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9月8日 星期一

青藏鐵路…迷醉風景‧暈眩腦


青藏鐵路…迷醉風景‧暈眩腦
粟子

自上海發車的青藏線,風塵僕僕抵達氣溫降至個位數的西寧。身強體壯的粟家三口,立刻發揮訓練有素的自立精神,又拉又推,以令服務員小哥咋舌的高速,將行李抬進車廂內的狹窄走道。然而,此刻動作敏捷、肌肉粗勇的台灣超人,萬萬沒想到,經過近24小時的鐵路「摧殘」,竟成為精力盡失的拉薩肉雞!?
「快看,這是可可西里呀!」肩負瞭望手職責的粟爸急急提醒,遲遲不見回話,轉頭一看,只見暈眩吸氧的粟媽已是半昏迷問:「啊!到拉薩啦?」同屬軟弱狀態的粟子小姐緩緩答:「唉!還早!」望著窗外冰凍湖水與湛藍天空搭配的空靈美景,母女卻是檔腦袋轉速下降,被疲憊旅途折磨得眼盲耳聾,一心只想早早脫離苦海。

原刊登處:Nownews今日新聞(原Ettoday東森新聞報)
原刊登時間:2008年9月8日
原刊登網址:玩家經驗/搭青藏鐵路 迷醉風景‧暈眩腦


小哥亂睡?
「床單怎麼這麼亂?一定剛有人睡過!」粟媽見床鋪大亂,又看服務員小哥一頭亂髮,立刻推理得知「肇事者」。粟媽直覺床單已是「二手貨」,便請睡眼惺忪的他提供乾淨床組,「唉~這沒關係,咱給您鋪整不就得了!」小哥一派輕鬆,隨意用手將床單「撫摸」兩下。深知母親大人整潔習性的我,知道他犯了大忌,擔心粟媽火大,只得努力打圓場:「沒關係,我們自己弄,給個乾淨的床單就好。」「唉呀!這真沒事兒嘛!」粗枝大葉的小哥臨行前仍堅持立場,似乎覺得:「我又不髒,不過睡一下而已,幹嘛要換床單?」
和車掌攀談後才知,青藏鐵路多雇用男性服務員,除了應付突如其來的安全問題,也在「工作條件太苦」,連硬漢都不定撐得住!據服務粟家車廂的小哥陳述,他們自上海發車後,必須隨傳隨到,因此只能在值班室內的椅子上靠著瞇一會兒,其中辛酸難以言傳。「所以才會倒在咱們床上……」我內心暗自接口,對小哥弄亂自家床鋪的事稍稍釋懷。
更累的還在後頭……列車抵達拉薩後,車上人員也只能在車內休息,待隔日發車又繼續工作,直到三天後返回上海。「咱有向上反映,給大家伙在拉薩蓋宿舍,否則一天到晚都在車上,真是磨人呀!」餐車大師傅無可奈何,同樣來自上海的眾工作人員苦笑點頭,氣氛一片悽慘。聽到這兒,負責打雜的小師傅插嘴道:「以為這兒錢多,當初還高興呢!現在……唉~」不說也罷的感嘆,反映超乎想像的沈重。

六級搖擺
喀答、喀答、喀答喀答喀答…….自登上超熱門的青藏鐵路車廂,便時時處在搖擺狀態,情形進入凍土區更為嚴重,連上廁所都得紮穩馬步。在海軍打滾二十餘年的粟爸,推估至少有五、六級風浪之譜,嚇得暈船粟只敢少量多餐。
和服務人員串門子時,咱們提起先前搭乘「大草原號」(北京至內蒙古呼和浩特)及上海、西安一帶火車的經驗,從沒晃得如此厲害。說到這兒,只見列車長輕聲坦白:凍土區地基不穩定,克服安全要求已是技術頂點,但平穩舒適便談不上了!相較只有「一夜情」的旅客,和青藏線「生死與共」的隨車乘務員痛苦指數不言可喻,好不容易從上海搖到拉薩,不出12小時候,又得從世界屋脊回到東方明珠……「幾個月都見不上咱娃娃幾面!」日夜駕駛鬼斧神工的世界級鐵路,列車長卻是付出身體健康與家庭幸福搏三餐。


粟媽倒地
一向被女兒戲稱「壯如牛」的粟媽,此番進藏卻搖身變為氣若遊絲的黛玉,不僅大犯高山症,離開拉薩後更腿腫難消,直至返台週餘才逐漸恢復。然而,回顧病痛源頭,則得回到踏上青藏線的那一刻……。
「真羨慕你們,我一夜沒睡!」在船上渡過大半人生的粟爸,對搖擺早已視而不見;而號稱「晚安三秒」的粟子小姐,儘管身體像球一般滾來滾去,仍舊睡得沉沉。唯獨眼球血絲滿布、眼浮黑圈的粟媽,翻轉整夜無法成眠,隔日清晨,她呆滯望著大睡特睡父女檔,語氣盡是羨慕。據粟媽描述,自己是被「六級風浪」搖得頭暈腦漲,儘管精神疲憊不堪,卻怎麼也無法進入夢鄉。「看你們呼哈大睡,真恨呀!」列車轉進凍土區,擺幅有增無減,粟媽有一搭沒一搭地打瞌睡,管他犛牛、藏羚羊全都視若無睹。眼見娘親日漸衰弱,我想起驗票時小哥發送的吸氧管,「只要插進您床頭的『供氧口』就能用了!」「哇!這麼貼心!」當時活蹦亂跳的粟媽,萬萬沒想到有虛弱吸氧的一天……。
吸氧管屬拋棄式,兩個小洞放入鼻孔,便有源源不絕的空氣灌入。然而,正當快發高山症粟媽與愛嚐鮮女兒猛力吸氧時,耳畔卻不時傳來列車的貼心廣播,內容概要是:「若感到不適,可使用本列車提供的吸氧管,但絕不能產生依賴,否則將引發更嚴重的高山症反應!」「蝦米?」粟媽急急扯下管子,細細聽取原委。實際上,對已因空氣中含氧量不足而身體異常的人,吸入氧濃度較高的氣體確實有助緩解症狀,但此方式對即將進入拉薩的遊客來說,卻如飲鴆止渴…身體恢復需要濃度較高的氧,但進入西藏後卻面臨缺氧,如此來回震盪,高山反應反更加大!「請您勿持續吸氧!」廣播不時提醒,深怕初來乍到的咱們不知輕重,貪圖一時舒服,卻換來倒臥拉薩的結局。


「總算可以下車啦!」列車停妥,昏沈粟媽仍處在搖晃狀態,更慘的是,這只是西藏行痛苦的開端……她無奈解釋:「都是因為沒睡好,才會一路慘到底!」返回台灣,粟家又因氧氣太多而暈眩整天,令我不禁感嘆:「氧少暈、氧多醉,人真是一點兒用都沒呀!」


圖片說明:
1.沿線景致超美,可惜人也超暈
2.來自台灣的泡麵也漲鼓鼓
3.(左)引鴆止渴的呼吸管、(右)高山症侵襲,粟媽倒床不起
4.貨真價實的犛牛大隊!
5.西藏高原隨時看都超美
6.在無人區車站包得密佈透風的工作人員
7.徹底進入5000m以上高海拔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