哭求:「是媽不好,妳罵我吧!」母女倆相擁而泣。

時光流轉,秀梅擔任女侍雖賺不少錢,但認為必須自創事業,才能有所發展,她來找丈夫好友大鵬幫助,合夥開酒吧。店面裝修、女侍培訓等如火如荼進行,不久酒吧開幕,日日客滿,生意十分興隆。秀梅雖然縱橫歡場,但仍將丈夫照片至於辦公桌上,對他念念不忘。
一年過去,秀梅錢越賺越多,麗蓮也不顧母親辛苦,總購買最新最昂貴的衣服。秀梅高興地向大鵬說,她終於購回當初被抵押的房子,完成「回老家」的心願。回到舊宅,不同於女兒欣喜若狂,秀梅憶起往事,彷彿歷歷在目,忍不住傷心落淚。


大鵬帶著一位朋友尚遠到酒吧,原來此人與秀梅為舊友,兩人已有二十年未見。尚遠得知學斌因生意失敗失去蹤影的消息,言語間對秀梅盡是同情,更誇讚她是「最善良的女人」,他若有所指道:「如果我是學斌,我相信我是狠不下這個心。」其實,尚遠垂涎秀梅財色,才千方百計討對方歡心。
尚遠開車至秀梅先前所居別墅,他體貼說:「我已經把它買下!」尚遠解釋本想讓秀梅高興,未料卻讓她感慨萬千,說完更想與秀梅親近。然而,秀梅一心掛念女兒,幾次不著痕跡擺脫尚遠追逐,並藉故詢問尚遠妻子,他卻答:「有資格作我太太的只有一個人,妳明白嗎?」秀梅故意裝糊塗,見他不死心,只好表明終身忠誠學斌一人的立場,但願意以「老同學」的名義與尚遠再見。


尚遠造訪秀梅,巧遇她的女兒,麗蓮驚訝於陳叔叔的年輕,尚遠則讚美麗蓮漂亮。麗蓮生日又近,尚遠藉口邀秀梅母女至夜總會慶祝,麗蓮試穿尚遠致贈披肩,對他印象極佳。
生日當天,麗蓮目睹尚遠成熟瀟灑,不知不覺產生情愫。她對陳叔叔抱怨母親不准到夜總會玩,尚遠不以為然道:「妳又不是小孩,出來玩玩有什麼關係?」並趁機約麗蓮外出同遊。另一方面,尚遠對秀梅也未放棄,他再次詢問是否有意開啟第二春,心如止水的秀梅再次答:「麗蓮的未來就是我的未來。」除了拼命賺錢,別無打算!尚遠見狀決定借「賺錢」藉口,約秀梅隔晚再聚。
尚遠願將購得位在九龍的店面贈與秀梅,但她卻以「沒有理由接受」婉拒,尚遠直接稱:「我愛妳就是理由!」秀梅雖然情緒一度激動,卻還是忍住情緒答:「我知道,可是我不能接受你的愛。」尚遠幾番表白,秀梅仍堅定為女兒付出一切的決定。見動之以情無效,尚遠回到「老朋友」的位置,請秀梅與自己合股開設酒吧。他指自己不懂經營,但願代秀梅盡長輩之責,全力照顧麗蓮。


秀梅忙碌於分店開張,麗蓮透過電話輕聲埋怨:「妳永遠都是那麼忙!」她一人在家無聊至極,獨自聽音樂跳舞取樂。隔日,麗蓮見母親熟睡,留下紙條感謝贈己的美麗洋裝,並提醒她務必記得參加她的義賣活動。秀梅亟欲趕去女兒學校,卻接到工作電話,怎麼也推不掉,只能請傭人致電麗蓮,告知因故無法前往。
麗蓮獨自漫步返家,途中巧遇尚遠,順道搭其便車返家。尚遠向麗蓮解釋,母親之所以如此忙碌,都是因與自己合股的酒龍分店即將開幕。他故作瀟灑問:「妳應該怪我,妳怪我嗎?」見麗蓮微笑搖頭,尚遠繼續道:「讓我想想如何補償妳。」說完,就驅車前往夜總會,跳舞談話好不快樂。
之後,麗蓮時常與尚遠玩到深更半夜,秀梅自大鵬口中得知消息,內心卻是自責:「麗蓮寂寞,尚遠陪她玩玩也好。」大鵬提醒秀梅別為了賺錢忽略家和女兒,但秀梅搖頭說:「我沒有家,只有一個女兒。」言下之意,自己的一切犧牲都是為女兒。大鵬以為秀梅常與尚遠見面,但她卻答:「我跟他只是朋友,生意上的合夥人,沒有什麼。」


尚遠與麗蓮到海灘踏浪,麗蓮一時興起入水游泳。未幾,兩人回到尚遠別墅,麗蓮在他「保暖」的慫恿下飲酒,隨即不勝酒。尚遠見麗蓮熟睡,便趁機佔有她。兩個月後,秀梅接到學校通知,稱女兒曠課多時,麗蓮以陳叔叔言論擋駕,稱女孩唸書沒有,反正早晚都要嫁人。秀梅好言相勸,表示無論女兒要什麼,都能買給她,只要她能好好唸書,麗蓮哭泣道:「我寂寞……妳能買給我嗎?」秀梅想要補償,但女兒卻說:「太晚了!」她僅為自己長期忽略麗蓮自責,未聽出弦外之音,隨即為公事匆匆外出。
來到酒吧,主管紛向秀梅表示,尚遠在外簽帳超過五萬元,幾乎將數月營利全數花光。秀梅無可奈何,只得向尚遠表明立場,請他勿再向公司拿錢,一切等待年尾分紅。沒想到,一向出手闊綽的他卻露出真面目說:「那我現在哪來的錢花?不瞞妳說,我根本就沒錢。」原來,尚遠住得別墅是租的,九龍的店面也是租來的……秀梅冷靜答:「那是你自己的事,要公私分明!」此時,尚遠使出花言巧語,再度向秀梅求婚,並稱如此便不需分公私:「妳專心照顧酒吧,我幫妳照顧麗蓮。」秀梅堅持公事公辦,願給予他與己相同的薪水,尚遠則一派輕浮,似另有辦法。
隔日,麗蓮與尚遠來到秀梅開設的酒吧。母女進辦公室密談,麗蓮劈頭便提出要與尚遠結婚,秀梅先好言相勸,但女兒卻諷刺她:「我知道妳的錢是怎麼賺得!」、「妳還不是十九歲就和爸爸、尚遠鬧三角戀!」、「他現在對我百依百順,什麼都告訴我!」秀梅直言女兒已被尚遠迷惑,但麗蓮認為是母親嫉妒,氣得秀梅含淚將她趕出。事後,秀梅認為自己應為麗蓮的事負最大責任,可惜一切都已太遲。


尚遠謊稱所有的錢均投資失敗,莫說當初答應的第一流的婚禮、環遊世界的蜜月旅行,連眼前生活都出問題。尚遠故意說不能讓妻子辛苦,實際卻是引誘麗蓮說:「我出去賺錢!」
麗蓮為維持生計,在夜總會擔任歌星,此事透過大鵬轉告,傳至秀梅耳裡。秀梅見女兒賣唱,心裡萬般不捨,麗蓮雖能體會母愛,她卻堅稱自己喜愛這樣的生活,藉此養活她和尚遠的家。當晚,麗蓮提早回家,竟看到尚遠與一冶艷女子(于倩)幽會。她氣得要離開尚遠,他卻吊兒啷噹道:「沒那麼容易,因為我不想離開妳!」並邊打麗蓮邊說:「我玩女人是我的事,憑妳賺得那幾百塊錢,養得活我?」


麗蓮演唱時想起尚遠無情,傷心痛苦落淚。一曲唱罷,她應客人邀請前來,未料此人竟是失蹤多時的父親學斌。兩人聯袂回到舊宅,秀梅下班後,見到久違的丈夫、女兒,忍不住痛哭失聲。
王家開派對慶祝團員及女兒生日,眾人均驚嘆麗蓮美貌,更起鬨讓大衛與她跳第一支舞。秀梅見到尚遠現身,由於擔心他將與女兒的關係公布,破壞麗蓮名聲,只得同意隨他離開,商談解決之道。來到別墅,秀梅願以兩家酒吧換回女兒自由,尚遠點頭同意,還提出一個附加條件…就是秀梅。兩人追逐扭打,秀梅為求自保,只得將水果刀刺進尚遠背部…….。


說到這,秀梅掩面哭泣,探長正欲提問,站在一旁的學斌反而坦承人是自己殺的。學斌指出,當日本想借派對介紹麗蓮給大衛父母認識,卻看見尚遠現身,他擔心秀梅安危,於是跟隨兩人來到別墅。正當妻子被尚遠壓在躺椅之際,他便隨手拿起水果刀刺殺。學斌痛苦解釋:「他傷害了我的家庭、傷害了我的女兒、傷害了我的妻子,我忍無可忍,把他殺了!」
此時,聽到父母搶著認罪的麗蓮大喊:「人是我殺的!」秀梅責怪她為什麼不離開,學斌同樣搖頭嘆息。探長觀察三人神情,向麗蓮詢問真相。麗蓮稱,她見母親與尚遠離開,悄悄尾隨在後,見兩人糾纏一塊時,趁機將刀刺向尚遠背部。事情發生後,秀梅與學斌急忙要女兒離開,並說會想辦法解決……麗蓮不忍父母為她承擔殺人罪名,決定回來自首。儘管秀梅仍堅持自己殺人,但探長已看清始末,認定女兒的證詞可信度較高。見母親痛不欲生,探長好言安慰,若麗蓮所說皆真,法官想必會給予輕判。
清晨,麗蓮在警方戒護下離開,秀梅與學斌望著晨曦,內心盡是感傷。

6 則留言:

  1. 粟子见到张冲了?哈,这么年纪大的演员也会打太极啊,哎,无趣,看到你这么多珍藏不感动一下???演员啊!

    年轻时他头发就少,所以年老就秃的厉害,同意你的说话,张冲的脸给人很老成稳重的感觉,年轻时就不象帅哥,是有点MODERN和老克拉的感觉。

    想不到张冲有这么多恋情,而且都是和顶级红星,我只知道他和胡锦的一段婚姻,银色鼠队中老大,其他知道很少,邵氏电影多见他演那类007没有什么内涵,倒是琼瑶片中的〈却上心头〉演的还可以哈哈

    前几年他还为成龙赛车杯,银色鼠队的秦祥林邓光荣都来上海参加啊,他行动不便,不过听说他真的很好客,肥肥与他们几人只要他一召唤,他们都会飞奔过去,不知道银色鼠队是怎么样的一个鼠队,粟子能介绍些他们的资料吗?我只关心邓光荣,他们好象有一部〈银色大队〈的电影吧,而且邓光荣脾气火爆,那时因为出车祸撞人在警察局,导致让秦祥林演一帘幽梦角色,他气的和秦祥林打起来,不过吵的快也好的快,他这人不长心眼的哈哈。

    回覆刪除
  2. shesely:
    張沖先生很有風度,我們是去他經營的「杜老爺」咖啡廳用餐,途中還順看見來此吃超辣咖哩的王羽,以及老牌影星周曼華。
    我有文章曾談過鼠隊,現在忘記是哪一篇,找到時再告訴您。據我所知,鼠隊是張沖等人見外國有銀色鼠隊,才自發組起的隊伍,有沒有拍電影我不清楚,但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肥肥沈殿霞是唯一的女生,這些哥哥們都很愛護她。
    附帶一提,您的留言篇篇豐富,我光細細欣賞都來不及,回應可能得慢慢來,請您見諒。

    回覆刪除
  3. 张大哥走了

    回覆刪除
  4. 請問有沒有詳細一些的資訊或報導呢?非常感謝!

    回覆刪除
  5. 張大哥是一個好人,晚年因被人拖累不得不離開台灣,他為了多陪女兒幾年,努力和病魔對抗,卻還是在3月1日離開人世,我相信他一定會上天堂!也感謝你一直對他的信任和推崇,他生前沒對不起任何人,只是晚節不保,對他真不公平,希望他能和好朋友們在天堂互相陪伴!

    回覆刪除
  6. 您好:
    很遺憾知道這個消息,記得幾年前至杜老爺用餐,張沖先生的氣色精神都好,對人也很親切。
    冒昧請問,張沖是於今年3月1日離世?您是如何知道此消息,因張沖自離台後即音訊杳然,我始終希望他能戰勝病魔。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