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9月11日 星期四

【廣播】相濡以沫的老少真情…〈老莫的第二個春天〉


相濡以沫的老少真情…〈老莫的第二個春天〉
粟子

五十出頭的老莫,輾轉得知妻兒過世,頓覺一切懸空,面對空蕩蕩的家,他決定將積存多年的金子當去,換來一個芳齡十七的魯凱少女……〈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取材台灣屢見不鮮的買賣婚姻,一方是小有存款的老羅漢腳;一方是年華正茂的窮戶女兒,前者拿多年打拼賺來的錢去買後者的青春,似是「寸金可買寸光陰」。無奈婚姻不是一日合約,兩人必須朝夕相處,年貌相當況且衝突處處,遑論只看一眼的盲婚啞嫁。
〈老〉片相當程度美化老少配的問題,特別是玉梅對老莫的尊敬,彷彿與生俱來的忠心。她多次將父親與丈夫相提並論,頗有「敬夫若父」的意思,看到這兒觀眾或許會想:「要是能買到這樣的太太,我也願意!」其實,相對老實憨厚的魯男子老莫,真正特別的是玉梅,她對老莫恩情的「湧泉以報」,雖然少了幾分言語鋪陳,卻營造出另一種「盡在不言中」的感動。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9月11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第二十一屆金馬獎及電影「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9/11
節目摘要:第二十一屆金馬獎介紹、電影〈老莫的第二個春天〉
播放歌曲:〈老莫的第二個春天〉主題曲「第二個春天」(孫越、潘越雲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老莫順手
〈搭錯車〉(1983)開啟孫越另一波事業高潮,面對排山倒海片約,更顯謹慎用心,幾番考慮,接下〈笑匠〉(1984)裡曾經繁華閃亮的老藝人與〈老莫的第二春天〉的退伍軍人老莫。記者好奇孫叔叔如何取捨,他認真答:「主要是這兩部戲的人物性格都很鮮明,故事也感人,比較容易進入角色。」為了避免發生軋戲困擾,兩家電影公司「新藝城」和「高仕」還特地到法院公證拍片日期,孫越搶手可見一斑。
私底下的孫越時時琢磨演技,認為自己必須完全投入角色,以達到傳神且具說服力。面對這位硬底子藝人,〈老〉片的導演李祐寧也讚嘆:「不喟是二十年的火喉。」因為只要「簡單的告訴他我所要的感覺」,孫越便能「毫不猶豫的在戲裡生活起來」。不過,當導演虞戡平與孫越合作〈台北神話〉(1985)時,卻要說服他減低「知性」的一面,用自然單純的直覺去演戲,反倒成為孫越的一大挑戰。
繼「啞叔」之後,「老莫」同樣成為金馬影帝大熱門,開獎當天,從陸小芬嘴裡吐出的卻是港星李修賢。儘管「眾望非所歸」,孫越依舊發揮幽默本領,於頒發最佳女主角時逗樂觀眾。不同於影圈老前輩的瀟灑釋懷,得知影后無望的姚煒,只得趁換衣空檔暗自垂淚,畢竟好戲如〈金大班的最後一夜〉(1984),此刻不得更待何年?


演員崛起
八0年代初,一批「新銳導演」快速崛起,他們著重個人創意的實現,地位也由「配角」轉為操縱整部戲生命的「主角」。至於在演員遴選上,也一反考量票房、爭取大卡司的觀念,而以適合角色為主,甚至招考新人或在各行各業中尋找。〈老莫的第二個春天〉雖仍由專業演員擔綱,但眾人粗布短衣,全無耀眼明星光芒,和過去臉掛濃妝洗澡睡覺、穿西裝皮鞋爬山的「夢幻」場景截然不同。
除新科影帝孫越,〈老莫的第二個春天〉的另外兩位主角張純芳與陳震雷也屬演技派,接演該片的前一年,分別以〈小畢的故事〉(1983)及〈失去監獄的囚犯〉(1983)入圍第二十屆金馬獎最佳女╱男主角。因此,當〈老〉片開拍時,便預期是一場高水準的演技競賽。其中,當時才二十出頭的張純芳,因稱職詮釋來自魯凱族的純樸少女,獲得來自國內外片商親睞,機會甚至比大牌明星還好。記者分析張純芳走紅原因,認為她雖然「外型平凡不出色」,但氣質清純自然宛若鄰家女孩,加上不慍不火的自然風格,確是影圈中難覓良才。
為真實呈現片中原住民的生活,外景隊遠赴高雄縣六龜鄉多納村取景,石板屋、自然生動的族人……為電影增色不少。此外,飾演當地少女的張純芳不僅得穿上傳統服飾,懷中抱著嬰兒,頭上還勒掛著沈重小米袋,開口更是一串串苦練苦背的魯凱語。儘管角色與過去經驗大不相同,她仍發揮滴水穿石的感染力,舉手投足便能傳達無數訊息,再配合爐火純青的孫越,試問電影怎能不感人?唯一可惜的是,和另一位飾演魯凱少女張蓓心對比,張純芳的外型顯得不夠「原住民」,若非她三不五時說族語、販賣山地口味的小米麻薯,很容易忘記她在片中的魯凱族身份。雖說張蓓心也是「假冒」,但她皮膚黝黑、大眼睛,簡直「以假亂真」,無形中削弱女主角的說服力。


盜版難防
電影才上映,錄音帶店便「貼心」奉上盜版,消費者算盤打得精,索性回家細細品嚐。電影公司眼見「銀子別抱」,只得努力想辦法補救,出品〈老莫的第二個春天〉的「高仕影業公司」索性將錄影帶版權以一元的象徵價格賣給「三一」,由其全權負責〈老〉片下檔兩個月後發行錄影帶的事宜,並但書要求「三一」對不法業者追究到底,藉此以最低廉的價格打擊盜版商。
「高仕」本想「犧牲自己照亮眾人」,待出租錄影帶步上正軌,便能徹底擺脫盜錄業者糾纏。沒想到,魔高一丈,〈老〉片上映十天前,錄影帶已處處可見,「高仕」大怒,揚言向未盡查察義務的「三一」提告求償。所幸,盜版風波未影響電影賣座,售票口出現大排長龍榮景,此風潮更蔓延至香江,破天荒在「邵氏」院線全線上片。有趣的是,影片在港上映時,許多精心設計的感情高潮戲,在場觀眾都哈哈大笑(猜想可能有老莫、老莫與妻子玉梅、玉梅送行時行舉手禮三段),未發生在台上映時觸動人心的效果,凸顯不同文化脈絡下,對閱讀電影的不同角度。


金馬肯定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獲得第二十一屆金馬獎最佳影片殊榮,影評藍祖蔚認為:「代表著近年國片朝本土化發展的潮流中,另一股經過反省,避開定型模式,而能兼顧包裝與品質的佳作。」實際上,八0年代吹起的「新電影」,大多將注意力轉向命運╱生活邊緣的小人物,一如〈老〉片中被歷史冷落的老兵與被家庭忽視的原住民少女。不過,以此片獲得最佳編劇的吳念真卻坦言,他的原始構想是悲劇,但還是為了商業考量重新包裝。
回顧評審過程,一位年輕的評審員卻顯得不甚滿意,受訪時搖搖頭道:「沒辦法,支持創新和藝術價值的票總是不夠。」最佳影片項目投票時,〈老莫的第二個春天〉與〈風櫃來的人〉壁壘分明,最終前者在「老派」的支持下擊敗「新派」,以八比七險勝。我的看法是,既然金馬獎是以商業為片主的競賽,也應將商業考量放入評審標準,支持創新藝術固然重要,也不能顧此失彼。如此所有想得獎的導演都去拍「會得獎」的電影,不就像電視台為得金鐘獎而量身打造的「金鐘劇展」,本末倒置,模糊當初設立獎項的初衷。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每位演員都是高手,導演編劇亦十分優秀,故事簡單流暢,片尾回應偏好「Happy Ending」觀眾,讓老莫牽著大腹便便的妻子,迎向幸福的第二春。若前幾年,肯定會嫌電影不清不淡,看來不過癮。然而,或許因為年歲漸長,對激動迂迴的劇情不再著迷,反而開始欣賞這類頗具餘韻的溫馨小品。


參考資料:
1.台北訊,「孫越簽下明年戲約」,《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3月25日。
2.台北訊,「老莫的第二個春天開鏡」,《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3月28日。
3.章陵,「導演逐漸成為國片的主宰」,《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5月11日。
4.楊士正,「片場巡禮 張純芳相親 頭重手也重」,《聯合報》第十二版,1984年5月16日。
5.台北訊,「錄影帶版權步入正途 老莫的春天一元賣斷」,《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5月29日。
6.林意玲,「孫老越演老角色入木三分」,《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6月8日。
7.台北訊,「新片老莫迭遭盜錄 高仕惱火要告三一」,《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7月21日。
8.林意玲,「認真拍攝的國片 才能被觀眾接受」,《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7月26日。
9.林意玲,「張純芳 戲約應接不暇」,《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9月9日。
10.台北訊,「老莫 下月在港上映」,《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11月1日。
11.本報訊,「麥當雄響應掃黑 孫越春風滿面 姚煒後台掉淚 楊惠珊服飾誘人」,《聯合報》第三版,1984年11月19日。
12.台北訊,「評審分兩派 新舊不相讓」,《聯合報》第三版,1984年11月19日。
13.台北訊,「吳念真劇本得獎 感念記者故友」,《聯合報》第三版,1984年11月19日。
14.藍祖蔚,「最佳影片老莫的第二個春天 深具鄉土特色」,《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11月19日。
15.林意玲,「老莫 在港叫座 意義不凡」,《聯合報》第九版,1984年12月5日。
16.林意玲,「孫越 面對自我的跨越」,《聯合報》第九版,1985年8月6日。
17.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張純芳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Second Spring of Mr. Mur)
導演:李祐寧
編劇:吳念真
演員:孫越、張純芳、陳震雷、張蓓心、文英、陳慧樓
首映:1984年7月31日(台灣)、8月12日(香港)
出品:高仕電影股份有限公司(台灣)
主題曲:第二個春天(孫越、潘越雲演唱)
獲獎:第二十一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原著劇本(吳念真)
劇情介紹:
跟隨國民政府來台的莫占魁(孫越),人稱「老莫」,自軍中退伍,當晚先投靠即將結婚的老戰友常若松(陳慧樓)。老莫送他許多日用品,並笑稱:「以後是兩個人用啦!」老兄弟談論同僚現況,羨慕曹大順跑船賺入大把鈔票,老常感嘆:「他可以,我們就不行了,幹了半輩子伙夫,一肚子油水。」
老常通知老營長結婚的消息,看到對方回信,才知老莫於老營長兒子赴美讀書時,贈與二十萬旅費。老常好奇戰友如此大方,老莫笑而不答,只是一面看信、一面讚美:「嘿,有出息,博士咧!」並滿足道:「二十萬!二十萬能買這麼個乾兒子?」老莫想見見老常的「新媳婦」,老常拿出照片,裡面是一位大眼睛、皮膚黝黑的魯凱族少女(張蓓心),惹來老莫讚嘆:「真嫩呀!這麼漂亮,怎麼找的?」「怎麼找?」老常拿出一疊疊鈔票,邊放在地上邊說:「頭找到了,胳臂找到了,這是兩條腿……」弦外之音不言可喻。深夜,老莫與老常同榻而眠,老常不明白他還有三年役期,為什麼提早退伍,老莫默默凝視前方,腦海浮現日前老營長的一番話……
營長的三弟自大陸來信,內容除了向他要錢,還提到老莫的妻兒。原來,兩人的日子過得還好,但越南與共匪打仗時,兒子虎兒徵召未歸,沒多久,妻子也病重過世,埋在老家田埂裡。營長夫人勸老莫回部隊千萬別說,以免犯了忌諱,得知噩耗的老莫,默默做出退伍的決定。


老常結婚當日,新娘瑪娜忙著招呼親友,與拘謹的老新郎很不相稱,瑪娜的媽媽與掮客忙著數鈔票,眾人幾乎忘記需一桌桌敬酒的禮數。酒酣耳熱之際,掮客湊到老莫身邊問:「你結婚了沒?」稱退伍軍人有多少錢,要什麼樣子的女孩,自己最清楚,可以幫忙介紹。老莫對此人視而不見,筆直衝向前來祝賀的老長官,行舉手禮道:「營長好,夫人好。」
老莫詢問「乾兒子」現況,只見營長一臉不悅。原來,他娶了一名外國媳婦,直到離台前一日才與營長夫婦聯繫,連父母都難見一面,遑論拿二十萬支持他的「乾爸」老莫了!春節,老莫一人在家看妻兒舊照,聽到屋外鞭炮聲,便笑盈盈出門發紅包。他看著原本欲帶回家鄉贈與妻子的金飾,決定拿去換現金,並想著老常「頭找到了,胳臂找到了,這是兩條腿……」一番話。

老莫拎著一串香蕉去探老常,瑪娜大剌剌坐在門口,邊塗指甲油、邊聽音樂。她見到老莫,不耐煩地大吼一聲:「喂!有人來找你啦!」不一會兒,就見老常帶著黑假髮,手捧洗一半的衣服慌慌張張跑出來,老莫既尷尬又無奈。老常得知同僚想找太太,以過來人勸他務必多看看,別只聽中間人的介紹。
老莫與掮客來到位於高雄縣的卑南族部落,見到即將娶進門的妻子古玉梅(張純芳)。玉梅父母誇讚女兒做事勤快,掮客也稱老莫老實可靠。未幾,手抱嬰兒、身背重米的玉梅返家,她明白老莫來意,仍自顧自地做事,老莫少了做新郎的快樂,心緒更添複雜。
婚禮當天,台上老營長從剿匪抗戰講起,台下已吃喝成一片。玉梅心裡掛念日夜照顧的弟弟,又看見長輩收下禮金,內心一陣悵然;不同於瑪娜母親的理所當然,玉梅母親神情哀傷,對女兒感到虧欠。老營長離去前,老莫與新婚妻子送行,火車啟動,玉梅學老莫行舉手禮,臉上露出單純笑容。


老莫與玉梅搬入新居,房東太太(文英)正與左鄰右舍談論這對「老夫少妻」,眾人以為女方絕對是為錢出嫁,等對方死了就能拿遺產。房東擔心被兩人聽到,另一人卻說,一個是「番仔」、一個是「外省仔」,都聽不懂啦!沒想到,玉梅恭敬對房東道:「多謝啦!歐巴桑。」嚇得嚼舌根的鄰人驚嘆:「糟了,那個番仔聽得懂耶!」
洞房花燭夜,玉梅低頭啜泣,想得盡是「母親回家沒」、「弟弟誰照顧」等瑣事,老莫不禁暗罵:「妳怎麼光想這種無聊的事呢?」他體貼安慰玉梅,自己比岳父還大,他都能照顧一個家,我怎麼會照顧不了妳?玉梅直言老莫比父親還好,因為他酒後不會打人,老莫深覺妻子老實,相處氣氛融洽。老莫本想著進一步發展,未料,玉梅仍將弟弟掛在嘴邊,令他氣餒不已。
清晨,老莫見玉梅邊唱「就在今夜」邊曬衣,露出滿足笑容。用早餐時,玉梅呆立一旁,並說在家都是等爸爸吃完才輪到自己,老莫無奈:「我是妳丈夫,又不是妳爸爸!」見她仍穿著昨天結婚的洋裝,不解妻子為何不換其他衣服,玉梅答:「衣服都要留給弟妹,所以都沒帶來。」老莫拿錢示意玉梅購買新衣,令她既不解又感謝。

玉梅勤力整理房間,同鄉瑪娜與一班騎著摩托車的太保前來,要玉梅將家務丟給老頭,與他們出遊玩樂。幾番說服,玉梅仍表示要等丈夫回來吃飯,瑪娜誇她是個好太太,相約下次再見。與此同時,工人金樹(陳震雷)送瓦斯到此,碰巧玉梅想買菜,房東太太建議她不妨搭金樹便車。金樹曾在山區打工,會說簡單的卑南語,與玉梅相談甚歡。
老莫回家,房東太太將瑪娜與金樹的事加油添醋轉告,使他情緒大壞。老莫怒氣沖沖,氣罵妻子將房間弄得一團亂,玉梅只是默默地繼續整理。深夜,老莫見玉梅盯著牆上劉文正的海報,心裡不是滋味,不知哪來的膽子,終於和玉梅成為名符其實的夫妻。老莫想更親近年輕妻子的想法,趁晚上學唱「就在今夜」,玉梅見老莫購買新錄音機,興奮地抱住他說:「你怎麼知道我想要這個。」老莫靦腆答:「怕妳白天無聊。」


老莫在清潔隊的同事時常幫忙出主意,認為讓妻子懷孕是第一要務,於是推薦他喝蛇酒,才能生出男胎。返家後,老莫急急測試成效,玉梅卻輕聲開口要錢,老莫直言錢是兩人的,但玉梅的日子比自己長,若先花光,以後便沒有依靠。
隔日,老莫遍尋不著玉梅,衝進屋看到錢沒有短少,卻還是怒氣難消。未幾,玉梅與金樹一同出現,原來玉梅想開店賣麻薯,完成和母親的多年心願,才會向老莫拿錢,請金樹找攤位、買設備。玉梅將往事娓娓道來,說完,亦想聽聽丈夫的過去,老莫與玉梅牽著手,思緒回到小時在山東的日子。
小米麻薯店開幕,金樹奮力招攬生意,晚上又送瓦斯到玉梅家,三人喝酒吃飯,玉梅酒量極佳,使金樹印象深刻。回到房間,老莫和玉梅樂得數銅板,玉梅問丈夫若賺大錢想要什麼,老莫稱想要一個籍貫山東的兒子,玉梅笑言會努力。


老莫夫妻到戲院看電影,碰巧看到瑪娜與年輕男子勾肩搭背。老莫一時氣不過竟與他們打成一團,將被圍毆之際,幸得玉梅挺身而出,才將一群太保擊退。老莫佩服妻子如此「能打」,玉梅卻說時常看父母互毆,以致自己練就一身好功夫。說完,她也擔心瑪娜處境道:「她這個樣子,以後怎麼死都不知道。」


老莫去找老常,已經人去樓空,路過鄰居稱老常出海賺錢,妻子瑪娜則幾乎將家具變賣一空。老莫感嘆會娶年輕妻子就是想要個孩子,但鄰居卻答:「到時是誰的也不知道!」回到家,老莫見玉梅和金樹邊唱邊做麻薯,好不快樂。老莫謊稱遇到瑪娜,藉機對玉梅透露,妻子若想和「年輕人」一起,他非但不會要回聘金,還會放她自由……
隔日,金樹又來幫忙玉梅賣麻薯,引來友人揶揄。不久,瑪娜跑來借錢,她眼神渙散告訴玉梅,自己一點都不愛老頭,只喜歡和同年齡的人玩樂,並問玉梅:「妳也不愛老頭嘛!」說完,瑪娜搶著錢箱就跑,玉梅大受打擊。


老莫得知營長重病,亟欲北上探望。行前,玉梅又塞一包錢給老莫,她誠實道:「人家認我們以後的孩子是他孫子,他不等於是你爸爸嗎?」火車啟動,玉梅主動行舉手禮,並哽咽說:「一定要寫信給我!」
金樹得知老莫遠行,內心十分欣喜,反倒玉梅不明就裡。玉梅赴診所檢查,得知懷有身孕,返家時遇見因毒癮沈重消瘦虛弱的瑪娜。瑪娜稱偷來的錢都遭男友搶去,悔恨萬分,她一心想回到山上,卻為時已晚。玉梅想借錢給她看病,轉眼已不見同鄉蹤影。
晚間,玉梅一面聽音樂、一面包麻薯,沒想到收音機裡竟傳來老莫的聲音。原來,老莫看見妻子與金樹唱歌時有感而發,直覺兩人才是一對,希望趁此機會離開,他會將一切手續辦妥,如此比較「光明坦蕩」。玉梅聽完,內心五味雜陳。
金樹來訪,稱覺得老莫對玉梅很兇,並說:「一個老芋仔有什麼好?」、「妳會不會寂寞?」等曖昧語詞。金樹表示自己存了三十萬,兩人可一起打拼,說什麼都比和老芋仔好……金樹想和玉梅相好,但她卻激烈反抗,金樹本不以為意,未料玉梅真刺他手臂一刀,堅決維繫與老莫的婚姻。

老莫在老營長的催促下返家,玉梅對他態度冷淡,金樹也不再留下吃飯。玉梅無視老莫送的衣服、「丘丘合唱團」的最新錄音帶,自顧自地拿出一卷帶子播放,裡面是玉梅接著老莫的錄音。玉梅難過老莫竟要她跟別人跑,如此還不如賣倒茶室,並說她肚子裡已有兩人骨肉,老莫難道只是買自己來生孩子!?老莫自責不已,夫妻感情更濃。
村人得知玉梅懷孕,看到金樹故意道:「你也有股東喔!」引來他一陣痛歐。老莫打圓場,直言自己的孩子還會看不出來,要說就讓人說吧!


警察來找玉梅認屍,她本以為是失戀的金樹,實際卻是吸毒過量的瑪娜,玉梅見好友慘死,不禁失聲痛哭。老莫夫妻去探望老常,才知他因炸魚失準導致雙目失明,老常日夜期盼瑪娜歸來,絲毫不知她已不在人世。老莫幫老常洗澡,發現他因瑪娜感染性病,唏噓不已。


玉梅見到老常與瑪娜的悲劇,擔心她與老莫的未來。老莫笑言兩人有兒子養老,而且他早備妥回老家的錢,說完,老莫拿出地圖,以高雄港到澎湖的船資推估由基隆開往青島的票價,心滿意足等著重返家鄉的一天。

2 則留言:

  1. 粟子小姐:寄来的盘收到了。刚看完,非常好,真是喜欢的电影、喜欢的钟情、喜欢的姚莉!另外还看到了那时的方静音、夏丹和张翠英,真是难得,谢谢您了!提前祝中秋节快乐!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jxjmw2001:
    很高興您已經收到,如您所說,〈桃花江〉驚喜頗多,特別是最後一場表演會,可以看到早逝的方靜音。
    台北受強烈颱風影響,此番中秋大概是見不到月亮,烤肉派對或許也辦不成,說來真是可惜。也住您們中秋節愉快。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