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9月16日 星期二

青藏鐵路…五千公尺熱炒秀


青藏鐵路…五千公尺熱炒秀
粟子

「我實在嚥不下!」經歷一夜搖晃折磨,窗外絕美晨曦,粟媽卻臉色慘白,肚子空但沒法吃。以往,只要在大陸搭乘長途火車,母女檔總不會錯過餐車,時間一到,兩人便自動往該車廂移動,邊走邊琢磨要吃什麼熱炒好料。此番上車前屈指一算,至少有三到四次「餐車Time」,貪吃粟與娘親更是樂得笑瞇瞇。未料,青藏鐵路不是省油的燈,失眠粟媽暈車加劇,連流質清水都敬謝不敏,遑論重口味中國菜。「你們去吃嘛!否則豈不可惜!」儘管氣若遊絲,粟媽仍力勸尚算健康的女兒去開眼界,再徵召熱愛聊天但勤儉的粟爸,就此踏上獨一無二的高原熱炒之旅。


原刊登處:Nownews今日新聞(原Ettoday東森新聞報)
原刊登時間:2008年9月16日
原刊登網址:玩家經驗/青藏鐵路獨一無二 五千公尺熱炒秀


師傅告白
「這環境艱苦呀!」才走進餐車,就見睡眼惺忪的師傅苦笑抱怨,在此休息的列車長沈默點頭,一切盡在不言中。從上海發生的青藏線,行至粟家上車的西寧站,已在車上渡過近兩天時光。雖然已是箇中老手,但在狹小車廂工作所累積的疲憊,卻不會因為熟門熟路而消失。「當初咱以為挖到寶呀!」師傅回想當初過關斬將,才得到這萬眾矚目的「高薪」肥缺,怎麼也沒想到,多那幾百塊的背後,竟是不足為外人道的辛苦。
車上大部分工作人員出身上海,師傅也是上海菜高手,粟爸上前攀談,才知除了身體勞累,還有無法施展拳腳的感慨……。廚房狹小超乎想像,連兩人錯身都像跳「黏巴達」,磨磨蹭蹭才勉強通過。更有甚者,火車常不定點大搖幾下,固定穩妥的鍋碗尚且鏗鏘作響,在瓦斯爐上加熱的湯菜哪有不飛散四濺的道理。為此,師傅只得犧牲部分做工繁複,或湯湯水水、食材珍貴的功夫菜,以避免廚房陷入杯盤狼藉的窘境。
「沒事兒,多練習就得了!」看見乘客既佩服又同情的眼神,師傅倒有些不好意思,倒是正在切菜的小徒弟冒出頭插嘴:「您平日可不是這麼說!」戳破師傅的豁達謊言。


早餐管飽
「早點兩位~」抽煙小憩的師傅代為效勞,對著廚房內的徒弟下訂單。不一會兒,小哥左手端著一大碗稀飯、右手拖著放滿各式鹹菜、完整鹹蛋和一個大饅頭的磁盤,配合火車搖擺現身。「這是一人份?」我被突如其來的大量糧食驚嚇,脫口而出問,小哥卻以為客人嫌少,趕緊解釋:「咱早上都是一樣的,您不夠還有饅頭!」
粟爸一向是鹹菜愛好者,唏哩呼嚕就把500CC稀飯灌下肚;至於愛「乾食」的我,左啃右咬還是剩下三分之二個饅頭,稀飯也只喝了三、四口。食量這麼小,倒不是想在大陸同胞面前裝秀氣,而是實在沒有可以搭配的「菜」!
揮別邊吃邊串門子的粟爸,我捏著饅頭和鹹蛋回到車廂,劈頭就是一陣抱怨:「唉~完全沒肉!除了鹹以外沒別的味道。」「妳這小孩命太好!」軟弱粟媽不忘機會教育,無奈自己也是「無肉不歡」,說沒幾句也成同黨。母女索性開家鄉紅燒鰻罐頭補償,不只解除我的鹹菜焦慮,更暫時減輕粟媽的虛弱危機。
其實,能在舉世無雙的青藏高原上悠哉吃早餐,才收您20元人民幣,實在說不上貴。只不過,碰上我這等愛吃超過愛風景的「奧客」,才會被嫌得沒一處好。對此,師傅當然有一番解釋:「要準備三餐,咱們實在吃不消,所以早上就用現成的湊合湊合,吃飽就行嘛!」


快炒夠味
「菜色花樣很豐富耶!」我回想早晨在餐車偷瞄的菜譜,拼命吞口水。軟綿綿粟媽雖想捨命陪女兒,無奈「花容失色」,貿然出門未免破壞「靚媽」封號。左思右想,只得請熱衷溜達的粟爸,趁聊天空檔順道打菜,好讓母女能在軟臥車廂大啖餐車料理。十分鐘後,辣子雞丁和魚香肉絲熱騰騰登場,量與台灣館子類似,口味濃郁香辣,鹹中帶小甜,師傅果真有兩把刷子。嘴裡吃著很普遍的中國菜,內心卻有說不出的感動,畢竟誰想得到,自己有天竟會在海拔五千公尺的青藏高原吃快炒?
據粟爸轉述,進入廚房大展身手的師傅,既炒又炸好不忙碌,兩分鐘便端出幾道菜。在一旁打下手的徒弟,更是一刻不得閒,洗菜、切菜、配菜、端盤……所有師傅不做的事,都交給他處理。徒弟看來不過十七、八,為什麼會來做這麼苦的工作,小哥笑答:「都給感謝師傅提拔!」
受到場地與食物保存限制,餐車上能提供的選擇有限,菜色以青菜、豬雞牛肉居多,少見海鮮麵食,一道菜約在人民幣25~40元之間。熱愛糖醋里肌的我,遍尋菜譜不見蹤跡,鼓足勇氣請問師傅。他聽完,深深吸口煙後緩緩答:「這不是上海菜。」


驚喜便當
祭五臟廟時,耳畔又傳來叫賣聲:「需要盒飯麼?」見咱們蠢蠢欲動,推車小弟趕緊煞車道:「一個18元。」打看超軟薄塑膠盒,立刻浮現一種「裝便當的鐵是老實人」的想法,只見六個菜整齊對應排列,尤其是中間的方豆乾對方火腿,更可謂對仗工整。青菜的味道適中,僅右下角的洋蔥炒肉絲過鹹,單它就可配一碗飯。
便當同樣是餐車廚房力作,約莫十點就開始準備,徒弟對盒飯製作興味濃厚,因為可以短暫享受「越俎代庖」的快樂。就粟家搭乘的車次,便當通常於中午十二點、下午五點半左右販售,熱菜熱飯頗為搶手,小弟兜售一趟就告售磬。除熱炒、便當,車上也提供泡麵、零食、麵包、飲料等商品,但價位較超市高出30~50%,建議各位在上車前先備妥這類乾糧,就不需多花冤枉錢了!

粟子小姐非常推薦赴大陸乘長途鐵路的朋友,至少要進餐車吃一趟,不僅是台灣沒有的體驗,價格也較歐陸、日本低些。拿在台灣吃小吃的錢,到火車上好好享受一頓,是還算說得過去的奢侈吧!


圖片說明:
1.走豪華路線的餐車
2.五千公尺吃快炒,未免太奢侈!
3.麻雀雖小啥都能做的廚房
4.早餐吃到飽?
5.餐車熱炒水準高
6.除了餐車以外,現做火車便當也不賴!
7.頗有氣氛的餐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